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洲大陆》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神洲大陆

神洲大陆

编辑:李誓铭 2019-05-08 14:09:42

神洲大陆

《神洲大陆》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神洲大陆 即可阅读全文

《神洲大陆》小说简介

神洲大陆是由李誓铭书写的一部仙侠,看一出神洲盛世,淋漓尽致!逆苍穹潜龙在渊,腾必九天!......经历女娲石与雷击双重淬砺的李楚寻,经历上古神兽榜排名之战的应龙,终于在历经千险之后完成天人合一!或许...从入道开始便已经注定:此次穿越与重生并俱的他将以不凡的历程来谱写他那传奇的神话篇章!龙的蜕变,将从他开始......

精彩章节试读:

序章:楔子

“如风正式宣布退出风云跆拳道馆,是真的吗?”一个女子轻声问着保安队长,同时眼神不时仰视向二楼已经大门紧闭并且挂上了锁链的跆拳道馆。

女子的眼角充满泪水,任由身上米白色的挎包从肩头滑落在手臂上。保安队长和她并排而行,向着楼层大门走去,而令人费解的是保安队长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这个女子。

队长眼神中的她那洁白的脸颊虽然有些憔悴,却仍保留着那动人的容貌,看年龄和自己的儿子李楚寻还真有些相似,若不是今天亲眼见到她,恐怕绝对不会相信自己儿子会为了这样一个女子空守三年而不谈女朋友。

“是的,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进过大楼了!虽然我不了解你们的琐事,可我还是奉劝你,有些事当断则断,人生中并没有那么多如意的事!”话毕,保安队长望向窗外长叹了口气后依然将眼神投向眼前这位凄美般的女孩。

当走廊另一侧的保安主管检查了一下消防栓后,和队长招了一下手,在见到保安队长点头示意之后,随即通往跆拳道和台球室的楼层防盗门开始缓缓落下。

女子低着头走出了大楼,一步步艰难的移动着脚步,十多步的台阶足足用了五分钟。

“姑娘!要不明天上午你自己上去问问情况吧,我儿子李楚寻是如风的师弟,听闻他一直都在关心你!”保安队长站在大楼门前点了根烟,猛吸一口之后才对着那位女子远远的喊道。

女子有些沮丧,甚至是有些绝望。自己的身世为什么这么曲折不堪,为什么自己才19岁却要背负这么多磨难,难道是上辈子造的孽吗。

突然她又想起保安队长话语中所隐藏的一些奉劝,然后猛的转过身道:“谢谢大叔,但是请您转告您儿子,让他不要打听我的私事!我永远都不会和惹是生非的人做朋友,而且永远都不要再找男朋友了!”

女子说完,疾步的离开了大楼广场朝街道上跑去,而这一切都让身在保安室内的李楚寻看在眼里。

其实李楚寻为了她已经有过不少次英雄救美,只不过每次都将**她的人小混混打成重伤,以至于被这位女子误认为李楚寻也同样是一个惹是生非的小混混。

“李楚寻师兄,我刚才看到那个女孩跑过去了,还有…”一个满头大汗的肥胖少年跑到保安室窗前敲了敲玻璃说道。

“行了!我早就知道了!师弟快告诉我,大师兄怎么样了?”李楚寻猛地扒开半掩着的铝合金窗口,有些心切道。

“如风已经度过危险期了!不过…不过…”肥胖少年说着便觉得有些难以启齿了,仍不停擦着脸颊冒出的汗水。

“不过什么?你能不能别香香吐吐!”李楚寻心急如焚,脸上立刻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医生说…他可能会成为植物人!”肥胖少年的拳头打在墙上,随即整个头都靠在了墙壁上。

“。。。。。。”李楚寻沉默了好久,然后将目光转向那女子消失的路口,女子早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

