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魂狂尊》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武魂狂尊

武魂狂尊

编辑:幻神.CS 2019-07-05 16:53:12

武魂狂尊

《武魂狂尊》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武魂狂尊 即可阅读全文

《武魂狂尊》小说简介

武魂狂尊是由幻神.CS书写的一部玄幻,脚踏九天争至宝,血战十地夺魂魄!是什么让一个家族中本是快乐的少年,装疯卖傻、苦苦隐忍了九年之久的欺凌与辱骂?究竟是天才的崛起,还是废柴的逆袭?在这强者如浮云的大陆之上,冷家少年是否能够夺得到被世人梦寐以求的,各系属性之灵,又是否能够找寻到上一世被强悍敌人封印在这茫茫大陆之中的魂魄、再次成为令世人闻风丧胆的绝世强者呢?相同的大陆创造不同的辉煌,且看冷家废柴少年,如何征战玄宇,怎样超越前世的荣耀……

精彩章节试读:

“玄宇大陆”冬去春来,一轮金色的烈日高挂蓝天在之上,随着一道道微风吹来,将一丝丝温暖撒向大地的同时,也带走了冬日的寒冷。

华夏帝国一处四周环山的小镇“盘龙镇”……

喝!喝!喝!

随着一阵阵呼喝声在这盘龙镇上四大家族之一的“冷家”宅院内响起,只见此时在这冷家练武场之上,一群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的少年少女们,此刻正手舞足蹈、满头大汗的,演练着家族中所传授的武技。

虽然这群孩子看起来还很年少、很是单薄的身子此时也已经是由于长时间演练武技的原因,而导致他、她们汗流雨下。但是,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那么便是会发现,在他们那一张张稚嫩的脸庞之上,那一双双眼眸深处,却是充满了精芒与坚毅神色。

“恩,不错不错,随着这段时间的艰苦训练,这群冷家的少爷小姐们,在武技演练之上终于是有了不小的进步。”

站在台上,望着广场之上那群汗流浃背的少男少女们,只见一位四十出头、面带严厉之色的中年男子,在满意的点了点头后,开口说道:“好了,今日的练习就到这里了,都散了回去休息吧!”

话音落下,男子便是转身而去,只留下了一群在听到家族教官说的那句解散中,便是在长出了口气后,摊倒在了原地的少男少女们。

“呼…累死了。”坐在略显冰凉的地面之上,只见这位虽然实际年龄只有十八岁,但是长相给外人的感觉却是足有二十八岁、{额…长得着急了点}身体胖的宛如一个皮球的肥胖少年,在长出了口气后,便是扭过头对着其身旁一位有着一张宛如刀削般英俊脸庞,但,却是有着一张薄薄嘴唇,看起来给人一种充满了刻薄之意的少年,说道:“强哥,这都什么时辰了?我记得您昨日告诉了那傻子今天练武结束后,送些吃的给咱们,可那傻子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过来?”

“哼!”

听到身旁胖子的问话,只见这位有着一张很是英俊,但却充满了刻薄之意脸庞的少年,在不满的冷哼了一声后,说道:“该死的废物尽然敢不听从我的吩咐,难道昨晚吃了熊心豹胆不成?”

话音落下,只见其一脸愤怒的站起身,看了一眼之前与其对话的胖子与身旁的另外几个少年后,便是接着说道:“兄弟们,随我去看看我们冷家…不,应该是我们盘龙镇上出了名的废物外加傻子少爷,是不是真的吃了熊心豹胆,竟然敢不给我们送吃的,今日非得给他点教训不可。”

“对,强哥说的对。我们这一大早都练习了一个时辰的武技了,那傻子竟然敢不给我们送饭?哼,今日非得好好收拾他一顿不可。”

听到那英俊少年不满的话语后,只见其周围的几个同伴,那一张张稚嫩的脸庞之上,在流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表情后,便是起身紧随那英俊少年转身而去。

“冷家后院伙房”。只见一位头发花白,身穿一套灰色、且丁满了补丁大褂的老汉,在将已是做好了的一道道菜肴与馒头装进一旁的餐盒之中后,便是扭头一脸焦急之色的,对着其身旁一位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有着一头如同黑墨一般长发、但却很是凌乱散落在那张稚嫩中,又显得极其英俊脸颊两旁,看起来有些脏兮兮的少年,说道:“小少爷,今天的菜肴有些繁琐做起来很是麻烦,所以我们已经耽误了不少的时间,估计这会冷强大少爷他们已经练习武技完毕,在等待着我们呢,我们还是快点把饭菜给他们送过去吧!”

