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古长生》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荒古长生

荒古长生

编辑:云海笙箫 2019-05-15 22:18:52

荒古长生

《荒古长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荒古长生 即可阅读全文

《荒古长生》小说简介

荒古长生是由云海笙箫书写的一部仙侠,且看一介落第书生,如何机缘之下拜入仙门,从此扬名海外,称尊大能,飞升荒古之地觅长生!————————————————本书第一个书群,348979558

精彩章节试读:

上古有好事者,作《荒古志异》以载天地山水,此书《下界·南域卷》有云:“南域之极,临无尽荒也,有蕞尔小国,其名曰阐齐,乃蛮夷之地,遂古未开化之所,何足道哉!”而我要给你们讲的故事,就是从这个叫做“阐齐”的小国开始的。

南域,阐齐,都城郊外。

一辆马车缓缓的向着远处驶去,全然不顾已经暗淡的夕阳,洛衣静静的坐在马车中,心里说不出的复杂,昨日帝都放榜,孙山已然在榜外,洛衣更在孙山外;名落孙山。

今年洛衣已经二十五岁了,这正是一个应当早已娶妻成家,子嗣满堂的年纪,要知道一般这个年纪的人,都已经可以自称老夫了,但是洛衣依旧是一个人。

这是第几年进京赶考?洛衣已经记不清楚。从十六岁获得文士资格,直到如今,天知道这又是第几次失败了。

洛衣很清楚,自己已经没有再考下去的可能了,贫困的家境,只靠着父母去世前留下的那点积蓄存活,如今已然支撑不下去了,一个没有功名的穷酸书生,而且还没有个可以糊口的正经营生,也难怪都这般年纪了,竟然还没有找到婆娘。

皇榜上的那些人,洛衣自己是清楚的,至少有一半的,是那些各州的大员子弟,要不就是些巨贾花钱买来的功名,而真正自己考中的,也不过寥寥的几人,洛衣知道,凭借自己穷苦的家底,是断然不可能靠这些手段来博取功名的,也就是说,自己已经是中举无望了。

是不是该回到村里去做一个教书先生呢?或者运气好一点的话,还可以去城中学堂里任职,只不过去学堂八成还要上下打点一些……

洛衣一个人坐在马车里,已经开始慢慢的寻思起往后的路来,终归还是要生活,但是自己什么手艺都不会,唯一能拿的出手的,也就只有这半辈子的书籍知识了,既然中举无望,也只能靠教书为生。

洛衣一个人思忖着,一时间也归心似箭起来,马车的轮子咕噜噜的向着都城的南方驶去,敲在青石板路上,发出略显嘈杂的声音。

忽的,随着车夫紧急的收车声,嘈杂的声音戛然而止,也将洛衣从沉思中缓过神来,掀开厚实的油布帘子,此刻的天际已然黯淡。

早已是半夜了,但是四周却被无数人手举着火把照的灯火通明,洛衣看着这个情行,不觉得暗自叫苦,他哪里还不明白,这是遇上了强盗!

“前面车上的那厮,快快下来,不然,莫怪爷爷不客气!”

洛衣再抬头看去,远远的一个粗壮的黑脸大汉正被一群人簇拥着,手拿一柄混铁长刀,暗红的刀身,也不知道饮过了多少人的鲜血!

年迈的车夫早已经唯唯诺诺的站在一旁,洛衣也不敢怠慢,急急的从马车里出来,忐忑的站在车夫的旁边。

黑脸的大汉狞笑着走近,洛衣终归是个书生,也见识过万人进京赶考的大场面,也是在文广殿挥过笔泼过墨的人,此刻虽然颤抖恐惧,倒也没有乱了方寸。

“不知这位大爷叫小生有什么事情,我只是一个破落的秀才,只有这些微薄的银子,还望大爷行行好,饶过小生的马车,还有漫长的路程要赶。”洛衣颤颤巍巍的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青布包袱,将几两碎银子摊开,就要往黑脸大汉面前递去。

黑脸大汉蒲扇大小的巴掌猛的一挥,将洛衣手上的青布包袱打掉,散了一地的碎银,“哼,这些钱,就算不是这几天的特殊时候,老子也要剜下你几个手指头来!你有几颗头,敢用这点银子来消遣爷爷!我告诉你,今天,你这银子,我要了,你这马车,我也收了,便是你这人,只怕也走不了!”

听到黑脸大汉这么一说,洛衣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都无望起来,不要说什么教书先生了,便是一进贼窝,这辈子就要交待进去了;洛衣刚想硬着头皮再去说几句话,黑脸大汉就大手一挥道:“把这俩人都带回山上去,你们再分出一半的人,随老子去那西山再走一趟!”