第一章【穿越还是重生?】

“哼哼哈嘿!”李楚寻一记原地三百六十度旋转侧踢朝着总教练手中的黑白色训练手套踢去。

浑身散发出一股矫健之力,甚至脚掌飞起的瞬间带起一股腿风,而总教练也被那强大的惯Xing牵引着向后退了两步。

只见李楚寻一米七七的身板中显露一股气宇轩昂之气,目光深邃,一双眼睛显得那么摄人心神,给人一种异常俊美、憨厚的感觉。

也便是如此一个清新俊逸的男子竟然情愿放弃一堆女孩的崇拜和追逐而选择空等一位女子足足三年之久。

“不错!有你如风师兄当年的智勇和力道!”总教练一阵踉跄之后说道,同时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总教练是一位严肃的人,虽然平时不怎么喜欢夸人,可那也是因为没有碰到令他刮目相看的徒弟。

恰时从门外跑过一个穿粉红色T恤的女孩,一头秀发披肩,一闪而过。那女子半个钟头前刚向陈副教练询问过师兄如风的情况,而如风的现况还是自己告诉陈副教练的。

“李楚寻!训练时间可别走神了!”总教练见到李楚寻双眼跟随着那女孩的身影,“看了人家三年还没有表白吗?哎,你的Xing格太憨厚了,要追女孩子需要主动点才好!”总教练望着李楚寻的眼神,发现了李楚寻那流露出欣赏的笑意。

“呵呵!才没师傅想的那样呢!那女孩是三年前还是如风师兄的女朋友,现在竟然成了如风的亲妹妹!哎,难怪如风师兄会那么想不开!”

在李楚寻心里,如风师兄的跆拳道黑带一直都让李楚寻羡慕不已,并且还有那么漂亮的女朋友,想羡慕都羡慕不来。而前不久女朋友变成妹妹了,他既替师兄如风难过,又心生窃喜,终于有机会亲自来照顾这个暗恋三年的女孩了,他头脑里一片混乱。

算了,还是先安心练好跆拳道吧,有缘的话上天也自然会撮合自己的。

“楚寻,听说你为了外面这个女孩还和人打架了?要知道跆拳道是为了防身健体,而不是为了你去伤人的!”陈副教练边说边走了过来,而总教练则立刻拦在李楚寻身前,把陈副教练拉向一边留下他一个人在那空对着沙袋发愣。

“哼!嚯!嘿!”李楚寻又开始了训练,右脚回旋踢向了眼前的沙袋,心思全都又转移到了跆拳道上。练着练着,心思又不自觉思考起来。其实师傅说的也不无道理,正因为自己太过于老实巴交才一直没交上女朋友。

但是,但是应该不能全怪自己吧,毕竟自己暗恋的女孩早成了师兄的女朋友。这是他唯一深深喜欢的女孩,虽然现在已经成了师兄他妹妹,但无论怎样此刻的女孩都好像不适合自己去表白呀。

“好了!大家休息十分钟,十分钟后再开始训练!”总教练高昂的声线将李楚寻从思绪中拉了回来。而李楚寻则一个人默默走出跆拳道馆,双手扶着窗口望向远方。

突然之间乌云遮天,风驰电掣,本来万里无云的天空刹那间竟然被乌云所盖。不知是风云变幻无穷还是有所预兆,那粉红女孩一阵急促的奔跑后来到了天台之上,浑身都被汗水湿透。

渐渐的,她从楼道口逐渐靠近天台边缘,不知不觉泪水已经从眼角渗出,滴在了风中。

“呼叫组长!不好!有人要跳楼!赶快派人上天台!”一个靠近顶层的女保安首先发现了异常。

女人当然更懂女人,一个女孩放着电梯不坐,偏偏选择爬楼梯,而且还带着悲伤的情绪一个人跑上顶楼,除了跳楼还有什么能解释她的行为呢。

“组长收到!我这就派人上去,你先稳住那个跳楼的人,我马上给队长打电话!”保安组长正巧在二楼,而对讲机中的对话正巧全都回荡在李楚寻耳边,还有那安静的跆拳道馆里。

“小妹,别想不开呀,不管什么事先下来再说。”女保安说道。那女保安第一时间上了天台,刚出楼道口便发现了站在天台边缘的女孩。

“都走开!别过来,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眼泪顺着脸颊缓缓流下,她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助和痛苦,眼看这个穿着粉色T恤,紫色牛仔裤的女孩半只脚已经悬空,女保安惊出一身冷汗。

