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鸿蒙》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太古鸿蒙

太古鸿蒙

编辑:洪荒过客 2019-05-15 22:18:59

太古鸿蒙

《太古鸿蒙》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太古鸿蒙 即可阅读全文

《太古鸿蒙》小说简介

太古鸿蒙是由洪荒过客书写的一部仙侠,新书,《穿越是我是作者》。大家支持啊!书号:1408845

精彩章节试读:

这里灰蒙蒙的一片,到处一片虚无,三界未开,六道未立。这里,便是鸿蒙。

此时,鸿蒙中一团灵气正在形成。从虚无中渐渐的诞生了鸿蒙中的第一团灵气。

这灵气现在还仅仅是团没意识的死物,灵智未开,只能随着本能在鸿蒙中飘荡。

不知道飘荡了多久,这团灵气开始形成了那最基本的一丝意识,虽然还很弱小。但再弱小那也还是意识,就这样灵气朝着一个特定的方向飘去。

又过了不知多久,灵气停止了它从形成开始就一直飘荡的本能。只因为灵气听到了一个声音,很玄妙,灵气沉醉了。声音哑然而止,灵气也随着醒来,但灵气以已经变了,虽然灵气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化,。

灵气停在这里一动不动已经一天了,灵气再等,等上次听到的那种玄妙的声音。声音一如昨天响起(虽然鸿蒙没有天,可是我实在不知道用什么称呼),灵气这次却没有完全沉醉,顺着声音就这么飘了过去。

只见灰蒙蒙的虚空中端坐着一名红袍老道,口中正缓缓的讲解那鸿蒙天道。

老道两旁分别有一金童,一玉女。长的粉装戴玉甚是好看。

老道前边有三人听讲,一位身上经脉盘结的大汉,一位身穿黄袍的中年道人,最后却是一位人首蛇身的女子。灵气飘到老道面前,占了第四位。

混沌从来不记年,灵气也不知道自己来此听道多久了。只知道原来只有它们四人听道的地方现在已有几百人了。灵气这么长时间里知道了,那位讲道的老道名为鸿钧。是鸿蒙大道的化身。而以前看到的那三人却是鸿钧的弟子,依次为大弟子盘古,二弟子东皇太一,三弟子女娲。

灵气也想要拜鸿钧为师,鸿钧却总是笑而不语。

这天,鸿钧和往常一样出现讲道。灵气也和往常一样听道。听到那鸿钧所讲的大道之时,突然心中闪过一失明悟。原本一团雾气的身体开始翻滚,渐渐的放出青光。鸿钧见此,首次在讲道中停下,面露喜色,左手放出一道红光莫入灵气体内。只见红光莫入,本来还在翻滚的灵气,瞬间凝结,却是一男子,身穿青色道袍,一张脸甚是与介于东皇与女娲之间。

灵气看着这具修成的真身,满心欢喜,又看到前面的鸿钧,灵机一动就拜了下去道“徒儿拜见师尊。”鸿钧点头道“今日,你听吾讲道修此真身也是有缘,赐名蒙无,为吾四弟子。”蒙无听此满心欢喜又是一拜,从新坐下听讲。

混沌从来不记年,自蒙无修成真身后又过了无数个岁月。一日鸿钧如往常般出现,却未讲道,拿出一翻一图交于盘古道“帆为盘古帆,图为太极图。今日鸿蒙年月以满,你可用此两物开三界立六道。”

盘古接过帆和图后向前飞去,找一空旷地方挺了下来。那些听鸿钧讲道之人,连忙闪到鸿钧身后,却是害怕盘古开天之威。

盘古立于虚空,拿出盘古帆一抖,一道混沌之气冲出。整个鸿蒙除鸿钧身后顿时被缴成了糨糊。盘古见此单手一指,登时糨糊之中现出无数大小不一的旋涡,大的无穷无尽,小的却有如芥子一般,却都在旋转摩擦。

盘古见此,左手虚抓一团混沌之色的雷在盘古手中形成,盘古一震将神雷发出。就如一滴水落入油锅中,无数旋涡‘碰’的一声暴了开来。渐渐的汇集演出了那鸿蒙大道,无极化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变四象,四向演八卦。八卦中又有无数地水风火涌出,看似乱成了一锅粥,却又暗合那无上大道。

