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败修仙》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不败修仙

不败修仙

编辑:五十块 2019-05-15 19:37:10

不败修仙

《不败修仙》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不败修仙 即可阅读全文

《不败修仙》小说简介

不败修仙是由五十块书写的一部仙侠,云海到筑基,别人苦修几十载方能突破。而我,不过是杀一人的事罢了。跨阶杀人可得技能点,跨境界可得属性点。今日起,我自愿化身那血海修罗,成就那无上仙魔之道!《新书已经发布:(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欢迎大家里看看,希望大家支持》

精彩章节试读:

中城城郊外,青山之巅,凉亭之下!

望着远处那一袭白影以及那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叶瑶和王媛面面相窥,显得有些震惊。

“师姐?那人究竟是谁?竟然让院长亲自让他在这里等他?”扎着一双马尾辫,一张显得有些婴儿肥的王媛,此刻脸上满是惊讶!

那老者看起来有些慈祥,可是却是一个谁也无法睥睨的存在。

楚国圣地,北月学院的院长,更是先天九重的巅峰存在,可是这一刻,她们竟然从院长身上看出了恭敬之色?

这男子究竟是谁!

王媛很好奇,可是那叶瑶更是好奇!

“那人年约不过二十五许左右,在这个年龄段能过让院长看得入眼的莫过于君子榜榜首萧一然,以及那红颜榜的倾城仙子柳清雅,可是若说这人是萧一然是万万不可能的!

柳清雅号称是楚国百年来难得一遇的天才,仙资达到地品不说,不过二十来许便已经达到了后天八重的境界,更是被尊称为倾城仙子。

至于那萧一然,十年之前,却是已经死了!

说到这柳清雅,王媛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话说那倾城仙子柳清雅好像结婚了?”

“对!五年前结婚了,听说五年前有个男子上门入赘柳府!”曼妙的身姿上裹着一袭显得有些宽松的红袍,映着斑驳的光影,让这原本就Xing感的叶瑶更显得妖艳。

“嫁人了?不是嫁给那孟天南?”听到叶瑶的话,王媛心中一愣,随即有些不可思议,那孟天南乃是孟家最为绝出的天才,号称是萧一然之下的第一人。

更何况那孟家和柳家乃三家之一,凭借两家的关系,这柳清雅,不是应该嫁给那,孟天南不成?

更何况,在如今整个楚国,除了孟天南,谁还有这资格迎娶那倾城仙子柳清雅?

“整个楚国都以为这柳清雅会嫁给这孟天南,却哪想这柳清雅竟然嫁人了,倒是有些好奇这柳清雅的丈夫究竟是何人,不过既然能娶到这柳清雅,必定会不是一般人吧?”

王媛眼神中带着八卦之火,五年前这柳清雅突兀的结婚不知道伤了多少青年才俊的心,其中便有那孟天南了。

更有甚者有人放言要杀了这柳清雅的丈夫好将这柳清雅收为那禁腐,只是不说这柳清雅能否同意,就是想动手他们也根本找不到任何的机会!

因为柳清雅那丈夫,自从结婚之后,五年来愣是一步也未曾踏出那柳府,以至于除了少数人根本没有人知道这人究竟是谁!

“不是一般人?”叶瑶精美的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他还真不是一般人!”

“哦?师姐?难道你知道不成?”王媛脸上满是好奇的神色,她可是越发的对这柳清雅的丈夫好奇了起来了!

叶瑶微微郃首:“昔日曾经听那孟天南提过,那柳清雅的丈夫名为楚墨,可是却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可是却正是这废物,竟然娶了这倾城仙子柳清雅,说出去的话恐怕不知道有多少青年才俊会一蹶不振吧!”

王媛惊讶的张着樱唇,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那楚墨竟然是个废物?那柳清雅怎么会嫁给他?”

苦笑的摇了摇头,对于这一点叶瑶也丝毫的不知情,不过却是听说其中好像有因为柳清雅那已故的父亲的缘故,剩下的,她却是丝毫的不知道了!

看到师姐的样子王媛撇了撇嘴,只是这一刻,她也开始好奇起这楚墨来了:“有机会我倒是要看看这楚墨究竟是何许人物!”

北月院长北傲此刻根本不知道他那两个亲传弟子在想些什么,望着眼前这个长得有些平凡,脸上却平静无比的男子,北傲那原本满是慈祥的脸上此刻却也是有所动容了。

一袭白影,身背一柄有些锈迹斑斑的铁剑,若不是身上那一股风轻云淡的从容,北傲甚至会以为,他找错了人!

