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西游当圣僧》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穿越西游当圣僧

穿越西游当圣僧

编辑:凡思者 2019-06-12 14:09:50

穿越西游当圣僧

《穿越西游当圣僧》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穿越西游当圣僧 即可阅读全文

《穿越西游当圣僧》小说简介

穿越西游当圣僧是由凡思者书写的一部玄幻,穿越成圣僧的凡思无意间毁了十万年前的封魔榜,引发了一场天地浩劫。自混沌起,终于混沌!

精彩章节试读:

贞观元年春,距离玄武门事变刚刚过去半年,京城空气中的血腥味还未散尽,隋末大乱导致的全国饥荒依旧横行天下,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长安城西门外十里长亭中,依然可以隐约听见京城中百姓燃放的炮竹声,声音幽幽连绵不绝,在这惨冷的冬季清晨给人带来一种希望的感觉。

十里长亭旁的空地上摆着一张贡桌,贡品极为考究,可谓奢侈至极,即便是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的时期也是不易凑齐,可见供桌前跪拜着的二人身份尊贵。

三叩首礼成,唐太宗李世民手捧三根高香心中默默祈祷,希望这主动请缨西取真经的和尚能够带来好的治国工具。

在李世民看来,现行的国教—道教并不适合目前的国情,他需要引入一种新的宗教,让这些年经历了隋末大乱和皇族争权的百姓嗜杀成性的心境平息下来。

所谓道修今生,佛修来世,若有来世,这世还闹腾什么?

李世民是在这个和尚第三次进宫求见时才应允了他西取真经的请求,在此之前他一直没有想通一个道理,那就是宗教是宗教,国政是国政,二者颇有点油水难容的尴尬,这个问题需要解决,启发他的就是这个和尚。

和尚当时说:“吾皇,贫僧西取真经并非想与国教一争高低,全是为了百姓着想,可谓普度众生。”

“更是为皇帝陛下着想,水亦能覆舟!”

“若百姓只修今生,各个好勇斗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利于吾皇千秋万载之伟业。”

“贫僧西行将取回三宝,一为真经供万众修行,二为佛光舍利供万众顶礼膜拜,三为一颗真心以表佛门对人皇的辅佐之意。”

加上静安寺关嬕英那个师太的鼓动,李世民终于是恩准了圣意。

而此刻手捧着三根高香三拜起身的唐玄奘突然后悔了,因为他被魂穿了,穿越而来的是一个因车祸而死的全职大学生,今年二十岁的凡思。

凡思反应很快,在第三个头磕起来后就发现他穿越了,周围兵将的服饰不是很好认,可那众多宾妃丰满的体型及穿着同电视剧大唐双龙传中几乎一模一样。

而自己身上穿着的袈裟,手中提着的银环法杖,以及这一世满腹脱口就能悬河的无数经文彰显了他的身份——唐僧玄奘。

“为何是不能近女色的唐僧?”凡思心中有些失望,可既来之则安之,心中泰然。

瞥了一眼唐太宗腰间悬挂的圣祖宝刀,在记忆中翻找出了这人的简介,凡思颓了。

这是当世权力最大的人,他杀起兄弟手足铁血无情,连他老爹都主动禅位于他,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皇权无血亲吧!

若是自己现在开口推脱不去取西经,凡思可以保证下一刻自己的头颅就会像那供桌上的呲牙猪头一样被摆在那里。

李世民一提衣服前摆站了起来,身旁的宦官慢了一步,抬手抽了自己一记响亮耳光,跪伏于地。

“贤弟,这三拜礼成,你我便结成了异性兄弟,从此以往你我兄弟连心,这天下即是我的也是你的。”李世民并未理会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小宦官,转头对依旧懵逼状态中的凡思说道。

