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魂法圣》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万魂法圣

万魂法圣

编辑:互言书 2019-07-04 19:35:59

万魂法圣

《万魂法圣》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万魂法圣 即可阅读全文

《万魂法圣》小说简介

万魂法圣是由互言书书写的一部玄幻,被称为“浩法郡国第一天才”的柳飞飏在毕业考中意外折戟,身负重伤,法力尽失。就在所有人以为他将从此一蹶不振时,他却在探寻真相的途中发现了一条与他人截然不同的修法之路。

精彩章节试读:

那一日,法斗台上,凝霜雪一袭白衣,柳眉微蹙,一柄法力凝聚而成的冰霜之剑隐隐散发着寒光。

“柳师兄,请赐教。”

柳飞飏不答,做了个“请”的手势。

凝霜雪一跃而起,手中剑猛然刺向了他的胸口。

柳飞飏微微一笑。

这一剑,当真是刚猛至极,全然不像一个少女使出的招数。只是,这一招毫无技巧可言,而且法力也不足,根本无法伤他分毫。

他正这样想着,却蓦地感觉到了不对。

护体法盾竟然如遇火之冰,瞬间消融,脚下却如同生了根,无法移动半分。

冰霜之剑,破体而入,从背后刺出。

剧烈的疼痛令柳飞飏转瞬间便失去了意识。

他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中,凝霜雪双目圆睁,难以置信地看向他。几名长老飞身上台,七手八脚地将他扶住。

“不好,必须立刻施救!”一名长须老者喊道。

话音未落,另一名长老的双掌已贴上了他的后心,法力流动,流血瞬间止住。

但还是晚了。

柳飞飏的性命倒是保了下来,只是一身修为散尽,法力全失,从此形同废人。

那是三个多月前的事。在那之后,他已在这小屋里躺了整整九十天,只在最近三天才能勉强下地行走。

他尝试着运转法力,但无论他怎么努力,法力却始终无法凝出半分,就连最最基本的萤火术都施放不出来,就像他从未修习过法术一般。

柳飞飏右手握拳,一拳砸在了自己的腿上。但这一拳,却软绵绵的,没有半分力度。

这里是柳飞飏的故乡苍旗镇,并非他修习法术的王城。由于他在毕业考中身负重伤,最终是被抬回了家。

看到这一幕,有的人扼腕叹息,有的人幸灾乐祸,也有的人觉得柳飞飏给苍旗镇抹了黑,满心怨怒。

这时,一对中年夫妇推门而入。

“飞飏,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

“爹,娘……”

柳飞飏轻轻垂下眼帘,低头不再言语。

母亲说道:“唉,飞飏,你也别太难过了。当时的伤势,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又怎能奢求其它呢?”

门外,阳光明媚,但柳飞飏一家人的心中却是阴霾阵阵。

见父母皆是满面忧苦,柳飞飏挤出了一个笑容,道:“爹,娘,你们也不用担心。我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很多,相信很快就能够恢复修为。今日天气晴好,我想出去走走。”

“飞飏,你真的要出去吗?”母亲担忧地说。

“娘,您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那……好吧,不过别在外面太长时间,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

“嗯,不会太久的。”

柳飞飏对母亲微微笑了一下,向大门外走去。

刚出大门没多久,就见身边接连跑过了好几个人,一边跑一边喊道:“有美女!快过去看看!”

“听说是个绝色美人,用倾国倾城来形容都不够。这样的美女,别说是咱们苍旗镇,就是整个天下都难找,看一眼都不知道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快,咱们快点去看看!”

“对,听说她就在清涟湖边,我们快走!”

几名男子一边说着,一边向清涟湖的方向快步跑去,生怕自己跑得慢了错过一睹美女芳容的机会。

柳飞飏身为修法之人,如今法力全失,烦闷还来不及,对美女并没有什么兴趣,于是依旧慢慢地走。他所行的方向与刚刚的几个人相同,只是一个巧合。

正在不急不缓地走,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粗鲁的大喝。

“让开!都让开!”

紧接着,柳飞飏便听到一阵喧闹声。有人倒地,路边的摊位也被人掀翻。

柳飞飏转头看去,只见九名男子气势汹汹地走来,为首的一人正是苍旗镇镇守的儿子齐健豪。此人是一名内力颇为深厚的修武者,再加上身份特殊,一向是鱼肉乡里、无恶不作。

他的身后跟着八名亲信喽啰,正在大声嚷着开路。这一行人所到之处,可说是鸡飞狗跳,混乱不堪。

只是看了这么一眼的工夫,那九个人就走了过来。

见柳飞飏站在路边不动,其中一个喽啰立刻目露凶光,伸出一只胳膊向他猛力一推,想要把他推飞出去。

他的动作早就被柳飞飏看在眼里。

柳飞飏虽然已经法力全失,但反应仍是极为迅速,略微一挪,便躲开了那喽啰的动作。

“嗯?”那喽啰颇为诧异,忍不住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那齐健豪也算得上是耳聪目明,立刻停下脚步,双眉紧皱,大声说道:“刘三,怎么回事?”

