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长生咒》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西游长生咒

西游长生咒

编辑:大梦泣 2019-05-15 19:37:20

西游长生咒

《西游长生咒》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西游长生咒 即可阅读全文

《西游长生咒》小说简介

西游长生咒是由大梦泣书写的一部仙侠,世间万法,我只求一长生之法。(新书,一剑惊雷,已经发布,拜求诸位的支持!)  每天两更,已有作品《拜师八戒》,《重生西游之大唐皇族》,《天蓬元帅》,《以武诛仙》

精彩章节试读:

谷虚站在三清道观前,一脸的沮丧和无奈:“我怎么穿越到了车迟国,还是三个国师的嫡传弟子!算一算时间,那猴子应该快到了车迟国,不知到时候杀的Xing起,会不会把我也一棒子打死。”

“我是嫡传弟子,猴子不杀我,那些揭谛、珈蓝和佛门护法们也一定会杀了我的!”

谷虚脸色变幻的厉害,每次想到这里,都有一种拔腿就跑的冲动,只是这偌大的车迟国,那有自己逃跑的地方,国外四方更是妖魔众多,自己现在只是个小道人,怕是一走出车迟国,就会被妖魔当做了血食。

“小师弟,你在发什么呆啊?今天三才祭坛建造成功了,还不去观礼,在这里作甚?”

一个背着松纹古剑的中年道人笑着对谷虚道,便要拉着谷虚朝着远处走去。

“三才祭坛?”

谷虚微微一愣,疑惑的说道。

“师弟傻了不成,这三才祭坛可是三位师傅集合车迟国国力建造的,可以自行吸纳天地元气转化成灵力,如此一来,我们师兄弟日后修炼起来就事半功倍了,车迟国也能够风调雨顺,再也不用年年施法求雨了。

若是日后你我立下功劳,师傅再赏赐一枚可以调动祭坛灵力的符篆,到时候在车迟国内,就不用担心灵力耗竭了。”

中年道人脸色欢喜,拉着谷虚的脚步也走的越发急了起来。

谷虚微微一愣,自己这一年来只顾着修炼,到忘了这件事,当下立刻躬身道:“晨阳师兄,我就不去了,我的伏魔九篆到现在只祭炼了一张离火神符,师傅若是见了我,怕是又要责骂一顿,我还是去那些寺庙看一看,免得大典的时候,那些贼秃闹事!”

“也罢,大师傅对你的期望最高,所以对你严厉了一些,其实以你十六岁的年龄,能够迈入练气一重,已是难得的材质了。”

晨阳叹了口气道,也不再勉强谷虚,而是小心的提醒:“你去寺庙也好,不过却要小心些,那些贼秃的高手虽然被师傅囚禁了,但总有一些隐藏的贼秃闹事。”

“师兄且放心!我的离火神符威力可不弱!”

谷虚笑着道,却没有多少担心,自己虽然只有练气一重,但也迈入了修行之境,那些和尚却都是凡人,便是百人齐上,自己也是不惧,再说自己也不是真的去看管那些僧侣,只是去汲取那些佛像上的信仰之力修炼纯阳咒罢了。

这纯阳咒是自己穿越而来时候,得到的一个奇怪法咒,具有至刚至阳之力,震慑邪魅,但是却又排斥一切外力,一咒而起,环绕周身,便无法攻破,除了这个护身和震慑妖邪的作用外,谷虚还没有找到其他的功效。

纯阳咒的修炼也极为简单,就是吸纳信仰之力来凝练咒力,既可散出持咒法门,也可直接掠夺神像上的信仰之力。

这车迟国佛门被摧毁后,很多佛像上的香火愿力就被自己吸收凝练成了纯阳咒力。

当谷虚来到寺庙内的时候,看管僧侣的道人们立刻迎了上来,这些道人都是普通的道人,只传授了一些稀疏的吐纳之法,给了一些强身健体的武功,连外门弟子也不算,面对谷虚这位嫡传弟子,都是恭恭敬敬,小心侍奉。

那些和尚看到谷虚背后的松纹古剑,虽不识,也知晓这是三个国师的嫡传弟子,顿时面露仇恨。

“我去古塔顶端,若有人闹事,直接禀奏给我!”