“嘿、嘿嘿……”然而对于老汉的所说,只见其身旁这位有着一张精致脸庞,却沾满了灰尘,犹如几个月没有洗过脸一般的少年,用其那双空洞无神,且看起来毫无精神的双眼,在看了一眼身旁的老汉后,却是木讷呆愣的咧嘴一笑。而随着其这咧嘴一笑间,一丝丝口水,也是顺着其的嘴角,流了出来。

“唉…可怜的孩子。”望着少年那呆傻的表情,只见这位老汉在一脸惋惜之色的长叹了一声后,便是拿起一旁的餐盒,转身急忙朝着冷家演武场的方向,走了过去。

“嘿…嘿嘿……”随着老汉的离开,只见伙房之中的这位一身蓝色长袍满是皱纹的少年,那张脏兮兮宛如叫花子一般的脸庞之上,在流露出一丝呆傻的笑容之后,便是就要紧随大汉而去。

“小废物快点给本少爷我滚出来。”

然而就在呆傻少年迈动着有些笨拙的脚步,刚刚走出伙房的门口时,一道不和谐的怒吼声却是在此时,传进了其的耳中,随后只见一群目露愤怒之色的少年,便是出现在了冷家的伙房院内。

“大少…”

“哼!老匹夫你给我滚开。”望着一脸堆笑的伙夫,朝着自己走来,只见这带领着几个伙伴找来的冷强‘冷家大少爷’,在一脸不屑的将其推倒在地之后,便是将目光望向了此时脚步刚刚走出伙房之中的,呆傻少年身上。

“小废物,昨RB少爷告诉过你今日早点将饭菜给本少爷送到演武场去,你是没有听到还是没将本少爷的话放在心上?”

“大少爷这不能怪小少爷,都是老奴的错,是老奴身体不适起来晚了,所以耽误了少爷们用餐,还请大少爷原谅。”望着一脸怒色的冷强,只见被其推到在地的老汉,在急忙站起身后,便是一脸紧张之色的,对其说道。

“老家伙你给我滚开,要是再敢多嘴你信不信我告诉我爹爹明日就让你卷铺盖滚蛋?”

看着眼前一脸低声下气的老汉,只见这一脸刻薄之色的冷强,在对其恐吓了一句后,便是扭头对着那一直站在伙房门口傻笑的少年,说道:“一个贱婢生下的野种,竟然也敢违背本少爷的话,看来今RB少爷不给你点教训你是真不知道什么是一个废物该做的,什么是你这傻子不该做的。”

“嘿…嘿嘿……”然而对于冷强这一脸愤怒之色的威胁与恐吓,那伙房门口的呆傻少年,却是咧嘴嘿嘿一笑,仿佛还不知道自己将会被眼前的一重少年所欺辱。

“废物的傻子。兄弟们给我打,出了事我扛着。”望着眼前少年那呆傻的笑容,这让一项心高气傲的冷强,心中更是充满了怒火。只见其在对着身后的几个同伴吩咐了一声后,脚下一个箭步跨出,挥舞起手臂便是率先对着伙房门口的呆傻少年,砸了过去。

“他娘的,该死的废物傻子,都到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敢傻笑,简直是没有将兄弟们放在眼中。大家一起动手给我打。”望着身前脚步十几次挪动间便是到了那呆立在伙房门口,此时依然在傻笑的少年身前的冷强,只见那位长相有些着急的肥胖少年,与剩下的几位同伴,在怒吼了一声之后,手臂舞动间,便也是对着那呆傻的少年,奔了过去。

“嘭…嘭…嘭!”

