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绝代天尊》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竞技 > > 网游之绝代天尊

网游之绝代天尊

编辑:麓山下的鹿 2019-03-20 14:04:16

网游之绝代天尊

《网游之绝代天尊》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网游之绝代天尊 即可阅读全文

《网游之绝代天尊》小说简介

网游之绝代天尊是由麓山下的鹿书写的一部游戏,【天命官方至尊级论坛】“嘿,有个家伙说要灭了美日两大战区所有公会!”。“谁,这么嚣张?”幕后大佬们怒了。“不知道...但他说他手下分别代表十二张花牌!”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立刻回总部防守!!”东瀛、北美两大战区,各大顶尖公会会长颤抖了。(重要!!本文网游都市风,喜欢装逼打脸的朋友,一定让你们满足到颤抖。)书友群号304657662

精彩章节试读:

2201年九月,夏日炎炎,骄阳似火,又是一年开学季。

作为华夏最高等学府,水木大学坐落于燕京城西北,历经近三百年的风吹雨打,饱经风霜,留下了道道历史的斑驳情怀,也总算登上了世界最高等学府之一的至高宝座。

能入水木、燕大其中之一,便是所有华夏学子的梦。

北门前,人来人往,尤其是各式各样的家长们,尽管拖着行李箱,脸上依旧带着不加掩饰的骄傲。

“你好啊学妹,你是哪个系的?我帮你...”

“学弟你好,我是王学姐,让我带你去完成报道手续吧..”

来来往往的大长腿,包裹在校服超短裙下,仿佛带起了缕缕香风,一个个被闷了三年的学弟们几乎红了眼。

“大家让一让,还有其他的志愿者学姐可以带领你们过去,不要都挤在这里。”

招生志愿者接待处前,一个清丽绝尘的身影坐着,眉头微蹙地望着身前乌压压的人群,身旁的几个同学在大喊道。

“唉,早知道就听秋雪的话,不当志愿者了。”这位绝色的校园女神微叹了一口,美眸灵动,趁着众人不注意从旁边偷偷溜走。

“诶,不对啊,林汝学姐呢?”

“对啊,林汝女神呢?”

“不知道啊,刚刚还在这儿呢。”

一时间,众牲口们迷失了目标,一会儿便哄然散去,带着行李去报道去了。

“终于找到你了林汝,今天可把我们累死了。”又是一个长相可爱的女孩喘着气跑了过来,拍了拍林汝的肩膀。

林汝抿了抿嘴,没说话。

“哈哈哈,我早说了,你这位名满京都大学界的水木女神写真照都被当成官网背景了,怎么可能会有人不认识你?”

王秋雪得意地道。

“未必没有呢。”

林汝轻哼了一声,娇态尽显。

“请问,报道处是往里面走吗?”

突然,一个磁性的声音传来,两人一转身,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青年映入眼帘。

十七八岁的外表,不羁的碎发洒落在棱角分明的脸上,如炬般的一双黑眸深邃无比,整张脸仿佛充满了难以言明的气质,如同天生的贵族。

再看身上,一身简单的T恤牛仔,却隐隐衬托出那决然不同于众人的完美身材,即便是隔着布料,都能想象到那一米八五的身高下是怎样流线型的肌肉。

“都说李慕白是水木第一校草,现在有对手了...”王秋雪喃喃道。

“什么?”

青年没有听清,淡然一笑。

“没事,我直接带你过去吧。”

林汝只觉得这个青年身上有着从前那些家伙身上从未有过的东西,一把拉着他便匆匆离开了。

“对了,你认识我吗?”

“学姐是?”

“.....听好了,我叫林!汝!”

...

“席慕城,宿舍在东1号别墅。”

“谢谢。”

办好了报道手续,席慕城喘了口气,转头望向旁边这个一直对自己十分热情的学姐。

“林汝学姐,今天谢谢了,改天请你吃饭。”

说完,席慕城温和一笑,转身就走。

林汝顿时愣在了原地,这是她遇见的第一个不问她要号码的男生。

但席慕城自然不知道这些,自顾自地按地图找着方向。

“嘿,兄弟,你宿舍在东1号别墅?”一个穿得十分奢华、长相俊朗的家伙猛地凑了过来,身后是一群家伙看起来也都是富家子弟。

“对,怎么?”席慕城点点头。

“那咱们是舍友啊,我叫江峰。”奢华青年自来熟地伸出了手,努了努嘴:“这些家伙都是我小弟,也是一个宿舍区的。”

“席慕城,叫我阿城吧。”席慕城朝众人一笑,伸出手和江峰握了握。

“李文斌。”

“张朝。”

“....”