“说吧,什么事情!”男子淡淡的看了眼北傲,尽管眼前这人被称之为楚国第一高手,可是他的语气中却丝毫的唯有察觉到一丝畏惧和尊敬。

“我该叫你萧一然还是应该叫你楚墨?”北傲看了眼眼前的男子轻声道,可是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此刻内心的复杂。

若是被那叶瑶和王媛听到这话恐怕会震惊在原地,他们刚刚口中的那个柳清雅的废物丈夫此刻竟然站在这里?

男子不变的脸上终于微微皱起了眉头,原本平淡的语气变得有些冰冷了起来:“十年前的萧一然已经在那火掌之下死了,如今起,便只有那楚墨!”

若是常人对北傲这般说话,恐怕北傲早已经将他扫地出门,可是此刻的他脸上竟落出了一丝苦笑:“你难道就一辈子当楚墨了不成?你要知道,你自以为那萧一然死了,可是总有人知道,你还活着!”

楚墨脸色的寒意越发的深重了起来:“今日你找我就是为了这事情?”

说完这话楚墨转身就想离去,从五年前入赘柳家开始,那怕一步也未曾离开那柳府。

今日若不是这北傲亲自前来,他根本不会出门一步,原本以为有什么大事,可是却没想到愣是一些废话!

看着像要离开的楚墨,北傲那苍老的脸上无奈的叹了口气,脸色也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我这次来是有一件事情求你的!”

楚墨脚步生生的停止了下来,不变的脸上终于有所动容了起来,转过身看着北傲:“求?说得有些严重了吧,你北傲乃北月学院院长,更是先天九重的高手,有什么事情竟然需要你用到求这个字?”

苦笑一声却是叹了口气:“十年前我和那柳云飞救了你,十年来我哪怕一次也未曾找过你,难道你今日还不明白我找你何事吗?”

楚墨原本平静的脸上此刻竟闪现一丝不甘,愤怒,激动的神色,看着北傲,那原本温润的声音此刻竟变得有些低沉了起来:“又到了那个时候了吗?”

十年,整整十年的时间,这一天,又要来了吗?

往日的一幕幕浮现在心头,这一刻,楚墨脸色变得很复杂,变得有些狰狞,良久却化为一丝叹息。

“十年前,我北傲医治你,柳云飞耗尽家族药材医治你!使得我北傲能将你削骨换面!所以,你欠我一个人情!”北傲语气有些凝重,十年一到,萧一然虽然死了,可是这楚墨活了!

楚墨没有说话,十年前若不是那柳云飞以及这北傲就没有今日的他,这恩,他必须还!

第二章:修仙令

听到北傲的话楚墨点了点头:“十年前我说过,我欠你们两个人一个恩情,那柳云飞的恩我已经还了,如今便只剩下你了!”

五年前,那柳云飞临死之际要自己娶了那柳清雅,在旁人看来这是楚墨赚到了,可是只有这北傲和楚墨知道这柳云飞打的算盘。

楚国好武风,开始于武者,而后后天,终于先天,而每一个境界更是划分为十重。

只是武者的极限终究止于先天巅峰,若是想要那突破先天便只有一条路,那便是修仙!

是的,修仙!

修仙令是楚国除踏入十万里十绝之地岐邙山脉之外唯一能进入修仙界的通道。

岐邙山脉之畔有一台,名为登天,其内有十枚令牌,每十年化为金龙坠落整个楚国各地,那令牌,名为修仙令!

而那修仙令更是踏入登天台唯一的凭证,每一次也仅仅有十枚罢了。

整个楚国百万武者,却唯有十枚修仙令,所以每当十年之期一到,修仙令一出,整个楚国便是一场腥风血雨。

而若是说整个楚国有谁必定能得到这修仙令的便只有一人!

而这柳云飞为了能给自己的女儿争取到一枚修仙令,便唯有将楚墨牢牢的和柳清雅绑在一起!

“柳云飞的将他的恩换取一枚修仙令,而我,只有一个要求!”北傲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三天之内离开中城,离开北海区,遇北月学院之人不杀,退避三舍!”

楚墨默然,而后抬起头目光直视这北傲,在这目光之下,北傲竟显得有些心虚了起来:“你要我不争抢这北海区的修仙令?”

“对!有你在,北海区必定会血雨腥风,修仙令更不可能再我等手中!”

一个楚国第一高手,一个北月学院圣地的院长,一个先天九重的存在,哪怕他有再多的头衔,面对眼前这男子,他依旧只能低头!

不知情的或许会很震惊,可是若是知道眼前这人是十年前的剑仙萧一然,他们也只会沉默!

楚墨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了眼北傲,随即转身就走!