“啊…啊…!”随着气势汹汹的冷强等人临近,将那一道道充满了力量的拳脚毫不客气的挥舞在那呆傻少年身躯之上的同时,一道道令人听了之后都是忍不住浑身打颤的惨叫之声,便也是在此时,自那呆傻少年的口中,传了出来。

“嘭…!啊…!嘭!”无情的拳脚与凄惨的叫声在继续。

“娘的,一个贱婢生下的野种而已,我叫你不听本少爷的吩咐,我叫你傻笑,我叫你让本少爷挨饿。兄弟们给我狠狠的打。”

望着身下那被自己等人揍的此时已经是嘴角流血的呆傻少年,只见这面**狠之色的冷强,不仅没有要住手的意思,反而是更加用力的将一道道重拳,挥洒在此时正躺在略显冰凉的地面之上、那不断自口中发出一道道惨叫之声的呆傻少年,其略显单薄的身躯之上。

然而冷强等人并不知道的是,虽然此时被他们挥洒而下的拳脚,揍的身躯之上不断传来阵阵疼痛之感,忍不住自口中发出一道道惨叫之声的呆傻少年,其那隐藏在衣袍之内的双手,此时却是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与此同时,那并不算很长的指甲,此时也已经是深深的陷入了其的一双手掌之中,流下了一道道细细的血流。

“啊……!”

“忍!忍!忍!我要忍住。冷强、冷熊、冷阳、还有冷…,你们给我记住,今日之辱我冷锋记住了,他日必要百倍千倍偿还给你们,如若不然,我冷锋誓不为人!”忍着身体之上传来的阵阵剧痛,呆傻少年默默的在心中发着不可改变的…坚定誓言。

“啊?你们在干什么?快给我住手……”

随着呆傻少年那疼痛的叫喊声,不断的在这冷家伙房院子中响起的同时,十几分钟后,一道听起来略显愤怒与焦急的娇喝之声,也是在此时,突然传进了面**险之色的冷强等人耳中。

“木婉婷?她怎么了来了?……”

“冷家后院伙房院子之中”听到这突然响起的娇喝之声,只见那正在将一道道重拳挥洒在呆傻少年身躯之上的冷强,手中动作一顿之下,便是顺声朝着来人望了过去。

而随着冷强的目光望去,只见这突然来到伙房院子之中的有两人、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位英俊的少年与一位妙龄少女。

而刚刚发出一道娇喝之声的,便是这走在最前方的妙龄少女。

只见这位少女的年龄应该在十七八岁的样子,身穿一套华丽的火红色锦袍,将那已是出具规模的****与性感的翘屁紧紧的包裹而住,形成了一道迷人的曲线。一头如墨般的黑色秀发披在身后,几缕碎发散落在耳边,显得很是自然的同时,不失高贵。一张白暂的瓜子脸上,娇小的翘鼻微微皱起间,带起了一丝丝细细的皱纹,显然此时的她,很是愤怒。

虽然此女的美谈不上倾国倾城,但也绝对算是个美女了。

望着眼前面带愤怒的少女,只见冷强先是微微一愣,随后便是有些不快的开口说道:“我当是谁,原来是我们冷家那傻子少爷的未婚妻、木家的大小姐木婉婷小姐啊?不知您来我冷家所为何事呢?”

“哼!”望着冷强那一脸略显嘲笑的表情,只见少女在冷哼一声后,便是愤怒的说道:“冷强,你们太过分了,我要去告诉冷爷爷。”

“哈哈,去啊?有本事你现在就去,你看看我冷强会不会怕。”

听到少女的恐吓,只见冷强一张刻薄的脸庞之上,不仅没有出现一丝害怕之色,反而是更加不屑的,望着走到近前的少女说道:“相信我冷强在冷家族中的地位,木小姐也应该知道一二吧?您认为我的爷爷会为了一个无用的废物傻子,而怪罪我吗?哈哈…真是可笑之极。”说道这里,只见其还不忘用那一双满是阴狠之色的双眸,望了一眼那此时已被来到近前的少女,搀扶起来的傻子少年。

“你……”望着身前一脸嚣张之色的冷强,只见满心愤怒的少女刚要发作,然而就在这时,一只略带温温热的手掌,却是从其身后轻轻的,印在了少女的香肩之上。“表妹,让我来吧!”

