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剑修》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仙途剑修

仙途剑修

编辑:君子寻水 2019-05-15 22:18:51

仙途剑修

《仙途剑修》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仙途剑修 即可阅读全文

《仙途剑修》小说简介

仙途剑修是由君子寻水书写的一部仙侠,一个少年的修仙路程,执着于超脱剑道,掌五行,控阴阳,以自身灵根再造天地,造化之气,衍化万物!  界珠在手,天下我有!  新书已发,无尽仙河,十一月一号开始正式更新

精彩章节试读:

夕阳缓缓落下,整个天地将要在白与黑之间慢慢的转换。

地上,一口水井,井边有一个少年.

少年身穿粗布麻衣,头发蓬松,整个一个乞丐的打扮。不过偶尔从发稍间漏出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少年的无奈,伤感和深处坚毅,希望……

“咕咕”少年端起碗里面刚刚打出来的水一口饮尽。少年身旁是一片废墟,火烧过的灰迹还历历可见。往四处望去都是相同的残垣断壁,偶尔一缕炊烟,几个人无力的说话声中掺杂着几声乌鸦的凄惨叫声,更让人从心底感到一阵凄凉之意。。。。。

随着四周慢慢的寂静下来,少年把手上最后一点硬邦邦的黑馒头吃完,并舔了舔手上的碎末之后才向“床”走去。

说是“床”,只不过是由两根烧成黑色的木棍和一块木板靠在一起,下面铺些杂草建成的罢了。

不过少年能在这乱世中活着已经很幸运了。

深夜,虫鸣声不再像夏天那么有力了,时间已经是夏末秋初了。杂草上面,少年并未睡着,一双迷茫的眼睛望向满天的繁星,注定今晚又是一个难眠之夜……

这少年叫王辰,说起来家境也算殷实,据说王辰出生是有星辰陨落,先生说王辰是天上仙人下凡,因此取名叫王辰。

王辰自小更是聪慧异常,四岁便跟着王家村唯一的一个识字的先生学诗文,三个月便会读《百家姓》《千字文》,是远近闻名的小神童,也算是对得起仙人下凡的唿头了。

时间回到一年多之前。那是一个酷热的下午,八岁王辰偷偷从先生的学堂跑出来去几里之外的山上玩,等到玩累了,天快黑的时候才回到村庄。

然而,回到村庄一切都变了:原来恬静的小村庄不见了,原来纯朴的村民不见了,只留下四处的火光,废墟,尸体……年幼的王辰找到家人和先生的尸体并在全村几十个幸存者的帮助下把他们埋葬了。灾难的第二天,幼小王辰便便开始了凄惨的逃亡之旅,因为听说几个幸存者说要开始打仗了…….

乱世人命不如狗,军队似强盗啊!

九个月前,在逃亡途中王辰捡到一只死了的家鸡,刚刚烤熟就被被同时逃亡的两个中年人抢去,并遭到毒打。

七个月前,因为几十文铜钱,再次遭到毒打….王辰的内心满是苦涩,难过,以及不屈。经过这些事情年幼的王凡明白了一个道理:好东西不能让别人知道,除非你有实力保护……

六个月前,王辰在逃亡的路上。四处都是无家可归的难民…..草根已经很少见到了,树皮也不多了,在饥饿的驱使下一群面黄肌瘦的难民要抢一个骑马青年的钱….

王凡辰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打扮华丽的青年,背着一把剑,面带鄙夷的撇了几眼难民,然后拔出剑,剑影肆虐,没用几剑就死了七八个难民,剩下的人也慌忙逃跑….

王辰震惊了,第一次有一种学武的想法,想变得更强….当天晚上,在难民的交谈中,就听说了沧州的三个帮派:龙虎帮,巨鲸帮,金刀门。同时他还听说因为沧州城三大帮派的强势,连双方交战的军队都不敢进入….

这是一个皇权没落,帮派兴起的乱世啊!

