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封魔诀》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太古封魔诀

太古封魔诀

编辑:涮蘑菇 2019-06-12 14:09:48

太古封魔诀

《太古封魔诀》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太古封魔诀 即可阅读全文

《太古封魔诀》小说简介

太古封魔诀是由涮蘑菇书写的一部玄幻,我看见,我征服,我无敌,世间皆敌,我也要叱咤众生

精彩章节试读:

刀光影影,剑光霍霍,金铁交鸣之声不绝于耳!

擂台之上,正有一男一女在急速的奔走着,时而远离,时而相交,刀光剑影便是从他们二人手中所发。

男子——说是男子,其实应该说是大汉好些吧,大汉已经年过半百,满脸络腮胡须,手持一柄开山大砍刀,刀长三尺七寸,乌黑没有光泽,保守估计重达三十斤。此人虽然已年过半百,但老当益壮,臂力极强,一柄大刀使得虎虎生风。

少女极美,约摸十七八岁,穿一身漆黑色紧身衣你,前凸后翘,手持一柄颇为秀气的利剑,长约两尺,宽不足一寸,动作轻盈,在擂台之上翩翩起舞,与胡须大汉的大刀连连相交,一沾即走。

而在二人的不远处,正有一衰老的老汉,拿着一柄破锣,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就算是台上的少女连连遇险,他也没有露出半点的担忧之色。

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比武招亲。

汝南一方,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商农皆兴旺,国民富裕安康,几近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正因如此,汝南之人才会对这传说中的比武招亲十分有兴趣,大量的人将这巷子挤得水泄不通,将擂台团团围住。

“好,好哇……”

连番的叫好声。

在他们眼中,这与他们没有丝毫交集的比武招亲,不过就像是马戏团里的公猴和母猴打架一样。

“呼——呼……我说,大妹子啊,你别动,让俺砍一刀算嘞,这样打下去,没个结束喽。”毕竟已经年过半百,就算他有再强的臂力,也不能将重三十斤的开山刀当鸡毛掸子使。

“你的招数,我已经看透了,不出三招,就打败你!”少女轻盈一笑,兰花指弹了弹自己宝剑的剑身,发出清脆的响声。

“妹子乱说话,好就三招,你如果能打败我,我就认输咧,你如果不能打败我,你就给我当老婆!看招,第一刀!”胡须大汉抡起大刀,一招力劈华山,砍了下去。

这一招朴实无华,简单之极,但配上胡须男子极强的臂力,竟然带起了一阵强风,刀还未砍落,强风就已经将地上的尘土吹走。

“我说的三招,可是我自己出招,你出招怎么行?不过,算了,虽然有点难度,就按你说的,这算是第一招。”少女身体大幅度倾斜,几乎与宝剑成一条直线,直刺过去,竟然不偏不倚的点在了刀锋之上,后者强劲的臂力,从剑身,一直传导在少女绷直的全身,少女如一根竹竿,斜飞出去,冉冉落地,兰花指再次弹了一下剑身,发出银铃一般的笑声。

胡须大汉眉头一皱,自己一招力劈华山,不知道打败了多少英雄豪杰,对方不过是个黄毛丫头,能够与自己战斗到现在这种程度已经是很让人吃惊了,没想到还能够以这种古怪的方式,破了自己的压轴技。

“第二招来咯。”少女突然将手中宝剑当做暗器掷了出去,剑尖朝下,对准了大汉的后心。

大汉向前大步一迈,心说年轻就是年轻,竟然使这种招式,白白丢了兵器,又是一招力劈华山,劈了过去。

却见少女上身不动,保持着持剑的姿势,脚下微微一闪,人已经从原地消失,出现在大汉身后,反手握住下落的剑,一个转身,剑尖贴着大汉的脖颈划了过去。

“第三招。”

“唉呀妈呀——”大汉一声惨叫,跌倒在地,捂着自己的脖子,杀猪似的嚎叫,“我死嘞,我死嘞……”

“别丢人了,本姑娘已经手下留情了!”少女一阵笑骂,回到持锣老汉身旁,轻声笑语。

胡须大汉这才站起身来,看着地上大片齐根断落的头发,收回达到,悻悻的下了擂台。

“真厉害啊,竟然连胜十几场了。”

“是啊,连这种大汉都打不过她。”

“要不,我上去试试?”

