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武帝》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冒牌武帝

冒牌武帝

编辑:九萌本尊 2019-07-04 19:36:01

冒牌武帝

《冒牌武帝》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冒牌武帝 即可阅读全文

《冒牌武帝》小说简介

冒牌武帝是由九萌本尊书写的一部玄幻,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薛皓魂穿异界一个家境贫寒的十岁少年身上,凭借着自己的聪(jian)明(zha)机(jiao)智(hua)在妖魔遍地的异界混得风生水起。本命器: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本命器,刀枪剑戟、锅碗瓢盆、菜刀板砖,无所不有。

精彩章节试读:

天秦帝国,黑耀城,贫民区一间破旧的砖房里。

“同学们,大家看黑板,这两个字读作:理想。这就是咱们这节课的主题。每个人都有理想,而且大家的理想都不同……”孙老师刚开始讲课,就发现台下的薛皓在发呆。

薛皓最近不知怎么回事,经常上课的时候发呆,心不在焉。

“薛皓,你先来说说你的理想吧。”

叫我?神游天外的薛皓回过神来,缓缓站起身,最近他总是因为不专心听讲被点名回答问题。

“我的理想、我的理想是……”三秒钟之后,薛皓想到了自己的答案:“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猎魔人。”

这个答案很平常,就像地球上的小孩子理想都是当科学家一样。薛皓来自地球,前不久魂穿在这个小孩子身上,这也是他为什么最近总发呆的原因。

“哈哈哈……”其他同学哄堂大笑。

薛皓不明白,这么官方的答案为什么会引起其他同学的笑声。

孙老师拍了下桌子,示意大家安静:“咳咳,薛皓同学的理想很好,只不过确立理想的时候需要适当考虑一下自身的实际情况。好了,你坐下吧。牛皋,你说一下你的理想。”

“我的理想是当一名猎魔人,我要保卫人类,成为一名英雄……”

“好!”同学们纷纷鼓掌。

薛皓很不爽,为什么同样是猎魔人,牛皋说出来理所当然,他说出来反而被嘲笑。不过保卫人类什么的不是薛皓的理想,他只是听说猎魔人福利好、地位高、受人尊敬。

接下来其他同学也都说了自己的理想,除了薛皓和牛皋,还有其他几个人也想成为猎魔人,除此之外还有厨子、裁缝、郎中、老师,各种各样的职业都有。

薛皓很奇怪为什么还有人想当厨子和裁缝这种最低级的职业,在地球上哪个小孩说自己长大要做厨师,不说被别人笑话,估计会被自己爸妈打得屁股开花。

虽然薛皓只有十岁,可薛皓身体里是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老师黑板上写的“理想”那两个字,薛皓看一眼就会,根本不用学习。事实上这个世界的文字和汉字差不多,薛皓根本不用学。

不过薛皓更关心的是如何回到地球上,这个世界太恐怖,没有电,没有网,没有他热爱的各种游戏,相反有吃人的绿魔!

更重要的是,这个薛皓是个孤儿,只有一个收养了自己的爷爷和另一个也是收养来的姐姐,家里可以说一贫如洗。

就算穿越也给我穿越个官宦世家啊!薛皓抱怨着,可惜于事无补,他已经被老天抛弃了。

在薛皓的神游中,时间不知不觉流逝,到了放学时间。

薛皓走在回家的路上,背后突然一股大力袭来,撞得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薛皓回过头来,看到的是牛皋和他的小跟班候小林。

牛皋家里是开饭馆的,在这贫民区里,他殷实的家境比大多数人都好。因为家里开饭馆,牛皋吃得圆滚滚,和薛皓差不多的年纪,却比他高半个头,体型更是壮一圈。

薛皓从记忆中得知,牛皋平时没少欺负他。

“你的理想也是猎魔人?你凭什么,只有我这样的才有资格。”牛皋大声道。

“就是就是,只有牛皋才有资格。”候小林在一旁附和。

薛皓:“我是不是想当猎魔人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还嘴硬,看来你不知道咱们这里谁说了算。”牛皋捏了捏拳头,向薛皓走来。

薛皓看向牛皋的身后:“孙老师好。”

牛皋和候小林二话不说也连忙转身:“孙老师好,我们闹着玩呢。”

结果二人背后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突然牛皋感觉到一股大力从屁股传来,他向前冲出两步才止住身形,转身看去,薛皓已经跑了。

“居然敢耍我,追!”