沧州城是大夏国的十二州府之一,在夏国十二城中排名第八。作为沧州的州府之都,沧州城已有千年历史,往来的人流,热闹的酒肆,华丽的衣着,无不彰显着沧州的繁华和富庶。

初秋的阳光,柔和的洒向大地,再没有夏天那么毒辣。沧州城外,一个少年站在城外远处的大树下,向尽在咫尺的沧州城望去。

高大的城墙足有十几米,全部由巨石构成,偶尔可以依稀辨认出城墙石头上的痕迹,或刀,或剑。这是战火和武者留下的痕迹。看到的人都会忍不住感叹,果然是一座历史悠久,底蕴十足的古城。

这少年正是王辰,六个月的颠沛流离,王凡褪去了一般这个年纪少年的羞涩,而又了大人的稳重和深沉,只是不高的身材和眉宇间显示的英气,让人很容易发现这还是一个孩子。

灾难使人成长,这话一点也不错。

一个月前,刚刚流浪时的一些幸存者在经过的几个镇里面安稳了下来。王辰没有停下来。自从看到那个青年的剑法之后王辰便决定来沧州城。因为他打听到要学习高深的武艺,成为令人敬畏的武者,最近的只有去沧州城的三大帮派。

城门口,没什么严格的检查,懒懒散散的站着几个守卫,没有什么波澜便顺利的进城了。刚刚进城王辰就发现城里面与外面的不同,街上人流如潮,人人衣着华贵,四处的叫卖声让王辰感到很新奇惊讶。等了好一会儿,四处城里人蔑视的眼光才让他回过神来。

“还是太嫩了啊”,王辰心里想道,自责自己表现的像个孩子一样。赶快跑到没人的角落,不过他没有想道他这种想法是这么小的少年应该有的吗!

要进入帮派,首先要打听帮派的消息,要打听消息自然是去酒楼。

洪福酒楼,一个略显俗气的名字,王辰蹲在墙边,微微抬起头向酒楼内望去。酒楼内是嘈杂的谈笑声,一个个客人进进出出。王辰过了近两个小时才听到有用的消息。

“李万福,后天就是三大帮派招收帮众的日子了,你儿子今年已经十二岁了,今年的帮派选拔,你家小子还是过不去吧”

“不用你担心,我儿子过不去,你家的犬子就算去了也白搭,三大帮派不是什么货色都能进的”一个挺着肚子的中年人面带愠色仿佛这话戳到了他的痛处,毫不示弱道。

“今年也不知道几人能进入帮派,学的武艺”

…….

王辰略微听了两句便知道事情的始末。便没有往下面听,低头离开了。

城南,一座破庙,经常有几个乞丐住在里面。王辰今天也只有住在这里面了,虽然王辰在流浪中也藏了三十多文钱,但是显然不能为了住宿就花完了。

晚上,破庙中。

一个身着褐色破译的中年人训斥这三个十岁左右的小乞丐,“明天你们三个就要去参加三大帮派的考验,能过去你们就不用跟我受苦,化身成龙,我也能沾你们的光,进不了三大帮派就不要回来了”中年人声色俱厉,三个孩子胆战心惊,等了一会儿,中年人又对三个孩子一番勉励。王辰听着就慢慢的睡着了。

第二天王辰花了五文钱买了一身合适的粗布短衣,虽一点不华丽但比进城是穿的破布一好多了。之后又买了馒头吃饱了,缓缓睡去等待着第三天的考验。

三大帮派乃沧州三霸,每年招收一次帮众,必须是八到十二岁的孩子。普通人家的孩子很难习到高深的武功,要想出人头地,挣大把的钱,通过筛选进入三大帮派是唯一的办法,特别是在乱世,武艺是立身的根本,进入了三大帮派,只要能活下去就能锦衣玉食,一般人都惹不起,于是很多人都愿意把孩子送进三大帮派。

