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主天魔》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剑主天魔

剑主天魔

编辑:狮子山头 2019-07-04 14:10:14

剑主天魔

《剑主天魔》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剑主天魔 即可阅读全文

《剑主天魔》小说简介

剑主天魔是由狮子山头书写的一部玄幻,重生为海岸帮派的一个小头目,等待着他的,是人心鬼蜮难测的乱世。而他所能依靠的,是脑海里的一道蓝光。异能推演,遍解剑道。血肉之躯,独败天魔。

精彩章节试读:

周游的大脑一片昏暗,好像漂浮在阴沉的海面上,四周暗流涌动。

旁边则是嘈杂的吵闹声,一群人在东一句西一句的议论着某个人的生死。

“我打赌,他一定醒不过来了。十两银子,赌不赌?”

“十两银子?周副堂主要是醒来后,知道他的命才值十两银子,他可能会再被气死过去。”

“没关系,他肯定醒不过来了。连喝十三坛酒,醉了三天三夜……能醒过来就有鬼了!那两个混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家伙如果醒不来,我让他们一并去陪葬!”

咳……

周游猛地抬头,大口的呼吸,他闻到自己满嘴的酒味,伴随的是头疼欲裂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宿醉,也可能是因为凌乱的记忆纷至沓来,他的脑子一时填充不下。脑海一角好像嘶嘶闪着蓝光,即将爆炸一样。

他模糊的意识到,他们谈论的,正是自己。

“周副堂主,周副堂主——”

“终于醒了……嘿嘿!”

周游艰难的睁开眼睛,面前是一群衣着古朴粗粝的猛汉,喜笑颜开的围着他。他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光滑的旧式长衫,迅速整理了脑海中前世今生的记忆。

为何会在这里?明明前一刻,他还是一个业余棋手,还在互联网围棋峰会的观众席上。那时人工智能软件阿尔法狗,零封了人类最顶级围棋选手之后,即潇洒宣布退役。

正是在那一刻,周游在坐席上,忽然有种触电感。

滋……

昏死过去的一刻,他听到那个世界上最后传来的声音。

“本次围棋赛事,是阿尔法智能软件参加的最后一次对弈比赛。这一版本的阿尔法狗正式退役,新一代的阿尔法智能软件,将快速升级,投身于其他领域……”

脑中迅速闪回着这些不成片段的回忆,穿插着这具身体新的记忆……

在愣了许久之后,他终于确认自己在一场变故中,重生到一个濒临死亡的醉鬼身上,活在了一个全新世界里。

一个不同于任何朝代的古代世界。

这个醉鬼也叫周游,是海沙帮的副堂主。他迅速的记起,这里是北滨城。城里有八帮四会,海沙帮只是极普通的一个小派别。

“周副堂主……您可终于醒了!”一个圆脸的汉子笑开了花。

“还副堂主!现在应该叫堂主,兼代理帮主!我们都商议好了。”一个枯瘦的中年人眯着眼睛斥道,跟着向后挥手:“还不拜见帮主!”

“拜见帮主!”场下哗啦啦拜倒一片,总有一两百人。

周游这才发现,自己半躺在蒙着鲨鱼皮的阔大交椅上,手扶着巨鲸牙齿雕刻的扶手。他不但记得这座椅的材质,还记得面前这个枯瘦的中年人。

这人叫石海玄,是海沙帮多年来的护法,总是一脸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周游一时有些懵,索性斜睨着这群纳头拜下的人,沉声道:“不用多礼,起来吧。”

石海玄呼地起身,抱拳道:“自今日起,帮主有何号令,属下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底下一片人跟着山呼:“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周游用手指摁了摁鲸牙扶手锋利的边缘,尖锐的痛感传了过来。这让他有种真切的感觉。

“不用赴汤蹈火。”他疲倦的挥了挥手,下达了成为帮主后第一个命令:“来碗鲜鱼醒酒汤。”

