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符仙路》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灵符仙路

灵符仙路

编辑:地上写一 2019-05-15 16:53:46

灵符仙路

《灵符仙路》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灵符仙路 即可阅读全文

《灵符仙路》小说简介

灵符仙路是由地上写一书写的一部仙侠,《数字化生命体》第二部《游戏主神养成指南》已经发文,欢迎大家移步品读。  身体有个系统,设计一个游戏,建立一个公司,玩转一个世界……  这是一个都市少年装逼踩人的故事,这是一个游戏主神玩弄世界的故事,这是一个扮猪吃虎泡妞赚钱的故事,这是一个奇葩杀手一爽到底的故事……  ~~~~~~~~~~~~~~~~~~~~~  灵符也疯狂,符篆也逆天!  诡异的“符阵”之术,配合一颗怪异小石珠。  一个踏入修仙之途的凡人小子,却只是修仙废材的劣等资质。  怎样才能踏足仙神之巅?成就凡人修仙之梦!

精彩章节试读:

铁蛋用胳膊抿了把额头的汗水,把弩弓,短矛和身后的背篓放在地上,然后一屁股坐在旁边一个大石头上,深深的喘了口气。解下腰上的葫芦,仰脖美美的喝了口水,清凉的山泉水渡过快要冒烟的嗓子,感觉无比美妙。

铁蛋本名张平,住在山下的张家村,今年十五岁,圆脸偏瘦,因为经常上山采药,环境所至,身才不高,但显的黝黑精壮。家中二老健在,在铁蛋出生时,用一只鸡请村里唯一一个识字的老秀才张启岳起了一个很普通,很平庸的名字,“张平”。寓意他的人生平平安安。长大后也就顺理成章的拜张启岳为师,学识问字。十几年下来,还颇有成就。用老秀才张启岳的话说,张平这是投胎投错了人家,以他的聪明才智,要是生在富贵人家,请个名师加以指导,肯定能考个功名,说不定还能进入仕途光耀门地。

张家村全村有二十几户人家,大都是以打猎为生。打猎时也采集一些草药,然后再卖到几十里外的镇子上换取点钱财补贴家用。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十五岁已经可以算是成年人,已经可以孤身进山打猎养家了。当然,因为才刚刚十五岁,打猎时也只是针对一些麂子,鹿羊类的无害动物。如果是野猪,狼这类的只怕有一定的危险Xing,还无能为力。

张平今天天还没亮就出村上山,为的是赶早能走的更远一点,以求猎到一只鹿羊之类大点的猎物。可惜今天的运气不好,往山里比往日深入了很多,已经日升头顶了也没看到一个大东西,只用弩弓射到一只野兔。不过张平的心情却是非常不错!因为就在刚刚,在山腰一个非常偏僻的拐角处挖到一棵人参。

一想到人参,张平忍不住就哈哈大笑起来!这棵参看年头至少有三百年。人参本就值钱,而且还是一百年以上的老参,卖到镇上的药铺里最少也能卖二十两银子,二十两银子可是能顶最少十五头野猪了的价钱了。其实一百年的人参最少也能卖到一千银子,只是张平从小生活在山村里,生活里的开销都是用铜钱来计数,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几次银子,所以感觉二十两已经是天文数字了。“这下可是捡到宝了!哈哈……”

张平一边高兴的喝水,吃着干粮,一边美美的想着,等有钱了,把自己这个自制的弩弓换掉,买把好的,再买把镔铁的长矛和猎刀。以后就是一个正式的猎人了。

“嘎嘎……”这时,远处传来群鸟惊飞的声音。“磁……”离自己不远处,一群老鼠从洞里钻了出来,慌不择路,贴着自己的身体跑了过去。

张平心头一惊。看着山里的动物不正常的反应,心中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因为听老一辈猎户讲,动物有一种超出人类的感知力,能预先查知天灾,或是附近有大型猛兽惊吓了他们?不过仔细一想觉得不可能,猛兽能惊吓到飞鸟,却没办法吓到地下洞Xue里的老鼠。

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住心头的疑虑,张平决定尽快下山,今天收获了一棵百年老参,不出意外的话,足够未来一年的生活所用了!