原来这女孩名叫楚丽影,说不上天生丽质,却生得一副瓜子脸,加上脸上两个小酒窝,一对丹凤眼,加上那魔鬼般的身材也足以让人惊艳。今年十九岁,父亲是离异后才和母亲组成的家庭。

本来一家人过着平淡普通的日子,后来楚丽影将谈了三年的男朋友如风带回家吃饭之后,从此和谐幸福的家庭发生变故。

她父亲竟然从如风的胎记中发现,这个男孩竟然是自己和前妻所生并且被拐卖的儿子。父子相认本是庆幸之事,可是现在的情形却是自己的儿女相恋,从此这段缘分也就成了一段孽缘。

得知自己的男朋友如风竟然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并且父亲见到如风后不久,竟然和母亲提出了离婚!两件事落在楚丽影身上如同晴天霹雳,楚丽影甚至觉得这个世界对她太过残忍。

即将订婚的恋人变成兄妹相认,原本幸福的家庭变成离异子散,即使再坚强的男人都会有些扛不住,何况自己还是一个弱女子,并且同时如风也像从她身边蒸发了似的再也没有了消息,这便有了楼顶的这一出。

“好好好,甭管那男人是不是好东西,咱先下来再说,无论什么问题我来帮你解决你看成吗?”女保安温柔地说道。只是这时后面突然出现的一群男保安顿时哑然,显然自己出现只会让这个女孩更加憎恨男人。

“那你让如风把手机开机,我就只和他说最后一句话!”楚丽影边哭泣边喊,同时也看到不远处已经停了一辆消防车,车身旁几名消防员正在为救生气垫充气。

“这个…这个……”女保安顿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让一个不知道身在何处的人手机开机,这还真办不到。

见女保安开始犹豫,女孩半蹲的身体逐渐站立起来,在微风中显得格外柔弱。

二十一层的办公楼并不算太高,但足以让一个凡人从这个世界消失,楚丽影带着遗憾的泪水又向前方缓缓挪动着脚步,她想离开女保安所能触碰到的范围,而她也没有时间去想值与不值。

“呼叫呼叫,天台上的保安有没有看见李楚寻上来?还有,那女孩怎么样了?”从众保安中一个随身携带的对讲机中传来一个声音,那急促的声音是一位五十多岁的保安队长呼出的。

“报告队长!李楚寻没有上天台!那个轻生女也还没有劝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要不要换警察上来?”那位保安组长回复着。

“尽量拖延时间,警察已经上楼了,下面气垫马上也能到位了!还有,看到李楚寻立刻呼叫我!”

就在保安组长的对讲机中响起保安队长的声音之后,突然间一个男子猛的从楼道口冲出来。

那男子目光深邃,矫健如飞,散发出一幅气宇轩昂之气。这个男子便是李楚寻,他比楚丽影大一岁,是这栋大楼里跆拳道馆的一名学生,同时也是这栋大楼保安部保安队长的儿子。

“李楚寻?你怎么跑上来了!你爸刚还在找你!”保安组长说道。

“别理他,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女孩我认识,让我来吧!”李楚寻说罢,前面的女保安退了回来。

“这位美女!千万别冲动啊!”李楚寻的汗水顺着脸颊滴了下来,他是一瞬间从三楼的跆拳道馆中冲着跑上楼顶的,汗水湿透的跆拳道服沾在身躯上显露出一幅健壮的体魄。

“你不要管我!不管你是谁!我说过,再也不相信男人了!”楚丽影的哭泣让原本简单的一句话哽咽了许久。

“为了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还是为了一个抛弃你母亲的父亲?”说着间,李楚寻已经走到了离楚丽影一米远的地方。

“你别过来!离我远点!还有,你怎么知道我的事?你到底是谁!”楚丽影疯狂的叫着,她已经激动到了极点,眼泪和鼻涕混在一起被风吹起摆成一条细长透明的粘液飞落在李楚寻洁白的跆拳道服上。

