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天剑皇》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御天剑皇

御天剑皇

编辑:淘冰 2019-07-05 14:09:28

御天剑皇

《御天剑皇》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御天剑皇 即可阅读全文

《御天剑皇》小说简介

御天剑皇是由淘冰书写的一部玄幻,无敌帝皇羽昊巅峰重生,突破天道界限,一人一剑,横扫天涯,翻手之间,神丹已成,敌军阵中,肆意驰骋,修炼御天神功,塑造万劫不灭神体,纵横九霄,无人能敌,天上天下,为我独尊。

精彩章节试读:

“呜呜~少爷,你醒醒啊!”

恍惚间,羽昊听到一声微乎其微呜咽。

“这里是哪里?我不是!”全身上下传来撕裂般的疼痛,羽昊倒吸了口气,暗喜的同时,羽昊却皱起了眉头。

自己没有死,但是。

这里不是我的九霄仙阙!

颖儿!

羽昊心头一震,想起意识消失前的记忆片段,羽昊如置冰窟。

那是九霄有史以来最华丽的一场魂星雨,随着自己的紫金帝皇魂星爆裂,整个星海,像发生了连锁反应,无数星辰从天而降。

羽昊记得,无数星辰坠落在九霄仙阙,将九霄仙阙砸的粉碎,那三名魔族暗杀者,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砸成了渣。

魂星破碎,羽昊没有一丝活下去的可能,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羽昊抱着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夜颖,一个来自魔族的圣女,在九霄的最高处,面对着空前绝后的一场流星雨,羽昊许下了自己的心愿。

若有来生,纵使羽昊铁鞋踏破,也要寻得夜颖,羽昊陪她看日出日落;

若有来生,羽昊必定再临巅峰,在九霄,为她擎起,一方天地。

“我重生了,颖儿,如今,你又在哪里?”

一滴清泪,从羽昊眼角坠落,朦胧间,那双晶红色的眼睛,俏丽可人的脸庞,再次出现在羽昊眼前。

羽昊伸手去抓,却扑了个空。

惊慌的失措,从心底涌来,那抹笑靥,在羽昊眼中渐行渐远。

“颖儿,不要走。”

羽昊想要呼唤夜颖留下,可是喉咙却如同火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羽昊想要伸手抓住夜颖,可是身体却无比沉重,仿佛灌了铅似得,动也动不了。

羽昊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么笑靥,消失在眼中。

泪水从羽昊眼角溢出,如同决堤的河水,止也止不住,羽昊呜咽着,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随后昏昏睡去。

意识消失之际,羽昊听到一个声音。

“三爷,少爷,少爷他说话了。”

紧接着胸前感受到一阵清凉,然后清凉的感觉扩散到身体各处,先前的疼痛感消失不见。

……

再次醒来,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身体上的疼痛感已经消失不见,但羽昊却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疲惫。

那种感觉,是力量的消失。

这意味着,自己没有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弹指间,飞灰烟灭,一念起,千山万水,一念灭,沧海桑田的能力。

一种恐惧,从心底席卷而来。

羽昊猛然挺起了身子,却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了,同时羽昊也微微松了一口气。

一将功成万骨枯,每一个成功者脚下,都有无数失败者的骨骸。

作为九霄至高存在的主宰,羽昊可谓是仇人满天下。从神坛跌落,羽昊不敢想象,自己死的会有多惨。

幸运的是,羽昊虽然没有了只手遮天的能力,却也躲过了那些仇人的追杀。

这里是擎天大陆。

顾名思义,支撑着苍穹的地方。

这里是九霄的最底层,同时也是九霄最大的一块大陆,它,撑起了整个九霄。

而自己,重生在了擎天大陆西海岸一个没落的上古传承世家,羽族。

羽昊无奈的笑了笑,对于这个状况,羽昊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换一句话说,羽昊不敢接受,自己会重生在这个地方。

九霄是一个立体世界,由九块上下支撑组成,各个大陆自成世界,大陆之间,可以通过某种特殊双向互动的阵法,实现相互传送。

可是,因为某种特殊的变故,九霄大陆突然断绝了大陆之间的相互传送。

九霄虽然是一个世界,却成了九个各自完全独立的部分。

虽然某些大能,凭着自身强横的实力,从这个大陆可以强行穿梭到另外一个大陆去。

但是在羽昊的记忆里,十万年来,擎天大陆,没有一个人穿梭成功。

或者说,没有一个人,穿梭过。

羽昊越想越气愤,虽然成功活下来了,但是在九霄的最底层,活着,比死还要难受。

“颖儿还需要我去救他呢!我怎么能够把时间,浪费在没有实际意义的抱怨上。”

“九霄最底层怎么了,我可以第一次登上九霄巅峰,为什么就不能再临巅峰!”

