《王者荣耀:我方男神是个坑》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竞技 > > 王者荣耀:我方男神是个坑

王者荣耀:我方男神是个坑

编辑:疾跑的蔡文姬 2019-03-09 19:25:59

王者荣耀:我方男神是个坑

《王者荣耀:我方男神是个坑》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王者荣耀:我方男神是个坑 即可阅读全文

《王者荣耀:我方男神是个坑》小说简介

王者荣耀:我方男神是个坑是由疾跑的蔡文姬书写的一部游戏竞技,【2018王者荣耀文学大赛·征文参赛作品】【网瘾少女X禁欲教授】开学不过一个月,某人已经被请去学校三次了,他实在是没脸面对池笑的班主任。这丫头临近高考不好好上课整天沉迷农药,他倒要看看这个游戏究竟有多好玩。“大叔,刚开始就玩蔡文姬吧,简单些。”他听她的选了蔡文姬,游走大半个地图去奶她,她倒好……貂蝉二技能穿墙跑了??“大叔你怎么不玩蔡文姬了?”“呵呵,李白卖你方便些。”“……”【爆笑敲甜!!!】

精彩章节试读:

“Trible Kill !(三杀)

Ultra Kill !!(四杀)

Panta Kill !!!(五杀)

……”

凝脂般细腻洁白的手指自手机屏幕上飞速滑动,里面灵敏的人物携着紫色光效,自峡谷三路肆意穿梭。至于右上角那十个角色头像,如今就只剩下貂蝉一个还亮着。

池笑本想一路推到敌方水晶,奈何之前那波团灭,导致我方三路皆无兵线。好在这时主宰刷新,她带着刚抢过来的蓝,直接冲了上去。

大招瞬放,1,2技能无限衔接。随着一阵绚丽的光效,主宰血条径直下降,等到敌方人员复活的时候,我方人员也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去。

嘴角斜起一个优美的弧度,面容清隽的少女带着队友们一路前推,突破了敌方最后的防线。

“Victory!”

随着机械的女声响起,池笑脸上笑容逐渐放大。她甩了下刘海,正要和好友们炫耀一番,就被一巨大的阴影笼罩了。

自觉身子一僵,女孩吞了吞口水,快速拽下耳机,并在抬头的瞬间将手机推入桌洞。放下翘着的腿,池笑佯装淡定地起身。她看着面容严肃的班主任,半天都没说出一个字来。

“回答一下我刚才的问题。”留着大波浪的年轻教师李洁面带微笑,可这笑容落在池笑眼里,却怎么看怎么森然。

扫了眼黑板上密密麻麻的公式,又望了眼大屏幕上复杂的内容,池笑抿了抿唇:“选……C?”

女人脸上的笑容瞬时一僵,她抬手用力拍了下桌面:“我刚讲的是判断题!”

池笑:“……”

——

下午的走廊要比上午更为喧闹,检查员放松了警惕,学生们自然嚣张了起来。虽然没有明目张胆的追跑,但脸上的笑容却是更加明媚了。

橙黄色细碎的阳光透过窗子覆上那方形的大理石地板,将上面的翠绿色的花纹照的闪闪发光。在一阵阵欢笑声中,池笑抱着一摞早已被批改过的试卷,缓慢的朝办公室走去。

她当然知道这数学老师兼班主任的意图,无非就是在卷子上抽几道题让她答,答对了课上的事一笔勾销,答错了……就把家长请来。

池笑的父母远在国外,班主任要请家长,顾名思义就是请方休。方休是池笑在国内的监护人,也是父亲最得意的学生,虽然他的年纪比池笑大不了几岁,但池笑还是坚持唤他一声大叔。

至于原因,自然是因为他死板,严肃的性子。

可这开学不过一个月,大叔已经被请来做客三次了,依照他的脾气,晚上回去肯定又要训斥她了。

记得上一次被请家长,方休明确警告过她,如果班主任再给他打电话,他就将她送去美国她父母那里。

往日的画面自脑海中快速闪过,女孩杏核般大的眼睛不禁升起一些水雾。她倒不是害怕,只是有点心疼方休……大叔已经被她折磨的开始说梦话了吗?还丢去美国……她连护照都没有,就算被丢也只能被丢到学校百米开外的烧鸡店。

再说了,请家长一事摆明了是班主任小题大做。她又没做什么令人深恶痛觉的事,她不过就是在课上打了两盘王者荣耀……而已嘛!