“好哇,好哇,我给你找一个坐北朝南的地方,如果你有什么三长两短,绝对不会让你在下面受苦的。”

……

“爹。”少女接过老汉的破锣,轻轻为他捶着肩膀。

“如何?”老汉轻声问道。

“这人的刀法还算过得去,就是步法太烂了,不值一提。”少女笑道。

“你这丫头,如果对方有咱们的步法,你又怎么可能赢得那么轻松?说吧,到底学了多少?”老汉笑骂道。

“除了最后一招力劈华山,全学到了。”少女眉毛一挑,说不出的自信与骄傲。

“恩,不错呢。那力劈华山,本就不是什么精妙招数,他力气大,才能发挥出难以想象的威力来,你力气小,学了也没用。”老汉抚了下胡须。

“怎么办,咱们在这里摆了三天了,根本就没学到什么精妙的武艺嘛,干脆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咱们去下一个镇子。”

“恩,说的也是呢。”二人说完,便准备收拾东西,转战下一个镇子。

原来,这两父女,明里是比武招亲,暗里,却是在偷学武艺。不过,单凭交手就能够将对方的武艺学个大概,这资质,这记忆力,还真是异于常人呢。没错,只是异于常人。

“少爷,就是那!”

突然来了一顶轿子,轿外一家丁模样的男子大声叫道。

“哦?到了?快停轿,快停轿!”轿内之人连声喊道,虽然有些急躁,但声音倒是颇有磁性。

父女二人停下了手,看向那顶轿子。

轿帘打开,那人首先迈出了一只脚,粗细均匀,白色的靴子,其次伸出了一只手,扶在了轿外的家丁肩头,五根手指,竟然有四根戴着金玉戒指、扳指。

父女二人见此,面面相觑。

这是哪里来的暴发户?

接下来探出轿的,不是头,也不是肩,竟然是一个圆滚滚的事物,仔细一看,却是个大肚子,眨眼看去,应该八九个月了吧。

原来是个孕妇啊。

不过,女子的声音,怎么会如此的富有磁性?

“哎呀,你个蠢货唐,还不过来帮帮少爷我!”大肚皮,果然行动不便,那家丁上前,一把将对方从轿中拉扯出来,因为力气过大,对方整个身体趴倒在地,久久不能站起,两名抬轿之人眼神一动不动,不知看向何处,没有一丝想要将他扶起的意思。

“少爷啊,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呐,竟然会活活摔死,真是天妒英才……”唐姓家丁嚎啕大哭。

“混蛋,你个废物,纯粹是消遣你家少爷?等我回去,一定休了你,不对,一定辞了你!”那胖子大声的怒骂。

“唉!”不知从何处,竟然又走出了一名家丁,将那胖子扶起,并为他拍打着身上的灰尘。

“小荆啊,还是你好,等回去了,我一定涨你的月俸。”胖子拍了拍那家丁的肩膀,一副正在说“好好干,绝对不会亏待你”的表情。

“谢少爷恩赐。”家丁转到轿子后面,不露一丝痕迹,怪不得刚刚没有看到他呢。

父女二人继续收拾摊子。

那胖子顺着人群让出的道路,走到擂台之前。

所有观众窃窃私语起来,不住的发出低沉的笑声。

“谁?是哪个不长眼的在说我家少爷是猩猩呢?我家少爷叫周北神,不叫周猩猩,我说了多少遍了,你们这群混蛋,怎么就记不住呢?”唐姓家丁指着人群大骂。

“你才是混蛋,叫少爷我外号最多的就是你,我打,我打打打……”胖子挥舞着与他庞大的身体极不相称的手掌,拍向了家丁,后者十分灵活的躲闪开,而前者因为一击未中,重心不稳,差一点又跌倒在地,惹得观众们哄然大笑。

“少爷我刚得到消息,是哪个在比武招亲呢?拉出来瞧瞧。”

“这位周……公子,比武招亲的正是小女。”老汉走上前,恭声说道。

“你女儿?看你长得这般熊样,女儿能漂亮到……哇哈哈……这妞好正点,好漂亮呢,少爷我喜欢,我要了!喂,老头,你开个价吧。”胖子本来一脸失望,但当他看清楚少女的模样,顿时欣喜若狂。

老汉满头黑线的制止住一剑刺过去的少女。

“这位公子,小女并不是干那种勾当的。”

“哪种勾当?卖身不卖艺吗?不管不管,我一定要娶她做老婆,要不然,别想从天中离开,实话告诉你了,少爷我可是天中周大侠的幼子,权势大得很呢!”胖子突然一副色厉内荏,不过当他看向少女之时,目光又变得猥琐起来。

