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之扉》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道之扉

道之扉

编辑:归帆斜阳里 2019-05-15 19:36:48

道之扉

《道之扉》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道之扉 即可阅读全文

《道之扉》小说简介

道之扉是由归帆斜阳里书写的一部仙侠,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仙过留痕。声留旷野早绝响,名留青史史成灰,痕留时空已抹去。生灭地,轮回界,真假境,我想推开道之扉,看看道外是否还有道。

精彩章节试读:

懒懒的秋日照在破败的山神庙,庙前几个熊孩子追逐打闹,红扑扑的脸上满是泥水。破败的庙门前,斜依着一个似乎是活人的人。消瘦、木纳,一身破旧的布袍就象庙里山神的衣装。迷茫的眼神偶尔扫示一下几个熊孩子,鸡爪样的手还使劲的左手掐右手。

我怎么会来到这儿,谁告诉我这到底他妈是怎么会事,穿越吗?我一没挨雷劈,二没被车撞,三没掉深坑,四没玩仙侠游戏,五-----,六-------就因上班累了,回家睡个午觉,醒来就全变了。老族长说,大半年前,上香时看到我睡在供桌上,族里几个年轻人说我是妖怪,差点没把我给打死,族长说看我脸有菜色,有点书生气,被留了一命,脸有菜色能联想到书生气,族长真好人啊,也真神人也,前世我还就一教书的。这大半年来,族里看我确实不象妖怪,又能识文断字还会算学(和前世古文差不多),渐渐接纳了我,还让我在山神庙开了个象私塾的教学点,教族里的熊孩子识文断字。学费嘛就是族里送来的粮和山里打的猎物,家就是这山神庙。

刚来时族里人审过我N次,问我是怎么来的,因这是大山深处,妖兽纵横,一般人来不了,能来的人只有两种:神仙、妖怪。我真想问他们:“你们是哪种”,不过没那胆。只能回答真不知道,N次后族人看我既不是神仙,也不象妖怪,最后下结论,我是脑壳被野猪踢了的人,什么都不记得,运气好得不得了而误入的人。

这大半年来,我开始觉得我是不是穿了,不过觉得条件好象不够,另一种可能到象,前世曾看过一则新闻,说一个牛人科学小组,证明我们生活的宇宙是虚幻的,就象生活在电脑的虚拟程序中,想想都晕。我是不是还在我的午觉梦中**,或者是从一个虚拟程序跳到另一个虚拟程序?算了不想了,穿越了我也要撕裂时空回去,梦中我也要把自已掐醒,我妈还等我吃饭呢!

“张先生,你看我找到什么了”一个小黑娃朝我跑来,虽然只有4、5岁,但那个结实啊,前世十来岁的小孩都不如,后面还跟着几个鼻涕娃,“慢点小黑”,看到他手上拿的银星草,一种一级灵草也有点愕然,这种灵草虽不很珍稀,但也不是大路货,据说练丹用得很多,族里用来熬炼体汤是基础药物之—。“张先生,给你”,小黑娃说,我笑笑,“给我也不会用,回家给你父亲吧,晚饭时会多几块肉哦”,“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孩子们回家吧”我说,孩子们听了,在庙门前站好,向我一拜,转身欢天喜地回家了,看着孩子们消失在阶梯下,我晃然,这样的生活也不错,比前世教的学生强多了。

走进房间里,摸出两个馍,一壶族人送的小酒,来到山神像前的浦团上坐下,滋溜一口酒啃一口馍,一会就有点微醉,山神像是我封的,但当着族人的面不敢这样叫,他们自称奇族,但我总觉得象叫弃族,弃世而独立。族里对庙还是很看重,重要时节都要祭祀,我也觉得这样好,祭祀完的供品对我来说是美味,我曾偷偷把三级妖兽冰熊的熊掌烧烤来吃,那个香啊,第二天起床还流鼻血,虚不受补啊。神像和前世看过的有点不一样,有点人兽组合感,特别是那表情,有点邪,类似于蒙娜丽莎的邪笑。