盘古此时面露喜色,拿出太极图向虚空一抖,一座金色的半圆型的桥横跨虚空,无穷无尽。金桥一现,只见原先涌出的地水风火渐渐的平息了下去。化为一轻,一浊两气,轻气缓缓上升,浊气也缓慢下降。

却见那轻浊之气分开处有一塔,通体金黄,上有天地玄黄四气。鸿钧却将手一挥,那塔便落入了他手中。

而盘古此时望着浊轻二气分开处,目光涣散,却是十分奇怪。突然盘古大笑三声,身体越来越淡,从中分出十五到光,三清,十二浊。三道清气分出便停了下来,十二道浊气却是向四周飞去不见了踪影。

只见清气散去,现出三位道人,一道人手拿太极图,一道人手拿盘古帆,最后一道人却是什么也未拿。此三人来到鸿钧面前就是九拜,齐声道“拜见老师。”鸿钧指着手拿太极图的道人,道“赐你名李耳。”又指着拿盘古帆的道人,道“赐你名原始。”最后对着那道人道“赐你名通天。”三人一起拜退。

鸿钧见三人退下道“鸿蒙将结,洪荒将开。吾也要回紫霄宫,我这有一分宝崖,一会分发宝物,尔等可自取之。”

说完就见前边有一崖,上放五色毫光。鸿钧道“通天你过来。”通天依言来到鸿钧面前,只见鸿钧从分宝崖上拿出四把剑,上边杀气腾腾,一看就知道是无上凶器。又拿出一张阵图给通天,通天谢过后退了回来。

“东皇你过来。”东皇也依言来到鸿钧面前,鸿钧又从分宝崖上拿出一钟,现混沌之色,却是混沌钟,后被改名为东皇钟。东皇大喜,拜了一拜也退了回来。

“女娲你过来。”女娲也来到鸿钧面前,鸿钧这次却是从分宝崖上拿出一块石头,此石通体发白,却是女娲石,有再生之力。女娲也拜了拜,退了回来。

“蒙无你过来。”蒙无大喜来到鸿钧面前,鸿钧却没从分宝崖上拿什么下来,而是拿出刚刚收的那通体发黄的宝塔,只见这塔通体发黄光,上分天地玄黄气,只要有此塔先就不败。蒙云谢过而退。

鸿钧见此道“刚刚给尔等的宝物威力甚大,尔等甚用。但有恐尔等无宝可用,此分宝崖之上之宝,可尽取之。”蒙无等人听此话,连忙跑到分宝崖前把看到的法宝尽数收取。

鸿钧见宝以被分完,道“吾回紫霄宫去也。”便消失不见。

三界,自盘古破鸿蒙,以过了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分别为天界,地仙界,和洪荒。而天界为东皇太一的天庭,掌天规。地仙界有那无数鸿蒙听道的大神通者居住,其中最有名的便是地仙之祖镇元子。洪荒又名人间界,有无数凡人居住。但洪荒毕竟广阔无边,虽名为人间界但凡人也不过占了东边的一小片而已,另外广阔无边的地方却是妖兽妖王横行,无数仙人的洞府。

而那三界之外又有**,为巫族掌管。而巫族之十二祖巫法力无边,不在那混元圣人之下。所以巫族上至祖巫,下到普通的巫人都是骄傲自大之徒,不可一世,这且不提。

却说那洪荒正中央,有一巨山。方圆八千万里,高插入云,此山有一名曰“不周山。”乃天柱,灵气之充沛恐怕三界也找不到几处,按理说这么好的洞天福地本该有许多仙人在此立府,可此处这十二万年来却未有一位仙人敢在此立府。无它,只因此处乃鸿钧的小徒弟蒙云洞府所在,有此牛人占了不周山谁还敢来。

而现在,不周山半山腰处,只见有一平台。上边奇花异草随处可见,无数灵兽往来奔走,上立一府,方圆三十万里,晶莹剔透不知是何物所筑。上有青云仙府四字。

而如今仙府之中。只见仙府的云床上正座一道人,只见此道人穿一青色道袍,头上现出一亩庆云,上托九朵青莲花,莲花之中隐现一塔,成玄黄之色。正是鸿钧的小徒弟,蒙无道人。现在号称青云居士。