……

海沙帮凭湖靠海,鲜鱼味美汤浓,周游在起居室喝了两大碗之后,卧倒在床榻上休息了好半天,终于想明白问题出在哪里。

他绝不可能是帮主。

周游只是一个纨绔子弟,腰间这一把长剑不过是个装饰品而已。连他这个副堂主的位子,也是他老爹周文福花巨资买来的。

那还是为了照顾周府的生意,免得被这沿海各派的人盯上,才花大价钱割肉,买个象征性的位置,逼迫着儿子去做副堂主。

总之周游绝无志向做什么帮主,也绝无机会成为帮主。

况且海沙帮帮主半年前忽然失踪,帮主之位一直空缺。要继任帮主,至少得是堂主才行。而周游此前不过是个副堂主,像他这样的副堂主,至少还有十个。

何况他还这么年轻,又是一个十足的混蛋败家子。姓周,名游,字无定。从名字就能看出他有多浪荡了。

北滨城有四个混蛋败家子,号称“游手好闲”。分别是:周游、廖应手,陈好,史闲。

周游排第一,可见他绝非浪得虚名。

像他这么一个草包副堂主,仅仅在一场酒醉之后,一跃成为堂主,再继任帮主。在他看来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是他这场酒还没醒,要么是此中必有阴谋。

想到这里他的头更是疼的要炸开,脑海一角的蓝光忽隐忽现,闪烁个不停。

周游意识到,这几天的昏迷沉睡中,他一直能感觉到那里闪烁的蓝光。

他凝神细看,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脑海中那一角落,赫然发现那里居然出现了一个虚拟的蓝框显示屏,上面显示着一串细小的字符:欢迎使用新版智能推演升级软件。

智能推演升级?还是汉化版?没道理啊……

周游不禁想起自己生前触电时,听到的地球上最后一句背景声:“这一版本的阿尔法狗正式退役,新一代的阿尔法狗将快速升级,投身于其他领域……”

不会真有个什么推演升级软件,跑到我脑子里去了吧?

先是莫名其妙的成了另一个人,然后脑子里又闪闪发蓝光,接着还有虚拟显示面板……周游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症状。

不过他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管他什么情况先进去看看再说。心随意动,脑海里的虚拟显示屏即被他点开,显示了一排数据:

玉梭剑法。等级:入门。

这绝不是幻觉,因为在这一世的记忆中,他确实会玉梭剑法,而且只会这一套剑法。

周游年幼时嚷嚷着要学剑,老爹就花钱买了几本秘籍剑谱,雇佣了武师专门教他。

北滨城临海,剑法招式也带着海风咸味。什么飞鱼剑法,玉梭剑法,秋刀回翔十八式,金枪连环三十六手……想必是在海上猎杀秋刀鱼、抓捕金枪鱼的好手所创。

周游被这些数字所震慑,就挑了名字最简单的玉梭剑法来学。他料定这套剑法名字秀气,一定可以要求女师傅来教。

果然那一脸横肉的壮汉武师,见周游顽劣不堪,就对周文福老爷子说:

“这套玉梭剑法,是一位隐居海边的侠女前辈所创。她在休渔期时,看到渔民晒网补网的过程中,玉梭翻转,机巧灵动,所以独创了此套剑法。贵府公子机敏神秀,也确实只有女师傅可以教,恰好我有一个师妹……”

师妹果然被请来了,不过只教了周游几天,就找不到周游人影了。

“我有那么可怕么?难道是因为我长的像我师兄么?”师妹虎吼一声,一拳打倒旁边的一颗榕树。

所以周游的玉梭剑法永久的停留在入门,脑海中这个显示屏说的没错。

周游注意到屏幕中央有一个按钮选项:推演升级。

还可以升级?周游毫不犹豫的点了下去,脑海里的蓝光显示:推演升级中。

此时周游脑子忽地轰然作响,脑海中涌现出无数的剑招,剑路纵横,赫然正是那玉梭剑法起式。

渐渐的剑路变化繁复,剑招也越来越快,如同无数个电影剪辑一样纷纷闪过……

周游感到头越来越疼,终于大吼一声,昏死过去。

再醒来时已是晚上,左右两侧围满了帮中副堂主以上的高层和前辈,此外居然还有两个侍女。

众人一个个紧张的看着周游,生怕他再度昏迷过去。尤其是护法石海玄,关切之意不下于他老爹。

“没事了,各自散了吧,我要休息了。”周游挥了挥手,屏退众人。

这帮前辈堂主暗自心惊:“这小子从前出了帮会花天酒地,回了帮会唯唯诺诺。怎么现在才当上帮主,就敢突然一句话清退老人,半点尊敬也无。怕是醒酒汤还没喝好。”