好在凡思反应迅速,立刻听出来这话中有坑,还是那种足以用来当做杀头借口的大坑。

“义兄谨言,莫要恼了天神,兄为天选之子,率土之滨臣皆为天子所有,天下是吾皇一个人的天下,天子就是天下,天下就是天子,金兰结义是吾皇和贫僧以凡者的身份结的情谊,僧弟必将全心全意以大唐社稷繁荣昌盛为己任,为皇兄天下康顺努力,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凡思长出了一口气,背部肌肉紧紧绷着,这样那后槽里流淌的汗水就不会打湿背后的袈裟。

“好兄弟,我替天下苍生敬你一碗清酒,赤胆忠心国之楷模,自即日起你就是我大唐的国师了。”

凡思搬出了天神爬坑,李世民用天下苍生做了应对,这一局算是打了个平手。

李世民点了点头,像是在满意凡思的回答,可下一刻,一个宦官将外务部的通关文牒以及国师聘书奉了上来。

凡思反而心中一纠,看来自己的回答还是未能让这唐太宗满意,离开长安是唯一一条出路。

原来这一切都是编排好的,国师的身份绝非唐太宗随口赐的,聘书都准备好了,内务部是不是太神了点。

套路,妥妥的套路。

凡思心中暗道:“看来蓄发还俗需要从长计议了。”抬手抹了光头,入手十二个戒疤,“我去,我这前世可真够虔诚。”

“御弟哥哥,此去西天路途遥远,千山万水,困难重重,可要万分小心一定要活着回来。”贵妃娘娘真情并茂依依不舍,引来李世民不满,可大庭广众之下又不好发作,只能咳嗽一声做了提醒。

“谢贵妃娘娘,贫僧一定会取来真经造福我大唐。”凡思眼观鼻鼻观心一副得道高僧模样,不冷不热恰到好处地回应着。

因为刚才凡思翻查了记忆,这个贵妃是个蛇蝎美人,手段强大到没有对手,虽是贵妃可早已是执掌后宫的第一人。

可她有个不良嗜好,那就是喜欢唐玄奘,可惜一直被唐玄奘拒绝。

此次唐玄奘三次面圣请求西取真经,在贵妃来看,哪里是什么国家大事,造福苍生,分明是这和尚在躲着自己。

“御弟哥哥一路顺风。”贵妃娘娘挥了挥手,接着用手中绢丝挡住了口鼻,双肩耸动起来,像是在不忍离别,绢丝下的嘴角却露出一缕得意的冷笑。

“贤弟一路保重。”李世民脸上波澜不惊,任何人也别想从他脸上看出来他的内心情绪。

“吾皇请先移圣驾。”凡思深鞠一躬,怎能让皇帝送自己,领导需要先走。

李世民也不客套,大袖一挥转身向六匹马拉的金根龙撵走去。

“起驾回宫!”尖细的嗓音响起,大队人马迅速归拢,浩浩荡荡返回京城。

目送着皇家车队浩浩荡荡向着京城方向驶去,凡思内心的郁闷之情同那遮天蔽日的烟尘一般压抑。

十个随行的仆人怕是被贵妃做了手脚,一个个面目恐怖,目光深邃地望着自己。

“大头大头,不解风情,你从她一次又不会死,现在我可危险了。”凡思的嘟囔声很小,可依旧被随从中的一人听见,一个独眼汉子。

一骑十人,一路西行,走了两日,相互间的交流仅限于凡思下令,他们遵命。

众人都唤凡思为‘圣僧’,凡思也是通过这几日的对话,知道了这伙人中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的名字。