谷虚对着四周的道人说了一声,就直接踏入了七重古塔的顶端,这座古塔上面有一座巨大的石佛,蕴含着磅礴的香火愿力,正适合修炼纯阳咒力。

那猴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车迟国,自己必须赶快提升修为,为逃命挣得一线机会,这纯阳咒力虽然没有什么威力,但是防身效果极佳,却是逃命的不二法门。

自己三个师傅为了延寿,一心要讨好道祖,希望能够得到延寿的丹药,自己虽然也想得长生,可面对即将到来的生死大劫,却没有丝毫的心思。

除了这奇怪的纯阳咒外,自己修炼的是道门功法,唤作伏魔九篆,在丹田内每凝练一道种符后,就能够提升一道境界,九道符篆凝练成功后,就是练气九重之境。当九道符篆合一,就可以度雷劫,结成伏魔金丹。

这伏魔九篆乃是道基和法术合一而修,道基成,法术亦成。

而其他的修炼法门都是以法决奠定道基,产生法力,增强修为,若是要使出法术,必须再次修炼法术的种符,施展之时,以真元或法力催动种符才会生出一种幻符,发出威力来。

其实天下所有的法术都是这般道理,谓之以符生法,只有炼就种符,才算是身具力量。不拘是道门真气,还是天生妖气亦或是佛门之力,只要注入种符之中,就会自种符衍生出一道幻符来,这道幻符一现,就能施展一次法术。

有些符篆是一种法术独有的种符,有的则可以随意使用,灌注不同的灵力,灵力强弱,施展出来的法术也会千差万别。

同样的一道符箓,水系真元和火系真元说不定就会生成两种法术来。灵力越深厚,种符越强大,容纳越多的灵力,法术的威力也会更强大。

一些法宝之内的符篆,若是参悟得法,甚至可以施展出法宝的力量,有些大修士,甚至可以通过门派的符篆来窥伺修炼法决。

不过天下修士追求的都是长生,所以注重道基,以法决提升修为,企图窥破长生之门。

至于法术往往是精修一两种,用来护卫长生,多了便会分心。

所以谷虚的这一法决便显得独特之处,虎力师傅看重谷虚这身资质,传授了这一法决,正因为如此,对谷虚的要求也更加严格。

谷虚已经凝练了一道火符,因火生土,依据五行相克原理,准备凝练大社土符,若不是心忧命运,怕已经闭关苦修,争取早日迈入练气二重境界了。

“尽人事看天命!希望那猴子来的迟些!”

谷虚端坐在佛像面前,长叹了一口气,口中轻轻念动咒语,浑身顿时漂浮其无数纯白色的光点,密密麻麻,宛如符篆,却又像是一个个字符,极有规律的漂浮旋转着,随着咒语的念动,这些纯阳咒力慢慢的牵引着石佛上的香火愿力,将他们化作无数个细小的光点融入身体周围。

半日后,整个石佛上的香火愿力被吸收一空,谷虚周身的纯阳咒力也变得强大了一些,若要强行按照道门练气境界来划分,这一身的咒力大约相当于练气三重练气如刚的境界,甚至还要强一些,只是这些咒力只能用作防御,无法当做法术使用,就宛如一个超级强悍的乌龟壳,不过这纯阳咒力对妖邪有着近乎毁灭的杀伤力。

“咯吱!”

忽然一声细微到极点的声音传入了耳中,谷虚猛的跳起,体内真气一激种符,火焰幻符立刻被激发而出,漂浮在头顶,蓄积力量。

“谁?”

谷虚轻轻一喝,伸手一点,幻符飞入,一道火焰符篆印在了墙壁上,轰隆一声,整个墙壁炸开,露出一个黑洞。

一个面容枯槁的老僧端坐在黑洞面前,单手举着一个青铜灯盏,看到谷虚的时候,面色更加凄苦。

“上师,出了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大量的道人涌了上来,神色惊慌的喊道。

“下去!”

谷虚扫了下袖子,呵退众道人,目光望着这个枯黄的道人,一脸冷笑道:“你是逃僧?”

“妖孽,老僧乃是无相寺塔林守护僧,尔等外道残害佛门弟子,日后必受地狱之苦,永世不得超生!”

谷虚嘿嘿干笑了下,伸手拿了这老僧手中的青铜灯:“这是法器么?”

谷虚上下打量着青铜灯,隐隐透着激动之色,如果真的是法器,那自己可算走了大运,这天下修士众多,但却不是每一人都有一个法器。

要祭炼法器,必须达到练气五重,凝练出真元才能够祭炼法器,每一个法器更是需要大量的天材地宝,平常修士,一生也不过祭炼一两件用来护身,更不会花费苦功为他人祭炼法器。

这车迟国算是大国,自己的三个师傅也是地仙业位,可是为了建造三才祭坛,大量的天材地宝被征用,根本没有材料祭炼法器,到现在九大嫡传弟子使用的也不过是松纹古剑罢了。

“阿弥陀佛!”