“我叫李楚寻,如风是我跆拳道师兄!”李楚寻的目光中透露着哀伤。

“如风?如风怎么了?”楚丽影边问着边将嘴角的粘稠物甩落在天台地面。虽然口里说着恨尽天下男人,可是楚丽影心里却因为看到李楚寻的眼神而担心起来。

“自从三年前师兄和你在一起后,他很少来练跆拳道了。前不久他得知你们是兄妹关系之后,竟然喝得烂醉后独自一人跑去城东的空手道馆踢馆,结果被馆主打成了植物人。”说着间李楚寻双手握成了拳头,看起来和师兄的感情极深。

“那他现在在哪里?”得知如风的下落后,楚丽影已经没有刚开始的冲动了。

就在这时,遥远的天际上乌云之中一道刺眼的火光刹那间冲出乌云飞向楚丽影这边,李楚寻和所有的保安都看到了灾难的来临,只有楚丽影背对着绚烂的火光并不知道身后发生着什么。

如果这道火光是一颗陨石,那么可能在楼顶的所有人都没有逃生的机会,虽然不确定那颗像陨石一样的东西会不会落向其他高楼,但还是小心为上。机智的保安组长为了己身的安全迅猛地把女保安拉到一边,然后带着大家向楼道口退去。

李楚寻看到情形不对,赶紧向前一步想要伸手抱住楚丽影把她拖离开这场灾难Xing的火光,但不知情的楚丽影却赶紧向后退了一步。

当身体瞬间失去平衡的楚丽影“啊!”的一声向大楼之外栽去之时,李楚寻赶紧又前进了一大步伸手抓住了楚丽影的手腕。

众人都为他们捏了一把冷汗,直到两个人都渐渐恢复了平衡大伙才松了一口气。

此时天空响起一声闷雷,一阵狂风卷起,还未站稳脚步的楚丽影刹那间被一阵怪风卷起抛向半空,李楚寻的手紧紧握着楚丽影的手腕,生怕一放手楚丽影就会像一只断线的风筝跌落下去。

“快!抓紧我!不然就被吹掉下去了!”李楚寻高声喊道。可是那阵怪风却越刮越猛,渐渐像一股龙卷风一般将牵着楚丽影手腕的李楚寻也刮了起来。紧接着李楚寻将楚丽影抱住,并且两人在半空中开始旋转起来。

“对不起,我连累你了!”楚丽影伴着哭泣轻声的说着,虽然她憎恨男人,可是此时有这样一个不顾个人安危而救她的男人,她即使再如何抗拒也不得不怀有感恩之心。

“没事!师兄不在我更应该来照顾你!”李楚寻紧紧抱着楚丽影,从楚丽影身上传来一阵阵淡雅的体香让李楚寻有些**,虽然原本李楚寻并没有想过能拥抱到自己暗恋三年的女孩。

天空中那道正接近着他们的火光正是一块微小的五彩陨石,李楚寻已经感觉到自己无法将楚丽影从怪风中牵引出来,而且楚丽影也无法躲过这块陨石,于是他调整着自己和楚丽影在空中打转的方向,让她避免被陨石击中。

可是陨石并没有李楚寻想的那么简单,伴随着疾速而燃烧的陨石如同能穿透任何物体一般毫无能够停止的迹象。

一刹那间,那陨石形同一颗急速射出的子弹一般穿透了李楚寻的身体,随后又没入了楚丽影的身躯之中。而且更巧的是几乎在同一时间天空一道闪电划破天际,恰好击在了李楚寻和楚丽影柔弱的身体上。

两人瞬间感觉身体像要被焚烧掉一般,无比的灼痛和痛苦,她们感受着死亡前最后一秒的焚烧剧痛与拥抱。

与时俱来所有的劫难都发生在他们身上,楚丽影和李楚寻瞬间化为一团带着闪电的火焰,就如同两条赤红的火舌一般在空中燃尽,然后又瞬间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也许一秒,也许只是半秒,当乌云渐渐散开,男孩和女孩仿佛从这个世界消失。

地面上的人群里一片哗然,若不是所有人都亲眼目睹,谁能相信两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消失在空气中,难不成这是魔术师的现场表演吗。

只有在楼顶上离的最近的保安们才知道,那颗从天而降的陨石击中李楚寻和那女孩之后并没有再穿透女孩的身体,而是直接在女孩的身体中融化。

同时雷电击中他们的一刹那楚丽影和李楚寻好像同时消失了,而且这一切来的太快,根本无法用科学来解释这一切。

李楚寻的脑海中展现着一个画面,就好像是他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巨大的蛋壳中。

那稀薄的空气让他压抑着,于是使劲浑身力气将蛋壳刨开一个洞口,然后见到了一缕阳光照射在他身上,他从蛋壳中脱壳而出然后张开湿润的翅膀飞了起来,变成了一条苍龙……

潜意识中模糊的听见有人说话,虽然李楚寻极难从僵硬般的身躯中清醒过来。

“主人!…主人,有听到我说话吗?”