一时间十几个名字报了上来。

“对了阿城,刚才居然是林汝女神带你过来的,厉害啊!怎么样,要到她手机号码没有?”江峰道。

“手机号?你这么说,我好像忘记了,还想请她吃饭呢,等我回去要一个。”

席慕城这才反应了过来。

“得了吧!”

“阿城,刚认识没必要吹牛!”

众人一脸鄙夷。

“吹吧!水木第一女神的手机号那么容易要到?肯定是已经被拒绝了吧!嘿嘿,哥们已经从小道途径拿到了!”江峰得意洋洋地挥了挥手上的纸条,顿时被一群人哄抢。

席慕城看着他们,笑着微微摇头,别墅区此时距离众人也不远了。

“对了,阿城你玩《天命》吗?”江峰突然问道。

《天命》,据说是近十年来最为成熟的虚拟网游,仿真度近乎百分之百,被全世界各国政府大力推广,谋求达到人类“第二世界”的发展程度,减少现实世界的损耗。

席慕城听到这个词,忽地默然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明天去领设备。”

江峰甩了甩拳头,搂上席慕城的肩膀:“行啊,小爷到时候带你飞!”

“诶,老大,要是得到林汝女神的游戏ID就好了。”

那个叫李文斌的高高瘦瘦的男生转了一溜眼睛。

“我准备花半个月的时间,把林女神的ID号搞到!”江峰一脸自信,众人一阵欢呼。

身旁路过的许多男生一阵嫉妒眼神,看着眼前这群公子哥,水木第一女神,兴许真的会落在这样的家伙手里。

“席慕城!”

这时,一个如梦般的女声忽然打断了所有人的思考,男生宿舍园区里满满的牲口声音全都戛然而止,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

席慕城也是回头一看,笑道:“林汝学姐,有事吗?”

只见那如天仙般的女子曼步轻摇地走来,浅咬粉唇,面色带着些许羞红,将手里的一张纸条塞到了席慕城的手里。

柔软滑腻的触感,如入水的温玉,席慕城也不禁若有所思。

“这是我的手机号码..嗯..还有我以后的游戏ID,记得答应过我的那顿饭,别想逃了!”

说完,林汝只觉得自己从未如此慌乱过,低着头一路几乎是小跑着离开。

众人石化在原地,久久不能平静。

“杀了他!”

“不能让林汝女神的ID落在别人手里!”

这一晚,一个名为《新生校草!亲获水木女神ID》的帖子瞬间别顶上了水木论坛顶部,无数牲口疯狂地发泄着他们的愤怒...

...

第二天清晨,东1号别墅二层。

“北京时间,八点五十分,距离《天命》开启还有十分钟整。”

青年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坐在书桌前,人前那张温和如阳光的面孔,此时却变得截然不同,甚至是冷冽得有些恐怖。

在他的面前,书桌上像科幻电影上那样摆放着六块立体显示屏,每一块上面都有一张面孔,有的长得像地狱里走出的阴冷男爵,有的长的像西伯利亚平原上的暴熊,更有的像西方女神...

“头儿,给你准备的身份和房间您还满意吗?”

屏幕那边,那位如西方女神般的混血女子开口,带着一股冰山般的气质,光以姿色来说,比起林汝都丝毫不差。

“行。”

席慕城短短吐出一个字,指节在桌上敲击了片刻,吐出几个字:“周围人的背景?”

另一块屏幕上,一个堪称绝美童颜,身材却让人眼球爆炸的萝莉开口:“江峰,来自于南方十大家族之一江家,李文斌,来自于...”

一系列汇报完毕。

“那个叫林汝的呢?”席慕城不紧不慢地敲着指节。

“林汝?”萝莉女生可爱地敲了敲头,在电脑上敲打了几秒钟,念道:“资料库显示,林汝,出生于普通富裕家庭,追求者众多,但对您的威胁度为零。”

席慕城微微颔首,挥挥手略过。

平静了五分钟,众人一言不发。

“任务,都清楚吗?”

