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天辰诀》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九星天辰诀

九星天辰诀

编辑:发飙的蜗牛 2019-07-05 08:43:22

九星天辰诀

《九星天辰诀》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九星天辰诀 即可阅读全文

《九星天辰诀》小说简介

九星天辰诀是由发飙的蜗牛书写的一部玄幻,深埋地心的地底琼楼,沧海桑田演化的死冥湖,诡异神秘的幽冥宫,喂饲冥魂的禁域之地,帝国争霸,世家、宗门林立,人类、妖兽、玄兽,海妖、天魔、魑魅,无尽荒泽大地之上,蜗牛心中的玄幻传奇。

精彩章节试读:

~~蜗牛玄幻转型之作,刚开始稍微有点不适应,但后面越来越精彩,这绝对是一本与众不同的玄幻!请大家多多支持推荐~~

西武历8329年,时逢乱世,人命贱如草芥,藩王割据,群雄并起。明武帝登基,镇压三大藩王叛军,杀人盈野,宇内为之一清。

西武帝国中部东林郡,连云山脉深处,树木高耸参天,山岩陡峭奇峻,幽深的密林深处,座落着十八座岩石砌筑的堡垒,这些堡垒恢宏矗立,不知道前人废了多少精力,才把一块块方整的巨石从外面搬移至此,修建了这些雄伟的建筑。

十八座城堡,每一座城堡都居住着一批同姓同宗的族人,号称连云十八堡,是东林郡小有名气的一股势力。

叶家堡演武场。

清晨的阳光透过远处两山之间的缝隙投射进来,天刚破晓,这里已是人头攒动。

“武之一道,勤能补拙,初晨阳光升起,正是一天中元气最为活跃澎湃之时,若是此时勤加修炼,可以收到事半功倍之效。”一个身形健硕的中年人正在教一帮少年修习武艺,叶家堡居住着数千叶家族人,十到十八岁适合修炼武艺的少年,也有两三百之多。

这些少年站成一个方阵,习练拳法,拳脚干脆利落,整齐划一。

“不动如山,动若奔雷。克敌制胜之道,首先一个字,就是要快,天下武艺,唯快不破。我们叶家的武技,讲究的,正是快这一字!”

那个中年人演练了一套拳法,虎虎生风,出拳时隐隐带着奔雷之音,那是叶家的奔雷拳法,独特的拳法配上叶家人修炼的雷鸣内劲,向来以霸道威猛著称。

雷鸣内劲带起的猎猎拳风,刮得这些少年脸颊生疼,宛如刀割一般,他们一个个都退出两丈开外。

“三叔好厉害!”

“那是当然,三叔现在可是叶家的第三人,实力仅次于家主和执法堂堂主。”他们都向那个中年人投去了崇敬的目光。

这个中年人叫叶战雄,专门负责教导家族后辈,在族内声望极高。

场上的少年们爆发出一阵又一阵喝彩之声,叶战雄精彩的拳法令一众少年们目眩迷离。

距离喧嚣的人群大概百丈远,一个少年正盘坐在演武场角落的一块石头上,他闭目盘坐,宛如一尊佛像一般,清晨的阳光照射在他身上,却照不进他的内心。

他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身材颀长,五官犹如刀刻一般,长眉如剑,鼻如悬胆,英气勃发。不过他眉宇间的神情,却有着一丝与年龄不相符的沉稳和专注。少年名叫叶辰。

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了,每当他按照雷鸣内劲的方法呼吸吐纳,聚集起来的玄气很快就在破碎的经脉中消失殆尽,他的身体根本无法积蓄任何玄气。

两个家族子弟从旁边走过,看到盘坐不动的叶辰,露出鄙夷和不屑的神情。

“他经脉尽断,已经不可能凝聚玄气了,每天还在这里装模作样。”

“亏他每天都要用掉这么多丹药,要是那些丹药给其他人,不知道能培养多少家族高手,给他简直是喂到狗肚子里去了。如果换作我是他,早就跳河自尽了,哪还有脸面活着。”

“小声一点,他毕竟是族长的儿子。”

“族长的儿子又怎么了,我们叶家子侄辈向来不分贵贱,凭什么他就金贵一点!”