当李楚寻慢慢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模糊的影子。与其说是模糊,不如说这个和自己对话的人竟然就是自己的影子。李楚寻不敢相信自己受到陨石袭击和闪电之后还活着,更不敢相信自己的影子竟然正在和自己对话,虽然只有轮廓,但他敢确定那就是自己的影子,只是这影子就像年少时的他,影子隐映出的是一个十五岁模样的少年。

“我还活着?…还是我已经到了天堂?…不,也许这是地狱…”李楚寻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在和影子对话,总之他现在太想知道自己到底身在何处,或者现在是在梦里或者幻觉里……

“主人!你还活着!因为你赐予了我生命,所以你必须活着!”影子对他肯定道。

听到影子的肯定,李楚寻感觉自己如同获得重生一般,竟然显露几分愉悦之色。不会吧,难道自己穿越了?明明亲身感受到那被烈焰灼烧和闪电击中的剧痛,明明自己的鲜血染红了脸颊和双眼,自己根本不可能再活着了……不管是穿越还是重生,至少我还是李楚寻,我还存在着平生的记忆!只要活着,那我就要好好活下去!

“你是我的影子?你会说话?…你…”回过神后,李楚寻显得非常惊愕,生平中从没见过活蹦乱跳而且会说话的影子。

“主人!很抱歉…我便是那颗差点毁灭了你肉身的陨石!”影子说完陷入了沉默…

“我真的还活着吗?那么这里又是什么地方?”虽然李楚寻极力相信自己依然活着,可周围全都如同云雾环绕着的仙境一般,他又开始怀疑起来。

“主人!你还活着…只是因为种种巧合,在那道闪电中,您已经逆转乾坤到了另一个未知的地方了!这个地方究竟是哪里只有你亲自去探索。”影子观望了四周,并没有新的发现之后才又继续面对着李楚寻。

“原本我们是存在封石里的异兽元神,就像是一个已经失去了一切修为的魂魄,当我们的真身被毁,封印我元灵的封石在一次灾难中陨落到了一个我未知的时空,巧合之中我竟然击中了主人的肉身,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一道闪电正好也击中了主人和另一位轻生女子,竟然无意中我和主人的元神融为一体……逆转乾坤之后就不知怎么来到了这里。”

“你们?”李楚寻很是纳闷,明明就一个影子,却说的是我们。难道还有另一个元神?

“对!我们!为了得到神兽排名,我和重明鸟展开殊死搏杀,最后无意中启动了一块飞天五彩石的封印,然后我们便被封印在五彩石里了。在击中主人的时候我的元神被释放出来,融合到主人体内…其实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从此以后我的元灵将和主人的魂魄一样都是属于主人的灵魂!以后我就是主人的影子!”

“这么说,你可以帮我做任何事么?”李楚寻的眼神里带着激动,就好像在茫茫沙漠中捡到一个阿拉丁神灯。

“我的元神虽然尚在,可是却被封印的太久…”影子说话带着含糊,但李楚寻已经明白,现在的影子除了能和自己说话,也许根本帮不了他太大的忙。

“不过主人大可放心!我已经冲出五彩石封印,元神之力已经不再受到束缚!”影子又给李楚寻失落的心里带来一些希望。

“我那位朋友呢?”李楚寻突然问道。

“你是说那位轻生女子是你朋友?”影子问道。

“是啊!你看见她了吗?”李楚寻的语气突然变的急躁起来。

影子若有所思,然后说道:“从云层中跌落下来的时候,一只长的像重明鸟的家伙将她衔住,载着她飞下山了!看来那轻生女子应该和鸟有缘哦,估计重明鸟仍然被封印在她体内的五彩石内。然后我的元灵融入主人魂魄中修复了主人的肉身之后…我就被主人压在身下了!”

