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开挂少年》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最强开挂少年

最强开挂少年

编辑:雨中陌路 2019-03-12 08:43:32

最强开挂少年

《最强开挂少年》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最强开挂少年 即可阅读全文

《最强开挂少年》小说简介

最强开挂少年是由雨中陌路书写的一部玄幻,【无敌爽文】天生无法修炼的云星河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奈何人生开挂,天道当靠山,没有力量也可以吊打一切。对于一般的废物,你们可以嚣张,但是遇到带挂的废物,最好低调做人。绝世天才如果太装逼,只会被花样吊打。倾世美女如果太傲娇,只会被花样征服。顶尖势力如果太霸道,只会被花样蹂躏。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牛逼,因为我的人生全靠浪,天生就注定牛的一批。当云星河开始装逼的时候,如果不愿意瑟瑟发抖,那么后果……超级严重。

精彩章节试读:

在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之中,忽然之间,虚空之中裂开了一个口子,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衣服的少年跳了出来,平稳得落在地上。

“我终于出来了。”少年的眼力有一些喜悦。

少年名叫云星河,并非龙溟星之人,而是来自更遥远的天外天的世界。

随后,云星河眼神便坚定起来了,闪过一丝杀气:“逼死爹娘我就已经无法原谅你们了,如果老师再出意外,待我练成《自在极意功》,我必定踏平你们几家神宗。”

神宗,这两个字是只有站在宇宙顶天的强大势力,才可以冠以的名号,但云星河不在乎,他只知道,他和那些神宗有着生死大仇。

云星河永远忘不了四岁那年发生的事情,那些一个个自诩正义的门派,逼死了他的爹娘,理由是云星河的爹娘可能是魔族的奸细,但作为对抗魔族的英雄,被冠上这样的污名,不可笑吗?

最后,云星河的爹娘将力量留给了云星河之后,就自杀了。

当时,云星河被扣上了“叛徒之子”的名号。

云星河本来也是要被杀死的,但被他的老师叶问天从诸多强者手下救走,然后就将云星河隐藏在了龙溟星之中,一直隐藏在空间秘境里面。

之后没过多久,叶问天就离开了去吸引那些神宗之人的注意力,让云星河得以保全。

只不过,十二年过去了,叶问天根本没有回来过。

而就在昨天,空间秘境出现了问题,这就意味着叶问天出事了,甚至在刚刚,秘境坍塌了,所以云星河知道大事不妙了。

如果可以,云星河真想现在就冲出天外天,只不过,云星河根本办不到。

武道的第一阶段分为:开脉境,淬骨境,血气境,灵海境,龙象境,地冥境,通天境,阴阳境,造化境和羽化境十个层次,每个层次分为十重。

要想冲出天外天,至少要有羽化境的实力,但云星河天生无法修炼,连开脉境的力量都没有。

这十二年,云星河看光了所有叶问天留下来的庞大书籍,足足有数百万本,功法,武技,医道,阵法等等,涉猎非常广。

即便云星河智商超群,看一遍就能学会了,自学成才,但就是解决不了不能修炼的毛病。

对此,云星河非常惆怅,要想拥有力量,除了修炼《自在极意功》,没有别的好方法了。

《自在极意功》是云星河十岁生日的时候,一块陨石冲进秘境里面得到的,就好像是老天送来的礼物。

它和一般的功法不一样,无需吸收天地元气,只讲究身与心,灵与魂的顿悟,只要能领悟,就可以让自己身心灵魂融入到天地之中,与天地一体,做到真正的天人合一。

那时,云星河面对任何攻击都可以轻易躲避,并且能借用天地能量。

修炼到极致,可以借用整个宇宙能量,发挥出无限强大的力量,君临万物顶点。

然而云星河天赋再好,任何东西都可以看一眼就学会,唯独《自在极意功》不行,各种武道招式研究地再透彻,就是没有办法领悟。

“既然出来了,正好可以进行生死历练,看看能不能在生死攸关的时候,领悟《自在极意功》。如果还不行,就试试自己这些年研究的治疗方法,或许可以治好我这天生不能修炼的怪病。”

这是云星河的两个目标,只要任何一个目标达成,云星河都会很满足,但实际上云星河更希望可以学会《自在极意功》,因为它太强大了,如果学会,云星河才能更有把握抗衡那些仇家。