那两个家族子弟故意说得大声,落在了叶辰的耳朵里,叶辰闭着眼睛,充耳不闻,硬生生地忍了下来,内心自嘲地一笑,要是换做以前的自己,肯定会冲上去跟他们打一架,但是现在,他已经学会了忍耐。现在的他,只是废人一个,根本不是这两个人的对手。

以前的叶辰,十二岁达到玄气五阶,十三岁达到玄气六阶,十四岁到达玄气六阶巅峰,是叶家堡年轻一辈中当仁不让的第一高手,被誉为叶家堡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后来在一次家族任务中,叶辰跟五个家族年轻一辈高手进入连云山脉深处猎杀妖兽,结果被人伏击,那五个家族年轻高手全军覆没。那些敌人似乎是有意折磨叶辰,将他经脉尽废,虽然被族人救了回来,但从那之后,叶辰便成了废人。

在西武帝国,实力为尊,没有实力的人只能任人欺凌。如果不是因为早晨元气充沛,最适合恢复经脉,他也不愿意到这种人多的地方来。

“转眼已经三年了,恐怕我的经脉再也不可能愈合了。”叶辰心中有一种深深的不甘,他不甘心就这样变成一个废人。

叶辰继续尝试凝聚玄气,但是毫无疑问,还是失败了,体内破碎的经脉,如同被虫蚁蛀空的枯木,没有一丝生机。

他盘坐在石头上,如老僧入定,将意念沉入意识海中。意识海中浮现出一把飞刀的影像,这把飞刀通体血红,薄如蝉翼,晶莹剔透。正因为这把飞刀的存在,他的心里总还有那么一些希望没有完全破灭。

叶辰不过是一个寻常的普通人,无意中找到了这把飞刀,才穿越到了这个世界。

到目前为止他还不知道这把飞刀到底有什么作用,每当他的意念沉入意识海之中,便会发现它就这么静静地悬浮意识之中。不管叶辰用什么方法,都无法触及到它。

三年了,从巅峰跌落谷底,一般人都无法承受这样的落差,但叶辰依然凭借着强韧的性格,在无数人的嘲弄中,苟且偷生了下来,这三年时间,叶辰磨平了身上的棱角,心性变得沉稳了许多。

叶辰运起雷鸣内劲,小腹中传来一丝热感,一股玄气凝聚了起来,缓缓顺着经脉运转,但是每次运转到经脉破损的地方,这些玄气就会迅速地流散,没过多久,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玄气,便化为了乌有。

“该死,为什么还是凝聚不起来!”叶辰愤懑地一拳砸在石头上,拳头上渗出鲜红的血迹,唯有剧烈的疼痛,才能缓解内心的压抑和痛苦,难道他这辈子注定是一个废人了么?

以前实力巅峰的时候,他以非常惊人的速度,突破了一个又一个境界,身体就像一个漩涡,疯狂地吸收外界的灵气,迅速地转化成玄气,六阶巅峰的时候,他的玄气强度甚至可以跟七阶的高手抗衡。而现在,他的身体想要保存哪怕那么一丝玄气,都变得格外困难。

叶辰许久才把沮丧的情绪平复下来,他没有退路,如果放弃,他这辈子都将是一个废人!

跟往常一样,沉下心来,继续凝聚玄气。约莫一柱香的功夫,经脉的断裂处稍稍有了一丝气感,不过极其细微,而且随时都会流逝殆尽。

叶辰勉力地运转,额头上渗出了一丝汗迹,终于,那些气感缓缓凝聚成了一支涓涓细流,以小腹气海为中心,向上涌动,但是每移动一小段距离,这些玄气都会流失掉几分,眼看着就要散失殆尽了。

绝对不能失败!