醉熏熏的我面对这种邪笑,突然脑子冲血,灵光一闪,不会是你大爷把我给弄来的吧,为什么来就睡在你的供桌上?一怒之下我跳上供桌破口大骂:我们认识吗?啊!我得罪过你吗?啊!那什么啊?!啊了半天山神还是邪笑,心里有点发虚,只好装可怜:大爷啊!大神啊!放过我吧,你怎么把我弄来,还是怎么把我弄回去吧,我回去后一定为你老量身打造一尊神像,天天好酒好肉好香供着,你看行不,我妈还等我回家吃饭啊,我的学生还等我回去上课呢,毕业班耽误不得啊,你就算不可怜我,也得可怜我妈是吧,也得可怜没老师上课的学生吧。

晃忽中感觉山神有点反应,好象左眼睛睁开看了我一眼,有戏!再看,还是老样子邪笑,玩我啊,还用一只眼斜我,鄙视我!老子和你拼了,跳下供桌,在庙里找了根长木棍,照着山神左眼使劲捅,正捅得爽,突然一道电流顺着木棍传过来,悲剧了!头发全直了,还不停跳抽筋舞,谁说木头不导电,物理老师你骗我!突然跶、跶声音传来,一个小圆球在供桌弹跳,

原来山神左眼珠被我给捅落下来了,我狐凝地看着,这是什么东东,不是泥做的,也不是石头做的,说是玉做的吧,又幽黑的让眼光都象要陷进去,刚才的电流多半就是这玩意传出来的,我左看看右看还是不敢拿,天有点黑了,油灯光线不明,我头凑近过去想看清楚点,真是好奇害死猫,只见黑珠子笔直朝脑门飞来,完了,不死也得变二郞神。脑袋一炸,时间好象瞬间停止,又瞬间灰复正常,赶紧用手一摸脑门,没什么变化,四处找找也没见黑珠子,再看山神像,山神不再邪笑,他老人家象睡了,象无尽岁月以来,他终于完成了坚守的使命,不再有挂心的事,终于解脱了,走了、睡了或死了。

回过神来的我突然觉得,天出奇的黑,有一股强气流在空间盘旋,感觉得到但听不到一点风声,山中传来惊天动地的妖兽的嘶吼,但不到几息又了无声音,静得可怕,山下奇族的村子也没有一点动静,是送山神吗?还是送岁月。雨不知不觉来了,没有雷声,没有风声,天地间只有象幕一样的雨,象岁月的幕布,是落幕,还是马上要揭幕。

第二天醒来时,发现又睡在供桌上,头疼欲裂,不知是昨晚酒喝多了还是黑珠钻进脑袋的后遗症,正想起来,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一看桌前站了一大群人,和刚来时一样。老族长在前,十几双眼睛齐刷刷看着我,想到昨晚闹出的动静,还毁了人家的神像,觉得自已很不象话,正准备解释道歉,族长发话::张先生,你下来。我敢紧跳下供桌,想要说话,老族长摆摆手,示意我站在一边,转头吩付族里猎队队长:奇楠,摆香案。香案很快摆好,一看是我见过最高规格的,主祭品是一只能猎到的最高四级妖禽铁羽鹰,桌上还摆了一只古旧的玉简,一只玉碗,族长从怀中摸出一只小玉瓶,往碗里倒了大半碗绿油油的液体。开始祭祀:老夫奇世,率奇族余脉叩拜先神,然后念出诲涩难懂的祭文,虽然听不懂,但给人感觉古老而悠远。念完后,族长回头突然盯着我说:张帆,我需要你的血。我一听冷汗刷就下来了,连先生都不叫了,这是要杀人报仇的节奏啊,我也是主祭品吧。老族长看我满脸冷汗的样子,说别紧张,只割破手指滴几滴就行了。我长出口气,心道:能不紧张吗?拜托说话一次说完行不,这样会吓死人的。奇楠过来让我到供桌上的碗前,摸出刀子在我手指上一划然后一挤,

血那个飚哦,碗里的绿色液体很快变红,我敢紧叫到:够了吧、够了吧。奇楠放开我,我迅速跳到一边,族长上前把古旧的玉简放进碗里,又开始念念有词,一会儿碗里的液体变成清水,玉简在碗底发出阵阵白光直照神像眼睛,神像底部好象出现一个黑洞,神像慢慢往下出溜,这时全部族人跪下,见我还目瞠口呆站着,老族长历喝到:张帆跪下。我敢紧跪下,只听族人用法力高喊:葬古!山中惊天动地的妖兽的嘶吼又传来,山象苏醒一样,一种莫名的气息传来。一会一切平息,神像原来的位置和其它地方一样,好象上面从来就没有过神像。