重新背上背篓,拿起短矛弩弓。花了半个时辰,越过了这道山脊,等下了这座山再翻过去前面哪座,就能看到山脚下的张家村了!

这时,张平突然感觉却下的山在颤抖。没错是在抖!而且抖的越来猛,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由于正在由顶,眼看着远处的山峰峰碎石落,山脚塌陷。事发突然,来不及寻找合适的躲藏地方,张平死死的抱住身边的一棵小树。小树在山基的摇摆和张平身体重量的双重做用下重心倾倒,张平也就顺着山坡滑了下去。

在滑下山的过程中,张平心中随然慌张,却保持着一种清明!“地震,这是地震。真倒霉,人参可不要丢了啊……”

地震来的快,去的也快。持续了有一柱香的功夫,地震停了,张平吐掉嘴里的泥土,看着身边不远处新断开的山崖,长出了一口气。幸好及时抱住一棵大树,要不然小命就没了。

检查一下身体,除了几处擦伤没什么大碍,就是弩弓和短矛也不知道掉到哪去了。前面来里的山路已经被阻隔,想回去,只能往西,绕过这处新生的断崖,这样要多走十几里路。看来要抓紧时间了,要赶在天黑前回去。不然没了弩弓,短矛,晚上在山里可是非常危险的。

地震后的山路极为难走,有很多地方,远处看着没什么,可等走的近前才发现,是一处断层,随不是很高,却让你无路可走。就这样,边走边绕,花了一倍时间才绕过这处新出现的断崖。

回头看了一下哪个让自己心中郁闷的断崖,张平忍不住嘘声道!“总算走出来了”。

张平回头继续前行,下意识的刚跨出一步,却又急忙回头细看。就是刚才费了很大精力才绕过的断崖的边上出现一个山洞!看洞口不大,一人多高,从洞口上拱下平的形状看,不是自然洞Xue。“怎么有个山洞?”张平心中嘀咕着!“而且还是这种形状的?刚断开的山里怎么可能有洞呢?……”

张平回头断续前行,走了几步又忍不住折了回来!因为这个山洞太奇怪了,形状奇怪,位置奇怪,出现的时机也奇怪!或者所谓的奇怪只是猎奇的心理在做怪!但不管怎么样,总之这个山洞成功的吸引住了张平的注意力。

仔细想想也是,这一系列的巧合。姑且就说是巧合吧。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产生好奇的心理,更何况我们的主角正当十五岁的青Chun年华,他被这一系列的巧合吸引没什么好奇怪的,如果他不感觉奇怪,不被吸引才真是奇怪。

抬头看看太阳。这时的天空还被地震产生的烟尘所遮挡,显的灰蒙蒙的。山洞离刚来下山的位置很近,不远。也不是很高,可能会费点劲,但要想上去问题不大。很快张平就有了决择!“去看看,只是进一个山洞看看,不会费太多时间的。”

来到山洞下方,洞口离地面有丈高。张平感觉有点晕菜。远处看并没多高啊!再仔细查看一下地形,很快就想到的进去的办法!洞口离地面1丈高,洞口距上面的山坡顶也有1丈距离。张平找来一根山葡萄的藤条。这种山葡萄山里很多,结的葡萄个小多籽,酸甜中带着点涩味,并不好吃,但有时进山缺水时,吃这种葡萄解渴也是很不错的。

张平把整棵葡萄藤拖到山洞上面,找到事先定位的一棵,这棵树刚好位于山洞正上方。把葡萄藤固定在树上,而藤条的另端直垂到地面。2丈并不是很高。山里的野葡萄由于没人管,长年任由自生自灭,任意疯长,若把葡萄藤伸直开来,有的能长到四丈,五丈也不是不可能。