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玄气即将崩溃,叶辰仿佛感受到了某种奇异的召唤,内心突然沉静了下来,进入了一个古怪的境界,内心仿佛有一缕清风吹过,空明澄澈,没有一缕尘念。

叶辰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把飞刀的模样,蝉翼般的刀刃,突然发出一阵奇异的嗡鸣。

这把飞刀上,蕴含着某种奇异的力量,让叶辰想要一探究竟。是它带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不知道这把飞刀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

最近一段时间,飞刀经常会规律性地颤动,振动的频率非常频繁。

叶辰拼命地延伸着自己的意念,想要触及那把飞刀,想要试试看能不能引动飞刀。

突然间,脑海里嗡的一声巨响,叶辰的耳膜不停地震颤,就像什么东西在脑海中炸开一般,一股骇然磅礴的力量从飞刀上倾泄而出,犹如肆虐的洪水,顺着残碎的经脉奔涌,叶辰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玄气,瞬间被冲散。

叶辰惊恐地发现,这股力量完全不受掌控,他赶紧把自己的意念抽了回来,那股力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出现过一般。

“到底怎么回事?”

叶辰睁开眼睛,身体虚脱了一般,没有一点力气,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查看了一下身体,断裂的经脉依然没有一点起色。

飞刀安静地悬停在他的脑海里,刚才那股力量跟玄气有一些相似,但好像更加强大,令人感觉神秘莫测。

叶辰忽然感觉手上有些发痒,低头看了一下,他惊奇地发现,双手皮肤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皮屑,将那些皮屑掸掉,发现自己的双手就像脱胎换骨了一般,晶莹剔透,鲜红粉嫩,犹如初生的婴儿。

“没想到仅仅只是引发了飞刀的力量,居然就有如此效果。”

叶辰心中微凛,这把飞刀果然神奇,他很想继续深入探究一番,不过想了想,还是等夜深人静了再说。

教导完一众家族子弟,叶战雄负手而立,目光扫过一众恢复晨练的少年,落在演武场角落的叶辰身上,不禁惋惜的喟叹了一声,神情极为伤感,如果叶辰没有遭遇伏击,现在的修为,说不定已经凌驾于他之上,成为家族年轻一辈中的第一天才了,未来也能承担起守护家族的重任,可惜天妒英才。

其实叶辰的性格,他还是很喜欢的,前些年有些浮躁,但这三年来,性格却是沉稳了很多,若不是经脉尽断,日后必成大器,只是命运这东西,总是让人难以捉摸。

沉默片刻,叶战雄向叶辰走去。

“辰儿,累了就早点回去休息吧。势不可违的话,就不要强行运行玄气了,休养身体要紧。”叶战雄道,在他看来,经脉尽断已是无力回天,除非能找到断续丹治疗叶辰的伤势,但是断续丹太过珍贵,就算倾尽叶家之财力,也买不到一枚断续丹。

“三叔,我不信我这辈子都是一个废人,我觉得我的经脉一定能恢复。”叶辰语气坚定地道。

听到叶辰的话,叶战雄顿了顿,心中泛起阵阵痛楚,摸了摸叶辰的脑袋,强笑了一下道:“好孩子,不管你是不是经脉尽断,三叔,还有叶家,都是你坚实的后盾。”

“嗯。”叶辰点点头,这三年来,虽然他经脉尽断,但只有少数几个族人嘲笑过他,其他族人待他都是极好,甚至不惜以举族之力,耗费无数丹药帮他温养经脉,以待能够找到一枚断续丹给他续接经脉。

“有空的时候,多去看看你父亲。”叶战雄叹息了一声道。

想起父亲,叶辰心头微微一痛,这三年来,为了给叶辰治疗,父亲顶住了巨大的压力,头上多了好多白发,好像苍老了十几岁,他觉得自己很愧对父亲。

“我会的。”

叶战雄回去继续教授一众少年武艺,叶辰盘坐在石头上,心中百味陈杂。

正怔怔出神,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叶辰的耳边响了起来,将叶辰拉回了现实。

“叶辰哥哥在想些什么呢?”话音中带着一丝俏皮。

叶辰一转头,一张清丽脱俗的脸庞,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正笑吟吟地看着叶辰,她穿着浅紫色的衣裙,眉眼精致,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容貌秀丽,肤光如玉,像是一抹清灵透彻的冰雪。一阵少女淡淡的幽香传来,让人心旷神怡。

看到眼前的少女,叶辰心中升起淡淡的爱怜:“你怎么会来这里?”

