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神煌》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万古神煌

万古神煌

编辑:巴骨龙 2019-06-22 22:18:27

万古神煌

《万古神煌》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万古神煌 即可阅读全文

《万古神煌》小说简介

万古神煌是由巴骨龙书写的一部玄幻,【玄幻爽文】武运苍穹下,武者称雄,修武、创武,皆可获天降武运。武者觉醒武运星辰,方为武运修者。以武运沟通武运星辰,炼化星辰之力,飞天遁地,万古称皇。破军帝朝,帝九子夜无殇于降生之夕,万千星辰争辉,灿如白昼。

精彩章节试读:

武运苍穹下,武者称雄,修武、创武,皆可获天降武运。武者觉醒武运星辰,方为武运修者。以武运沟通武运星辰,炼化星辰之力,飞天遁地,万古称皇。

……

破军帝朝,无极宗,藏峰。

天色微明,夜无殇就已经醒来,简单洗漱后便朝着藏经阁而去。

他是无极宗藏经阁小厮,负责藏经阁的整理打扫。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极宗已经招收了十几代弟子,而夜无殇始终在藏经阁打扫。

除却打扫的时间,夜无殇都会在藏经阁读书。

无极宗,为破军帝朝最强宗门,拥有破军帝朝最详尽的武学典籍。这些武学典籍,即便是无极宗弟子,想要阅读,也需要宗门贡献点。

但夜无殇不需要,他可以肆无忌惮地阅读这些武学典籍,甚至是那些非内门弟子不得传的武技功法。

只因夜无殇不能修行!

一身青色的杂役弟子的装束,一根拂尘,夜无殇很用心地打扫着藏经阁的典籍。他的目光专注,看着这些令无数修士向往典籍,表情很平静,如老僧般无欲无求。

半个时辰后,藏经阁大门开启。

藏经阁的镇守长老出现在夜无殇的面前,将一枚散发着清香的紫色药丸放在夜无殇的手上。

“小家伙,这是最后一颗,也是最后一天!”

镇守长老是一个面容肃穆的老者,不苟言笑。一身洗得发白的灰袍,如同一个严谨的老学究。唯有目光落在夜无殇身上的时候,才会有那么一丝的温度。

“我想再试一试!”

十二年!

夜无殇已经在无极宗藏经阁待了十二年。

他从六岁进入无极宗藏经阁,每日都会吃一粒紫色药丸,这是能让人精神保持旺盛的灵药。也是因为这药丸,夜无殇才能不间断地在藏经阁读书的原因。

“小家伙,希望你能成功吧!”

镇守长老叹息一声,慢慢转身,回去自己的位子。

夜无殇,破军帝朝,第九帝子。

降生之夜,群星璀璨,天降武运,觉醒武运星辰。然而,这一颗武运星辰闪烁不定,似乎距离这一片天地极为遥远。夜无殇身上凝聚的武运,恐一生都无法沟通他的武运星辰。

破军大帝找上无极圣域,夜无殇这才进入无极宗藏经阁成为打扫小厮。旨在求一线可能,自创一门星辰武学,引天降武运,借此引武运星辰共鸣。

可一个无法掌控星辰之力的人,要怎么才能自创星辰武学?

破军大帝与无极圣域的约定期限是十二年。

而今十二年即将过去,若夜无殇在今夜结束之前,还无法创出一门星辰武学,他这一生将注定无法沟通他的武运星辰。

觉醒武运星辰,却无法沟通,这就仿佛是一个亿万富豪,拥有无穷财富,却不能花用一分一厘。

吞下最后一颗紫色药丸,夜无殇没有继续在藏经阁看书,而是放下手中那柄用了十二年的拂尘,转身走出了藏经阁。

“唯一的路吗?”

自创星辰武学,即便是对星辰之力了若指掌的星辰修士,也很难做到。

夜无殇却连武者都算不上。

坐忘峰。

这里是无极宗惩治弟子的所在,孤寂的山峰,寒意透骨。

传闻中,坐忘峰乃是无极宗采天外寒星炼化而成,宗门犯错弟子犯有重罪,才会被罚坐忘峰思过。

彻骨星寒,非星辰之力不能抵御。

夜无殇来到无极宗一十二年,从未靠近过坐忘峰。

但今天,可能是他在无极宗的最后一天,夜无殇忽然心血来潮。或许,在这天外寒星所在之处,能让他对星辰之力有不一样的感觉。

寒意逼人,但夜无殇还能抵受。

“小夜子,你疯了!”