站在洞顶,张平深深的吸了口气,准备顺着藤蔓滑下去。又想了一下,把刚放进背篓里的砍刀又拿了出来别在腰上。谁知道山洞里有什么?小心一点总没有错!然后双手抱藤,面山背外。儿臂粗细的藤蔓很是结实,由于地震刚过,山石松动,下滑的过程中,不时有小石块掉落,好在离洞口只有1丈高,很快就双脚触及洞边。腰身用力一拧,身子随着藤蔓就荡进了山洞。双手松开藤蔓,右手同时也拔出了砍刀。

这把砍刀已经使用了好多年了,刀身中间的刃部都已经磨成了一个向内的月牙,由于经常使用,刀身显的黝黑发亮,刀刃则明光闪闪。张平平和了一下略显激动的心情,和有点过快的心跳。咽了口唾液,右手不由自主的用力紧了紧,深吸了一口气,缓步往里走去!

山洞四面略显粗糙,但整体平整,大块平面之间有一定的起伏,像是一种利器砍劈后留下的痕迹,但从表面纹络可以看出,不是天然的,而是人工劈出来的!张平左手轻轻的抚摸着洞壁,心中喃喃自语。不过去被自己这个劈出来的结论吓了一跳!“劈开!”这是他下意识的结论!得出了一个不太可能但显然正确的结论后愣住了!没人能壁开山石吧!随然平日里也听村里的老人讲些所谓的江湖故事,故事里侠客,剑客能飞檐走壁,但没听说过哪个故事里有人能开山破石的!

“不可能,不可能。”张平又否定了自己的结论!“听说过凿山的没听说过劈山的!一定是错觉。”

“山洞显然不是凿成的,难道真是天然的山洞?或者说是凿的技术非常好自己看不出来?”张平又确定了山洞不是天然的,但却下意识的认为是凿的不是劈的,必竟“劈”有点太惊骇世俗了!“如果是人工的?哪这是什么地方,总不是住人的吧!难道是墓Xue?”

想到可能是什么人的墓Xue,张平又有点退缩了。“死人住的地方?里面会有什么?会不会有金银财宝?拿死人的东西不太好吧?这算不算是盗墓?……会不会有鬼?僵尸?……要是真有这些东西我不是就要完蛋了?”