喽啰听到主子问话,立刻高声道:“我刚才为您开路,就推了他一下。可没想到,他居然敢躲。”

“敢躲?哼哼!”齐健豪冷笑两声,说道,“我看这病怏怏的小子,是活腻了!”

说完,他的一只手就伸向了柳飞飏的肩头。

柳飞飏依旧是神态自若,丝毫没有把齐健豪放在眼里,继续不急不缓地走。

就在齐健豪的手眼看就要抓到柳飞飏的右肩时,又有三名男子从街道另一边跑过,一边跑一边大声道:“哎呀,我们得快点,听说那绝色美女好像是要离开,我们再不快点就真看不到了!”

听到这句话,齐健豪的动作缓了缓。

他此次匆忙赶路,就是为了一睹美女芳容。若是那美女走了,他就会扑个空。

“哼!一会儿再收拾你!”齐健豪恶狠狠地说。

在这苍旗镇,他齐健豪就是霸王,任何人惹了他,都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齐健豪手下喽啰为数众多,他根本不怕柳飞飏跑了,于是不再看他,大步流星地向着清涟湖的方向赶去。

远远地看到一道绝美的身影依旧停在湖边,齐健豪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前方,一个身穿大红色轻纱长裙的女子正静静地坐在一方石凳上,双眸望向湖心的莲叶。

但见她肤若凝脂,颈如蝤蛴,眉眼红唇无一处不美到极致。她的双眸没有看向任何人,但却让人在瞬间感到窒息,美艳不可方物,宛若画中人。

周围已经聚集了两百多人,但却没有一个人敢走过去与她交谈,只是躲在一旁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看到那些人的模样,齐健豪邪笑了一下。

刘三横看到那女子,立刻吞了口口水,然后谄媚地道:“少爷,您看,那绝色美女孤身一人来到我们苍旗镇,显然是要向少爷您投怀送抱。天下人谁不知道,少爷您就是苍旗镇的头号人物,这美女,怕是也想当个少奶奶。”

齐健豪轻咳了两声,凑到红衣女子身边,作了个揖,道:“鄙人乃是苍旗镇镇守之子,算得上是一方人杰,不知姑娘可否赏脸,与鄙人一叙?”

他自以为相貌堂堂玉树临风,再加上在这镇上身份显贵,这红衣女子必然会高看他几眼。

可没想到,一番话说出去,却连个回眸都未赚到,仿佛他根本就没有说过话一般。

他一愣,又道:“鄙人齐健豪,敢问姑娘芳名?”

红衣女子依旧不为所动,将齐健豪当成了空气。

几百人看着这一幕,齐健豪顿时脸涨成了猪肝色。

他何时吃过这种瘪?顿时怒火直冒,颈部的青筋都蹦了出来。

柳飞飏此刻也来到了湖边。在看到那个女子的一瞬间,纵然柳飞飏心中只有修法,也不禁感到一阵惊艳,心中暗道,好美的女子。

不过,柳飞飏也只不过在心里暗暗惊叹了一下,之后便继续思考自己的伤势。

那红衣女子转过头,看向了柳飞飏,突然开口说道:“这位公子,可否帮小女子一个忙?”

(本书已签约,更新稳定,请大家放心收藏!感谢大家的支持!)

这绝色女子一开口,围观者们顿时又是一阵眩晕。那女子的声音也如她的外表一般媚人入骨,似乎她就是为一个媚字而存在一般。

不过,众人很快反应过来,这绝色美人竟是在和柳飞飏说话,顿时,强烈的嫉妒如同有形的云雾般在湖边漫延开,所有人都对着柳飞飏怒目而视,眼中快要喷出火来。

齐健豪更是惊得目瞪口呆,他完全没有料到,对自己不理不睬的美女,竟然主动对柳飞飏讲话,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不过,在绝色美女面前,齐健豪忍住了怒火,并未发作。

柳飞飏有些诧异,但见她的视线的确是落在自己身上,于是说道:“请问姑娘需要在下做什么?”

红衣女子抬起左臂,柳飞飏这才看到她的怀中竟抱着一个小小的铁笼,里面有一只小型的妖兽,看上去似是一只银豹,正在笼中翻转腾挪,不住地折腾。

“这只雪云豹,是家兄最喜爱的战宠。我小心地将它关在笼中,但是,笼锁的钥匙被我不小心丢在了湖心的莲叶上,不知公子可否帮我取来?”