本来薛皓是准备踹牛皋一个狗啃泥的,结果体重相差太悬殊,他力量小,做不到。好汉不吃眼前亏,占了便宜自然要跑。

跑了一段距离,牛皋和候小林没追上,放弃了。打算第二天再找薛皓算账。

“切,我要是被你们两个十来岁的小毛孩欺负了,还有什么脸见人?”薛皓回到家中,发现爷爷和姐姐还没回来。

————

一家名为天然香的酒楼里。

一个形容枯槁的老头,衣服上满是补丁,慢悠悠走进酒楼里。老人身旁跟着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女孩,洗得泛白的衣服,手中拿着一只小碗。

小女孩头发有些乱,脸上脏兮兮的,看不清本来面目。

薛老走进酒楼大堂,先是朝着众食客鞠了一躬,然后径自做到一只板凳上。突然,薛老手中凭空出现一把二胡,然后架起二胡开始拉曲儿。

如此奇异的场景却没人感到惊讶,似乎对此习以为常。

大堂里的掌柜和小二都只是看了他一眼,就不再注意他。

手指搭上胡弦的那一刻,薛老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很快,二胡的声音在酒楼大堂里响起。这曲子声音婉转,曲调苍凉,如泣如诉。

这只曲子似乎讲了一个故事,酒楼里众食客仿佛看到一个流浪的行者,在荒野中艰难前行。突然,二胡的声音高亢起来,那流浪的行者丝毫不屈服,同命运顽强做抗争。

一支曲毕,薛老起身,又朝着众食客鞠了一躬。

“好!”酒楼大堂里传来稀稀落落的掌声。

薛灵儿拿着小碗,走过每一位食客的身旁。愿意给的食客会赏几文钱,不愿意的薛灵儿也不会求。

这时,却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哼!这么高兴的日子拉的什么曲子,又不是死了人。今天我过生辰,喂,老头儿,弹一曲欢快点的庆贺一下。”

“这,”薛老沉吟几秒,“好吧,不过我不太擅长欢快的曲子,拉得不好请见谅。”

薛老架起二胡,欢快的曲子从胡弦上传来。只不过他之前弹的曲子是有感而发,其中有自己的感情融入其中,自然弹奏地很好。现在这支曲子,有形无魂,很不流畅。

那汉子很不高兴,本来自己生辰就没人来庆贺,现在一个卖艺的老头儿都敷衍他。一时怒从中起,汉子一个箭步上前,一脚踹向薛老的腹部。

薛老翻了几个跟头,摔倒在地。薛灵儿连忙上前搀扶起薛老,怒视那汉子:“你干什么?”

周围其他人也议论起来:“这人好霸道。”“欺负一个老头儿算什么本事。”……

酒楼里的店小二和掌柜都静静看着这一幕,丝毫没有出声的打算。他们不可能为了薛老得罪食客。

那汉子听到周围人的议论,脸上挂不住。他掏出一两银子,扔在地上:“水平不行就不要出来卖艺,真难听!这是赔你的,拿好。”

没有人看到薛老握紧又松开的拳头。

薛灵儿上前,捡起地上的钱。

“唉!”薛老低声叹了一口气,看着薛灵儿捡起地上的钱,然后带着灵儿离开。要是在十几年前,别说是一两银子,就是在地上扔万两黄金,他都不会多看一眼。

“皓儿,我们回来了。”

薛皓听到了门外传来薛灵儿的声音。

薛灵儿打开门,手中提着一斗刚买的稻米,还拿着几个鸡蛋:“今天收获不错,买了几个鸡蛋给你补一补。”

说完薛灵儿走向灶台,开始生火做饭。

薛灵儿,薛皓的姐姐,今年十二岁。不是亲姐,他们二人都是被薛老收养的。

薛老走进屋里,没有说话,默默坐在凳子上,开始发呆。薛皓注意到薛老的衣服上有个清晰的鞋印。

刚穿越来的时候,薛皓还不知道薛老到底是做什么的,以前薛皓的记忆中也没有。后来看到那把二胡,以及薛灵儿经常拿的那个小碗,他已经猜测到,薛老是街边饭馆或者茶馆里那种卖艺的。

在薛皓眼中,这种行当和乞丐没什么区别。

看着做饭的薛灵儿,薛皓心里很不是滋味,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要是在地球上,薛灵儿这个年纪小学还没毕业。

炊烟升起,很快饭做好了。饭很简单,米饭加上两碟咸菜,今天有额外的几个鸡蛋。

“爷爷,给,一人一个鸡蛋。”薛灵儿先给薛老盛饭,之后又给薛皓,“皓儿,这是你的。”

薛皓伸手接过,下意识说了一句:“谢谢姐。”

薛灵儿一愣:“和我说什么谢谢,快吃吧。”薛皓看到薛灵儿的嘴角分明因为他的这一句“谢谢”而微微上扬。

薛老看了看自己碗里的鸡蛋,又看了看薛皓,将自己的鸡蛋放进了薛皓碗里:“皓儿,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我不饿。”

如果是以前十岁的薛皓,可能就真的信了薛老的话,可是现在的薛皓断然不会相信这样的鬼话。

薛皓看着自己碗里的鸡蛋,想再还给薛老,可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只是感觉鼻子有点酸酸的。

薛皓突然对薛老说道:“爷爷,我不想读书了。”

听到薛皓的话,薛老瞬间火起:“你个小屁孩,不读书干什么?当不了猎魔人没关系,没有本命器也没关系,好好读书当个文人是你唯一的希望,不读书,你想干什么!”