李楚寻心想这重明鸟到底是什么样子自己也没见过,影子居然告诉他长得像重明鸟的家伙,这不是让自己一窍不通么。

“呵呵!谢谢你了!我叫李楚寻,你呢?”李楚寻摸着后脑勺说道。

“我?以后你就会知道了!”说着间影子四处张望着,仿佛正在重新认知这个世界。

李楚寻也从迷雾中站起身来仔细观察起四周,天地间全是云雾环绕,既如仙境,又像身在云中。而这片奇特的云雾中立着一块石碑,碑上写着“入道峰”。地上有薄薄的一层冰雪,好像刚下过一样,每走一步就陷入一个脚印。

直到走到尽处隐约可见乱石之中矗立着一处高台,台阶之上立着八根石柱,三条铁链贯穿其中将整个石台环绕起来,高台正中一副太极八卦图如同雕刻,层次鲜明。

“这副图叫河图,又称八卦!是人皇伏羲所作。”影子说罢,竟然脱离了李楚寻的身躯朝八卦图走去,而后蹲在一旁深思起来。

“人皇伏羲?”李楚寻有些纳闷,印象中伏羲的时代应该要追溯到上古时期了,难不成自己穿越到上古时期了吗?

“果然是神洲大陆!”影子突然兴奋起来,那言语间竟然如同自言自语一般。

“啊,什么?”李楚寻不明白影子干嘛突然变得如此兴奋。

“我们回到神洲大陆了!”影子有些按耐不住,想伸手握住李楚寻的双手,可是却从他的手臂中穿透而过,这才明白自己目前只是一个影子而已。

“在神洲大陆上,天和地之间并非遥不可及,人族和畜类住在靠近水源的陆地上,异兽住在山丘的密林中,而神族住在拥有仙山的岛屿上!由于神族拥有强大的力量可以以一己之力瞬息之间对天地万物施以毁灭,所以一旦神族占据了一座山峰,人族和妖族便只有望而生畏,不敢与神族相争。后来统治人族的人皇伏羲和统治异兽和畜类的妖族地皇女娲创造了神洲仙族。自此之后,人族、畜类和妖族所修道、修炼和修行而成的仙族便鼎立于天地,神族再也不敢轻易侵占神洲领土。”影子一口气将整个神洲大陆的来由都道了出来,使得李楚寻当场目瞪口呆。

“不必如此惊讶,也许这里并不是我所在的年代了。”影子看着李楚寻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黯然失色起来。

“其实…其实我并不是惊讶这个,而是想知道这幅图上面的这座仙山!”李楚寻很是好奇道,因为他已经发现了这块所谓的河图正上方百丈之上竟然有一座好像倒立着的山峰一直延伸到云端深处…

过了许久,见影子没有说话,最后李楚寻把目光转移在了影子身上,这时才发现影子并不是黑色的了,而是深红中隐隐约约有些透明,而且也没有那么深的轮廓,就好像倒影在水里的影子一般,身上的轮廓此起彼伏,并且有些要淡化的样子。

“主人!我的元神现在很虚弱,不能停留太久,而阴寒之气也会逐渐削弱我的元神。”影子渐渐有些淡,时隐时现,就像随时会灰飞烟灭一般。

“那怎么办?我能为你做什么?”李楚寻有些着急道。

“主人不用为我做什么,我只需要潜修两年便可恢复到以前,那时我就能帮主人巩固更深的修为了!这里还真有点像我曾经的世界…”影子用惨淡的语气说完后渐渐消失在云雾中,只留下一句话飘荡在李楚寻的脑海“主人,尊道贵德,天人合一!”

“尊道贵德,天人合一?”李楚寻喃喃自语,心里始终不明白影子最后告诉自己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还是说在给他指引什么目标吗。

---石村---

在云层之下的石村里突然一只大鸟带着一位昏迷的女子落在了村口,其后一道剑影落在大鸟身后,化成一位年长的道人。而道人从身后解下一个巨大的兽皮口袋,只见口袋里鼓鼓的。

紧接着从石村里走出一个十四五岁的小男孩,当他看到仙鹤后对着石村大喊着:“大家都出来啦!神仙道长送食物来啦!”

