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之主》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造化之主

造化之主

编辑:大日浴东海 2019-07-05 06:00:32

造化之主

《造化之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造化之主 即可阅读全文

《造化之主》小说简介

造化之主是由大日浴东海书写的一部玄幻,命运天定?不,它只是随着指尖起舞的精灵。悲伤的无奈,心灵的挣扎,黑暗的未来,看不到光明的希望,得与失之间的恐惧,都会随着黎明降落的星辰,让宿命丑陋的轨迹,划过优美的弧线!当坐在王座之上,左手掌控命运,右手赐予造化!

精彩章节试读:

夕阳西下,残红如血。

树林旁,溪流岸,碎石上一个少年猛地坐起,一阵咳嗽,吐出了几口污水。

“好疼!”楚阳皱紧眉头,痛苦不堪,迷糊的眼睛终于看清周围的情况,顿时一呆,“这、这是哪里?我不是刚买一个青铜门的小挂饰,然后返回家中,头一疼就躺在了床上吗?可这……!”

剧烈的疼痛传来让他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这时才发现,左肩上有一个掌印,都陷入肉里一寸之深,稍微动弹,左肩就巨疼钻心,眼前发黑。全身上下,到处都是淤青,凄惨不堪。

“我被绑架了?不对,这不是我的身体!”楚阳盯着左手腕,当即一呆,“我的皮肤没有这么白,而且我的左手腕有一个胎记,现在没有了,难道、难道……!”

往前艰难的爬了两步,低头观看,水中映照出了面容,哪还是曾经照过千万遍的容颜?虽然年轻了,帅气了,棱角分明了,可心中却十分不安。

正在这时,他脸色一白,脑海中就涌出大量的信息,让他抱头惨叫。

一幅幅画面,一个个场面,一道道信息,疯狂的融入脑海。

过了好一会儿,楚阳才平静下来,额头上满是冷汗,只是此刻,他双眼呆滞,显得迷茫。

“我是谁?我是地球上的楚阳,还是天武大陆上的楚阳?”

地球上的楚阳,平平凡凡,普普通通,小学,中学,高中,大学,毕业工作,与亿万大众没有什么区别,过着自己的简单快乐的生活,追寻遥不可及的梦想,闲暇时候,看几部电视剧,浏览网络小说。

平凡之中,也有着自己的幸福。

天武大陆上的楚阳,是河阳县名门望族楚家的三公子,家境富裕,衣食无忧,却资质奇差,修炼无成,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被族人看不起,但有一个家主为父亲,倒也没人敢惹他。

作为一个二世主,声色犬马,也算有滋有味。

然而昨天夜里,潇洒之后,返回家中时,发现有个重伤的和尚正好倒在了府门前,就好心的救了回去。一番救治,和尚也清醒了过来,正在对方道谢时,一群黑衣人杀向了楚家。

房屋点燃,火光冲天。

黑衣人如入无人之境,家丁奴仆无一合之敌,纷纷惨死,就连在后天后期的大哥和二哥,都被轻易的斩杀,还有后天圆满的爷爷也被一剑枭首。

楚阳看了个正着,当即怒火燃烧正要冲杀过去,却被一个黑衣人一掌拍了过来,被赶来的父亲楚天河伸手一拉,躲过了胸口,却落在了肩头,打碎了骨头,差点晕过去。

“你们是谁?为何屠戮我楚家?”

楚天河悲愤咆哮。

房屋燃烧,家人屠戮,父母被杀,儿子被斩,让他心中泣血,杀意冲霄,可也要弄明白,楚家向来和善,没有惹过什么人,怎么就突遭横祸?

“蝼蚁之辈,说杀就杀,还需要什么理由?”

楚阳就听到了冷漠的回答,有着不屑的讥讽。

“你们定然是宗派之人,可恨呐!”

楚天河当即明白过来,怒吼一声,就抓住楚阳杀了出去,跑向了后山。然而楚天河虽强,却强不过黑衣人,在山峰上被拦下。

楚阳一直被父亲抓着,清晰的看到偌大的庄园化成了火海,看到了满地的尸体,有疼爱他的爷爷奶奶,有关爱他的两位大哥,有对他不屑的叔叔伯伯,还有时常拌嘴的堂兄弟姐妹,亦有服侍他的两个小丫头,全部都躺在了血泊中,被火焰吞噬。

又看着父亲接连受创,却将他紧紧的护住。

“我若不死,必将你们屠尽杀绝!”

呆滞的楚阳,发下了大誓。

山峰上,黑衣人围拢,楚阳呆在父亲身边,眼睛血红。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楚天河仰天悲愤,眸中流血。

“嘿嘿,就要让你死不瞑目,赶快杀了他,搜一搜,看看在不在他身上!”

其中一个黑衣人冷笑一声,当即吩咐。

楚天河大吼一声,发泄胸中戾气,扭头对着楚阳道:“孩子,你若不死,记住,一定要记住,去县衙报案,去宗人府喊冤。还有,等你有了能力,一定要屠尽宗派之人,将这些无法无天,惑乱天下的恶徒斩尽杀绝!”