这么想着,女孩竟凭空找回了一些勇气。她抬头望向前方幽深的走廊,挺胸抬头迈开步子。然而池笑没走几步就又郁闷起来了,她抬头望天眉头锁成了一个“川”字。

方休这人目空一切,骄傲的很,三番两次被请到学校面子上肯定过不去。如果不是答应了父亲要照顾她,他肯定会在接到电话以后将门锁换掉,又或是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她丢到机动车道上去。

手心里浮出细密的汗珠,女孩用力摇了摇头,她加快步伐,试图摆脱脑子里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

如她所料,刚一进办公室,李老师便抽出试卷在上面圈出了三道题。她用笔点了点桌上的白色卡片:“过程写纸上。”

“我……”

池笑张了张嘴,声音才刚发出来,便见女老师拉开抽屉拿出了电话簿。显然,她料定了池笑写不出这三道题。

面对她的轻视,女孩颇感不悦,但还是耐着性子将卷子翻了个面。这不看不要紧,一看……还真什么都做不出来。

她这高中念了两年零一个月,数学及格的次数屈指可数,稳坐年级倒数第一。让她做做选择题还好,做解答题……完全没戏。

“李老师……”沉沉吐出口气,池笑放下笔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她看着她,非常识时务的说:“这电话……我能自己打吗?”

抬了抬眉,李洁轻笑一声,她抬手将座机推到了池笑面前,并做了个请的手势。动作看上去颇为熟练。

电话拨了很久才拨通,显然方休是对学校的号码有了免疫。他不愿接听,可那边却是打起来没完了。

“嗯?”面无表情的将手机贴到耳侧,男人连问候语都不屑去说。

“大叔,是我。”池笑看了眼对面的班主任,“我们老师想……”

方休:“没空。”

听着电话内刺耳的“嘟嘟嘟”声,池笑笑容一僵。她尴尬的将座机放回原处,直到李洁抬起头,才心虚的说了一句:“没事老师,他一会儿就来。”

话虽这样说,但女孩心里却是一点底都没有。若是第一次还好,这接二连三的被请去学校做客,换做谁都受不了啊!

为了保险起见,二十分钟后池笑再次给方休拨去了电话。电话被连续掐断两次,终于在第三次的时候被接通了。

池笑:“大叔我……”

“路上。”男人沉声打断她。

听着那极具磁性的声音,池笑松了口气。心说大叔还真是口是心非,嘴上说不,行动上倒是靠谱的很。等他纠结够了,自然就赶过来了。

想到这,女孩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她握紧电话正准备同他致谢,听筒里就再次传来了“嘟嘟”声。

没错,方休又一次挂断了她的电话。

黑色的轿车沿着高速路奔跑,最终停在了市中心的一所中学。

道路两侧建立着许多高大的建筑,其中一座便是本市最有名的通信公司了。那公司大楼足足三十层高,四面玻璃都是透明的,公司顶层还修建着繁茂的露天花园。

男人草草扫了一眼便将视线转移到了别处,他看着前方闭合的电子伸缩门,面无表情的打开车窗。不过露出了个侧脸,门卫便按下了开关。门缓缓敞开,门卫看着车内的方休,露出了一个善意的笑容。

神色微顿,方休的脸色算不上太好,但还是直径将车子驶入校园。

A中是本市的重点中学,里面的环境好的没话说。石头雕成的金色牌匾,静静矗立在圆形的人造湖中,四周围绕着的彩色花朵,散发着沁人心扉的香气。

男人轻车熟路的将车子驶入左侧的小路,中途他看到了几个行色匆匆的学生,不知怎么的竟是想起了池笑。像她那样贪玩的姑娘,一定常让老师头疼。

好吧,准确来说是让所有人头疼。

前年暑假,池梓严便以关心学生为由找到了方休,吃饭途中他一直吞吞吐吐,最后还是方休开口他才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因为一个项目,池梓严夫妇要去国外工作三年,本来想将池笑一同带去,可好说歹说她就是不同意,非要留在国内念书。池梓严放心不下,便找上了方休。