“嗯。谢谢了表哥。”听到身后那略带温柔的声音,少女不用回头便已是猜到了,这说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随其一起前来冷家的那位少年,同样也是其的表哥…孟庆。

“嗯。”对着表妹穆婉婷点头一笑,只见这位身穿一套白色长袍,将一头黑色长发简单系在脑后,且样貌同样很是英俊的少年,双手到背,很是潇洒的脚步走动间,便是站在了穆婉婷的身前,而后将目光望向了前方的冷强身上。

“你就是冷家那位据说已经是达到了武者五重境界的、天才少爷冷强?”

“哼,正是本少爷。”听到眼前这位面带笑容的,英俊男子的问话,只见其对面的冷强,很是高傲的抬了抬头后,便是一脸不屑的,回问道:“小子,你又是谁?哪个家族的?”

“呵。”然而对于冷强那一副高傲的样子,只见这位白衣男子在轻笑了一声后,便是双手一抱拳面对着冷强,回答道:“在下名为孟庆,不才三年前加入了“剑宗”之中,现如今正是剑宗的外门弟子。”

“哼,孟庆?没听说过。”听到眼前这白衣男子报出名号后,只见这一项心高气傲的冷强,却是一脸不屑的说道。

然而也就是一个呼吸之间,当冷强想起眼前这白衣男子后半句话时,只见其那一张本是尽是不屑神色的脸庞,瞬间变得通红起来。而后,便是一脸惊讶之色的,再次开口说道:“你、你刚刚说什么?剑、剑宗?你说的可是我们华夏帝国那一殿、一宗、一门、一派四大势力其中之一的剑宗?”

“呵呵,不才孟某正是加入了我们华夏帝国四大顶级势力之一的,剑宗之中。”望着冷强那瞬间僵硬的脸庞,白衣男子孟庆,依然是面露一副人畜无害笑容的说道。

“嘶…”得到男子的确定,不紧是冷强,就连其身边站着的那一群同伴,也是禁不住的身体一颤,暗自吞咽了一口口水。

剑宗,华夏帝国境内四大超级势力之一,别说是这小小的盘龙镇了,就是整个华夏帝国境内,甚至是其他区域几大帝国之内,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见其势力与名声有多么的庞大了。而且对于习武之人来说,尤其是一些不管大小的家族,与一些二流三流势力的人来说,只要家族之中的年轻一辈族人中,能够有人加入到剑宗,或者是其他几大势力之中去,那简直就是家族的荣幸与光荣。

没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少年,竟然会是那顶级势力剑宗的人,这怎么能够让冷强等人不惊讶?

“呵呵,不知冷强兄能否看在我的薄面上,将今日之事到此为止呢?当然,如果冷强兄想继续动手比试比试的话,那么我孟庆自然也会奉陪到底。”望着眼前一脸惊讶之色的冷强等人,只见白衣男子在眼底闪过一丝外人不可察觉的不屑之色后,周身便是散发出了一股强劲的气势,与此同时,一双明亮的双眸中也是精芒闪现,注视着身前目光望向自己的冷强等人。

“哈哈,孟兄说笑了。”感受到孟庆周身散发而出的气势,只见回过神来的冷强,在朝着对方一笑后,便是继续道:“既然孟兄为这傻子求情,那么今日我便饶了这傻子。”

话音落下,只见冷强在朝着那白衣男子孟庆一抱拳后,便是带着几个同伴转身离开了院落。

“谢谢你了表哥。”望着冷强几人离开,只见此时正在一旁搀扶着那位呆傻少年的穆婉婷,便是转头面露甜蜜之色的对着走回近前的白衣孟庆说道,于此同时一双迷人的双眸之内,也同样是闪过了一丝不可察觉的坚定,仿佛做出了什么坚毅的决定一般。

“呵呵,表妹,跟我还用客气吗?”听到穆婉婷的道谢,只见孟庆在对着其微微一笑后,说道:“表妹,你的这位朋友虽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而已,但如果在不去包扎一下的话,恐怕就要失血过多了,我们还是先带着其去包扎一下吧!”

“嗯。”对着孟庆点了点头,穆婉婷便是目露复杂之色的望向了身旁的呆傻少年,问道:“冷锋,你没事吧?”