此情此景,洛衣也悲从心来,只觉得此生无望,连挣扎的心思也没有半点,任由一群人一拥而上,绑了马车上,远远的去了。

这一路,洛衣觉得自己颠簸的快要将肠子也从胃里吐了上来,原来这伙人已经将马车赶上了山路,远远的,洛衣已经看到了山顶上明晃晃的一团辉煌的火焰了。

中途中竟还有几道暗探出来盘查,这阵势,只怕是一般的军营,也是不遑多让。

这时候,洛衣想起了这些年闻名阐齐国的一股土匪势力,这股势力,据说是从旁边的湟夏国叛逃的军队,流窜到阐齐国境,最后落草做了土匪;其实说是叛军,阐齐国上上下下谁还不明白,这是湟夏国暗中派遣的军队,用这种方式来剥削阐齐国的国力,致使阐齐无暇顾外,奈何湟夏国国力雄厚,威震这南域边陲,阐齐也是敢怒不敢言,而且这些年阐齐国也是几次派遣军队围剿这股势力,却是无果而终,甚至因此让这股势力在阐齐国的威名更甚了,就连洛衣在家乡也听说过这股势力的名字,叫做“血雕”的就是了。

敢在帝都外面就打着梆子拦路抢劫,也只有血雕的人能够做的出来!

一路颠簸到尽头,看着山寨门口所树立的大旗,更是证实了洛衣的想法,这正是阐齐国最大的毒瘤,血雕!

看着山寨里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强人,洛衣的心一点一点的沉入了谷底,自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又有什么办法再从这贼窝里跳出来,这已然是刀山火海一般,一朝跳入,只怕再见只是,已成湮粉!

纵是有万般的不情愿,洛衣跟车夫还是被推搡着向着山寨的顶峰走去,这个时候那个截住洛衣的黑脸大汉也从西山赶了回来,蒲团大小的手,捏着一个干瘦少年的脖子,就像是提着鸡崽一般,一齐向着山顶走去。

山顶后的一间后院里,洛衣、车夫以及那个干瘦的少年战战兢兢的哆嗦着双腿,不知道即将要迎接来怎样的命运。那黑脸大汉也是小心拘谨的站在最前面,朝着帘子后面恭敬的问道,“雕爷爷,今天给您老人家带了三个人过来,要不您再试试?”

“一个一个的进来吧,桀桀!整个的血雕,上千号人,竟然没有一个合适的人,还得要老头子废这么大的功夫!”

帘子后面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就像是两块铁石在剧烈的摩擦一般,声音刺耳,令人不寒而栗。

最先被推进去的,是洛衣雇来的那个车夫,也是三十多的年纪了,谁想到出趟车竟然就遇到了这样不幸的事情。

“哼!这人连最普通的杂灵根都不曾有,让老家伙我如何的夺舍?没用!没用!拉出去杀了!”

听到帘子后面的嘶哑的声音,尤其是那“夺舍”两字,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洛衣还是隐隐之间感受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果不其然,那马车夫似是被一股大力所震出,踉跄着好几步没有站稳,最后跌坐在地上。

一旁的黑脸大汉自然也听到了帘子后面的声音,此刻一声狞笑,挥起一直拖在手中的混铁长刀,手起刀落,车夫已然身首异处。

眼前的血腥场景,洛衣又哪里见过,便是村里的屠户,洛衣以前见了也是躲着走的,此刻见到黑脸大汉打开杀戒,只怕一会儿帘子后面的人再来一声“不能夺舍”,自己也会是落得这般的下场罢!

虽然还没有弄明白这“夺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但是洛衣显然已经明白了这帘子后面的人的意思,不能夺舍,那就死!

那个干瘦的少年也被黑衣人提着脖子扔进了帘子后面,没办法,那少年已经双腿哆嗦的走不动路了,洛衣颤抖的看了黑脸大汉一眼,大汉似乎是有警觉一般,回过头来,朝着洛衣一阵狞笑,脸上一道长长的刀疤随着这个狞笑向外翻转着肉皮,似乎是在宣布着一会儿洛衣的命运一般。

洛衣打了一个哆嗦,将头偏到一边去,不再看那黑脸大汉。

“桀桀!又他娘的是个没灵根的家伙,这是要气死老夫了!剑鼎道宗的那个小娘皮只怕不日就要追杀而来了,这样让老头子如何是好!杀了!杀了!”

帘子后面的声音显得更加急躁了,刺耳的声音落到洛衣的耳中,却带给他无尽的恐惧,任谁见到这样吵着嚷着杀人,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的自然,也会令人不寒而栗的!