却说现在蒙无一脸喜色的看这面前三丈处的一丹炉,只见此丹炉上分八卦,正是那太上老君的八卦炉。只见此炉现在通体发红,显然是在炼制什么。

蒙无一脸喜色的低声道“用女娲石为剑心,以先天混沌庚金之石为剑体,再加上西昆仑的混沌仙藤作剑柄,用老子师兄的八卦炉炼剑,到出炉时再用原始师兄的先天太清神水淬剑。恐怕炼出来的剑连通天师兄的诛仙四剑都能超过。”

说完皱了皱眉道“好象还少的什么。”说完一脸苦思的低头想了起来,“对了,还少了东皇师兄的星辰之精。”说完收起庆云起身朝外走去。“还有九九八十一天才能成剑胎,不急不急呀。”说完,出了门脚踏一朵青云而起,朝东边飞了过去。

蒙无脚踏青云,甚是悠闲。逢山便下,逢水便停。一副游山玩水的架势。

蒙无踏青云而行,路过一山。只见此山通体发红,山顶隐隐有火光闪现。只见山顶有一棵青木,树上有一鸟。独脚,青眼,身体火红,高有百米,正是那洪荒灵兽之一,毕方。

蒙无见此鸟,喜道“吾正缺一代步之物,现在却送上门来了。”正要上前收服,却见那毕方一个展翅,冲天而起朝东而飞,瞬间便冲出千里。蒙云见此呵呵笑了两声道“若让你个小鸟走脱,我也不为鸿钧门下了。”言罢左手一指,那毕方前面便现出一大有千亩的青莲,正拦住这毕方的去路。

这毕方又是一扇,便朝南而走。又有一青莲拦路,往北走,依旧如此。这毕方见如此,便要朝上而去,蒙无这时却是眼中清光一闪,那毕方便猛的停在了空中,眼中现出哀求之色。

蒙无走到毕方面前道“道友何必如此倔强,想你在此处少说也有千年了吧。日夜修行却也不过有此微末道行,不如跟随贫道。食仙果,饮甘露,日夜有那星光照射。岂不比你在此修行快速。戴你功德圆满之时,贫道也自会还你个法身正果。”言闭便是一道清光末入毕方身体内,毕方连忙内视,却如何发现的了。

“你不必如此,这乃贫道防止你不潜心学道,生出逃跑之心而下的一咒,你如逃跑,此咒自会发作,到时你便形神具灭。”言罢便上了毕方的背上道“去天庭。”

那毕方只好无精打采的朝天上飞去,不一会过了雷火层就见一高有万丈的巨门立于虚空。却是天庭西天门。

蒙无虽是东皇的师弟,更是妖教的三教主。但这天庭却因一直在找炼剑的材料而没来过。“今日定要好好游玩一翻。”蒙云望着西天门道。说完变下了毕方改为架云而行,以此来表示对东皇的尊敬。

话说天庭西天门处有一双头银狼,万年修为妖道自认法力广大,一次居然妄图与东黄的十子陆压动手,被陆压擒拿来此看门。今日此狼看见一青衣道人踏云,牵毕方而来。心念道“我在此看门万年,这万年没见血食。今日正可拿这道人来开开胃口。”想罢变朝蒙无扑去。

但说蒙无正朝西天门架云而行,突然见到一双头银狼朝自己扑来,心中一阵错愕。但蒙无终究为鸿钧门下,心念一动便明白前因后果。蒙无也不出手,就这么一眼扫过正向自己扑扑来的双头银狼,眼中清光一闪而过。

这双头银狼被这么一扫只感觉到仿佛被人用不周山压倒了一般,全身上下无处不疼,就连动一下也是妄想,这才明白自己是碰上了高人了。想开口求饶却连话也说不出口,若这般压下去,在过片刻恐怕自己就尸骨无存了。

蒙无见这银狼好试要说什么,却连嘴都张不开,一阵好笑。眼中清光一闪,收回了法术,毕竟是东皇家的看门狼,也不能说杀就杀。多少要给自己师兄留点面子。

那双头狼本以为今日必定Xing命不保,却没想到身上的重压突然解了。死里逃生的他一个转身边朝西天门飞奔了过去,看样子以后想起蒙无就会哆嗦。

那银狼刚入了西天门内,只听“碰”的一声响便飞了回来落在门前,不停的磕头不止。

“畜生,你连三教主也敢吃。胆子不小啊。”从西天门内传出一声,声如邹婴,听上去元神居然都微微涣散。

蒙无对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当年在鸿蒙中听道时基本上次次能听到。于是笑道:“妖师来此不会是为了教训这小家伙把。那样的话就太有损妖师的才能拉。”