“叶辰哥哥不欢迎我吗?”少女嫣然一笑。

“我可没这么说过,只是很少看见你来演武场。”叶辰不禁莞尔,媃儿是他唯一一个可以没有隔阂畅所欲言的人。媃儿究竟是不是姓叶,媃儿是她的本名还是小名,叶家堡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知道叶媃的父母是谁。据说叶媃是别人寄养在叶家堡里的,小时候叶媃因为无父无母,又不是叶家同宗之人,经常被一些同龄的孩子欺负,而叶辰当时心性已经非常成熟了,经常会庇护叶媃,把叶媃当成自己妹妹一样对待,从此叶媃就黏在叶辰身边了。

直到当年那些孩子都长大,叶媃从一个丑丫头渐渐长成了大美女,当初那些欺负叶媃的家伙一个个追悔莫及,就算他们做再多的事情,也无法改变他们在叶媃心中的形象了。

叶媃跟其他家族子弟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平时很少来演武场这种人多的地方,唯独面对叶辰的时候,她才会卸下心中的防备。虽说叶辰经脉尽断,但她跟叶辰的关系,却是更加亲密。

远处一众家族子弟看到叶辰和叶媃站在一起,都露出了嫉妒的神色,每次他们跟叶媃搭讪的时候,叶媃都会和善地笑笑,但想要进一步聊天,叶媃淡雅出尘的气质,总会给人一种拒之千里的感觉。叶媃难得露出的俏皮的笑容,让他们心神为之一怔,沉鱼落雁,也不过如此,每个人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身在梦中。

“转眼间已经三年了。”叶媃声音轻轻地道,有一种说不出的感伤,她的目光落在了叶辰的脸颊上,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却被岁月和挫折磨平了棱角。期间叶媃尝试过无数方法想要帮叶辰恢复经脉,但是都失败了。

“是啊,已经三年了。”叶辰露出一丝自嘲的苦笑,谁也不知道,这三年他是怎么过来的。

“叶辰哥哥不要自暴自弃,经脉尽断,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至少叔叔伯伯都在想办法,他们会找到方法恢复你受损的经脉的。”叶媃安慰叶辰道。

“假如受损的经脉这么容易恢复,我父亲他们早就帮我恢复了,又岂会拖到现在。三年了,还有希望么?”叶辰喟然一叹,自己已是废人一个,周遭却还有这么多人关心着自己,让他不禁汗颜。他很想为身边的人做些什么,可惜无能为力,甚至还要拖累他们。叶辰唯一的希望,也就是脑海里那把飞刀了。

“叶辰哥哥曾说过,皇天不负有心人。媃儿就算拼尽全力,也要为叶辰哥哥找到一枚断续丹,帮叶辰哥哥恢复经脉。”叶媃清澈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坚定。

断续丹可以为经脉尽断的人续接经脉,可以治好叶辰的伤。

“断续丹是药尊才能制作的重宝,就算倾尽叶家的财力,也无法买到,又岂会那么容易被我们得到的。”叶辰苦笑道,想要得到一枚断续丹,谈何容易!

在这个世界,丹药是非常珍贵的东西,就连最低等的聚气丹,也能卖到五十两银子,相当于平常百姓家几年的吃穿住用,更遑论药尊制作的断续丹了,一枚断续丹至少相当于数万聚气丹,就算将叶家堡抵了,也换不到一枚断续丹。

在经脉尽断的这三年,叶辰每天要用掉十多枚聚气丹温养经脉,饶是叶家家底殷实,也经不起这么消耗,甚至卖掉了不少族中产业。最近两年叶家堡在连云十八堡中日渐式微,渐渐有点青黄不接,再过五六年,如果还是现在这样子,叶家堡在连云十八堡中,恐怕就要沦入末流了。

即便如此,父亲和族内绝大多数的族人都毫无怨言,对叶辰关心有加,如此大恩,叶辰没齿难忘。前世叶辰是个孤儿,而现在,叶辰第一次找到了家的感觉,叶家堡就是他的家。

叶辰自己也曾尝试过无数方法,想要恢复破碎的经脉,但是都失败了,唯一的希望,就是把他带到这个世界的这把飞刀上。最近飞刀总是不时地颤抖几下,这更令叶辰看到了一线希望。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