“哈!终于又有兽肉吃啦!”一个小女孩从其中一间石屋跑了出来,其中还有一位老爷爷跟在身后。当小女孩蹦蹦跳跳跑到大鸟边上时发现神仙道长从鸟背上扶下一位昏迷的女子,那女子除了一身奇装异服外,看年龄也不比小女孩大多少。

“神仙道长!她是谁呀?”那个小男孩问道。这小男孩叫陆攀,是石村里唯一的正直血气方刚的少年,一副星雨剑眉让神仙道长颇为看好。

“这个小姑娘晕倒在前面,贫道便将她救起顺便带了过来。”道长说道。

道长名为玄生,每隔一段时间便会送食物给石村的村民。这次送食物途中恰好遇到云际之中摔落一女子便让坐骑将她接住并一同带往石村。作为道长他自然不会告诉小男孩这女子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然到时肯定越解释越麻烦。

不过道长很奇怪的是,这位女子身体里有一股强大的隐藏之力,在接住她时还是一具枯萎的焚烧之躯,渐渐的竟然蜕皮成为一位豆蔻少女。不过好在这少女的资质卓越,不久后招收入门弟子时也一定是一块好材料。

“这小姑娘一定是来上山拜师途中劳累所以晕倒了,回去让你爹娘熬点热汤让她喝下便会好了!”玄生道长继续说道。

在云际之上道长便已查看了这女子的脉象,加上隐藏在元神之中的一股神秘力量,拜师修道的资质极高,便也编织出了这些片面之言。

玄生道长摸了摸小男孩的头,然后说道:“好了!食物已经送到,贫道就先回去了!七天之后,让这位小姑娘随拜师弟子一同上山,还有你!别让贫道失望了!”

“嗯!谢谢神仙道长!”当小男孩对着道长道谢的时候,道长已经骑着大鸟飞向了云际之中。---入道峰---

李楚寻一个人站在茫茫云雾之间,寒冷和饥饿使他显得那么孤独和无助。毕竟是十五岁的李楚寻了,稍微一丝的难过便有眼泪开始在眼眶中打转。蹲在地上把眼泪擦干之后,肚子开始“咕噜”作响,明显感觉到一丝饥饿。

而还身上入道峰的李楚寻将整个峰顶都走了一遍,除了那八卦图外没有一点值得深究的地方,于是李楚寻带着一脸茫目向那副八卦图的台阶走去,然后喃喃自语:“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不知不觉脚步已经跨过了铁链站在八卦图的边缘。

话音刚落,云雾中自仙山之上飘下一道掠影,一道剑光破空而来,剑光消散之后竟是一位年长的道人,头戴阴阳八卦图的道冠,身穿道袍,背后斜插一把玄铁剑,脚穿一双云履,手握拂尘,修长的胡须垂下一片银白,虽略显苍老却又显露出优雅的神韵。

“贫道玄鸣,不知信士到此有何所求?”老道长眉间流露出一丝威严,散发一股不凡之气。

“道长您好,我叫李楚寻!”李楚寻用着现代通俗的普通话说道,“您能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老道长也仔细观察了李楚寻,一头短发却有几分气质,身穿一身奇装异服。尤其是宽大的跆拳道服穿在那不配称的身躯之上,就像是偷穿着大人衣服的小孩。

“信士果然出口不凡,能徒步来到这里也证明信士具有非常坚强的意志力!这里是入道峰,也是三清宫招收入门弟子的第一关!”

“三清宫?”李楚寻顿时神情微微触动,三清宫好像是在一部上古小说里看到的门派,难道…

“莫非信士来到此地并非是为了加入三清派?”道长询问道。

李楚寻想到这里,想到影子所说的尊道贵德,又联想到刚才道长的身法,似乎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力量促使他一定要加入三清派,而这股力量对他来说应该是属于正能量,“不!我就是想来拜师的!希望道长能收留我!”

“只是信士为何提早上山,离正式收徒之日还有些时日!况且贫道也不能破了门派规矩!”