说罢,就将楚阳扔下了山崖,跌落向滚滚咆哮的河流。

跌入河流,陷入黑暗之前,楚阳还听到父亲的怒吼。

河流边,乱石上,楚阳呼吸渐渐平稳,眼中的迷茫也开始消散。

“我是谁?我到底是谁?是地球上默默无闻的楚阳?还是有着天武大陆上有着灭门之恨的楚阳?”

又过了许久,楚阳神色复杂,仰头望天。

“吸收了你的完整记忆,也继承了你的一切,我是楚阳,一个名字,两份沉重!”

低低一叹,露出了苦笑。

如今身躯,早已受创,虽被河流冲上了岸边,但也虚弱之极,若是不及时救治,也活不了多久。

“难道刚穿越而来,我就要再死一次?”

楚阳露出苦色。

吟吟吟……!

高空上,传来一声鸣吟,楚阳抬头观看,发现了一只黑羽鸟,在头顶盘旋,锐利的二目紧紧的盯着,让他一阵发寒。

“这是追踪鸟!”

楚阳继承了前身的记忆,当即知道这种鸟儿有着追踪之能,就是一哆嗦,就见高空黑羽鸟转身而去,转瞬不见。与此同时,他胸口腾起一股狂暴的杀意,让他心神动摇,几不能自控。

“你还没有消散吗?亲眼见哥哥被杀,爷爷奶奶被斩,母亲死亡,族人伤亡殆尽,生活十几年的家园化作火海,别说是你,就是我都会怨气滔天,不甘亡故。”楚阳低低道,“我占据了你的身体,融合了你的记忆,接收了你的一切……当然,也有你的因果,安心离去吧,我若不死,定然承担你的誓言!”

楚阳就感觉脑海中传来一阵悲鸣声,紧接着就一阵轻松,他知道,对方彻底的消亡了,将一切都交给了他。

“可我,真的能够活下来?”

苦涩一笑,就感觉天旋地转,楚阳蓦然发现,他来到了一座十分熟悉的青铜门前。

秋风瑟瑟,天地萧煞。

荒道旁边,躺着一个蜷缩的幼童,不过两岁大小,瑟瑟发抖,脸色青紫,眼睛眯着。

“该死,难道我要被冻死不成?”

楚阳心中哀嚎,莫名的出现青铜门前时,就发现和当初购买的青铜门挂饰十分相似,鬼使神差的一步踏入了进去,当即有大量的信息传入脑海,明了原因。

原来这个青铜门有穿梭万界之能,每隔一个月,就会出现一个新世界,可以进入。一旦进入,修为必须提升一个境界,哪怕一个小境界也行,就可以随时返回,外面只会过去一个时辰;若是没有提升,就会被永远的困住。

第一次穿越,为适应穿梭时空,重塑身躯,就成了两岁大的幼童,而且身无寸缕,浑身僵硬,难以动弹。

在这样的秋风中,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冻死。

至于青铜门是什么来历,不得而知!

正在这时,一位头发花白的中年人走了过来,身躯高大,十分健硕,只是眼神黯淡,气色不好。

“嗯?这里怎么会有个孩童?”来人站在楚阳旁边,仔细打量,眼睛就亮了,“仙骨玉肌,灵秀内蕴,道体天成,是修炼武道的无上之资。”

“难道老天知道我刚刚败于无名之手,就赐予我一个佳儿,传我剑道?我独孤剑虽不信天命,但有此佳儿,确实可以做我徒儿!”

独孤剑将楚阳抱在怀中,用衣服裹着,朝前走去。

“果然是风云吗!”楚阳听的清清楚楚,“独孤剑,不就是剑圣吗?刚刚败于无名之手?岂不是说剧情还没有开始?”

踏入青铜门时,接收的信息中就有进入的时空为风云世界。

一晃就是十年。

无双城城内之北,有一座巨大的庄园,练武场内,三道人影来往穿梭,剑光闪烁,寒芒冷冽。

片刻后,两道人影被剑脊拍飞出去。

“师兄,你就不能手下留情吗?将人家都打疼了呢?”

这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粉雕玉琢,嘟着小嘴儿,眼圈都红了。

“是啊师兄,我的屁股都差点摔八瓣呢?”

这是一个男童,比楚阳似乎还要大上一两岁,揉揉屁股站了起来,非常不爽,却敢怒不敢言。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楚阳倒背长剑,淡淡笑道。

十年过去,他已经长成了十二岁的翩翩少年,一袭白衣,风姿俊雅,阳光帅气,还有着一股子凌厉之气,面容正和他的穿越之身相似。

当初被剑圣所救,来到了剑圣隐居之所,收他为徒,询问情况,只咿呀的说出了名字,其余一概摇头,剑圣也不再追问,毕竟是两岁大的婴儿。

前三年进行药浴奠基,这个时间,楚阳也开始梳理自身,整理记忆,同时将继承前身的怨气彻底的化去。

“既然来到了这个高武世界,还拜师剑圣,就要学好武功,等返回之后,查明原因,报仇雪恨!”