看着前面被碎石堵住的通道张平心中忐忑的想着!随然石头堵路,但没有被堵死,上面还有空隙,而且有几块小点的石头是可以被搬动的。

“进还是不进?”张平陷入了犹豫中。

~~~~~~~

这是小弟的第一本书,也是第一次写书,类型漫热。

一边摸索一边写,边写边学。当写到弟四卷时再回头看我写的前三卷,发现自己有了很大的进步,同时以现在的眼光看前三卷,特别是第一卷。就找到了很多不足之处。比如说文笔不够流畅,描述不够细腻,场景不够生动。

看到了不足的地方,就想改正,但是改动一但太多,会对后面的剧情产生影响,无奈之下只能听之任之,只希望以后的情节会让大家满意。

犹豫了很久,张平终于有了决定。“鬼?僵尸?不可能有吧!反正从来没有见过,估计是没有!金银财宝么,反正只是进去看看,没有就算了。如果有,就拿点吧,反正死人也用不着,自己只是偶然碰到的,又不是刻意的去盗墓。自己如果不拿,洞口就这样露着,总有人会发现,总有人会进去拿的。谁拿不是拿啊。”

给自己找到一个合理的借口,又压制了一下关于鬼和僵尸的恐惧心理,壮了壮胆子,就搬开了上面几块小点的石头。

洞口里面漆黑一片,感觉着从里面透出的丝丝凉意,张平心中不由的激动起来。原先的恐惧也莫明的消失不在了。

探头往里看了看,近处乱石一片,再往里就什么也看不见了。但总全感觉洞不算深。张平右手依然紧握着砍刀,趴在洞口,上半身探在里面,刀身前伸,护着头部,然后闭上眼睛。静等了一会,感觉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后,就睁开了双眼。

探身爬了进去,里面空间不大,大约有两间普通房屋的空间。空荡荡的,除了中间有一个石台。由于太黑上面好像有什么东西看不太清楚。走近一看,心中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

是个骷髅!

骷髅身上还穿着衣服,衣服显得的些破损。骷髅歪身在石台上,感觉像是盘膝而坐,后滩倒在了一旁。骷髅前面,也就是石台边上放着3样东西!左边一个巴掌大土黄色的的锦囊,用锦形容是因为透过微光,隐约看到了一点反光。中间一个葫芦,褐红色,上面纹有很多花纹,具体是什么花纹要仔细看后才知道。右边一个鸡蛋黄大小的石球,感觉又不像石头,像是木头的。

张平没敢太靠前,未知的东西总给人一种莫明的压迫感和危机感!看到骷髅时,只是心中一颤,但却没有进洞前的哪种恐惧。只是有点意外罢了!反而是看到骷髅前面的东西时,心中不由的一缩,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过!仔细找时却又感觉像是一种幻觉。

张平绕着石台转了一圈,仔细查看,却也没有再找到什么东西!心中略感失望。这山洞像是墓Xue,却没有棺椁,因此感觉又不像是墓Xue!可他又是山里面凭空出来的,不是墓Xue怎么会在地下?而且也没有期望中的金银之物。

平复了一下心情,张平决定尽快离开。时间已经不早了啊。对于石台上的东西觉得可有可无,石球能有什么用处?葫芦一般都是装食用的东西,也不会有什么用处。而哪个锦囊看起来不错,但也太小了吧,能装什么?最多也就装上二百个铜钱!如果装银子也许能装20两吧。想到这张平不由心中一乐!若里面真装有二十两银子,不就又是一个人参的价钱了?

张平有点激动的用砍刀去拨动锦囊,葫芦和石球,并没有因为激动而丧失理智!看看没什么反应后就伸手拿了过来!锦囊呈褐黄色,上面有深潜两种花纹,花纺对称布满锦囊表面透过袋口伸入到里面!拿在手里,感觉不是用布,锻做的,倒像是某种金属,但金属怎么会是软的?。“真奇怪!”张平自言自语道!用手拉动锦囊的袋口,无论怎么用力,也只是改变锦囊的形状,却无法打开。

“这算什么?”张平咒骂道!打不开的袋子有什么用?

想随手扔掉,但想了想又把锦囊放进的背篓里!“也许能卖几个钱呢?”同时屁屁的想着。

扭头看着葫芦,犹豫了一下,伸手拿了过来!葫芦也只有巴掌大小,手感光滑圆润,比想像中要沉。感觉和家里用的葫芦不太一样!葫芦呈紫褐色,上面有和锦囊上差不多的烫金花纹,花纹均匀对称,一直延伸到葫芦口里面!葫芦口是一个金色的塞子塞着。说是金色,也是张平想像中认为是金的。因为他长这么大可从来没有见过金子,至于金子什么颜色也是听别人说的!“葫芦挺漂亮,塞子要真是金子的也算是捡了个宝贝哈。”

用手摇了摇,感觉里面什么也没有。“空的?”

张平用力拔开塞子,倒转葫芦口往下倒倒了,果然什么也没倒出来!正欲合上葫芦塞子,却看到从葫芦里飘出一个绿色光球,黄豆大小,绿光飘出来后就径直朝着张平面门而来。