祭祀完后,老族长收起玉简和玉碗,带着族人和我走出庙转头对奇楠说:封庙。奇楠面对神庙从身上取出一不知名兽骨,口念法诀催动灵力,兽骨飞到庙的上空,空间出现水波般的波动,庙也跟着波动,慢慢虚幻消失。山顶也变得平淡无奇。

随着老族长一行人回到山脚的村子里,村子不大约二、三百族人,房舍简陋,最高档建筑就是村中央的一幢石屋,是老族长的住房兼办公室。我惴惴不安地跟老族长走进石屋,屋里光线昏暗,摆满了坛坛罐罐,货架上摆着些不知名的灵草兽骨。老族长让我坐在案前,眼神复杂地看着我,让我心里直发毛。突然老族长象是下了决心一样,掏出先前的玉简递给我说:“看看”,我茫然接过条件反射般地问:什么内容?老族长答道:不知道”。“你没看过”我有点迷湖,“只有传承者的血才能解封”,“又不是书,怎么看”,老族长脸上开始冒黑线,“把玉简放在额头,集中神念,没见过你这么笨的”,“我又不知道,谁都有初次嘛”我嘀咕道。然后依言照做,使劲把玉简按在额头,可脸都憋红了还是没反应,老族长腾地站了起来,努喝:叫你用神念,你使劲按玉简干什么,神啊你传了个什么人啊!我弱弱地问:神念是不是就是想象力,假装我能看进去。老族长无语45度角仰望屋顶。我试着把注意力集中到玉简上,突然一幕影像如电影出现在脑海,浩瀚的星空中,一道模湖的身影绝世独立,很有范儿,等了很久也不见传说中的回眸,觉得时间可能不多了,试着能不能勾通:神仙,没反应。妖怪,还不行,迟凝片刻,魔鬼!在转身,他动了!我尿了!一脸熟悉的邪笑。“冥冥中我的传人,你终于叫醒了我,万年前他们叫我魔,杀戮星空,二万年前他们叫我妖,正邪不分,三万年前他们叫我仙,普济沧生。当年的屠魔会,我拿出了妖,仙的招唤玉简,苍穹为之无声,星光为之定格。世间叫我“奇”,然后我郧落了。啊!原来是个堕落的神仙,“你是怎么郧落的”,我满脸八卦,“我**的不行吗”,“行,可关我什么事?”,“获我传承,保我族人”。“什么传承?”,“你懂的!”,电影放完了,我呆了。

脑壳的巨痛让我醒来,小黑娃一脸惊喜地拿着根木棍站在我面前,我还没发作,他突然嚎了一嗓子:快来啊,先生醒了!我一把拽过小黑娃,在他小屁股上啪、啪…不停打,越打熊孩子越开心,皮糙肉厚没办法。老族长。奇楠大叔和族人一起涌进来,脸上都很开心,月娥大婶说:三天三夜都跟死人样,幸好没埋了。奇楠大叔怒喝:不会说话就给我闭嘴,回家做饭去。月娥大婶讪讪没说话,拖过小黑娃出去了。

我和老族长坐在案前,大眼瞪小眼没话说,良久,老族长咳了一声说:古老相传,奇神有了传承,天下有变。我幽幽一叹:我就一灾星吧,明说我受得了。老族长一愣,怒道:是有变,不是灾变!等了一会儿,老族长又问:你获得了什么传承,奇神有什么交待?。我纳纳道:“你懂的”,老族长抓狂了:你想不认账!?。我叹了口气:真的是你懂的。老族长石化了。

看前老族长踉踉跄跄走出房门,口里不停念叨:我不懂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也无语。一会儿老族长疯魔样跑进来,咆哮道:不会的,奇神的传承不会是这样的,奇神为奇传会有安排的,我们虽然不知道,但我们会按照古老相传来做。我听着觉得有点不对味,又有点耳熟:奇神、奇传,倒过来不就是神奇,传奇,我靠,我还在异世开**了。

老族长说到做到,第二天老族长把我“请”到房里,开始给我作动员报告:此山叫莽,其大不知几许,奇族不知来自何处,不知多久迁到莽山,在最古的兽皮记录中,只有星空和血,莽山外是一个叫天奇的大陆,奇族铁律,每代只有族长候选人能走出莽山,十年必归,先归者为族长,十年未归逐出奇族。老族长百年前出去过,回来继任族长,据言超过十年就找不到**的路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