说到最后,薛老几乎是吼出来的。

“我,我,”薛皓大脑里飞速转动,他必须找一个合适的理由,“老师教的内容太简单,我都已经学会了。”

薛老狐疑:“真的?”

“真的。”薛皓拿来一本书,开始读起来,“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薛老笑了:“没想到皓儿还有读书的天分,不错不错,以后再给你找个先生,学学吟诗作对,写写文章,以后就是个文人了。”

薛皓可不是想让薛老给自己找什么先生,他是想出去赚点钱。家里实在太穷,他有来自于现代社会的先进理念,在这里赚点钱应该不难。

“我不要当文人,我想出去挣钱。”

薛老:“这怎么行,你小小年纪不读书,挣什么钱?这不是你该考虑的。”

薛灵儿:“皓儿,挣钱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况且你这么小的年纪,靠什么赚钱?”

薛皓索性耍起赖:“不,我不听我不听,我就是要出去挣钱。”这幅无赖模样倒像是一个十岁的孩子。

“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如果明天我赚不到钱,就去读书。”

薛老:“行,就给你一天时间。”别说是一天,就是十天,他也不相信薛皓能赚到钱。他估计薛皓明天肯定是哭着鼻子回家的。

————

次日,薛老和薛灵儿出去卖艺。

离开前,薛老嘱咐薛皓:“不要跑太远,天黑之前回来。”

薛皓开始思考,到底该如何赚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桶金。他现在还没有一点头绪。

地球上的薛皓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业务员,没有过硬的专业技能。在这个世界上,就算有专业技能,估计也没有施展的机会。更何况他现在只是一个十岁的孩童,肩不能抗手不能提,做苦力活的机会都没有。

薛皓苦思不得其解,最后想着干脆去外面看看,说不定会得到灵感。

今天不知道是什么日子,大街上行人很多。薛皓来到闹市区,这里尤为热闹。

道路两旁是各种小商小贩,旁边还有各式各样的店铺。

小商贩卖的都是糖人糖葫芦等零食,还有各种日用品。店铺看上去高档得多,除了他知道的酒楼布匹店等,还有武器店,还有名为“奇珍阁”这种不知道卖什么的店铺。

奇珍阁门口还站着两个迎宾侍者,看上去很不凡。

这还是薛皓穿越以来第一次来逛街,立即就被这热闹的场面吸引。其中很多东西稀奇古怪,都是他没见过的。

他边走边看,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出来的目的。薛皓走街串巷,不知怎么就拐进一条小巷里。

刚走两步,薛皓就闻到一股香味扑面而来。他仔细一看,道路两旁的店铺大门都没开,门两旁挂着粉红的灯笼,牌匾上写着几个大字:怡红楼。

薛皓这才意识到自己走到了红灯区,此时还是大白天,难怪大多数店都没开门。薛皓不敢多留,连忙离开。

不知不觉,时间已过晌午,薛皓肚子咕咕叫起来。薛皓这才想起来自己出门是想办法赚钱的。

莫非我真的要去酒楼当店小二?薛皓这样想着,犹豫起来。店小二,在他眼中也就是饭店服务员,不过仔细一想,服务员好像也没什么,虽然辛苦,但能赚到一点钱。

薛皓看到一家酒楼,这酒楼很气派,客人进进出出,生意很好。

他走过去,准备去询问一下是否招店小二。结果还没进门,薛皓就被门口的侍者拦下来:“喂,小乞丐,一边去!”

小乞丐?薛皓低头看了看自己,破旧的衣服满是补丁,鞋子上还破了一个洞。虽然不算是乞丐,可和气派的大酒楼一比,确实格格不入。

薛皓来到另一家酒楼,这家酒楼虽然没有拦住他不让进,可听到他要当店小二,一口回绝。接连几家酒楼都是如此,整条街的酒楼都问了个遍。除了一个好心的掌柜看他年幼给了他一只白面馒头外,他一无所获。

薛皓一口咬下去,三两口将馒头吞进肚子里:“嗯,真香!”说完这句话,薛皓一愣,心里暗道:他喵的,什么时候一只馒头都能满足我了!

这时,薛皓听到路口传来声音:“大家快来看,上好的皮鞋皮靴,便宜卖啦!”

李田是山里的猎户,上好的皮毛都卖给了商人,剩下些细碎的皮子,不好做成衣服的,都让自己的婆娘做成了皮鞋和皮靴。

本来李田想趁着今天城里人多,将这些皮货都卖掉,没想到大半天时间过去,只卖出去两双。看着这数十双鞋,他一阵头大,这得卖到什么时候。

“大家快来看看,上好的……咳咳。”喊了一上午,李田的嗓子都喊哑了。这样吆喝下去不是办法,可是不吆喝,一个人都没有。

李田看到一个人径直向他走来,他正想招呼客人,却发现是个十岁左右的小毛孩。看着那小毛孩的手在一双皮靴上摸来摸去,李田一阵心疼,这要是摸脏了就不好卖了。

李田很想出声制止,可是看到那小孩眼神中的喜欢,他怎么也说不出口。算了,他想摸就摸吧,反正又摸不坏。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