负责带队之人叫做闫侃喜,光听名字就挺喜庆,可长相却讨人厌烦,极为丑陋,还只剩一只独眼。

“闫侃喜,这些人以前都是你带的么?”旅途无聊,官道上西行之人寥寥,凡思只能在这些木讷的随从身上找点事干。

“回圣僧的话,十人中有四人不知以前做过什么,我和我的五个兄弟以前是干行商生意的。”闫侃喜面无表情回答着凡思的提问,独眼眯着,看不出来心中在想些什么。

“哦,你们一般都在哪里行商?”在凡思看来行商就是上一世的物流公司,现在应该称之为马帮,将各地的商品物资流转于各地。

“回圣僧,我们兄弟几个常在青木川一带活动。”闫侃喜有问必答,实话实说。

“青木川在什么地方。”凡思打着瞌睡,侧身用另外半个屁股坐在马鞍上,对于不经常骑马的人来说,长距离骑马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双腿内侧,尤其是沟槽中那两面薄皮极易被磨破,就算是马鞍上加了厚厚一层布垫,此刻的凡思也早就已经磨伤了裆部。

看到凡思调整了骑马的姿势,闫侃喜摇了摇头,这种姿势很不科学,会伤了腰部肌肉和脊椎,脖子也会很累。

“回圣僧,青木川在陕西甘肃和四川交界的地方。”

“那里生意好做么?”凡思在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屁股上的痛觉有越来越严重的迹象。

“那里属于三省交界,往来商贾众多,官府也不管,所以我们的生意相对来说比较好做,不过点子多拿点子的人也多,压力有点大,同行老来淌水。”话中带着黑话,让凡思稍微思考了一下才算是理解。

“你们是强盗?”凡思问道,心中些许有些忐忑。

“回圣僧的话,小的们也是为了一口饭吃。”闫侃喜并未否认,这让凡思成功转移了注意力,屁股上的痛感被心中的担忧压了下去。

这六人果然不是好人,这让凡思一路上悬着的心更加不安稳起来。

“你们四个呢?以前是做什么的?”凡思转头问向另一侧那人。

那人第一时间并未回应,凡思又问了一遍,那人才有了反应。

那人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又张开了嘴巴,里面空空荡荡,没有舌头。

凡思恍然大悟,是个哑巴,伸手指了指剩下的三个人,那人指了指自己胸口点了点头,看来都和他一样又聋又哑。

凡思叹了口气,将身上的袈裟裹得更紧了。

又行数里,来到一处岔道,左侧岔道路宽人多,右侧岔道路窄人稀。

“圣僧,左边的官道,再前行七十里可到俭金镇,大概丑时能到,右侧为小道,也能通往俭金镇,需要穿山而过,路途省去五十里,亥时差不多能到。”闫侃喜看到有岔道便请示凡思意见,这里他很熟,自是知道每条路的脚程。

俗话说:宁走十里川,不走一里山。

凡思本想说走官道,可是歪着身子骑在马上看到右侧小道中有不少身影正在往官道上走,试着换了下屁股的着力点,疼地吸了一口凉气。

“闫侃喜,你可走过这小路?路可好走?”凡思想确认一下这小路路况如何,若是闫侃喜知道路况,能够早点到达客栈,自己的屁股也好解脱。

“回圣僧,这路我熟,除了一线天有点难走,需要步行之外,其余山路皆可骑马而行。”闫侃喜答道。

“那就走小路吧!”凡思挥了挥手指向小路,然后扶着腰忍着痛换了一下马鞍上吃力的位置。

“圣僧,您若是股下疼痛,可试着趴在马鞍上,能够缓解长途骑行带来的苦楚。”闫侃喜实在看不下去凡思在马背上如坐针毡的样子,开口指导凡思的骑马姿势。

“早不说!”抱怨一声,凡思试着趴了下去,效果很不好,重心无法掌握,总是向两侧滑去,腰部肌肉更加酸困。

“不是这样趴,是横过来趴。”闫侃喜转了下身子,做了个横过来的姿势,示意凡思照着做。

果然,换了骑马的姿势,凡思长出了一口气,看来趴着比骑着更舒服,就是大脑有些充血,过了一会居然昏昏睡去。

闫侃喜看着马背上趴着睡去的凡思,眼神深邃,若有所思,挥了一下手,众人向小路走去。

山路崎岖,越来越难走,终于抵达了一线天。

可路却走不通了。

十来个手持砍刀的黑脸强盗,站在四周围高地上俯视着一行取经众人。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从此路过,留下买路钱。”当先一黑脸汉子话音未落,一支暗箭飞射而来。