只见从西天门里走出一人,身穿绿色道袍,年纪只和人间的16岁孩童一般,皮肤洁白如玉。正是那万妖之师鲲鹏。鲲鹏见蒙无脸上也陋出了笑容道:“你小子终于知道来天庭看看了,也真有你的,身为妖教三教主,十几万年也不来一次。连个看门的都敢吃你,教主当到你这份上也是一种本事啊。”说完投去一道佩服的目光。

蒙无被鲲鹏的目光一扫,脸上居然罕见的微微红了一下道:“闭嘴,你个死鸟鱼,我这不是来了吗?还不快带我去见师兄。”说完一步就踏进了西天门内。

鲲鹏摇摇头,看了一眼还在跪着的双头银狼道:“自己去律部领罪把,还能保的住命。”说完头也不回的也进了西天门。

蒙无一进西天门就见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只见那西天门,碧沉沉琉璃造就,明幌幌宝玉妆成。两边摆数十员镇天元帅,一员员顶梁靠柱,持铣拥旄;四下列十数个金甲神人,一个个执戟悬鞭,持刀仗剑。外厢犹可,入内惊人:里壁厢有几根大柱,柱上缠绕着金鳞耀日赤须龙;又有几座长桥,桥上盘旋着彩羽凌空丹顶凤。明霞幌幌映天光,碧雾蒙蒙遮斗口。这天上有三十三座天宫,乃遣云宫、毗沙宫、五明宫、太阳宫、化乐宫……一宫宫脊香金稳兽;又有七十二重宝殿,乃朝会殿、凌虚殿、宝光殿、天王殿、灵官殿……一殿殿柱列玉麒麟。寿星台上,有千千年不卸的名花;炼药炉边,有万万载常青的瑞草。又至那朝圣楼前,绛纱衣星辰灿烂,芙蓉冠金璧辉煌。玉簪珠履,紫绶金章。金钟撞动,三曹神表进丹墀;天鼓鸣时,万圣朝王参东皇。又至那妖皇宝殿,金钉攒玉户,彩凤舞朱门。复道回廊,处处玲珑剔透;三檐四簇,层层龙凤翱翔。上面有个紫巍巍,明幌幌,圆丢丢,亮灼灼,大金葫芦顶;下面有天妃悬掌扇,玉女捧仙巾。恶狠狠掌朝的天将,气昂昂护驾的仙卿。正中间,琉璃盘内,放许多重重迭迭太乙丹;玛瑙瓶中,插几枝弯弯曲曲珊瑚树。正是天庭异物般般有,世上如他件件无。金阙银銮并紫府,琪花瑶草暨琼葩。朝王玉兔坛边过,参圣金乌着底飞。

鲲鹏一入西天门就见蒙无看着天庭的景色发呆,丝毫不给面子的就哈哈大笑了起来。蒙无听到鲲鹏的笑声立刻变清醒了过来,感慨道:“东皇师兄真能享受啊。”鲲鹏止住笑声道:“的却是很能享受,呆会可不要吃惊。”说完便向前走去,“什么。”蒙无忙上去问道,鲲鹏去只是不答。蒙无也拿他没办法。

就这样他两人向里走去,蒙无一路走走看看,只要有不懂的地方就停下来问个明白。就这样两人经过一处宫殿。

之间此宫殿修的是宏伟大方,到处金光闪闪,最上边有一巨型太阳。下边修了十个门户每个门户上又有一小太阳。整个宫殿上放出阵阵热气,连蒙无都隐隐感到热浪扑面,少说也有几万度的高温。

不用鲲鹏说,蒙无也能猜到这就是东皇的十个儿子的宫殿。不过现在都没在殿中。

鲲鹏见了此宫殿,脸色微微一沉冷“哼”一声,加快了脚步。蒙无看了一眼鲲鹏又望了一眼宫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也加快了脚步。

一路走到妖皇宫,看着眼前的妖皇宫。蒙无终于明白了刚刚鲲鹏让自己不要吃惊是什么意思了,要不是明知道眼前的是妖皇宫,蒙无差点都以为这是紫霄宫了。眼前的这个妖皇宫根本就是翻版紫霄宫吗。