“周大侠?可是周天成周大侠?”老汉浑身一震,不敢相信的问道。

“难道有很多个周大侠?不过我爹确实是叫周天成,没错吧?”胖子突然问向身旁的唐姓家丁。

“是啊,少爷,老爷确实是叫周天成。”家丁回道。

“啊,既然你也这么说,那就没错了。怎样,老头?一两银子够不够?这个月就剩下一两银子零花钱了,你要狮子大开口,我可要出现赤字危机了。”胖子一脸苦色。

“不是小老儿不许,只是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既然公子是武林名宿之后,应该知道,比武招亲,胜者娶亲,败者,绝无怨言,公子如果对小女有意,那就上台与小女一教高下吧。”老汉拿起手中的破锣,敲了一敲,对女儿使了个眼色,后者银牙紧咬,一阵冷笑。

“小荆,快上!”胖子一把将那躲在轿子后面的荆姓家丁拉了出来。

“少爷,你要为小的讨个老婆吗?女人太麻烦了,小的用不惯。”那荆姓家丁唯唯诺诺,耷拉着脑袋。

“混账,怎么连你都要来消遣少爷我了?我是让你上台,比武是你,招亲是我啊!”胖子大破口骂。

“少爷,江湖规矩,比武招亲,谁获胜谁得,让小的替你,不太好吧。”

“咳咳——这位周公子,就像这位说的,比武招亲自古以来就没有待人上场的,你如果真的喜欢小女,还是亲自来吧。”老汉见此,咳嗽一句,连忙说道。

“没用的东西,直接说你怕了不就完了?看我回去不把你一起辞了!那么,就让本少爷亲自动手,都睁大眼睛看好了,少爷我的独门绝技,可不是那么容易见识到的!”胖子环视一周,抬起自己颇为秀气的双腿,以近乎爬的姿势,上了擂台。

“大家看好了,这是少爷的独门绝技第一式,狗趴式,这一招可是非同小可,威力极大,男女合使,威力倍增,但是呢,现在我家少爷一人使出,这威力,也是不同凡响啊,看呐,在我家少爷的攻势下,黑衣少女已经兴奋起来啦,发出了诱人的娇声喘息,风声雨声读书声,都不如这声音声声入耳呐……”唐姓家丁不知从何处拿来一柄大喇叭,大声的喊叫了起来。

观众哄堂大笑。

什么还都没做的少女听到这话,一个趔趄就要摔倒,幸亏自己下盘功夫比较扎实,最终站稳,不过满脸血红,浑身颤抖,看来确实是兴奋起来了。

“混蛋唐,给你家少爷我闭嘴!”终于爬上擂台的胖子回头大骂,而后一脸猥琐笑容的看向眼前激动的美女。

“自己的家奴满嘴胡言乱语,一定都是做主人的教导无方!好,我就先教训教训你,再去教训你那下流无耻的家奴!”少女银牙紧咬,手中利剑猛的刺了过去!

胖子丝毫不惧,摆开架势,以一双肉掌,也是猛冲过去,气势汹涌,整个擂台犹如地动山摇。

“哎呀——”胖子突然跌倒在地,摔了一个四脚朝天,真的是四脚朝天。

就因为这样,少女自信满满的一剑刺到了空处,重心不稳,身体微微前倾,而就在此时,胖子朝天的“四脚”,“前面两脚”伸进了少女的双腿间,胡乱的挥动着。

“啊——”少女一声尖叫,紧紧夹住了自己的双腿,却不料就连对方的双手,连带对方的大脑袋都给夹住了。

“看呐,少爷的绝招又出现了,这一招名为龟腾,同样是男女合使的招数,不过这一个姿势本应该由女子来使出,但是,想必大家也看出来了,咱们家少爷阴阳皆好,就算是一人分饰两角都没问题,更何况是使出女人的招数?在这一招之下,少女真正的毫无还手之力呢,哦……哦……”唐姓家丁继续解说。

老汉满脸铁青。

少女尖叫完毕,终于反应过来,松开双腿,一个后跳,远远躲开胖子,双眼饱含着泪水,手中利剑颤抖着指着胖子。

“老家伙,你是故意的吧,这么滑的地面,让少爷我怎么施展我的独门绝技?”胖子慢慢站起了身子,大骂道。

“小萝!”老汉大声喝道。

少女仿佛得到了某种讯号,手中利剑掷了出去!

观众大声喝彩,这不是刚刚打败胡须大汉的招数吗?

视线随着那利剑的轨迹而移动,终于,利剑越过了他的脑袋,剑尖朝着他的脊背,迅速的刺下!