“笃~”地一声贯穿马脑,黄马哀鸣一声倒地身亡,熟睡中的凡思毫无防备一头栽到地上。

“叮~”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极不恰当的时候系统出现了。

凡思慌乱中醒来,顾不得看那系统为何物,一个翻身拖着一条显然是摔断了的腿躲到了一块巨石之后。

场面上已经开始乱了起来。

四周围高地上的强盗用弓箭射向闫侃喜几人,不过并未奏效。

包括那四个聋哑人在内,十人皆为武功高强之人,手中兵器飞舞,磕掉了飞来的箭枝,借着山地多变的地势迂回而上。

很快,强盗被一网打尽,闫侃喜更是将领队之人活捉了下来。

“瘪犊子号?”

“薛贵人!”

“窝炕板板?”

“凉州陇县!”

“大当家?”

“顶风水滴子!”

“咔嚓!”一刀,闫侃喜将这强盗头子砍死,转头提着刀来寻凡思。

凡思抽空正在研究刚才那‘叮~’的一声带来的系统,界面浮现在眼前,简约明了。

生命数值:60(-40)

体魄:0

法力:0

功法:无

基础积分:4(+4)

生命数值和基础积分无法点开,体魄、法力和功法可以点开,显示10点基础积分可以增加一点体魄或法力,功法栏点进去一片空白,看来没有天赐的功法。

“有点意思!”凡思看着功法系统,虽然对这个加分系统还不是很了解,可心中已经是乐开了花,这种东西用好了足以逆天,等抽空了要好好研究研究。

“圣僧,强盗杀完了,圣僧你这腿……,沈本友你过来,圣僧腿断了,你帮我一起给固定一下。”

闫侃喜看到凡思的右腿以一个不自然的角度弯曲着,知道这是骨折了,唤来一个兄弟砍了山坡上枯枝,又撕碎了几件衣服做了绷带,给凡思的断腿扶正,包扎固定了起来。

“我刚才听你和那强盗说的话怎么听不懂呢?”凡思忍着痛问道。

“回圣僧,刚才那是道上的黑话,”闫侃喜一边和沈本友包扎着凡思的断腿,一边解释着。

“瘪犊子号?”是在问他姓名,他说他叫“薛贵人!”

“窝炕板板?”是在问他是哪里人,他说他是“凉州陇县!”人。

“大当家?”是在问他有没有山寨扛把子,他说“顶风水滴子!”意思是流窜作案,并无老窝。

“所以我就将他切了,这种角色,到哪里都是祸害,坏了行规,还乱杀人。”看来闫侃喜也是看不起这些不入流的强盗。

“路通了,可以走了。”尹建欲走来过汇报前方的情况。

“走吧圣僧,若是天色黑了之前我们走不出一线天,今天就只能露宿荒野了。”闫侃喜扶起凡思,试了试,勉强能走。

一行众人再次上路西行,那些强盗的尸骸自是有山中野兽料理。

初春的太阳落得很快,一线天刚走出来,天色就完全黑了下来,天空有云,地上伸手不见五指。

闫侃喜点了火把,众人走得更加小心。

“那里有座庙,不若先在那里面歇息一晚,等天亮了再赶路。”现在的凡思浑身都快要散架了,抬头无意中看到了一处破庙,抬手指去。

既然是和尚,住在庙里也是应该。

“圣僧稍后,那破庙一看就知是年久失修,待我等去查看打扫之后,再迎圣僧入内。”闫侃喜使了个眼色,沈本友和尹建欲会意,三人举着火把爬上半山坡,走进了破庙。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