云星河也不知道这是哪里,随便挑了一个方向。

中午时分,在森林的一块空地前面,篝火闪烁,云星河坐在木桩上面,手中烤着兔子。

金黄色的烤肉油光发亮,香味很快就散发出来了,但是云星河却呆坐着,思考叶问天如今的安危,因为叶问天是云星河唯一可以当做亲人的人了。

忽然之间,一个慌张的声音让云星河从呆滞之中回过神。

“救命啊,有没有人啊,救救我。”

云星河被这个声音吸引,看向旁边,只见一个面容精致的少女狼狈地跑过来。

少女的年纪大概十六七岁,淡雅的妆容,头上戴着两件精致的首饰,配上一身蓝色的丝质长裙,气质显得非常的淑雅。

不过此时少女的形象有点糟糕了,白皙的手臂满是鲜血,有很多道伤口,脸上沾着一些血迹和泥土,显得很窘困。

少女一边跑,一边惶恐地顾虑身后追着自己不放的两个穿着黑衣,脸上蒙着黑布,手上提着血刀的男子。

少女在快要绝望之际,看到森林之中有火光亮起,所以就连忙跑了过来,想要求救

这个时候,任何出现的人都是有可能帮助她,所以对于走投无路的少女来说,这就意味着绝处逢生。

少女气喘吁吁地来到云星河旁边,开口道:“公子,小女子柳秋芳,求求你帮帮我,我被两个劫匪给追杀了,只要你愿意帮我,回头等我爹他们找到我,绝对可以给你丰厚的……”

柳秋芳的话说到一半就发现了问题,因为她发现云星河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修为,完全就是一个普通人。

柳秋芳好歹还有开脉境八重的修为,连她都被追杀地这么狼狈,云星河又如何能够帮助她应付两个仇家呢?

“不好意思,打扰了。”柳秋芳立刻就放弃了求救的这个想法,打算朝着旁边赶紧逃跑。

云星河开口道:“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待在这里。如果你走的话,那我也救不了你了。”

柳秋芳的脸上露出犹豫之色:“公子好意,小女子感激不尽,不过他们的修为有淬骨境一重,公子可能不太对付得了,所以公子最好还是不要跟我牵扯上关系比较好。”

柳秋芳说完之后,想走,却发现浑身很疲惫,根本就走不快了。

“看你的体力应该不多了,也走不远,所以留下来是最明智的选择。正好我的兔子马上就要烤好了,还能分你一点,正好我还要找你问个路。”

柳秋芳知道自己体力不多走不远,可是,眼前这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连在森林里面都能迷路,怎么样都感觉不太靠谱,但偏偏云星河的语气淡定的不像话,柳秋芳不太清楚云星河到底是真有底气,还是盲目自大。

云星河似乎知道柳秋芳怀疑,笑道:“放心好了,你别看我没有任何修为,但是谁都奈何不了我的。如果他们真的能做到,我反而还要表扬他们。”

云星河这话一出,柳秋芳就彻底没办法放心了。

没有力量,还敢说谁都奈何不了你,哪里来的自信?

还如果他们做到了,还要表扬他们?

怕你没那个机会,因为到时候,你都变成尸体了!

正当柳秋芳准备先开溜的时候,这两个劫匪已经追了上来。

“终于不再跑了吗?”

“乖乖束手就擒吧,这样子你还能够不受皮肉之苦,相反地,还能身心愉悦。”

两个劫匪脸上充满了坏笑,不断地打量着柳秋芳,完全忽视了云星河的存在,缓缓地靠近柳秋芳,意图很明显。

“劝你们不要乱来,等我爹解决了你们那些同党,赶过来的话,你们可能就走不掉了。”

柳秋芳情不自禁的向后退去,退到了云星河的身边:“公子,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你以为这个病秧子小白脸可以救得了你不成?”

“说的没错,那我们就把这个小白脸先打残废,然后当着他的面把你给……”

这个劫匪的话还没说完,云星河开口了:“从你刚刚的话里面就可以知道,你是个人渣没错了,我不想浪费力气,自裁吧。”

柳秋芳一听,顿时就无话可说了,这就是云星河的手段?

不想浪费力气?

你根本就是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哪有什么力量,竟然还敢跟他们说,让他们自裁。

这不就等于是蚂蚁在和大象说我要踩死你一样,简直是在开玩笑。

“早知道刚刚就不向他求救。”柳秋芳心里有些后悔。

“哈哈哈。这小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两个劫匪大笑起来。

“这绝对是我这辈子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你竟然敢让我们自裁,看来你还不知道爷爷的手段有多可怕啊。”

“连修为都没有的人,居然还敢在这里装大爷,看我一刀做了你。”

其中一个劫匪微微提起手中的刀,一道刀气释放出来,直接朝着云星河劈去。

“完蛋了?”柳秋芳闭上眼睛,都不忍心看云星河惨死了。

只不过,就在这道刀气在进入云星河三米范围内的时候,却诡异地凭空消散了。

“嗯?”这个劫匪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他释放出去的刀气消失得为什么这么莫名其妙?