干瘦的少年并没有被黑衣大汉挥刀杀死,在被那股大力震出帘子的时候,就已经七窍流血,断气身亡了,洛衣走进帘子之前,回头看了那个少年一眼,乌黑浓稠的血液从少年的眼睛、鼻子、耳朵、嘴巴流出,带给洛衣更深层次的恐惧。

洛衣掀开了帘子,一个人走了进去,他已经断定了自己的死期已至,恐惧到了极限,竟然出人意料的镇定的许多,洛衣不急不躁的抬起头,看向那刺耳声音的主人。

并没有想像中的丑八怪,一个俊朗的少年形象映入了洛衣的眼帘,细长的眼眉,修长的手指,比女人还要白皙的皮肤,病态的不带一点的血色,鲜红的薄唇,就像涂抹了鲜血一般,眉心处有一个淡红的花印,远远的看,竟像是朵桃花一般。

一时间,洛衣呆呆的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俊俏的少年,竟然张口说出了那样刺耳的声音,更是张口闭口的就是“老头子”。

俊朗的少年缓步走到洛衣的面前,轻轻地将一只手按在了洛衣的眉心,洛衣就觉得有一股清凉的气息从眉心处渗透而来,浸润着洛衣的全身,这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要不是内心中还残存着恐惧,只怕此刻洛衣就能呻吟出来。

妖异少年闭目了片刻,竟然高兴的开口道,“不错不错,竟然是木火两系的真灵根,可惜,要被我这个老头子给糟蹋了!”

此时帘子外面的黑脸大汉也赶紧讨好的说道,“小人恭贺……那个……仙爷爷找到了修行灵根!”

妖异少年却并不领情,不耐烦的一挥手,“没事就赶快滚!这里用不到你,把老头子提出来的那几味药材赶快送来。”

洛衣也怔在了原地,这……自己的待遇显然跟前面的几个人不太一样,这一时间,洛衣竟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小子,你暂且可以多活几天了,老头子自然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的疑问,老头子是个好人,自然会让你明明白白的上路!”

听到面前的妖异少年口生生的说自己是个好人,洛衣也不由的像撇撇嘴表示抗议,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已经动弹不得。

“老头子也不知道你到底是此地哪个村哪个店的倒霉孩子,老头子本也不是这个地界的人,说实话,本来你也不用遭这个罪,要怪就怪有个该死的小娘皮不远万里追杀老头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妖异少年竟也是说不出的唏嘘。

“可能你此生从没有经历过如此虚幻的事情,但是老头子还是可以告诉你,我本是服威国天魔宗的金丹长老,便是你等志怪小说中描写的修仙之人,而你的体质,却也是可以修仙的体质。”

“仙又哪里是那么好修的,能有灵根者,已经是万中无一了,而这灵根又是分三六九等,灵根有五行之分,若体内是单系灵根,则为不可多得的绝世天才,绝对的修行一日千里,被称为天灵根,已经发现,那就是各个宗门争夺的法脉弟子!传承各宗法脉!”

“又或者是两到三种灵根混杂的,这种被称为真灵根,一般都是各宗的真传弟子的待遇,日后宗门的顶梁柱!”

“再者四系甚至是五系混杂的,被称为是杂灵根,此种灵根普普通通,一般难有成就,飞升上界更是遥不可及,能为门内普通弟子。”

“还有人,有灵根,但是各系灵根先天混杂不堪,难以分开的,这种灵根一般有两种下场,一是各系灵根相克相生,从而产生冰、雷、风等异灵根,此等天才与天灵根无异,甚至犹有过人之处,但是千百年难求一人!再者就是不曾相克相生,灵根混杂不堪,是为伪灵根,这种灵根,可以修行,但是起步就极其艰难,成就更是艰难,因为其本身,就是一种桎梏!”

“我本不该告诉你这些的,但是多少还是让你死的瞑目一些,老头子终归还是要借你身体一用。”

“你确实是真的倒霉,若是日后能够有那个正道的人游历至此,看到你这等二系真灵根,必将会高高兴兴的收为弟子!刨除那些天灵根弟子,你这也算是不可多得的天才弟子,已经是亿万难寻!可惜你今日碰到了老夫!”

“说实话,老夫也不愿意对你夺舍,一朝修为尽散,谁愿意!可惜那正道的小娘皮非要从服威国一路万里将老夫追杀,现在我已经灯尽油枯,不进行夺舍的话,已经是活不下去,可是夺舍之人必须要有灵根,没想到找来找去就找到了你这个天才的真灵根,要知道老夫也不过是四系杂灵根!”

妖异少年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说着,每个字落在洛衣的耳中,无异于一声声的炸雷!没想到,面前的人竟然是一个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怪物,更没想到,自己是一个传说中的修仙体质,而且天赋异禀!

谁不奢求长生之路,谁又自甘做一个普普通通的百年凡人?最终是万劫不灭,还是一抔黄土,这是所有人都知道该如何选择的。

只是这个机会刚刚让洛衣知晓,就要从他的眼前随着他的生命消失掉,洛衣此刻不光觉得自己的四肢僵硬,更是觉得意识也开始模糊,眼前一黑,就要彻底的昏迷过去。

临昏迷的最后时刻,洛衣听到妖异少年说道,“你等将这些药材投进锅里,煮成药液,老头子要为夺舍做准备,这具身体还是要改一改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