坐忘峰下,一着粉色衫裙的妙龄少女踏空而来,拦在夜无殇的身前。

“雪师姐?!”

夜无殇诧异地望着眼前的美丽少女,面上浮现一丝淡淡的自惭。

雪千灵,无极宗宗主雪凌霄的独女,是无极宗的小公主,更是真正的修行天才。雪千灵与夜无殇同年,在他踏入无极宗的那一年,六岁的雪千灵觉醒武运星辰冰幻,并在同时沟通冰幻寒星,成为名副其实的武运修士。

如今的雪千灵,已然引九重星华降临,铸就第一条星脉。

武运修者,沟通武运星辰,引星光降临,炼化一缕星光,即为星光修士;炼化九九八十一缕星光,方可接引星华降临,是为星华修士;九重星华,铸就星脉,方为铸脉境。

人身正经十二脉,奇经八脉。

铸脉境,便是要重铸这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

铸脉有成,方可开窍。

以星脉之星华,再造窍穴,三百六十一穴为根基。初步有成,是为星辰修士,可飞天遁地,武中称皇。

雪千灵,一十二年时间,踏足铸脉境,在破军帝朝,乃天骄修士。

相比之下,夜无殇算什么?

出生便觉醒武运星辰又如何?

“小夜子,你干嘛到这里来?坐忘峰的星寒,我都承受不住!”

雪千灵秀眉微嗔,有些恼怒夜无殇的不自爱,“是不是惹了陆长老生气?要不,我去帮你求求情?”

“雪师姐,我只是想来看看。明天,我可能就要离开无极宗啦,就这里还没看过,我可不想留下遗憾!”

夜无殇故作轻松地开口。

雪千灵蹙眉,道:“小夜子,你不会是发烧了吧?无极宗弟子,宁可一辈子都不来这里,你居然还怕留下遗憾?啊,对了,你为什么明天要离开?出什么事情了吗?”

“没什么,只是在这里待的时间太长了!”

夜无殇不知该如何解释。他的身份,在无极宗是个秘密。

“你别发傻,我去找父亲,你一定可以留下来的!”

雪千灵的身影踏空而去,瞬息远遁,奔向远处的一座悬空峰。

夜无殇望着远去的雪千灵,幽幽一叹。如他始终不能沟通武运星辰,那么,他们之间就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纵然他是破军帝朝的九皇子,这条鸿沟也是无法跨越的。

嘭!

夜无殇已然仰面跌倒,飞向坐忘峰。

“不识抬举,跟你说过很多次,不要靠近雪师妹,你当本少的话是耳边风吗?”

一道身影瞬息出现在夜无殇的视线中。

丁冷!

无极宗太上大长老的九世嫡孙,也是无极宗宗主雪凌霄的入室弟子,更是无极宗的内门大弟子,修行天才,比之雪千灵都不差多少。

二十岁的丁冷,已经铸就三条星脉,踏入铸脉境第二重天。

夜无殇望着鄙夷地看向自己的丁冷,忽然笑了!

他轻轻开口,虽然无法发出声音,但他相信,自己的意思,丁冷能看懂。

“我会后悔?”

看到夜无殇的嘴型,丁冷放声而笑,“本少是无极宗的未来宗主,你不过藏经阁的打扫小厮,你凭什么跟我斗?”

“以为你的小心思,本少看不懂?”

“说什么明天就要离开,不想留下遗憾?不就是想装深沉,吸引小师妹的注意吗?既然如此,那你就永远留在这里吧!”

“你不是想看看坐忘峰吗?那就看个仔细吧!”

丁冷再度挥手,一缕星华飞向坐忘峰。

天外寒星内的星辰之力被这一缕星华刺激,轰然爆发。

坠落坐忘峰上的夜无殇,瞬间被星辰寒冰笼罩,意识彻底陷入黑暗。

“蠢货,想跟本少争雪师妹,死,真是便宜了你!”