沧州城城北,这里是一个长宽约上百米的广场,王辰来到这里时已经有几百人了。人群很明显的分为三部分,每一部分都有几十个马车,车上插着锦旗。

王辰学过字,锦旗上的字也认的。龙虎,金刀,巨鲸,上面分别分别绣着一条相互对立的龙和虎,一把金刀,一个大头的怪物。锦旗迎风飘荡,四周都有劲装汉子护着,甚是威武。

王辰略微思索了一会儿便向飘着龙虎的锦旗飘去。

龙虎帮锦旗前面,横着一个文案,文案前坐着一个先生一样的人,身着长袖锦衣。文案两边是劲装大汉,甚是威武。

王辰排着队,没一会儿,就轮到他,中年先生头都没抬的问道:

“姓名”“王辰”“年龄”“九岁半”“籍贯”“……”

只不到半分钟的时间,王辰回答完毕。旁边的劲装汉子便嗡声道:“过来”。王辰便赶快跑过去,那人身后已经又几个少年了,王辰赶快立在后面。不多久,四个劲装汉子后面就各站了八个人,王辰便在他们的吩咐下进入了马车。

咯咯的马车声一点也不难听,王辰一个人静静的呆着,闭着眼睛,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听到其他几人说话的声音,王辰才扭过头打量车里面的几个人,一个是同样粗布的孩子,样子憨憨的,一个人也不说话。

另外五个人则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话,显然很快熟识了,三个华服少年,一个劲装少年,一个面若桃花的少女。

“这次帮派的测试咱们几个可要互帮互助啊!”

“那是当然”

“一定一定”

……

最后面是一个在车角的是,面若冰霜的的少女,面容秀丽,只是身上流露出的生人莫近的气息让几个少年都十分不适。王辰没有和别人说话,等了几个小时马车还在走就缓缓睡去了。

当马车停下来的时候,王辰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喊:“起来了,起来了”,睁开眼睛,便看到那个憨憨的少年在摇他的身体。“谢谢”王凡回了一句,憨少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拉起王辰边一起下车了了。

下了车,才发现他们在山脚下,时间也到了下午,四周有几十辆马车,几百个少年在四周低声耳语。王辰和憨憨的少年也相互交流,没几句便知道这少年叫张铁,是沧州城附近穷苦人家的孩子,也许一样的背景吧,两人相谈甚欢,很快便熟识了。

又等了大概两刻钟,又来了几辆马车,等少年们都下车了,众人中央的华服老者才重哼一声,在场的少年赶快停止了说话,看着老者。

老者环视一周,才朗声道:“顺着前面的山道往前面走,三柱香的时间到达山腰才能进入外门,否则,哼,龙虎帮不要废物。”老者的声音很有气势,音若洪钟。话音过后几个闪身老者便消失了。

众少年看着老者迅捷的身影免不了一阵惊叹,龙虎帮果然厉害,想到自己很快可能加入这样的帮派,少年们便马上着急爬山了。

龙虎山,因龙虎帮在此而得名,山上树木繁茂,不时可以看到潺潺溪流,景色甚为优美,可惜由于龙虎帮的强势没人敢来游览。

不过此刻的少年们没有心情观看四周的景色。粗重的喘息声,一滴滴汗水都证明着少年们已经很累了。

从山脚到山腰看起来很近,实际上爬起来很辛苦,身体不好的成年人三炷香爬起来都可能有些勉强的,更不用说这些孩子了。

走着走着,王辰已经头晕目眩了,双腿如同灌了铅一样,仿佛没走一步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往上面望去目的地已经快到了,身后张铁紧跟着王辰。王辰看张铁累的想坐下休息,赶快道:“赶快走时间快要到了,”,听了这句话张铁才勉强站了起来,可是浑身没力气走不动,王辰见状略一踟蹰便拉起他一起往回走。张铁仿佛被他的动作激励也咬牙往前面走。

而旁边,和王辰同车的几个少年。

“姓王的不十说好一起的吗?你怎么能自己一个人先走了”

前面那个劲装少年投也不回的往前走,后面又传来几句叫骂声。

王辰没有理会几人的叫骂,内心却不知不觉的产生一种莫名的情绪,这种情绪叫小心,它虽然几次阻碍的王辰的修为,但也拯救了他几次的姓命,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过了好一会,王辰和张铁终于到了半山腰。