说完,红衣女子抬首望向柳飞飏,眼中带着几许期盼的神色。

柳飞飏一愣,不禁苦笑。

若是以前,不要说一个清涟湖,就是汪洋大海,他也是如履平地。但是,现在……

突然,柳飞飏面上显出了一丝惊讶。

只见一丝丝冰雾从那绝美的女子指尖凝出,飘向清涟湖。转瞬之间,如寒冬降临,湖水尽数结冰。

柳飞飏看了一眼那位红衣女子,随后迈步向湖心走去,很快便将莲叶上一枚小巧精致的银质钥匙取了回来。

周围的人们都倒吸了一口气,感到无比的痛苦。齐健豪更是双拳紧握,双眼喷火,若不是那绝色美人仍在湖边,恐怕他早已发作。

红衣女子接过钥匙,微微笑了一下,又低下头,轻轻地抚着铁笼,说道:“雪云豹战力极强,足以成为九阶法师的战宠,但它如今被关在笼子里,力量也被封印,无论它如何用力,也逃不出这个牢笼。但是,对于外面的人来说,只要用这把钥匙轻轻转动,就可以轻松地帮它逃离出来。”

听着她的话,柳飞飏突然心念一动,不禁想起了自己的伤势。

他自受伤以来不知尝试过多少次,但无论如何他也凝聚不出半点法力,所以他才认为自己是法力尽失。

但是,如果不是这样呢?如果他的法力不是消失了,而是如同这只雪云豹一样只是被封印了呢?

那么,只要找到钥匙,是不是可以借助外力,将法力释放出来?

柳飞飏正在思索,红衣女子抬起头,说道:“公子帮了我一个忙,我不知该如何感谢。不如这样,我把这个玉盒赠送与你,算是谢礼。”

柳飞飏正要推辞,突然看到玉盒上发出了一丝奇异的光芒,于是谢了一声,伸手接过。

待他再次抬头看去时,那女子只剩一道红色的残影,而后便消失不见。

柳飞飏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这女子有如此修为,又何必求助于他?

正在疑惑间,只觉得眼前场景变幻,竟然回到了家中。

齐健豪气急败坏,感觉刚刚的一切对他来说根本就是奇耻大辱,怒火自然也就倾泻到了柳飞飏的身上。

本想趁着那位绝色美女离开,立刻去抓住柳飞飏好好地打一顿,却没想到自己一时眼花,那病怏怏的小子竟然不见了。

失去柳飞飏踪迹的齐健豪怒火冲天。他狂怒地吼道:“再让我看见那个小子,我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回到家中,柳飞飏便立刻将那只玉盒的盖子轻轻地掀开,只见里面有一张纸,还有一团似有若无的灰色雾气。那雾气虽是气态,却凝而不散,隐隐发出淡淡的光芒,看起来颇为奇妙。

他先是将那张纸拿了起来,展开看去,只见上面写着:小女子幽惑,感谢公子相助。

“幽惑……”柳飞飏喃喃地道。

他突然想起,自己好像在刚才悟到了一些什么。

柳飞飏虽然法力尽失,但在浩法学院修习十年,博闻强识,辨识力亦仍在。他看出,那团灰色雾气包含有浓重的死亡气息,但却并不危险。

他突然想,刚刚那红衣女子幽惑,绝对不可能是偶然间来到清涟湖,更不可能是无法取回钥匙才找他帮忙,这其中,必定有着什么隐秘。只是,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回忆着幽惑的话,柳飞飏的疑惑愈来愈浓。

封印……钥匙……

柳飞飏突然心一横,双手缓缓移近玉盒中的灰色雾气,将其托起。

“我是一个修法者,如今法力全失,已同死了没什么区别。不如大胆尝试,说不定反而绝境逢生!”

灰色雾气被他托到了丹田处。他的双掌尝试运转法力,雾气便缓缓地旋转起来,宛如活了过来一般。柳飞飏双目紧闭,开始呼吸吐纳,用最基本的修法方式去尝试吸收那团雾气。

两柱香的工夫过后,灰色雾气被他全部吸收。而此刻的柳飞飏,竟产生了一丝奇怪的感觉,仿佛他的体内本就有一座世界,只是大门早被封死,如今灰色雾气透过大门间的缝隙渗入,将门冲开了一些,原本站在门外的他,才得以一窥其中的美景。

当然,这也只是一种感觉罢了。

柳飞飏下意识地抬起右手,掌心向上,尝试凝聚法力。

很快,他的中指指尖上,竟隐隐出现了一点微芒。

萤火术,基础法术,无攻击力,其作用主要为测试法域的宽广度和法力的强度。

修法者的法域相当于武者的气池。法域越宽广,则凝出的萤火越多;法力越强,则萤火越明亮。

这三个月来,柳飞飏无数次尝试施放萤火术,但却从未凝出哪怕一个光点。如今,指尖上竟出现了一点萤光,柳飞飏顿时感到心脏被无形的力量攫住。

他屏气凝神,继续凝聚法力。

指尖上的微芒愈来愈亮,很快变得如同黄豆大小,随后脱离了他的手指。紧接着,是第二点萤火,第三点萤火……

柳飞飏看着那些萤火,目瞪口呆。

约有三十点萤火在空中飘动游移,直让人怀疑自己置身幻境。要知道,在受伤之前,他最多也只能够凝聚出五十点萤火。如今,借助那团灰色雾气,竟然将法力恢复了一半以上,这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他心念一动,暗想,若是能找到更多的灰色雾气,是不是自己的修为还能够继续恢复?

只是,柳飞飏却隐约感觉到,如今的法力,似乎和自己这些年修炼出的法力有所不同。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