“嘿…嘿嘿…。”然而对于穆婉婷的问话,此时的呆傻少年虽然已是被揍的遍体鳞伤,但是给人的感觉就仿佛其不知道疼痛一般,咧开满是血痕的嘴角,对着身旁的女子,傻笑了起来。

“唉…。”望着少年那呆傻的笑容,只见穆婉婷长叹一声,不知为何在心里说了一句“冷锋哥哥,对不起了”之后,便是搀扶这呆傻少年与一旁的孟庆,朝着冷家的药房,走了过去…。

然而穆婉婷三人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几人的身形刚刚离开后,一道苍老的身形却是突然间出现在了伙房的院墙之上,而后来者便是自语道:“臭小子还真是能忍啊!如果老夫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已经是第一百零八次被那几个臭小子揍了吧?行,你小子就给老夫我装吧!再有三个月便是剑宗派人前来招收天才弟子的时候了,你这臭小子已经装疯卖傻隐忍了快九年了,这次我倒要看看你是否还要继续装傻下去?”

话音落下之后,只见这一身灰色布衫的老者,身形一纵便是跃下了墙头,而后身形几个闪烁间便是消失不见…。

“冷锋,你没事了吧?”望着眼前这个一身脏兮兮,此时手臂与腿部缠满了白色布条的呆傻少年,穆婉婷有些心疼的说道。

“嘿…嘿嘿…。”然而对于少女那关心的目光与语气,少年却仿佛毫不知晓一般,依然是习惯性的嘿嘿傻笑了一声,算是回复了少女的问话。

然而望着眼前少年那一副呆傻的表情,只见此时的木婉柔却是玉牙轻咬起迷人的红唇。而后只见其目光闪烁间,似乎是彻底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右手在随身一个制作很是精美的储物袋中,一拽间,一张写满了黑字的白色纸张,便是出现在了其的手中,犹豫了一下后,最后递向了眼前的呆傻少年…。

“冷、冷锋,对不起,今日婉婷希望你能在这张纸上印上你的指印。就当婉婷求你了行吗?”话音落下,穆婉婷便是目光很是复杂的望着眼前的呆傻少年,似乎是在等待着其的回答。

“嘿…嘿嘿…”右手接过穆婉婷递过来的纸张,只见呆傻少年在嘿嘿一笑后,便是用其那双毫无半点神色的双眸,望向了手中的白纸黑字。

随着呆傻少年将目光望向了手中那张白纸黑字时,这一次却是有些出奇,因为此时的呆傻少年,并没有向以往那样,再露出呆傻的笑容,而是仔细的看了起来。

静,出奇的安静,随着呆傻少年将目光望向手中的纸张,这一刻整个世界仿佛静止了一般,安静的让人感到有些恐慌。

“噗……”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一旁的穆婉婷有些紧张的注视下,只见这拿着纸张看了许久之后的呆傻少年,却是突然自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出来。

“哈哈……哈哈……。”呆傻少年笑了。望着手中这张写满了自己家族有多么好,自己本身有多么好,其实还是嫌弃自己是个废物傻子,而悔婚的契约,少年疯狂的大笑了起来。

“啊?冷锋哥哥,你怎么了?”望着少年自口中喷出的一口鲜血,只见那一直有些紧张等待着的穆婉婷,看到这一幕后,却是略显慌张的问道。

“嘿…嘿嘿…”

然而对于穆婉婷的问话,呆傻少年却是宛如未曾听到一般,只见其在傻笑了一声后,抬起缠满以被鲜血印红了的白色布条的手臂,伸出一根手指在嘴角流出的鲜血中,点沾了一下后,便是轻轻的将指印,印在了右手之中的纸张之上。而后只见其右手朝天一扬,便是将手中的纸张,抛到了空中,随即转身而去。

“冷锋哥哥,对不起。”望着呆傻少年那略显单薄远去的背影,不知为何,这一刻的穆婉婷,心中却是微微一痛。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留给她的只有少年那呆傻的嘿嘿傻笑之声,弥漫在空气之中。

痛吗?此时的呆傻少年很痛,但,并不是因为刚刚被揍而疼痛,痛的是少年那颗幼小的心灵……。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