山下的说话的华服老者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身后已经一百多个少年了,王辰本来已经累得受不了了本想马上坐下,看到这些人赶快拉起张铁往后面走。王辰走到后面找个石块一屁股坐下,大口的喘气。

过了不到一盏茶时间,当王辰刚刚不怎么大声喘气的时候,就听到前面的声音,“废物,过了这么久还没上来,学武最重要的是要吃苦,这种苦都吃不了,哼!把后面的人给我赶出去”。

王辰听到这声音暗道是那个老者,心中有侥幸还好早了一会儿。然后王辰赶快站起来,拉着张铁站在众人后面。老者转过身扫视少年,目光如剑,少年们都低下头。刚刚的话仿佛是给他们暗示一般。

之后少年们被安排下去休息。晚上,山上的房间里,王辰,张铁和其他两个人在屋子里兴奋的睡不着觉,兴奋的讨论起来以后的江湖生活……。

深夜,房间里的其他人热闹了一阵就睡。

王辰靠着窗口,窗外是满天繁星,如同一粒粒珍珠。王辰想起了小时候在父母身边的生活,想起了一年多的流浪生活…..最后在对未来的期望中睡着了,嘴角还有一抹坚定的微笑。

第二天,天刚亮,王辰几人就被叫醒吃早饭。吃完饭之后王辰就被一个劲装青年领着走。

路上,一个长相颇为猥琐的少年疾步走向前面的青年,抱拳道“小弟吴德,初来乍到,大哥,怎么称呼啊!还请大哥多多照顾啊”。劲装青年看到吴德的谄媚的笑虽不喜,但也抱拳道“客气客气….”随即两个人的攀谈起来。

两个人的话没有故意遮掩,王辰也听到了。原来他们要去藏武阁,藏武阁,顾名思义是收藏武学秘籍的地方。听到这些,王辰心中不禁火热起来,这几天和其他少年在一起也听说了武学的事情。平常人学武多是庄家把持,对付两三个普通人还可以,但要真的是武者,就不够看来。真的武者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有武功心法。而外面基本是没有武学心法的,只有大势力才可能有。学了武学心法的人只要不是傻子,一般情况下就会比一般人强的多。

王辰知道武学秘籍很难得,对自己有好处,而这次去藏武阁就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少年们内心期待,不经意间就加快了脚步。过了大概一刻钟时间,一座阁楼出现在面前。阁楼依山而建,通体有杉木组成,可见其奢华。木柱子上雕刻着花纹,一龙一虎,栩栩如生,仿佛要从柱子上跑出来一样.

众人随着青年进入阁楼里面。阁楼里面很宽阔,四周除了几个武器架子之外没别的东西。不过此时这里并不显得空旷,少年们排成一对缓缓前行,四周是劲装守卫,虎背熊腰甚是威武。王辰几个人也赶快排在队伍后面。

不多久,就到了王辰,通过前面几个人王辰也知道了这一关测试这叫摸骨。摸骨是一种简单的判断一个人学武资质的方法。

要知道人生而不同,有的人天资异常适合学武,很多人不适合学武。天资好的人练两年比别人练五年甚至十年,因此天资是学武很重要的一方面。当然,毅力等方面的因素也很重要,毕竟习武的资质可以改变的但是毅力是很难改变的。事实上王辰后来才得知,三大帮派对习武的条件各有侧重,龙虎帮侧重毅力,第一关爬山只要过了就算合格,而其他两个帮派侧重资质,先摸骨,只要是下等的资质都能进入帮派。

一双手在王辰头部和脖子摸了一会儿,王辰心中忐忑不安,身体就要有点不住的颤抖,好在几年的流浪生活让王辰更加坚定,强自吸进一口气镇定下来。

“中等”

王辰听到声音眉毛舒展下来,一口气呼出,只要有习武资质就好。伸手接过令牌,王辰好奇的打量起来,木质的令牌雕刻者一龙一虎,下面刻着中等两个字。

随着摸完骨的少年往里面走。有点幽深的道路,四周是青色的石壁,阁楼后面竟然是石头,偶尔露出的青色的苔藓更证明了这一点。很显然,龙虎帮竟然把山掏空一部分,作为藏武阁。