“道长真对不起,是我孤陋寡闻了,不知是多久才正式收徒?”李楚寻眨了眨双眼说道。

“七日之后,午时到达此处方可算过第一关!”只见玄鸣将手指向入道峰那块石碑。

“那我不为难道长了,这就下山去,只是…唉。”说罢,李楚寻灰着脸转身要走。

“信士还有何疑虑吗,不如贫道替信士一一释怀吧!”玄鸣道长看出了李楚寻的心思。

“三清派弟子真的可以修道成仙吗?还是可以修炼武学,成为武林盟主?”其实李楚寻担心的是三清派是否如武侠小说中的门派一样,能号令武林,匡扶正义。甚至是像武当和少林那样,能学到天下第一的武学。

玄鸣道长并未听懂李楚寻所说的武林盟主是什么,但李楚寻的顾虑也是每个不懂道教的少年们所通有的疑问,于是玄鸣道长捋了捋胡须,慢慢与李楚寻讲解起来:

“道教鼻祖实则为开天辟地的盘古大帝,只因盘古大帝一气化三清,大道灵魂的九庆紫元分化才有了元始天尊、灵宝天尊和道德天尊。元始天尊与无极圣祖太元圣母孕育了天皇西王母,天皇西王母又生下地皇女娲和人皇伏羲,至此才开创了三清派道教的先河。”

“当千百年前人皇伏羲和地皇女娲还未降世前,人族、畜类、妖族、神族同在天地之间。神族拥有无上力量,与生俱来便能只手遮天,甚至有些神族竟然从海外诸岛强行移居到神洲大陆的仙山之中。人族、妖族和畜类便饱受神族的强势欺凌而迁移出被神族占据的仙山和密林,依水而居。直到三清派鼻祖伏羲和女娲的降世,人族、妖族和畜类才真正超越神族跃居天下之首。”

“人皇伏羲创造了河图,并将鹤鸣山化作为仙山,依照道教鼻祖三位天尊的意愿在鹤鸣山上创建了三清教成为了三清教的鼻祖。只是在三清教伏羲鼻祖成仙之后,众多弟子为了宣扬道教精髓移居楚洲各地创建了各种派别,除了鹤鸣山的南宗三清派外,还有金鳌岛的北宗通天派,而三清派实则为道教首派。”

听完玄鸣道长对三清派起源的叙述,李楚寻感觉自己降临在此处竟然是如此的幸运,难怪影子在离去之前的话语中隐约间让自己加入三清派。不知不觉,李楚寻已经恍恍惚惚走过了“入道峰”的石碑,竟然忘记和玄鸣道长道别。

“信士请留步!信士既然不顾艰险而来,贫道自当送信士一程!”老道长说罢左手抓住李楚寻然后飞身一跃,化作一道长虹剑影飞快的滑翔在天际之间。顿时李楚寻感觉浑身被狂风扫掠,不一会功夫已经落在一片开阔之地,“信士若想拜师入门请于七日之后再上入道峰,贫道先行告辞!”

李楚寻回首之间,老道长已经化作一道剑影飞向峰顶。道长的轻功更加坚定了李楚寻的信心,也对三清派充满了无尽的向往。茂密的香樟树一直向山上延伸,回望山峰,峰顶直插云雾之间,千岩竞秀,别有洞天。一条蜿蜒小路在茂密的林间青云直上,一种隔世之感让李楚寻深有所思。

“影子!你还在吗?”李楚寻一脸茫然之后对着自己时隐时现的影子问道。过了好久影子也没有回答,他心想影子也不是他想的那样随时都能陪自己聊天打消寂寞。心想到这里不如先到处走走看,不然又怎么去了解这个未知的世界。

从入道峰下来一条曲径之路生满杂草,而三尺高的杂草丛中不时的飞起几只蚂蚱,那体型也犹如鸡鸭一般巨大。走了一段时间天色也暗淡了下去,杂草被寒风吹得沙沙作响,遥远的山谷中不时传来几声兽叫,让独自走在山林之间的李楚寻浑身毛骨悚然。此时即使害怕也只能一路向前走去,因为在这个荒芜的野外,无论遇到任何突发情况都不一定能应付的了,唯有的便是一直向前。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