“呃——”胖子连忙躲闪,胡乱的迈出一步。

“啊——”突然出现的少女,后背撞进了胖子的怀中,因为这过于惊喜的结果,胖子哈哈大笑,双手紧紧抱在一起,搂住对方的小蛮腰,就在此时,那利剑正插落在胖子身侧的地面上,无法够到。

“出现了,出现了!这是我家少爷绝技中的绝技,号称压轴之作,名为老汉推车!这一招,极其凶猛,就算我家少爷,一天之中也只能使用一次,不过每当他使出,所有的敌人都会举手投降,低下她们高傲的头颅。啊,这一招还有后续,不知少爷会不会为大家一饱眼福呢?啊出现了,出现了!老汉推车的后续招数,****!今天真是大开眼界,大饱眼福,不枉来此,不枉此生!少女已经彻底落败,正所谓男女授受不亲,到了现在,抱也抱了,摸也摸了,她除了哭泣着成为我家少爷的第四房小妾,还能做什么呢?少爷金枪不倒,少爷技高一筹!比武招亲,就此结束!”唐姓家丁大声的呼喊,状若疯狂。

就在刚刚胖子使出老汉推车之后,因紧抱少女力气耗尽终于坐倒在地,而他紧紧抱住的少女在这巨大的下坠力拉扯下,不支的坐在了他的身上!

观众们一脸痴呆的看着这一幕,良久之后,才爆发出了轰然的叫好声!

“娘子,你好重啊。不过,我喜欢!”胖子大声笑着,“老头,怎样,他们说我赢了呢,到底赢没赢?你给评一评啊。”

“小萝!”老汉一脸不解的看着这一幕,自己的女儿,就算失手了,也绝不会这样坐以待毙啊。

“爹……刚刚,不小心被点中了穴道,我动不了了!”少女哭泣道。

老汉一惊,仔细一看,就在刚刚坐倒的时候,那剑柄,竟然不偏不倚的点在了少女肋间要穴上面。

这胖子,难道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但是,如果是高手,为何会使用这种没脸皮的手段?还是说,这一切不过是巧合?但是,从开始到现在,这也太巧合了吧。

“少爷武艺高强,小女不是对手,还请放过她吧。”老汉淡淡说道。

“爹,你怎么……”少女大惊。

“小萝!”老汉面色一冷。

“哦,真的赢了啊,哈哈,少爷我的运气还真是不赖呢。”胖子站起身来。

老汉曲起中指,隔空一弹,少女身上穴位顿时解开,一跃而起,拾起地上的利剑,朝着胖子刺去!

“哎呀,小荆救命!”胖子双手抱头蹲下。

“呼——”一阵清风袭来,荆姓家丁以食中二指夹住宝剑,手腕微微一抖,宝剑自剑柄断裂,被他猛的刺向了少女!

“手下留情!”老汉大惊失色,一个闪身出现在了少女身前,两手成掌,夹住袭来的断剑,只是那力道实在是太大,断剑一寸寸向前,老汉合在一起的双手,已经被鲜血染红了。看来空手夺白刃,并不那么容易。

少女惊醒过来,连忙躲开,老汉松开双手,再次挡在少女身前,看着眼前的荆姓家奴。

“敢问阁下可是人称丧心病狂的荆无命?”

“呃……好像记得有这么个名字呢。”荆姓家丁说道。

“那那位,一定是人称毒舌郎君的唐独语了?”老汉看向手持大喇叭的唐姓家奴。

“老汉见识不浅嘛。”唐姓家奴嬉笑道。

“小萝,快向周公子道歉。”

“爹,他刚刚欺负女儿,你怎么让女儿向他道歉?”名叫小萝的少女,一脸的不敢置信。

“算了算了,反正本公子也没受伤,况且都是一家人了,哪能那么见外呢,你说是不是,岳丈大人?”胖子脸上再次挂起了笑意。

“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既然败了,就要愿赌服输。周公子,还请明日来下聘礼,来迎娶小女!”老汉说完,拉着少女不知走向了何处。

“好哇,岳丈大人,明天一早我就去!”胖子大声回复,也不知对方听到没有。

“爹,那群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在一座隐秘的小屋内,名为小萝的少女,和那老汉相对而坐,一脸的愁容。

“满口胡言乱语的那个,名叫唐独语,出自唐门,外号毒舌郎君,不但嘴上恶毒,手上更恶毒,幸好这一次他没有出手,要不然,咱们父女两个就已经死了。而出手伤我的那个,名叫荆无命,外号丧心病狂,他更不是个好角色,一言不合便会大打出手,一出手非死即伤,曾经是个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千里独行侠,不过三年前神秘消失,江湖上传言他已经被仇家所杀,却没想到竟然进了周家!唐独语虽然出手狠毒,但并不是恶人,周家收留他也就罢了,这荆无命为何也会在周家?”老汉慢慢说着,到了最后,声音渐渐低沉,仿佛在自言自语。