方休是他最得意的学生,年仅24岁就在经济学方面获得了诸多成就。他曾担任哈佛商学院的客座教授,回国后拒绝了无数百强企业,从事起相关顾问工作。履历辉煌,可谓无可挑剔。

可实际上,池梓严将池笑交给他并不单单是因为他的才华。别看方休为人冷漠,责任感却非常强。一旦他答应了池梓严会好好照顾池笑,那便不会让她有半点闪失。

池梓严对方休有恩,大学时若不是他善意资助,他也不会有出国念书的机会,更不会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虽然留学的钱他早在毕业时就连本带息还给他了,可面对池梓严的请求,他还是无法拒绝。

不过事实证明,他还是没有池梓严想象的那样强大,面对池笑,方休也是束手无策。那丫头性格之古怪,成绩之差,他甚至怀疑,当年池笑考上A中,是不是池梓严托人给她开了后门。

绵软的柳絮四处飞散,有几片落在了车子的挡风玻璃上,纵使这样男人的眼神还是冷冰冰的。他就如同水中精致的石雕,清冷而坚硬,哪怕经历数百年的磨砺,也不会变的柔软起来。

打下方向盘,将车子停到最左边的停车位。男人开门下车,侧头望着厚重的玻璃门静了好一会儿,才转身朝教学楼走去。

现在正是上课时间,走廊上不见几个学生,方休快速的走着,只留下了一串沉重的“哒哒”声。他不想在校园里停留太久,至于原因……自然是因为池笑。

——

自班主任的办公室前站定。

看着那虚掩着的门,男人面无表情的抬手,可指节还未触上冰冷的门板,就被一个清脆的女声打断了。

“大叔!”门被人从里面打开,突如其来的女孩冲上前来一把抱住了男人的手臂。她昂着头,望着他的两只眼睛闪着盈盈的光泽。

方休眼中闪过一抹无奈,他知道她这般讨好为的什么,不就是想让他在池梓严来电话时替她美言几句?不过很快,这个念头便被男人打消了。他躲开女孩伸来的手,不悦的问:“做什么?”

池笑没有马上回答,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男人脸上茶色偏光镜:“你……不能见光?”

眼角快速抽搐了一下,下一秒男人便将镜子取了下来。他深深看了她一眼,心说自己真是小看这丫头了,到了这个时候还有心思拿他打趣。

池笑:“我只是好心问……”

“闭嘴。”他斜了她一眼。

李洁原本在给学生的家长打电话,听到动静后,便立刻回过身来。她朝方休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容,继而加快语速,草草结束了那段谈话。

池笑很少见李洁笑的那样好看,连带着眼角都弯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她看了好久,才想起回身观察方休的表情。

身后的男人仍旧笔直的站着,他目不斜视,连一个眼神都不愿给她。见状池笑撇了撇嘴,心里暗暗吐槽“装模作样”。

“方教授,您请坐。”站起身,顺手从旁边的座位前拉过一把椅子。随后不等男人反应,又沉声开口:“池笑,你先到外面等着。”

“哦……”虽不情愿,但池笑还是低声应了一句。她耷拉着脑袋,丧气的朝门口走去。

有句话怎么说的……同人不同命。她和方休两个大活人,所受的待遇却天差地别。一个屋里坐着,一个门口站着。

路过方休身边,池笑下意识抬头望了一眼,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她竟从男人的眼中看出了隐隐的笑意。

李洁:“把门关上。”

回过神,池笑瘪了瘪嘴:“知道了。”

将门关上,女孩身体不自觉的朝墙壁倾去。她双臂交叉放在身前,脸上的表情时喜时哀。李洁可是年级里出了名的“说神”,虽然年纪轻轻,但大道理却是一套一套的。池笑担心以方休的性子,迟早会被她说出神经病来。

可担心归担心,她绝对不会因此而有半点收敛。数学对池笑来说就是天书,与其耽误时间,不如多打两把排位多加两颗星星。

想到这,女孩不由一笑。她掏出手机,麻利的将袖子上卷,露出了两节白皙的手臂。

学校发的校服宽松肥大,衣摆盖着屁股,裤脚踩在鞋下。这袖子若是不卷起来,那和唱京剧的戏服还真没什么两样。

校方还非说什么高中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校服大一点就不用多次购买了。可她宁愿多买两套,也不想让自己看上去这么邋遢。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