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门帝域》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仙门帝域

仙门帝域

编辑:神民 2019-05-01 14:09:37

仙门帝域

《仙门帝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仙门帝域 即可阅读全文

《仙门帝域》小说简介

仙门帝域是由神民书写的一部仙侠,大地之上,万物之中,世间可有真仙?天命的出现,是命运还是阴谋?少年陈岚,挥手间,动乾坤,天地颠,万载惊鸿,奏绝世交响;人若阻我,吾便灭敌万千,道若阻我,我自当踏破这片天;仙又如何?魔又如何?我自一念,斩魔弑仙!书友Q群:262123711

精彩章节试读:

皇玄镇,在玄宗总舵的山脚下,一个教书先生,正在这里为三个少年讲课,虽然听起来并没有丝毫的生动意境,但是却有着一种特殊的韵味。

玄宗总舵,更是常年被云雾缭绕,有人说,里面有大能的存在,而且玄宗更是在这一片大陆之中地位尊崇。

就在这样的一个地方,这个课堂之上,却有一个少年昏昏欲睡,似乎根本就没有在意这一种特殊的韵味,以及他包含的一切深意,更别说什么外面的景物了。

“陈岚,你来背诵一下洪古论和化元口诀!”

其实,这里只有三个学生,就算他们有任何的小动作,都会被先生看的一清二楚,更何况这个陈岚竟然在这里快要梦游仙境了。

“啊?师傅,化元口诀还好说,可是洪古论,这可不是一会时间就能够背诵的啊……”

那个之前昏昏欲睡的少年听到先生的声音之后,顿时一个激灵,急忙就站了起来。

只是,当他回想了一下刚才自己师傅的话语,顿时苦下了脸。

“陈岚,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能够把我所教你的书籍完全倒背如流,但这就是对你的惩罚,什么时候背诵完毕,什么时候才可以下山!”

先生完全无视陈岚可怜兮兮的眼神,而是背负着双手缓缓离开……

“大师兄,二师兄,你们这也太不仗义了吧,师傅来了也不叫醒我,就在刚才也不帮我说句好话,我们还是不是师兄弟啊……”

看着先生离开之后,陈岚顿时嘟着嘴巴,对着另外两个稍微年长一点的少年抱怨道。

“哈哈,我说小师弟啊,其实这一次下山,我们真的不想带着你去啊,毕竟你到了现在,也不过只是化元二阶的境界,和凡人无异,跟着我们下山,真的很危险的!”

那个被陈岚叫做大师兄的少年闻言之后,这才不慌不忙的站起身来,一改刚才那种严肃的面孔,反而伸手摸着陈岚的脑袋哈哈大笑了起来。

“小师弟,你就别捣乱了,下山不是你想的那样容易,一不小心都有可能丢掉自己的性命,而你可是咱们的小宝贝哦……”

二师兄虽然不比陈岚大多少,说出来的语气,自然而然有一种故作老成的感觉,这让他整个人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我不管,你们这一次必须带着我下山,虽然我才刚刚开始修炼,但是我会布阵啊,这个可是师傅教我的!”

听到二师兄和大师兄的话语之后,他开始耍赖了,甚至坐在地上开始撒泼起来,完全的一副孩童心性。

“你呀,还是在家里好好待着吧,这里可是玄宗脚下,哪怕你是一个凡人,都不会有生命危险,山下,真的不是你能够去的,再说,你的阵法,那都是小把戏好不好啊……”

这一下,二师兄也过来宠溺的摸了一下他的脑袋,然后转身离去,独留下陈岚一人在这里坐在地上生闷气。

“记住,一天之内背诵结束,才可以下山,如若不然,下山之事,想都别想!”

几个人离开之后,一个洪钟的声音在他的头顶上方飘荡。

“师傅!您老人家不带这么玩的吧,刚才还说背诵结束就可以下山,却没有说必须要一天之内背诵结束啊!”

陈岚顿时急了,这老家伙真的是出尔反尔啊,这不非常明显的不要他下山嘛。

“半天之内!”

……

“我不干!”

……

“三个时辰!”

……

“好!”