“好大的气魄”王辰暗自惊讶,眼神不住的往四边瞄去。

众人往前面走,每过几步便是一个由精铁打造的柱子支撑山洞,少年们都是好奇的四处看看,内心更是充满了对龙虎帮的敬佩。

片刻后,一道铁门出现在众人面前,前面是两派守卫,少年们被一个个检查过令牌,“上等资质和特等资质的可以随我去二层,其他人在一楼选择秘籍”,一位中年人在检查完之后领着几个资质优异的人去了二层。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苦闷起来,一群十岁左右的孩子,刚进来就被别人拉开差距自然是心情不爽。不过这种自然不包括王辰。看到这些一老者从里面走了出来,不住的安慰起一群孩子。

“一个人的资质千奇百怪那是简单的摸骨可以确定的”老者淡然的话语让一群孩子心情好了起来,“很可能你们当中有人的资质远胜其他进去的人”。孩子们听完,心情激动起来,仿佛自己的资质真的好过他们似的。王辰暗自摇头,虽然不清楚老者说的话是否正确,但那种资质的人绝对不会很多,不然就不会以摸骨来判断练武的资质了。

事实上王辰猜对了,摸骨有时候会判断错误,但这种情况很少发生,只有在一些比较罕见资质的身体上才会发生,而这些资质罕见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老者的话虽然不让王辰信服,不过这是王辰获得练武消息的唯一来源,自然要认真的听下去。

“虽然不能选择高深的功法,但对于现阶段的你们而言,一部打基础的基础功法更好一些”罗嗦了一大堆话,老者的话终于讲完了,少年们也涌入藏武阁。

屋内,四排整齐的书架出现在众人面前,每排书架上都有上千本书。如果卖到外面,这些功法可卖到上百万银子,真是让人心惊。少年们两眼放光,迫不及待的冲到书架前翻动。

“流云决”

“蛇息功”

“青云剑”

“断门刀”

……….

少年们一个个面色微红,激动的拿着书翻来翻去。正当这是,刚刚讲话的老者走了过来,他一副先生的打扮,而不像一个武者。老者手拿一个戒尺,啪啪啪几声少年们的头都被拍过来一边,身形仿佛鬼魅一般,所有人都没看到老者是怎么出手的。

“高手,武功绝对不低”王辰眼角闪起莫名的光芒。“既然这样,那么老者刚才的很多话应该是正确的,毕竟以他的身份无怨无仇,没必要骗人”

少年们都安静下来,老者才道:“一群臭小子,藏武阁也是有规矩的,不能乱选”说着老者讲了起来,声音柔和,像一个先生一样。

藏武阁有很多武学秘籍,分为:内功心法,剑法,刀法,棍法,身法和其他的兵刃秘籍,而且每份秘籍都被划分了层次,共有不入流,三流,二流和一流之分,每个层次又分为上等,中等和下等,当然一层最高的只有三流秘籍,二层之上他们是不能进的。同时老者又告诫他们,每个人只能选两本秘籍,想要再选要要等到五年之后。

别的少年都在一个个查看秘籍,甚至有些人为了一本秘籍差点打起来,后来被老者一人一巴掌打的一句话也不说了,“再争抢谁都被取消观看秘籍的资格”,一句话让众少年安静了许多,毕竟这里那么多秘籍,犯不着为了一本而争吵,甚至失去了资格。

王辰没有像别人一样去翻看秘籍,只是内心暗暗思考。刚刚老者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开始的时候最好选择基础的功法而不是层次高的。可是如果选择基础的功法,五年间自己一定没别人厉害。这是一个困难的选择。过了几分钟。王辰做好了决定径直向书架走去,书架上面写着“内功,不入流”。毕竟以后的时间好长,王辰觉得还是选择打基础的功法比较好。

“莽牛功,学莽牛嗜血之相,由掌力发出可断木裂石,练得极致可有五牛之力,缺点身形迟钝”

“灵猴气,得灵猴之灵Xing,练得极致可身若灵猴,视高山如平地高山,缺点力弱”

……..