张平大惊!这是什么?同时急身后退。随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对未知事物恐惧,也是下意识的去躲避!只是绿光的速度随然不是太快,却也超出张平的躲避速度。只是往后退了两步,绿光就已经贴上眉心钻了进去!而同时,张平也滩倒在地。眼睛还是睁着,但若是细看,会发现,他现在处于无意识状态。

眼看着后退无效,绿光依然要扑到脸上来了,下意识伸手去挡了一下,却发现绿光竟然穿过手臂。感觉绿光扑到了眼上,同时感觉头晕了一下,只觉眼前一黑。再睁开眼时只发现自己处在一个莫明的空间里。四周灰蒙蒙一片,脚下是一片云海。

“脚下?啊!啊!我的脚呢?”

这时张平突然发现自己没有了手也没有了脚,自己竟然也变成了一团绿光。而另外一团绿光,应该就是刚才葫芦里出来的哪团!正在侵食自己,俱体说应该是绿光正在侵食绿光,因为自己现在就是一团绿光。

敌人明显比自己要强,因为他比自己要大几倍。

“他为什么这么大?”

感觉很好笑,别人正在吃自己,而自己却还有心思在想别人为什么比自己大?下意识的认为自己要反击,应该反击!随然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出自一种本能吧,但却明显的有心无力,这就好像是一个3岁孩童想要反击一个体壮如牛的成年人。想法再好,本能再好,也是无用,于是张平感觉意识在涣散。而眼中两团绿光也正在一步步融合成一团绿光,或者说是一团大的绿光在吸收小的绿光。2团绿光紧紧相贴,就好像是小团绿光在用力往大团绿光里挤,一点一点的挤了进去。于是这个雾蒙蒙的空间里就只剩下一团绿光了,一个2团绿光的结合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平感觉自己又醒了。也许过了一年,也许十年,又或者是一百年!张平感觉自己在做梦,但这个梦却又给自己的感觉很真实!真实中又带着缥缈。自己好像忘记了自己是谁?……我是谁?……我在哪里?……梦境反反复复,有些梦他忘记了又想起来,想起来又忘掉了,很多梦感觉还没完,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后续是什么?而潜意识肯定的告诉自己有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了。

他梦见自己会飞,脚下踩着一柄宝剑。又梦见很多怪物,长的很奇怪,很可怕,而自己就用飞剑去斩杀怪物。是飞剑,这剑好像自己身体的一部分,飞过去灵光一闪,怪物就成了两半!……灵光?什么是灵光?……于是又梦到自己在听课,……很多人和自己一起盘坐在下面,前面台子上有一个人在讲,……讲什么?道法归心,心随意动,……还说什么修行要先修心,心不坚而道法空!…………还在做梦,梦见了自己在家里听老秀才张启岳教自己认字,……讲什么四书,……五经,……还讲什么人之初,Xing本善!…………又梦到自己第一次拉弓,……第一次射兔子,……第一次挖草药,……第一次挖到了人参。

“人参!……嗯……三百年的老参啊,这下家里生活可以有所改观了……”

“人参在哪呢?……还好人参没有丢,还在背篓里……”

“好像遇到了地震……对地震完了要回家了……好像路断了要绕路……好像有一个山洞……在洞里有一个骷髅……葫芦里有团绿光……我也变成了一团绿光……”

忽然间,张平心中有了明悟。“我是张平,生活在张家村,我有一个父亲,一个母亲,一个老师,还有村里的玩伴!……什么飞剑,怪物都是别人的记忆……”

于是所有不是自己的记忆碎片也突然间都被强行规整了,都强行挤压到了个角落里,不再对自己产生影响。

张平之所以晕过去,其实是因为杨仲的记忆被强行填充到了张平的的脑子里,于是就造成了记忆的混乱。搞不清楚自己是谁?换句话说就是张平与杨仲在争夺大脑的控制权,还好张平及时找到了自我,理顺的记忆,同时同化了杨仲的记忆,并把杨仲的记忆变成自己的记忆。

理顺自己的记忆和同化杨仲记忆的这个过程,其实就是消灭杨仲自主意识的一个过程。

睁开眼,看着山洞里石上的骷髅,张平心中泛起一丝苦笑!差一点就被夺舍了,哪团绿光,其实是一个筑基修士的灵魂,准确的说是残魂!也正因为是“残魂”自己才有清醒的可能,如若不然,自己就已经永世不得超生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