老僧听到谷虚话语,只是诵了一声佛号,闭口不言。

“嘿嘿,你若不言语,我便立刻杀了楼下的僧人。”

谷虚冷笑的威胁了下,顺势便做出动作。

“孽障,安敢如此!”

老僧怒吼喝道,谷虚手中却摆弄了下,一两个道人走了上来,准备听谷虚下令。

“老和尚,我师虽不杀僧,但是却不代表我不杀,说吧!”

谷虚冷脸威胁着,车迟国的三个国师只是囚禁和驱使和尚,并不杀戮,谷虚也不会犯禁,但是并不代表不会威胁,这老僧不知道此事,脸上越发悲愤和愁苦。

“老僧乃是看守无相寺塔林的护法高僧,历代相传,已继九代。

第一代看守塔林的高僧无意中得到了一部名为多宝咒的佛咒,修习之下,发现此佛咒乃是佛门旁支所创,亦佛亦道,参悟之下,证悟了这心灯后,便再难以参悟证道。

后这高僧便以道门祭器法决祭炼这佛宝,妄图将自身和佛宝合一,以灯为身,心为芯,模仿道门元神来证悟金刚身。

历代高僧祭炼,使得这佛灯有了九重符篆,乃是上品法器,不过要驱动此宝,需要我佛门咒语和佛门功力。”

老和尚说道这里,眼中露出一丝狡黠之色,继续侃侃道:“我佛门修炼,需要有高僧传下咒语,日夜持咒诵念,然后生出护体佛光,当所持咒语和佛光融合,便可凝练自身佛宝,却比你道门凝练法器要简单的多。

此佛宝乃是本命之宝,日夜以佛光加持,威力会越强。

佛宝成型之后,再感悟六识,便可生出诸般神通,六识尽悟,便可凝练金刚身。

金刚身成后,再行参悟,不用渡劫,就可证悟金身,形同你道门人仙。此等重重,却是你道门比不了的。”

谷虚听到这里,对着老僧嗤之以鼻道:“你也不要说的如此花团锦簇,道门法决修炼还有迹可循,你佛门全凭自身感悟,悟过就过,悟不过便只能等死。”

“而且你说了这么多废话,也蛊惑不了我,我是不能放出你们的,更不会转投佛门!”

“阿弥陀佛!老僧何敢有此等奢望,只是希望道人可以传承老僧这一脉的佛法,看在老僧赠宝的情面上,多加看顾僧众。

这心灯乃是我无相寺塔林一脉的佛宝,日夜祭炼,已蕴佛力,只要道长将其祭炼,再配合我这一脉的佛咒,便可显现神通。

因其乃是法咒和佛光合一的佛宝,一旦祭炼便等于你道门练气三重之境。日后甚至可借此证道。”

“只要有佛咒就可以运转此宝?”

谷虚微微一愣,那听到老和尚罗里吧嗦,立刻将这青铜灯端在面前,上下打量起来。

“不错,需要特定咒语配合特殊手印。只是道人得了此宝,日后便也算是佛门半个弟子了,还需多加招抚佛门弟子。”

老僧很是爽利的将一个口诀传给了谷虚,这让谷虚微微一愣,旋即大量起来:“老和尚,你怎的如此爽快了?前倨后恭,怕是有阴谋吧?”

老和尚苦笑了下:“老僧躲在此地半载有余,借助佛灯和石佛掩了身形,却因为未至辟谷之境,早已油尽灯枯,而石佛又毁。今日情景,也无佛门弟子可传承,老僧亦是无法,不想数代佛门高僧心血就此丧失。”

“宝物我收了!那个佛咒也传来吧!”