众人散后,石海玄依然在一旁脸上挂着微笑,似乎要说什么。

“你有事么?没事也回去吧。”周游拍了拍疼痛的后脑勺,他实在想集中精力,去看看脑海那一角发生了什么。

“属下担心帮主身体……”石海玄表情不变,依然皮笑肉不笑。

“不用担心,我很好。”

“那么,属下告退。”

石海玄起身,转过脸去,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周游看着两个侍女仍然立在床边,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奴婢侍奉帮主沐浴更衣……”

两侍女温婉的躬下身体,低头说道。

“不用了。”周游挥了挥手。他此刻头疼欲裂,实在没有心情。

“不沐浴了?那奴婢直接来暖床?”两人怯怯的问。

周游发现她们误会了,于是平静地说:“不用暖了,我一直躺在床上。你们退下吧。”

“遵命。”两人躬身,低头缓缓退至门口,转身出去。

一出门,两个侍女一边庆幸今晚终得安宁,一边安慰自己,这个新任帮主看不上她们,一定是因为他在外面花天酒地伤了身体,才这样道貌岸然。

周游则躺在床上默想:“暖床?没想到帮主还有这个福利……不过帮主这位子可不是那么好暖的。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暖热,就被切掉脑瓜子。”

他已经隐隐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实际上,从这两次昏死醒来前听到的只言片语,他模糊的感觉,似乎有一个阴谋正等着他。

如果有一天走在路上,天上忽然掉个馅饼下来。他只希望最好的情况是,这馅饼里面藏的是狗屎,而不是炸弹。

这群人可不是什么好人。不管什么阴谋,自己先要变强才行。周游暗自想道。

他迅速凝聚注意力,调出脑海中的虚拟面板,上面显示着:玉梭剑法,等级:五层。

五层?升级成功了?难以置信!

周游迅速的整理了一下思绪,果然脑海中,剑路走势纷繁陈列,了然于胸。

在他印象中,玉梭剑法应该是很寻常的大路货。尽管他年幼学剑时,那个武师吹嘘什么隐居前辈独创此招……

不过他相信,老爹这个土财主,随随便便请来一个教小孩子的武师,剑法不可能有多高明。

所以他还是被现在这脑海中,如此纷繁复杂的剑招走势给吓到了。诸多的角度,数不清的剑路趋势……像一个流动的电路图一样绘制在脑海中。

幸好这些招式走向,真像电流一样,可以迅捷无比的在脑海中随着意识反应而极速流动。

唯一的问题是,玉梭剑法,等级五层……这么一套普通的剑法,五层是个什么水平?

他迫不及待的想叫来一个属下,来试试自己的剑法。

不过这么晚了……随便叫来一个小卒,估计对方因为顾忌自己的帮主身份,不敢尽全力对打。

要是叫来一个高层前辈……周游忽然想起石海玄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心里一阵厌恶。

这个石海玄……周游忽然记起,在他的这一世,在很小的时候就见过他。

那时候周游的老爹周文福,做了几年的海货倒卖运输生意,刚刚发家致富,成为北滨城新晋的暴发户。

然后就被这沿海的八帮四会盯上了。

接着是时不时的货源被抢,或者途中被劫,或者原材料被倾倒入海中……当然这些是周游长大后听老爹回忆的。

那时候他还是只是个孩童,忽然有一天有客人上门,他被老爹屏退到小房间堆积木玩去了。

周游见如此神秘的客人来访,自然不会错过。他从小房间缓缓堆积木,一路堆到客厅门外,悄悄从门缝处往里看。

然后他就看到那个石海玄。那时他也是一脸老相,同样的皮笑肉不笑,缓缓的把一方盒子推到老爹面前。

“请看。”

石海玄做了个请的手势,盒盖和盒身忽然爆裂开来。

“啊——”的一声尖叫,周游在门外惊呼一声,所幸老爹在门内同一时刻也惊呼一声,盖住了他的声音。

因为这盒子爆裂后,现出一颗头颅在桌上。

从周游的角度看去,只能看的出这颗头颅鬓角凌乱,颈部血污,看不到真面目,但也足够吓人。

周文福的位置显然正脸对着这颗头颅,他惊吓良久,才张口结舌:“谢……谢谢,谢谢!”