丁冷看着被星辰寒冰笼罩的夜无殇,转身踏空而去。

【新书上传,必须求收藏,求推荐!】

这就要死了吗?

夜无殇的意识在无尽黑暗中徘徊,他甚至都无法判断自己此刻究竟是什么心情。有解脱的释然,也有如此憋屈死去的不甘。

他是破军帝朝的帝九子,降生之时便觉醒武运星辰,他当是天之骄子。可如今,他只能如此憋屈的死去!

心中的情绪,在一瞬间爆发,没有释然,只有不甘!

“小子,你不甘心吗?”

“你真的不甘心吗?”

“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不甘心?”

浑浑噩噩中,有威严的声音在夜无殇的脑海中回荡,让他几乎完全沉沦在黑暗中的意识,慢慢醒来。

“是,我不甘心,我,夜无殇,不甘心!”

夜无殇愤怒咆哮。

他如何能甘心?他努力了十二年,却连一搏的机会都没有。在武运修士面前,他不堪一击。

“小子,想报仇吗?”

“想成为人上人吗?”

“想万古称皇吗?”

“想!”

夜无殇不知道自己在跟谁交谈,但他没打算隐瞒自己内心的最真实的想法。他渴望成为强者,渴望成为人上人,他不要再从别人的眼里看到怜悯,看到嘲讽,看到鄙夷。

“很好,老夫可以帮你!”

随着这一声话语,夜无殇意识所处的黑暗中出现了一点光亮,如漆黑夜里的一点繁星。虽然遥远,但却的的确确出现了一丝的光亮。

慢慢的,光亮越来越近,照亮了夜无殇的识海。

在这光亮之中,一个须发皆白的狰狞老者显化出来。

夜无殇却没来由地产生了恐惧,因为这光亮中的狰狞老者,并非一个完整的人,而只是一颗头颅。

他的脖颈处,似乎还在躺着殷红的鲜血,让人不寒而栗。

但仅仅是一刹那,夜无殇心中的惧意惶恐就散了去。

他为什么要怕?他都是要死的人了,还有什么可以怕的?

“很好,就是这种眼神,无所畏惧,睥睨一切!”这狰狞人头张嘴说话,声音带着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

“前辈,您为什么帮我?”

博览群书,夜无殇深刻地明白一个道理,天上不会掉馅饼。这人不会无缘无故地帮他,有所付出,总会想要回报。

“哈哈,聪明的小子,老夫越来越喜欢你了!”

狰狞人头张狂大笑,一双圆睁的双目,死死地盯着夜无殇,“帮你,就是帮老夫自己。”

“小子,老夫可以传授你噬星诀。拥有噬星诀,你便可不用沟通武运星辰,也能炼化星辰之力。届时,满天星辰,都可以作为你的武运星辰。如何?老夫这噬星诀,是不是很厉害,是不是很霸气?”

“前辈,真的有这样的功法吗?”

不用沟通武运星辰,也能引动星辰之力,炼化星辰之力,这样的功法若真的存在,岂不是说,人人皆可称为武运修士?

“当然有!”狰狞人头瞪眼望向夜无殇,“小子,天下没有免费的餐食。想要获得老夫的噬星诀,你得拿命来赌!”

“前辈请讲!”

夜无殇没有犹豫。

如今的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他剩下的,也只有这条命。而且,若是他不能醒来,这条命也没了。

“老夫会将噬星诀刻入你的识海。但在同时,老夫的部分意识也会随着噬星诀入你识海。你若能保持灵识不散,你还是你。你若不能抵挡老夫的意识冲击,那么,老夫便会取代你!”

“怎么样?要不要赌?”

“前辈如此坦诚,晚辈赌了!”

夜无殇不可能决绝对方的提议。他其实很清楚,若是这老者想要夺舍他,根本不需要跟他说这些。

“小子,你可千万要撑住。莫要浪费了老夫的一番心血!”

狰狞人头狂笑着,慢慢虚化,化作一道虚影,直冲夜无殇的意识而来。

刹那间,夜无殇感觉自己的意识要被撕裂一般。

无尽的信息疯狂涌入,充斥他的识海。

“小子,你一定要撑住!老夫可不没兴趣顶着你的臭皮囊活下去。撑住,若不然,老夫就把你变成白痴!”