谷虚可不管什么佛道之争,只要能增加点实力,保住命就可,若能够逃脱此劫,那亦是荤素不忌,只要能长生便可,至于佛道之争,自己便不去理会,也无心理会。

谷虚收了佛灯,按照老僧传的法咒祭炼起来,淡淡的佛光从佛灯上面传来。

看向已经闭目逝去的老僧,手掌火符化作一捧火焰落在老僧身上,将其化去,微微躬身算是做了感谢。

当下便盘坐在这佛塔顶端,开始祭炼这个法器,这佛灯若是真正的佛宝,谷虚就算有佛门咒语,没有佛力也难以祭炼,但是这佛灯却是以道门炼器法决来祭炼的,只要自己祭炼成功,再配合法咒,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掌控这佛宝。

三才祭坛建成后,车迟国大庆,一连数日不停歇,谷虚便在塔顶祭炼了这佛宝数日。

而虎力、羊力和鹿力也忙着安排三才法坛的相关事宜,更是不曾理会谷虚。

谷虚配合法咒,全力祭炼之下,一个月后,终于将佛灯的三道符篆祭炼成功,可以收发随心,又参悟佛灯内的符篆,对那多宝诀有了更多的感悟。

“凝!”

谷虚轻轻一喝,这佛灯漂浮在脑后,散发一圈淡金色光圈,将谷虚承托的宛如神圣一般,若是在配合周身漂浮的纯阳咒,卖相就更佳了。

佛门的佛光就如道门的练气二重,可以在体外形成护体之光,坚若金铁,自己虽未成就练气二重,但是这佛光亦有如此功效,倒也有这种效果。只是自己有纯阳咒,对这个佛光的功效到不在意。

“临!”

谷虚轻喝一下,口中诵念法咒,自家心意之下,脑后的佛光飞出一柄金色长矛,狠狠插在了远处。

又一会又飞出了一柄长剑,继而是锻锤、净瓶、金印和**,随着心意不断变幻,最后这一圈金光更是化作了一只金色大手。

这些武器虽然只是凡物,却也是神兵利器了,只要自己将这佛灯祭炼的深了,日后幻化的宝物也就越发强大,甚至可以幻化成法器,这才是谷虚在意的地方。

这个时候,一个道人持着三位师傅的法旨而来。

谷虚当下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将佛灯收在窍Xue深处,转身朝着三清大殿而去。

自己已经一个月未见师傅了,功课未做,怕是又要受到一番责罚,当下也只能硬着头皮进入了大殿中。

“弟子谷虚拜见三位师傅。”

谷虚进入大殿,恭敬的拜了拜,这三位师傅虎力粗犷,羊力瘦小,鹿力则仙风道骨。

三人相貌奇古,行事更是正道,若非谷虚知晓三人的身份,万万想不出三人会是大妖得道。

只是这西游神魔世界,天地诸神佛,以妖身证道者多不胜数,便是猴子、八戒和沙悟净在这一世也都是妖身,而天庭的二十八星宿皆是世间大妖,所以谷虚对三人是人、是妖并不感兴趣,在某一种程度上,谷虚对三人的感情更深。

不过因为猴子等人行事狠辣,下手断无生机,三位师傅又牵扯到佛道之争,自己若是不争一争,怕也只能身死道消。

端坐在三清神像下方的三人看了下谷虚,虎力睁眼道:“谷虚,你这一月去了何处?修为几何了?”

虎力发声询问,声调不断上调,越发严厉,谷虚本能的出现一股惶恐,上前赶紧道:“师傅,我怕大庆典的时候有贼秃捣乱,就前往**,发现了无相寺塔林护法首座,已经将其斩杀!”

“哼,要不是如此,你以为本尊不罚你么?”

虎力手中的拂尘轻轻的扫了下,重重的哼了下。

“好了!好了!谷虚区区两年便踏入了练气一重,看其灵力痕迹,更是要隐隐突破二重,足可见其勤勉了。”

羊力哈哈一笑,又转身对着谷虚道:“谷虚,你师傅是爱之切,责之深,你这伏魔九篆可是长生法决的根基,是从终南山全真道的长生法决通天法篆演化而来。

那终南山纯阳祖师曾经和我三人赌斗,因一招而败,将这伏魔九篆送给了我们,并且应诺若吾等弟子能够将伏魔九篆修炼到了人仙果位,便可将全套法决赠送我们。

你师傅将其赠送给你,便是对你的器重,万不可懈怠!一旦得到长生法决,我这一脉便可壮大,成为万古大派。”

鹿力摸了摸下颚的长须,浅笑道:“谷虚,今日之言,你记住即可,万不可对他人言语。”

谷虚听到这里,心中震撼,没有想到自己的伏魔九篆竟然还有这么一个来历,顿时惊慌伏拜道:“弟子惶恐,何德何能,能有如此机缘!”