石海玄微笑的伸出五根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

“五十两?”周文福小心翼翼的问道。

石海玄微笑的摇了摇头。

“五……五百两?”周文福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的问。

石海玄微笑的摇了摇头。

周文福低头看了看那颗血污的头颅,又斜眼看了看那爆裂的盒子,终于闭上了眼睛,咬牙道:“五千两……好吧!”

石海玄满意的点了点头:“不用急。”

周游长大后回想起来,那个人头应该是某个强盗头子的。

不过也可能是随便杀了个人冒充的,谁知道呢。

周游老爹曾打算花钱买一批高手护卫,不过总是心疼钱而舍不得,他这种土财主总是很小气。

再说那时不时的货源被劫,像蚂蚁咬人一样,虽然恼人,但大体上总可以承受。

后来他知道了,被蚂蚁咬久了,走了味儿,老虎狮子都会过来了。

周文福一度想过要请人对付石海玄,或者报官……不过后来一想,请谁不是请呢。报官的话,那帮衙役可能先要把自己给修理一顿。

而且这石海玄虽然狮子大开口,但周家生意此后多年平平安安,这钱倒也花的值得。

没想到区区海沙帮护法,居然如此管用。所以周文福又花了一笔巨资,把周游塞到海沙帮炼武堂副堂主的位置。

所以石海玄这个人,周游现在还不想惊动他。尤其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真是渗人。

至于他为什么扶持自己当帮主……周游脑子有些隐隐作痛。

他决定先想清楚自己喝酒之前的事情。

周游忽然灵光乍现,猛地想起酒醉前的场景。他终于记起这场要人命的酒局,是哪两个混蛋请的了。

他还记起自己喝倒之后,模模糊糊的听着他们围绕着自己交谈:

“这药效果还行吧?这么多坛酒,终于放倒了他……”

“小声点!十三坛……药都不够放了啊。”

“怕什么?喝了这药,要么醒来是个白痴,要么就醒不过来……”

“不会死了吧?死了就不好交待了……”

廖应手和史闲!

正是“游手好闲”中的这两位混蛋。

北滨城如果有混蛋排位赛的话,这两个人可列前十。

这意思是他们不但很混蛋,还很能打。

如果不论战力,单论混蛋指数的话,周游躺着也能混进前十。

不过周游不能打,他腰间的一柄长剑,只是用来挠痒痒的。

不是给自己,而是给姑娘挠痒痒。

廖应手和史闲不同,他们可是见过血杀过人的。

一个位居巨鲸帮副堂主,一个位居苍鲛帮副堂主。虽然同样挂的是闲职,不过身上功夫比周游要强多了。在同辈人中也是翘楚。

现在不一样了,周游不但成了海沙帮帮主,腰间长剑也不再是摆设。

周游想要立刻赶到这两个混蛋面前,来试一试玉梭剑法五层是个什么水平。

万一还是打不过他们呢?周游心里隐隐有底,他觉得这两个混蛋不过是两个棋子,他们是害怕他死掉的。

包括海沙帮这群人,看见他醒过来像见到老爹一样开心……更何况他现在是帮主。

所以他立刻带上剑,准备去找这两个混蛋。

要找到史闲并不容易。

因为史闲很闲,他好像比别人多出了一倍的时间。他一天有二十四个时辰。

这意味着你可以在任何地方看到他。

酒馆里,花店里,虫鸟市场,海钓小舟上,游轮巨艇里……

他是个好搭子:牌搭子,茶搭子,甚至是钓鱼搭子……

要找到他不是很容易,不过他最近总是和廖应手搭在一起。

要找到廖应手就很容易了。

因为他有一双洁白如玉的手。

人的手可以做很多事情,有些是必须要做的,比如吃饭,拿筷子夹菜,解裤子如厕,如厕完清理干净……

不过廖应手的手,不做这些事情。这些事情都有人替他做,他只需要张张嘴,弯弯腿就可以了。

他的手只做两件事情,摸牌,捏姑娘的手指。

并不是委婉的说法,而是确确实实的捏。被他捏过的姑娘,小拇指都一寸一寸被捏碎了。

有几个侍女还被他特意养好了,重新再慢慢捏碎。

而这些事情,只有天海楼侍奉的最好。

所以廖应手必然在天海楼。而史闲必然在他旁边当他的好搭子。

至于他们住在哪间房,周游闭着眼睛都能想到。

所以他立刻起身吩咐:“备马,天海楼。”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