王辰一本本的翻过秘籍的介绍,又一本本的放下,心中不免有些着急。莽牛功,虽力大但太过迟钝,灵猴气虽灵敏但力太弱,既然是为以后学习高深功力打基础的当然不能有明显的缺点。

一本本的翻看,“咦!”王辰发现在书架第二层最左边的一个盒子,打开盒子,一本发黄泛着古色的书映入眼中,“大力功”王辰不禁又是一阵失望,这名字一听就知道书不怎么好。但还是王辰翻向下一页“吾阅尽天下武学秘籍,结合吾之医术创次奇功,望后人将其发扬光大”

王辰看了很好奇,一口气把一本书看了几页,原来创造这个大力功的人是一个没有武学资质的人,虽酷爱武学,但没什么成就。后来转为学医制药,成一代奇医,在晚年时,以医理看武功,认为武功虽千差万别但不管怎么说都是增加自身气血的。

这个奇医于是创作此功。后来此功流落在外,被龙虎帮所得,不过后来发现次功第一层除了体质比常人强一点之外也没什么别的效果,而且大力很难练到第二三层,而这本书上说那位创始人也只练到第一层,于是龙虎帮便把它丢在藏武阁。看完了整本书,王辰想了想一咬牙便把大力功拿在手中,往另一边走去。

过了片刻,两个书架边,王辰站在中间眉头微皱,,手中拿着一个盒子往左边看看往右边看看。左边的书架上写着身法,右边的书架上写着剑法。本来王辰是想学剑法的,但几年的流浪生活让他觉得生命最重要。如果能跑得快,就更有优势,别人也打不到你。片刻后后王辰走向左边。书架上依然有很多书。

“七星步”

“灵蛇步”

……..王辰一个个看着,有点儿犹豫不觉。几种中身法,各有优点,但考虑了片刻王凡拿气了一本书,上面写着两个字“劲步”。

劲步,不入流级。严格来说它并不算是一门身法,一般的身法都需要简单的辅助内功和一些深奥的境界之类的。劲步只是一种步法发力的技巧,综合了很多步法的小技巧,比如怎么能用最少的力跑到更快,怎么去节约体力。劲步虽没有别的身法听起来神奇,但胜在实用,更重要的是书上记载的,该步法由人的身体情况决定步法的快慢。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的身体基础条件好,这个步法绝不会逊色与一般的步法。

选完功法,王辰便从门口出去。出去的时候守卫收了王辰的令牌,并警告王辰不允许将功法传给他人,一个月后归还,若发现传阅泄漏秘籍者死。这种警告让王辰觉得帮派也许不是一个想象中的圣地,可能比外面还要危险。

回到院子里,管事一人给少年们分了个房间,说是练功不能受打扰。少年们自是很愿意,迫不及待的进入各自的房间,尝试自己的武功。

房间内,一张床和一个桌子,干净整洁,很是简陋,王辰也不在意。坐在床上,盘腿而坐,身体直立,标准的打坐姿势。心神沉入身体中去感受所谓的气。时间过了好久,也没有找到书上讲的气感,王辰心底不由一阵失落:内功不是那么好练的。

下午,王辰他们被集中在一起讲课。

讲课的老师是一个略显文雅的中年男子。

“你们短时间内找不到气感是正确的,就算是百年难遇的天才也要几天时间来寻找气感”

“摒气凝神,心神如一,呼吸放松,感受经脉中的气,存气于丹田就勉强算是三流高手了”

“强身健体,多加锻炼能更好的感受到气,气就是内功,多锻炼能加快内功的增长”

“内功能增强身体机能,不过具体的增加程度要看你们选择的功法了,不同的功法有不同的侧重,你们以后要注意用心体会”

“内功是相对与外练筋骨皮的外功而言的。内功首先要找气感,之后Cao纵内气,在经脉中运转,最后存于丹田。人体有大的奇经八脉,大部分内功都在奇经八脉的一部分流动,而只有个别的内功才经过全部的奇经八脉。”

内功的修炼并不容易,特别是第一步寻找气感,很多人一辈子也找不到气感,只能做一个不入流流武者。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