穿过凉亭,错过那王媛和叶瑶的身边,楚墨没有丝毫的停留,仿佛什么事情也无法让他动容一般,缓缓离去。

望着离开的楚墨,叶瑶和王媛两个人面面相觑,有种被无视的感觉。

要知道,虽然她们两个人虽然比不上那倾城仙子,可是却也算是美女,可是这楚墨愣是目光平淡,仿佛当她们没存在一般。

撇了撇嘴王媛快步来到北傲的身旁:“那个院长,刚刚那个人是谁啊?”

叶瑶虽然没问,可是却也好奇的很,望着缓缓远去变得有些迷糊的背影,一时之间,叶瑶竟有些熟悉了起来,好像似曾相识一般!

看了眼王媛,北傲脸色有些凝重却也松了口气,他楚墨虽然从始至终都没说过自己会离开这北海区,可是北傲知道,他会离开的!

不为什么,就因为他是楚墨,更是萧一然!

“别多问,他只是老朽的一个熟人罢了!”说完这话北傲便离开了,登天天将启,修仙令将出!

这楚国,要乱了!

看这离开的院长,王媛嘟着嘴有些不满:“这院长也真是的,他的熟人我们怎么能不知道,明显就是不说嘛!”

叶瑶看了眼王媛,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吧,院长竟然不说便一定有他的道理!”

楚墨静静的站在中城的街道之上,感受这身旁来往的行人,一时之间思绪有些纷飞。

“十年了,也是时候该离开了!”轻喃一声,谁也不知道他说这话的时候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

“楚墨?”就在楚墨想要离开的那一刻,身旁突兀的传来一声有些阴柔的声音。

微抬着眼帘,只见两人个少年正朝着自己而来。

少年长得有剑目星眉,手持一柄白色折扇,显得有些风度翩翩,只是此刻看着楚墨眼神显得有些玩味。

“咦?孟兄认识这人?这兄台又是哪位人物?孟兄怎么不给我介绍介绍?”

这俊美男子正是被称之为萧一然之下的第一天才孟天南,一身实力高达后天八重,而身旁的那少年却是他的好友许聪。

今日两人刚刚从那柳清雅的府邸出来,刚刚还好奇怎么没有见到这楚墨,没想到此刻竟然在这里遇上了,还真是让孟天南有些想不到!

要知道这楚墨已经整整五年没出门了,没想到今日竟然出了这柳府,当真是一大奇闻!

“许兄你刚刚不是还好奇那倾城仙子的丈夫是何人吗?呐,眼前这人便是了!”孟天南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神色。

许聪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平静的男子:“他便是柳清雅的丈夫?楚墨?原本以为在那柳府能遇到,却没想到在这遇到了,不过看样子这人还真正的如传闻一般是个废物,我竟从他身上察觉不到丝毫的真气波动!”

说到这许聪脸上的讽刺意味就有些浓重了起来:“楚墨是吗?虽然不知道你一个废物是如何能娶到这倾城仙子的,可是遇到君子剑孟兄你怎么也得打声招呼不是吗?否则未免显得有些没家教了不是?”

楚墨从始至终一句话也没有说,仿佛眼前谈论讽刺的对象不是自己一般,只是淡淡的看着孟天南两人朝着两人淡淡的点了点头直接转身就走!

“你这小子!”看到楚墨这样子许聪脸色顿时就跨了下来,伸出手便想将这楚墨抓住!

“许兄,别冲动,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你何必当真呢!”孟天南眼神微微一眯,一股杀气一闪而过。

从小打到自己何时这般被无视过?可是就是眼前的这小子多次无视了自己!

许聪微微一愣,不知道这孟天南什么意思,自己想要教训这楚墨,他竟然还阻止自己了?“孟兄,难不成你和自己的情敌成为了好友不成?”许聪惊讶道。

“情敌?”孟天南冷笑一声:“他虽然和那柳清雅结婚了,可是在我眼里依旧不过是一个废物罢了,他岂配当我情敌?好友?更谈不上了!”

“那你?”许聪不解道。

“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欢这柳清雅,若是你当真我的面教训这楚墨,世人会如何想?”孟天南冷笑一声:“他们会以为是我指使你做的,虽然那柳清雅和这楚墨没有感情,可是毕竟是夫妻,一旦这样我这些年好不容易和她建立的那友情岂不是就化为灰烬了?”

许聪了然,可是依旧不甘道:“可是这人实在太过于狂傲了,不过一个废物罢了,竟然敢这般无视我们,我们就这样算了吗?”

“算?不!我们至少要出师有名,有个人会给我们个机会的!”孟天南眼神闪过一丝杀气。

“你的意思是她?”

孟天南笑而不语,只是嘴角的冷意却愈发的浓重了起来,杀了这楚墨不是难事,难的是,既能杀他,又能将那柳清雅收为禁腐!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