这一下谷虚可没有丝毫作伪,他根本没有想到三人竟然如此厚待自己,传的竟然是长生根基,这西游世界虽然神魔遍地,可无不在追寻长生大道,便是天庭的诸多仙佛也是在苦修长生。

王母种蟠桃,道祖炼丹药,佛祖控轮回,所为的都是让仙佛延续寿数,好有更多时间参悟长生之谜。

自己穿越到这一方世界,所见所闻无不是追求长生的修士,可是真正能得长生的,却万中无一,除了资质之外,长生法决、莫大机缘都不可或缺。

自己的这三位师傅,虽然有地仙果位,却因为之前修炼出了差错,始终无法温养出元神,便在车迟国积累功德,百般讨好道祖,希望可以得道祖赐下延寿丹药,让自己在寿数未尽前,得了长生。

这三人传授自己长生之基,足以让自己肝脑涂地,更是将双方的关系牢牢的锁定,自己日后无论去了何处,有了何等修为,这师徒烙印便是不可抹灭。

“除了你之外,你大师兄修炼的五火神光亦是长生之基,只是这五火神光乃是火焰山的法决,得之甚难,你三师傅日夜祭炼冰龙,便是希望以此神物从那牛魔王处交换这完整的长生法决。”

谷虚听到这里,身子伏的更低,心中的感动之余,更是喟然长叹,这三位师傅对自己的恩重远超自己的想象,自己就算逃脱了猴子的那一劫,也难逃这恩重如山的心劫。

虎力看着谷虚的神态,神态越发严厉,目光盯着谷虚斥道:“莫要做出小儿女之态,吾等如此作为不仅是为了你们,更是为了我们这一脉。

我与你两位师傅此生修炼艰难,苦苦探寻,勉强得了仙道,却被纯阳祖师讥笑,虽赌斗胜了一筹,却也难掩未得长生悲苦,一旦大限将至,不过黄土一抔。纵然心气大如天,亦是笑话一场。

你和你师兄资质最佳,心Xing尚可,需得勤勉,日后得了长生之基,立下道统,为吾等挣下一份脸面。

若吾三人日后大限将至,你和师兄两人亦可加以接引。”

虎力说道最后,也不由唏嘘感叹,引得其他两人更是面露悲苦。

“三位师傅已证仙道,积善功,建法坛,必会参悟那长生玄妙!”

谷虚看到三人长叹,立刻跪拜劝勉起来。

羊力手中的拂尘轻轻一扫,将谷虚扫了起来:“谷虚,我们师兄弟三人因为修行和出生之故,最重脸面,你万不可懈怠,堕了我三人之名,日后若是见了纯阳祖师,只问他是否依赌约而行便可。

若是其反悔,你便前往茅山祖庭,他们的太上北极伏魔斩神篆亦可通这伏魔九篆,只是如何得之,就看你的机缘了。

谷虚听到这里,忽然觉得事情不对,三位师傅今日怎么话语怪怪的,似是交托后事一般。

“谷虚,你可记住了吾三人的话语?”

谷虚正在思虑的时候,虎力猛的吼道一声,振聋发聩之音让谷虚一颤,立刻束手拜道:“弟子牢记于心,不敢忘却!”

“如此甚好,三日后,你立刻前往紫罗山,与你大师兄汇合,驻守那里,防备紫罗山的妖众,没有我们三人的符篆不可返回!不论听到何事,见到何事,皆不可返回,否则便是欺师灭祖!”

虎力声音陡然凄厉,透着决绝,让谷虚神色大振,脑中猛的一颤:“猴子到了!”

这一下谷虚便有些浑浑噩噩,心中更是百感交集,看着三位师傅,忽然生出一股悲痛,自己这三位师傅所求不过长生,重三清而贬释迦,亦是佛道之争的体现罢了,三位师尊贬斥释迦以来,未杀一人,可见其心,为何却被人连连杀死。

“谷虚,这是天罡剑丸,是以天河星沙炼制而成,乃是上品法器,你用来防身。”

虎力将法器拿出来的时候,鹿力伸手一摇,一条巨大的冰螭腾空飞去,显然是飞去紫罗山。

谷虚看着手里忽然多的上品法器,更是透着一股悲色,师傅的这一番作为显然坐实了自己心中的猜想。

“师傅,是否有大敌来临?弟子愿与师门共存亡!”

谷虚拜在地,一脸悲愤。

“去吧!莫胡言乱语!”

鹿力摆了摆手。

“谷虚,这是伏魔九篆修炼关窍和一些修炼事宜!下去准备吧!”

虎力看着有些失魂落魄的谷虚,挥手道,声音第一次有些柔和。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