鲲鹏“呵呵”的笑了两声道“你一个人进去把,你那只毕方我会好好照顾的。”说完不等蒙无反映过来拉起他身后的毕方,一道绿光就不见了。

蒙无低声骂了两句,抬脚向妖皇宫里走去。只见进了宫殿,里面广阔无边,金霞万丈带有无边的威势在上方盘旋。修为不够之人一见,恐怕连进去的勇气都没有

蒙无看了一眼这不知多少里的宫殿,也没心情一步一步的走了,一个转身消失不见。

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在东皇的面前了。

只见东皇与鸿蒙中一样,一身黄色道袍,中年摸样,头上扎道嵇。自有一股君临天下的威势,见到突然出现的蒙无到是一点也不吃惊,笑道:“师弟,你来了。”

蒙无一见东皇,二话不说张开双臂就向东皇抱去,道:“师兄我想死你了。”东皇对这个师弟的脾气那是太了解了,一脚就揣了出去。“给我退后。”蒙无后退一步刚好躲过这一脚,一个眉眼就向东皇抛了过去,道:“师兄,你真下的去脚。”要说蒙无长的绝对不丑,相反还很漂亮,当年蒙无塑体的时候,就是按照东皇和女娲两人的样子来的,自然不会丑了。可东皇现在只感到胃里一阵翻滚,以前吃的什么灵果仙露都差点吐出来。额头上帽出了一阵冷汗,道:“要抛眉眼去你师姐那抛去,别来骚扰我。”

“师兄,我要是敢对师姐抛的话。师姐就敢把我给撕了。你好狠的心啊。”蒙无说着就又是一个眉眼抛了过去。东皇脸色越来越难看,几乎用吼的:“我现在就把你给撕了。”“咚”的一声一口大钟就向蒙无罩了过去,蒙无脸色不变。头上现出一亩庆云,上托一塔成玄黄之色,那东皇钟被塔挡住,上下翻滚就是下不来。

“师兄,你真的对师弟我出手了。太伤我心了。”说完居然低声抽涕起来。

东皇彻底没了脾气,有气无力的道:“看上了什么就说把。”蒙无一脸兴奋的望向东皇:“什么东西都行?”脸上哪有一点泪水。

大呼上当的东皇东皇点点头道:“只要我有的什么东西都行。”蒙无一脸兴奋的道:“你的星辰之精也行。”“行,只要你肯走,什么都行。”“等等,你说什么,星辰之精。那东西你想也别想。”东皇这次是直接吼出来的。

“哦,那我赖在这就不走了。我还是妖教的三教主呢,住在天庭是应该的。我去把我的仙府从不周山搬来。”说完就想外走去。东皇脸上的冷汗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想象了一下蒙无住在天庭的样子,终于无力的道:“你要多少?”

蒙无停下脚步一脸笑容的道:“不多,不多,三分之一就够了。”东皇直接翻了个白眼道:“你可以去搬你的仙府了。”“那四分之一。”东皇继续白眼,“五分之一。”东皇直接闭上了眼。蒙无一脸无奈的道:“能给多少,你直说。”“十分之一,再多没有。”东皇睁来眼道。蒙无盘算了一下,十分之一应该够了,力马点头。

东皇一个转身消失不见,蒙无紧跟着也一道清光失去了身影。

洪荒星空广阔无边,有三百六十五颗主星,每个主星又有无数辅星。密密麻麻多不可数,普通天仙根本不敢入内,就算是太乙金仙如无必要也不愿多来,当真是一处绝地。

而现在这处绝地中,一黄一清两道光不分先后的落下,正是那东皇蒙无二人。蒙无长出一口气道:“刚刚那个是《周天星斗大阵》把果然厉害。我差点都出不来。”东皇理都没理他指着前边的一发光球体道:“这就是星辰之精,周天星力的本源。”蒙无向光球看去,只见此球体只有一拳头大小,上放银色毫光,缓慢的转动。隐隐有三百六十五道丝线从中射出。”

东皇小心翼翼的抠下来指头大小的一块,一脸肉疼的递给了蒙无道:“拿了快走。”蒙无用抢的把这一小快星辰之精收好,正准备在说两句调笑的话。”

“轰隆......轰隆。”几声巨响传来,整个三界都颤抖了几下。声势直如开天劈地。“什么东西啊,这么大动静。”蒙无一脸不解的问道。东皇也一脸疑惑的摇了摇头,突然他两几乎同时说道:“难道是......”

蒙无也顾不上在说话了,一道化一道清光就冲了回去。连被鲲鹏牵走的毕方也管不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