“那——那个该死的胖子又是谁?周家又是谁?”说道胖子,小萝咬牙切齿。

“如果他没有说谎的话,他就是周家三公子吃周北神了。而周家,便是与会稽顾家齐名,同属江湖六大世家的汝南周家了。周家当代家主,人称大侠周天成,位列江湖十大高手之三,虽然正当壮年,却可称得上是德高望重,如果推举武林盟主的话,周大侠有极大可能能够胜任的。”说道顾家与周家,老汉一脸向往。

“和顾家齐名!爹,你说的是咱们的本家顾家吗?顾家如此势大,难道周家也是如此?”小萝惊骇说道。

本家?难道这一对父女,也是顾家的?

“你一小孩子家,知道些什么?江湖,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哎!”

“那,爹,咱们还不赶快逃命去,难道你真让女儿嫁给那死胖子?”

“逃?又能逃到哪里去?汝南,是周家的天下。你以为对方为何没有追来,就是因为,咱们根本就逃不掉的。都怪爹一时鬼迷心窍,竟然把主意打到汝南来了,现在……不过这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呢。”说到这里,老汉两眼放光,看向自己的女儿,“小萝,你就从了吧。”

“爹,你……你要干什么?”小萝如同被踩到尾巴的小猫咪,猛的跳了起来,不住的倒退。

“你这丫头,脑袋里都是浆糊么?你爹我可没那种嗜好!我的意思是,你就给那周胖子周猩猩当第四房小妾去吧。”老汉两眼一瞪。

“爹,你这种想法,比我刚刚的想法还要让女儿害怕呢!你这不是将女儿往火坑里推吗?”小萝越说越委屈,最后竟然嚎啕大哭起来。

“死丫头,如果你不是嚷着要来偷学武艺,咱们怎么会落到这种下场?不过,现在大好机会来了,只要你能进了周家,讨了那死胖子的欢心,到时候让他带你进周家演武堂,也不是一件难事。演武堂里,可是有从古到今,各种各样的武学秘籍,内功心法,可是与顾家的水月洞天齐名的武学宝地呢,到时候,你也就用不着偷,想学什么学什么……”

“爹,你说的是真的?真的有这种事?与水月洞天相齐名的武学宝地?”小萝突然两眼放光,倒是将老汉吓了一跳,不住的倒退。

“是啊,爹是这么听说的,不过到底是怎样的,我也没见过。”老汉语气之中有些不确定。

“废话!你如果见过,还会依赖我去偷学别人的武功?”小萝飞出一个白眼。

“死丫头,越来越不像话了!有你这么做女儿的吗?”

“也不想想自己是怎么当爹的。好了,我决定了,就嫁进周家,到时候在那什么演武堂里放张床,支张锅,吃住全在里面。”

“那,用不用设个茅房?”

“呃……看来很有必要呢。”

……

这一对父女,是怎么一回事?

周府。

“爹,娘,我回来啦。”胖子周北神以极慢的速度慢慢走近厢房,里面坐着一男一女,男的四十多岁,乌黑的头发,短短的胡须,棱角分明,双目如电,不怒自威,手捧一碗香茶,正要喝下,见到周北神,一把将其放下,看来是倒了胃口,此人正是大侠周天成。而女的也是同样岁数,虽然已经略微发福,却风韵犹存,年轻时候,必定是个美女,此女正是周天成的青梅竹马,过去的、现在的,以及不排除将来的原配夫人沈柔,也就是周北神的老娘,正一脸爱意的看着自己的爱儿。

“混帐小子,又去哪里发疯了?你爹我的这张老脸,都让你给丢尽了!”周天成破口大骂,颇有他儿子的风范,不,说反了,是颇有他儿子榜样的风范。

“爹,在家里,在娘面前,你那里还有面子啊,丢不丢都一样,至少我出去冒个泡,还能给你提一提人气呢。”周北神一脸笑意,没有一点惧意。

“混小子,老子的人气,还用得着你来提?老子我英俊潇洒,阅人无数,支持者成万上亿,一挥手,大批的俊男可以为我赴死,一招手,一打一打的美貌小姑娘可以为我宽衣……哎哟,夫人,快松手,快松手……”周天成被一阵嚎叫,周夫人好手段,追魂夺命掐下,管你是什么大侠大虾,都要给我弯下腰来!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