席慕城面色平静得如同一潭死水,突然开口。

没有人说话。

席慕城仿佛预料到般,缓缓扯开衬衫,小麦色的的皮肤上,一尊黑得透入骨髓的恐怖凶物露出了真容,长相隐隐与华夏古老神话中的瑞兽与四象之王麒麟相似,气质却截然不同。

“找、到、它。”他一字一顿地戳着自己身上这尊仿佛要破体而出的生物刺青。

“遵命!”

“行动代号,【天命】!终止时间,直至战死!”

六块屏幕上,六张面孔同时露出肃穆之色,没有其他人知道这道神秘的生物刺青,给他们带来了怎样的恐怖遭遇。

关闭了视频,席慕城按了按白色书桌旁一处无形的按钮,片刻后一杯最正宗的牙买加蓝山咖啡便从桌子下方升起。

端起咖啡,席慕城走到窗边浅品,望着整个水木大学的风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历经两百多年发展,水木大学作为最高等学府,自然是有了各式各样的学生宿舍做选择,其中更有别墅的存在,不过住宿金自然也是成倍递增。

他所在的这座东1号,便是男生宿舍中最豪华的四座别墅之一,其中他居住的二层更在暗中被改造成了外人匪夷所思的地步,能够俯瞰整个水木大学。

不过,这些奢华的家具、昂贵的地板显然都提不起他的一丝兴趣,仿佛司空见惯。

他缓缓穿上浅色衬衫,望着镜子里那尊黑漆漆的生物刺青,不禁又陷入其中。

“你,究竟是什么呢?”

他喃喃道。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刺青,甚至他曾经耗费难以想象的财力人力投入研究,都无法得出这种生长在皮肤、肉体深处的刺青究竟是什么元素构成,甚至连祛除都做不到。

“咚咚咚!”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换上人前那幅温和的笑容,席慕城朝门走去。

一二层之间被席慕城特意打造成了封闭式,刚打开二层门。

“老大老大,你这么没去领设备?!《天命》马上就要开服了!”江峰的急迫声音先人一步传来。

“领过了。”席慕城微笑着朝桌上一个纯白的盒子努了努嘴。

“那就好,老大加油升级!”江峰来不及吃惊比自己那层价值高不知道多少的奢华家具,急匆匆地抱着自己的设备盒子下楼准备进游戏了。

刚回身,席慕城顿了顿,莞尔一笑:“什么老大?”

...

八点五十五分,席慕城打开了白色盒子,一枚紫金色的戒指静静地躺着。

取出戒指,席慕城躺好在一台纯黑色的专用游戏外设营养仓里,这种设备在营养液充足情况下能够使人类游戏时间长达一年,特有的生物电流甚至能够模仿真实运动,活动肌体。

这样一台设备,最便宜的也要近十万华夏币,而他的这台,则是千里迢迢从欧洲某个实验室里研制出的最前沿产品,有市无价。

戴上戒指,一股针刺痛感,接着他便陷入意识沉沦。

“叮”

“这里,是天命的世界,每一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天命。”

苍老的声音划过耳畔,席慕城睁开眼,一番浩大的景象在眼前缓缓展开。

茫茫天地,混沌气升腾,光雾缭绕。

很快,一群最初的生物诞生了出来,西方的古老神邸、奇异生物,东方的太古凶兽、神秘仙人,一一揭开了他们的面纱。

历史在推进,西方与东方的碰撞开始,神与仙、人与魔、精灵与神兽,展开无穷大战。

画面无比恢弘,仿佛近在眼前,天地都被打碎了。

席慕城没有像其他玩家那样无聊地等待着这段开场动画过去,而是用审视的目光一遍一遍地过滤着眼前的信息。

那只生物,也会在它们之中吗?

数十万年的历史,顷刻即逝。

眼前散发着沉重气息的历史画卷,来到了最后一卷。

东方仙族与西方神邸,迎来了最后的决战,也被称之为——-最后的黄昏。

席慕城眼神平静得让人心颤,注视着眼前的一切,一丝一角都不放过。

终于,这副画卷之中让他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那是一个模糊得几乎看不清的东方仙族领袖,很难想象这么模糊的人物会出现在《天命》这种最顶尖的虚拟网游中。

“是刻意不想让其他人看清真相吗...”