“通天神道,道阻且长,并不是走不到尽头!”

一拳砸在墙壁上,羽昊抬起头,星眸中闪烁着灼灼光芒。

“少,少爷,你醒了!”

一个小女孩闻声走了进来,看到羽昊醒了过来,已经红肿的眼睛,情不自禁涌出了泪水。

“少爷,你终于醒了,少爷知道吗,当初羽冰少爷把少爷背回来的时候,少爷的模样快要吓死盈儿了!盈儿还以为,少爷不要盈儿了呢!”

羽冰。。。

羽昊心一震,目光恍然了一下,随即又凝在一起,眼前浮现出一张人脸。

那是一张让女人都嫉妒的脸,精致无暇,宛若冰雪雕琢而成,冰蓝色的眼睛,透露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冷,极具魅力。

“傻丫头,想什么呢,你都照顾我这么多年了,我怎么可能不要你呢?”羽昊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脑海中突然多出来的记忆,轻轻抚摸着盈儿的脑袋,“还有,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少爷,叫我羽昊就行了,或者,好哥哥!”

“少爷真坏!”盈儿的脸色唰的一声红了下来,小脑袋垂得低低地,目光迷离,食指不停绕着。

话音刚落,羽昊便如遭雷轰,怔怔的坐在床上,眼神惊愕。

羽昊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下意识的说出称呼,竟然会是夜颖对自己专属称呼。

“好…好哥哥…若有来世,颖儿…想一直…陪在…好哥哥…身…边”

这是夜颖离开前,在羽昊怀中许下的愿望。

羽昊无法忘记,那张凄美的俏脸,以及晶红色眼睛流露出来的不舍。

“你,抬起头,让我看看!”羽昊咽了一口唾沫,星眸一眨不眨的盯着盈儿,心脏剧烈狂跳着,如擂鼓一般。

这种感觉,羽昊从来没有体验过,即使随着魂星雨一起陨落的时候。

羽昊真的很期待,眼前的女孩儿,就是自己昼思夜想,梦寐以求的颖儿。

盈儿害羞极了,心中仿佛有一只小鹿在乱撞,却始终没有抬起头。

这种场合,盈儿早就习以为常,她知道,只要抬起头,自己的嘴唇,会再次被羽昊占领。

“我让你,抬起头来!”羽昊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住心中的震撼,命令道。

盈儿也听出了羽昊口气的变化,她的俏脸红到了极致,虽然不愿,但还是抬起了头。

“颖儿?!”

羽昊心头一震,痴痴的望着眼前的那张脸颊,星眸中充满了震撼之色。

这张脸庞,从下巴到鼻梁再到眼睫毛,都与夜颖惊人的相似,二人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惊鸿一瞥,羽昊都误以为夜颖站在自己身前。

但是,羽昊很快皱起了眉头。

“睁开眼睛!”

夜颖最迷人的地方,不是她那倾城的容颜,而是他那晶红色的眼睛,有些别样的风韵。

在羽昊心目中,星海中最绚烂的魂星,在这双眼睛面前,都显得那么暗淡无色。

九霄有很多方法,可以让两个人的脸如出一辙,难分真假,却没有一种方法,让两双眼睛一模一样。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每个人的灵魂不相同,便会有不同的眼睛,即使双胞胎,仔细观察,也会发现,他们的眼睛,也会有明显的区别。

所以,即使眼前的盈儿,与自己心爱的夜颖一模一样,没有看到那双眼睛,羽昊不会承认,眼前的盈儿,就是自己的夜颖。

“我有这么可怕吗?让你看都不敢看我一眼!”

羽昊深吸了一口气,这种变故,羽昊一时间接受不了。

盈儿颤抖了一下,俏脸上羞涩渐退,取而代之的是陌生与疑惧,这样的少爷,她从来没有见到过。

盈儿从小便跟在羽昊身边,对于羽昊的话想来是言听计从,不折不扣的执行。

虽然心有疑惑,但盈儿还是睁开了眼睛。

“颖儿?”