老者的声音在夜无殇的识海中回响,每一个字,都如同雷鸣,震得夜无殇想要癫狂。

“我一定能撑住,我要成为人上人,我要成为武运修士!”

夜无殇在怒吼。

他不想被人取代,也不想成为白痴。

因为,不管是哪种情况,都意味着他会死去。

……

“真是一个有趣的小家伙,也只有这样的小家伙,才有资格成为老夫的分身!”

“对,就是这样,撑住,精神爆发!”

在夜无殇的识海之外,无尽的黑暗中,那尊跟夜无殇交谈的狰狞人头在起起浮浮,面上的表情,无比的狰狞。

……

无极宗,坐忘峰忽然爆发恐怖无边的寒气,如同寒潮,席卷无极宗四方。

寒气过处,一切都被冰封。

一个个被寒气波及的无极宗弟子化为冰雕,生机在瞬息之间被剥夺。

“发生了什么事情?”

雪凌霄冲出宗主悬峰,看到坐忘峰爆发的恐怖寒潮,面色大变。

“开星华大阵,封印坐忘峰!”

雪凌霄扬手,取出宗主令,引动无极宗的地下星脉,亿万星华冲霄而起。无极宗各峰峰主齐出,联手打出印诀,开启星华大阵,锁定坐忘峰。

星华闪耀,化作天地穹庐,将坐忘峰笼罩其下。

寒潮被隔绝,但被冰封的无极宗弟子,却没有了复生的可能。

“爹,小夜子呢?小夜子还在里面!”

雪千灵忽然冲到雪凌霄的面前,急切开口。

“晚了!”

雪凌霄自然也看到了坐忘峰上被冰封的夜无殇。

“爹,小夜子只是普通人,他怎么可能出现在坐忘峰上?他根本不可能抵挡坐忘峰的星寒,他是被人害死的!”

雪千灵看着位于坐忘峰半山腰的夜无殇的冰雕,忽然想到了什么。

雪凌霄面色一沉,怒道:“休要胡言!”

雪千灵不知夜无殇的身份,但雪凌霄知道。破军帝朝的第九帝子被人谋害于无极宗内,破军大帝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宗主,发生了何事?”

无极宗向来隐迹不出的太上长老们也被惊动,齐齐现身。

“还不清楚,坐忘峰忽然发生寒爆!”

“怎么可能?这坐忘峰的星寒已经被星阵压制,怎么可能发生寒爆?”

太上大长老丁琨眉头蹙紧,死死盯着下方的坐忘峰。

此刻的坐忘峰,在动,一颤一颤,就如人的心脏,在一下下跳动。而随着坐忘峰的跳动,星华大阵所化的天地穹庐隐隐要被撼动。

“宗主令,无极宗弟子,全部远离宗门百里之外!”

雪凌霄眼见星华大阵不稳,果断下令。一旦星华大阵的封印破开,那瞬间爆发的寒潮,只怕铸脉境之下的修士,无人能挡。

……

坐忘峰上,冰雕中的夜无殇,眼睫毛忽然轻轻抖了一下。

笼罩在他身外的寒冰,隐现一丝裂痕。

“前辈,大恩不言谢!”

噬星诀的传承终于结束,夜无殇的意识也从无尽的痛苦中解脱。他成功地撑了下来!

“小家伙,不用客气,老夫还要谢谢你呢!”

狰狞的人头再现,面上挂着阴恻恻的表情。

“前辈谢我什么?”

“谢谢你承载了噬星诀的一切,也谢谢你即将成为老夫的肉身啊!”

“什么?前辈,您不是——”

“愚蠢的小子,你当真以为噬星诀这等功法是那么容易到手的?这可是万古称皇的机缘,老夫为此被分尸封镇,你又凭什么能不劳而获?”

“现在,把一切都给老夫贡献出来吧!”狰狞人头张开大嘴,向着夜无殇的意识咬来。

“你休想——”夜无殇的意识怒吼,化作一把意识锋刃,斩向狰狞人头,“我的命由我自己掌控,不管你是谁,都别想夺舍我!”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