这是楚阳的念头,不过通过前身的记忆他也隐隐约约的猜到,那个世界的武力,应该超越风云所在的世界。

等三年之后,楚阳实在不习惯茅草屋的清苦生活,就软磨硬泡,让剑圣搬回了无双城,在城北偏僻之所盖了一座庄园。

无双城的城主,就是剑圣之弟。

至于眼前的女孩和男孩,就是以守护无双城为己任的明家之人明月和城主独孤一方的儿子独孤鸣。

楚阳作为剑圣的弟子,在无双城中身份自然尊贵,几次接触之后,就将明月和独孤鸣收为了小跟班,时长日久,也被剑圣收为了弟子。

不知不觉,他已经将原著改变,至于将来如何,他才不会多管。

“阳儿,如何了?”

剑圣走了过来,他的头发依然花白,却少了抑郁之气,反而精神许多。

“师父,我达到后天圆满已经一年多了,打磨许久,稍挫锋芒,可已经压制不住,恐怕最近就会突破!”

楚阳躬身行礼,吸收了‘前身’的记忆,本就有了一定的底子,再加上剑圣的悉心教导,无双城的众多藏书,以及重铸的身躯,修炼之快速,让剑圣都瞠目结舌。

“压制不住,说明水到渠成,只是对你的损害大不大?经脉能够承受吗?”

剑圣十分欣慰,却也担忧,对于这个天资聪颖的徒儿,他抱着一百二十分的期望,自然不希望有什么挂碍。

当年败于无名之手,心生戾气,本要闭死关参悟圣灵剑法后续演变,却巧遇楚阳,收为徒儿,戾气稍解。又经楚阳有意提点,偶尔冒出一句奇言怪论,让他听在心里,这才梳理自身,缓缓打磨,衰败的气血有了恢复之色。

等他真正的回过味来时,楚阳已经剑道有成,让他颇为后悔,这才让楚阳放缓,压制修为,打磨剑气。

“师父放心,圣剑决修炼剑气,锋芒毕露,无坚不摧,虽有着损伤经脉,透支潜能的缺点,但有了师傅的改良,打磨剑气,反而让剑气更加纯粹,对身体损害已经不大。”

楚阳自信道。

来到这方世界,一切都打回了原始状态,重塑身躯,琉璃无垢,先天而生。初始三年,药浴奠基,梳理自身,也有了既来之则安之的觉悟,今后跟随剑身修炼剑道。

五岁时,开始修炼心法圣剑决,这才发现这部剑诀太过锋芒,虽进步神速,却伤害自身,损害经脉,透支潜能。

又想起原著之中,剑圣苍老,气血衰败,最后对战雄霸时已经不支,气血彻底干枯。以剑圣的修为境界,本不该这样,当时还不理解,本以为是当初败于无名之手而黯然神伤,参悟剑二十三耗尽心神,如今修炼圣剑决才明白原委,是这部剑诀耗损气血,透支潜能所为。

这才有了他的有意提点,让剑圣打熬根基,旺盛气血,同时改良剑诀,挫其锋芒。

剑圣颔首:“若不是你几次触动我心神,进行反思,恐怕我现在已经耗尽心血而亡!当年为了争夺剑道第一之名,为师四处挑战,没有固本培元,打熬气血,再加上圣剑决杀伐太盛,败于无名之手时,心生戾气,准备闭死关参悟圣灵剑法其后的演变。要不是遇上你,散了戾气,为师的下场已经可以预料到。”

“以师父的才情,又怎么会想不到?只是当时走入了极端而已!”

楚阳连忙说道。

剑圣点头,看向了另外两个徒儿,“你们两个入门较晚,更不能浪费时间,要向你们师兄看齐。明月已达后天中期,修炼还算可以。而你独孤鸣,比你大师兄都要年长,却依然在后天中期徘徊,太过废物,若是五年内不能突破到先天,哪怕你是我侄儿,也会我逐你出门!”

“是,师父!”

独孤鸣身子一抖,脸色都白了,他最怕这个既是大伯又是师父的剑圣。

“师父,他们还小,别吓着他们了!”

楚阳在一旁笑道。

“还小?当年你两岁时,都比现在的他们乖巧!”剑圣冷哼一声,“都是被你惯的,教导他们的任务,今后就交给你了。”说着,他转过身,朝屋中走去,嘴角闪过一抹笑意,“去闭关突破吧,我为你护法!”

“好的师父!”

楚阳耸耸肩,也不在意,以他的底蕴和对这方世界的了解,将这两个小天才在五年内培养成先天高手,完全没有压力。

原著中,明月出场时,实力并不弱聂风多少,还有独孤鸣也相差仿佛,也是天才,可惜却没有主角的命。

回到屋中,楚阳盘膝坐下,稳定心神,运转功法。

修炼之道,除了旺盛气血、打熬筋骨的筑基之外,就是运转心法,修炼内功,是为后天境界,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和圆满。

圆满之后,打开天门,沟通天地,化后天真气为先天之力,是为先天境界。

“先天吗?记得原著中,风云出场时,大概刚刚踏入先天之境而已!”

楚阳闭上眼睛,开始突破。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