柳秋芳微微地眯开眼睛,看到云星河还完好无损,双眸微微有些惊讶。

“看来,你们非要我动手,是吗?”

云星河缓缓地站起来,手里拿出了一把剑。

这把剑就是普通的剑,连一阶剑器都算不上。

“哦?这可真有意思了。”这个劫匪真的是被云星河的态度给逗笑了,“没有修为居然狂的不像话,我还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嚣张的,急着找死投胎,也不带你这样的。”

没有任何修为的人居然想要和他们两个淬骨境一重的人动手,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绝对不相信世上有这么愚蠢的人。

“怎么说呢?我的确是希望找死,体验一下生死的感觉。但想来,你们应该做不到。”说着,云星河迈出步伐,朝着这两个劫匪走去。

“小子,你太猖狂了。”

一个劫匪对云星河的态度无法容忍了,立刻来到了云星河的面前,直接挥出一刀。

只不过,在劫匪的刀快要劈中云星河的时候,刀上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刀居然软化了,直接弯掉了。

“什么?”这个劫匪瞪大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了,刀这么会弯掉?

只不过,劫匪还没反应过来,剑光闪过,直接捅进了他的身体。

“你……”这个劫匪话没说完,就直接断气了

云星河的剑干脆利落,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不会吧?”一旁的柳秋芳长大小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个没有修为的人杀了一个淬骨境一重的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柳秋芳一定不相信。

“小子,你找死。”另外一个劫匪勃然大怒,刀上凝聚真元,冲向云星河。

但是在这个劫匪靠近云星河周围一米的时候,刀上凝聚的真元骤然消散了,手中的刀也变形弯曲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个劫匪懵逼了,眼前这一幕完全没道理啊。

云星河可不会解释,动作干脆利落,取走了劫匪的性命。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虽然亲眼所见,但柳秋芳感觉跟做梦一样,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再次定睛一看,这才确定眼前看到的景象并不是什么幻象,而是真真实实发生的事情。

一个没有修为的人居然杀了两个淬骨境一重的劫匪,这是奇迹吗?

云星河自然不可能和柳秋芳解释,因为说出去会让人不可思议。

从小,云星河就气运强大,不论什么修为的人还是事物,只要有着伤害云星河的念头,都会发生不可思议的厄运。

甚至就算云星河想要主动找死,结果倒霉的还是对方。

云星河很高兴自己气运强大,可是因此失去了修炼的权利,云星河也很不高兴。

尽管任何人伤害不了云星河,但云星河也有很多事情做不到,比如敌人开溜,云星河就无法追上敌人了,又比如无法离开这颗星球,这也是为何云星冥思苦想,都渴望解决不能修炼的问题的原因了。

而且,虽然云星河气运强大,但毕竟虚无缥缈,万一什么时候失效了呢?

这也是为何叶问天要将云星河隐藏在秘境里的原因了。

“现在麻烦解决了,吃点烤肉填一下肚子吧。”

云星河拿起烤架上的兔子,拿出一把匕首,割下了一条兔子的腿递给柳秋芳。

柳秋芳下意识地接过,心里开始好奇云星河的身份:“他到底是什么人?”

柳秋芳的眼神之中有一些异样的神采。

她从来没见过云星河这样厉害的人,神秘,强大,英俊,还带着一些冰冷,柳秋芳觉得这可以理解为高冷。

云星河似乎满足所有少女对未来另一半的幻想,瘦弱的身影在她的脑海里的形象突然变得高大起来了。

虽然没有踏着七彩祥云,但云星河在自己危难之中出现,这似乎才是更加符合现实,更加像是一个美丽故事的开端。

柳秋芳主动地坐在了云星河做的木桩上,优雅地咬了一口兔腿,肉质鲜嫩,味道更是没话说,舌头都快要咬掉了。

“真好吃,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烤肉。”

神秘,强大,英俊,高冷,连厨艺都这么好,柳秋芳突然觉得自己今天的遭遇都变得美好起来了,一切的不开心似乎都是为了遇到云星河,好像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不嫌弃就好。”云星河微微一笑。

“笑容都这么温暖,好像根本挑不出瑕疵。”柳秋芳突然感觉心跳有些加快了,这难道就是初恋般的感觉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