黄昏落下,一切都归于终点。

晨曦日暮,最为平凡的人类开始了对这片失去了神、仙的世界的征服。

接下来的画卷他没有再看,甚至闭上了眼。

因为,即便画面再模糊,也无法阻止他看到,那个神秘仙族身上,有和他一模一样的生物刺青!

...

九点整。

一处数万米高的纯黑平台上。

活泼的女精灵好奇地望着席慕城,扑着身后的透明羽翼飞来飞去,嘴里抛出设定好的一个个问题。

“玩家ID:【席牧】,成功!”

毫不犹豫,席慕城输入了ID。

“DNA获取中...身体素质扫描中...精神潜力扫描中...”

“叮!扫描完毕!”

“恭喜玩家,根据玩家的现实身体素质,判定玩家初始五大属性力量、体力、精神、智力、敏捷皆为满值20!”

“特殊属性,幸运、魅力分别为5点、5点”

“相貌调整选择(范围-20%~+20%):下降20%!”

一番特定的身体检验后,席慕城没有半分惊讶,只是摇了摇头:“还是没变。”

虚拟网游,他并非第一次接触,早在八年前他十岁时,那个恐怖的“K上校”为了锻炼他们的战斗意识,让他们所有人都进入了当年那款名为《月恒》的网游。

如今,那个魔鬼“K”已经被他们联手刺杀成功,但他们这群能够改变世界格局的人却活了下来。

“当年同一批的那些人,只剩下我们八个了吧?”

席慕城思绪飘散。

“滴滴滴”

一连串的提示声,似乎是一个ID“一江烽火”的家伙发来的语音。

“是江峰?”

席慕城也不意外,他的ID昨天就给了江峰。

“喂喂,老大你在哪个平台啊?我在第75210号平台,应该也会在75210号新手村。”

“我的天,我面前这个平台上至少有一万人,排队要排到猴年马月啊!等我进新手村黄花菜都凉了!”

江峰在那头抱怨着。

“等等,你说你面前有一万个玩家?难道不是每个玩家拥有独立注册空间的吗?”席慕城心中一沉,眼前广阔的纯黑平台上分明空无一人。

“当然不是!老大你开什么玩笑!全华夏有整整十亿玩家!注册是按新手村为单位依次进行的!老大你那里不是出BUG了吧?不应该啊《天命》怎么可能出BUG?”

江峰又抛出了一连串问题。

关闭语音,席慕城缓缓迈向这处平台的边缘,陷入了沉思。

下方是深不见底的漆黑一片,与刚进来时那幅青山绿水的人间繁华景象截然不同,甚至像是..地狱!

更何况,他再次注意到了问题所在,那就是...

他的注册分明已经完成,可是系统却没有下一步任务的提示!

那岂不是说,他会一直在这里等,甚至永远都不会有进展?

更何况《天命》的设定是设备与玩家DNA唯一绑定,不可删号不可更换!

“先退出游戏重新登录试试吧。”

抱着侥幸心理,席慕城深吸一口气。

现实,静静躺在营养仓中的席慕城,此时身上突然发出阵阵黑光,十分恐怖,但处在游戏中的他自然是不知道这一切。

“叮!系统遭遇未知能量入侵阻止,无法退出!无法退出!”

“叮!系统遭遇未知能量入侵控制,请玩家尽快探索完成,限定时间二十四小时,否则系统将会释放十万伏生物电流!”

!!!

席慕城心中猛地一跳,低下头,鬼使神差地拉开了身前的新手服饰,眼前的画面让他的心再度剧烈跳动起来。

神秘生物的刺青,它居然出现在了游戏中的人物身上!

又是你搞得鬼吗...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害我害的还不够?!

好,那我就看看,你究竟想干什么!

“似乎别无选择了。”

席慕城缓缓迈开脚步,冰冷的眼神望向平台下的地狱,望了一眼与地狱的漆黑相似得有些难以置信的黑色麒麟。

纵然一跃!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