羽昊的心,随着长睫毛颤抖的捭阖,也随之揪了一下,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上下眼皮分开,映入羽昊眼中的,是一双用水晶雕琢而成的眼睛,流光溢彩,却不是晶红色的。

羽昊双唇张合了几下,却没有发出声音,五味杂陈,心中空荡荡的,好像失去了什么。

“少爷,你怎么了?盈儿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

盈儿无法理解羽昊此时的心情,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羽昊,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没有,你没有做错什么。”

羽昊举起手,想要抚摸一下盈儿的脸庞,却在半空中停了下来。

面对一个如此像夜颖的女孩儿,羽昊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对夜颖的感情。

“好哥哥,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不管好哥哥做什么事情,就算所有人都不支持好哥哥,盈儿也会一直陪在好哥哥身边的。”

盈儿主动握住羽昊的手,贴在自己脸颊上,认真的注视着羽昊。

“颖儿!”羽昊一把将盈儿揽入怀中,紧紧抱着,羽昊心中甜甜的。

虽然是九霄最下层,却有颖儿陪伴在身边。

虽然能力尽散,却不用担心那些仇家的明枪暗箭。

一个没有纷争的桃花源,颖儿陪在身边,男耕女织,清晨看日出,夜晚数繁星,这样的生活,不正式上辈子自己憧憬的吗。

因祸得福,羽昊笑了起来,眼角却坠落一滴眼泪。

“好哥哥,不要伤心了,老爷走了,还有盈儿,还有整个羽族呢,我们,会和老爷一样,永远站在少爷身旁的。”虽然有些慌乱,但是盈儿还是努力镇定下来,安慰羽昊道。

“老爷?父亲?”

羽昊愣了一下,未等羽昊反应过来,脑袋中便再次传来一阵刺痛。

“啊!”

羽昊抱着脑袋,面容狰狞,蜷缩在床上,身体止不住颤抖。

“少爷,你怎么了?”

盈儿被羽昊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到了,她想要帮羽昊缓解痛哭,却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无助的站在原地。

“没,没事。”羽昊摆了摆手,艰难的从床上做起来,脸色煞白,没有一点儿血色。

“少爷!”

见状,盈儿心脏砰砰直跳,小手微掩着嘴巴,眼泪又要落下。

“我真的没事了。”羽昊揉了揉盈儿的脑袋,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

“盈儿姑娘,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羽昊话音刚落,屋外便传来一个惊慌的声音,一个身着黑色衣衫的家仆,匆匆忙忙跑过庭院,冲进了外屋,一个没注意,拌住台阶,摔在了地上。

“如此慌慌张张,发生什事情了。”盈儿收了泪容,向家仆问道。

家仆“哎哟”一声,便麻溜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拍掉身上的尘土,依旧生龙活虎。

“哪里不舒服吗?有没有摔到哪里?”羽昊缓步走到外屋,关心的问道。

“少,少爷醒了。”

见到羽昊,家仆有些惊讶,随即露出欣喜的表情,看上去更加有活力了。

“这都不算伤,让少爷惦记,小的真是受宠若惊!”家仆向羽昊点了点头,以示问好,“小的成天风里来雨里去,无时无刻不再接受着大自然的锤炼,身体素质早就超出了常人,而且羽族每月还给小的强身健体的膏药,身体那是更加的硬朗了,活个三位数绝对不成问题。”

“就你会贫嘴!”盈儿被逗笑了,打趣道,“你急急忙忙赶过来,不会是只向少爷说这些的吧!”

“哎哟,你看我这记性。”家仆拍了拍脑袋,脸色突然有些难堪。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羽昊向前一步问道,心中却“咯噔”一声,升起一丝不好的感觉。

“少爷,旁系,来了。”

家仆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终究还是躲不过。”

羽昊向后退了两三步,才稳住身形,看着远方的天空,有些迷茫。

羽昊之所以能够成功转世到这具身体中,是因为前几日羽族族长羽脩,也就是这具身体的父亲,毒发与世长辞,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一气之下跑上山顶,结果被雷劈死了。

哭笑不得的是,那道闪电,是无数魂星坠落时释放出来的高能量摩擦冲撞摩擦产生的。

闪电劈到了自己,然后又撕开了空间,降落在擎天大陆。

望着蔚蓝悠远的天空,羽昊的眼瞳猛的收缩了一下,心中顿时涌出一股激情与冲动,同时还有深入骨髓的怨恨。

“给我老实点,等我理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自然会帮你。”羽昊皱了皱眉头,心中暗道。

“他们,要逼三爷,交出羽族族长之位。”

停顿片刻,见到羽昊没有回应,家仆心中有些忐忑,最终还是鼓足勇气说道。

“不动你们,还真以为羽族好欺负!”被那股幽怨影响着,羽昊情绪有些不稳定,丢下一句狠话,羽昊向羽族议事厅走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