最终,陈岚妥协了,因为他太清楚自家师傅的个性,如果再说下去,他这一次下山的事情,又要打水漂了。

“抱元守一,气归山海,化灵为气……”

霎时间,在这个课堂之上,就响起了一阵阵咏颂的稚嫩声音,只不过听上去,怎么就不是那种滋味啊……

“存而淀肺,方为化元……”

很快,他就把化元口诀给完全背诵完毕,就开始了洪古论,只不过,三个时辰之后,他果然没有背诵结束。

然后那个先生再次出现,只不过这一次,他的脸上充满了焦虑,似乎有什么急事要处理……

“小岚,别再背诵了,赶紧下山,从此以后,切莫说是我的徒弟,而且,最好回家看一下……”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声巨响,宛若惊雷一般在东方的天际尽头响起,非常的沉闷,让人心中惊惧。

与此同时,一支带着五光十色的羽箭,直接划破天际,绽放出一种绚烂的光彩,怒射而至。

甚至,在射来的途中,还有烈焰在燃烧,在沸腾,周围的温度,顿时开始飙升了起来。

“师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这样的场景,陈岚脸色大变,这里可是玄宗的脚下,从来都没有人胆敢在这里放肆,然而现在……

这一箭,划破了天际,却在幼小的心灵之中留下了一种深深的痕迹。

“走!”

那个先生双手交错,一道庞大的气息释放而出,刹那间,就在陈岚的身边形成了一个气罩,将他包裹其中,而后狠狠的抛向了空中。

“师傅……”

陈岚面露不解和惊恐,然而他的师傅却没有解释这是为什么,更没有给他任何多余的时间,就这样,将他送出了这个整片天下都认为是最安全的地方。

倒射之中,他恍惚间看到了师傅和他的课堂,被这一支羽箭直接射爆,而他的师傅,却连连打出两手,将另外的两个人,冲着不同的方向送去。

他自己,则是在这一支羽箭之下,化成了一个火人,全身上下,都被烈焰燃烧,但是他的嘴角却带着笑。

同时,玄宗之上,有虹光乍现,更有人影匆匆,甚至还有人御剑而行,纷纷的前往那个羽箭落地之处赶去。

玄宗脚下,出现这种事情,可以说能够震动整片大陆!

但是这一切都已经晚了,烈火之下,一切都成为了灰烬,甚至当烈火消失之后,这里连那个先生的骨头都给完全化为灰烬,消失的无影无踪。

“查!我要知道,谁这么大胆,竟然胆敢在我们玄宗的脚下做出这样的事情!”

带头的那个中年存在脸色阴沉,几乎能够喷出火焰而来,此刻的他,双手紧握,看着眼前的灰烬,他震怒了!

“是!长老!”

在他身后,两个二十来岁的存在同样脸色阴沉,铿锵有力的回道。

“查出来之后,杀无赦!”

自此日起,这一箭,震动整片天下,一时间人心惶惶,要知道,玄宗可是整个大陆最为强大的宗门,就连国主都要对之礼让三分。

然而现在,一支羽箭而已,直接突破玄宗的种种防御,并且精准的落在了山脚下面。

这是何等的犀利和霸气!?

世人眼中,在这一片大陆,玄宗的防御堪称最为坚固的存在,可就是如此,依旧有人能够无视这些防御,一箭射来,直接在山脚下面炸裂。

根据现场的痕迹看来,应该还有一人被射杀。

虽然这件事情看起来不大,但是仔细想一下,这简直就是针对玄宗乃至整个大陆的挑战啊。

今天能够将羽箭落在山脚下,岂不是说,有一天,他也能够将羽箭落在玄宗的总舵?

这一天,天下震动,所有人都有一种危在旦夕的感觉。

而玄宗,更是出动大量的人员,席地搜索,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甚至,就连国主也派遣了大量的人员,彻查此事!

只是,在所有人都在惶恐的时候,有一个少年则躺在距离玄宗千里之外的一个无名碑之前昏睡不醒。

而他的嘴角还有鲜血溢出,更有一些鲜血喷在了那一个无名碑之上。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被那个先生送出来的陈岚。

当时,他被先生给抛出来,虽然有气罩保护,可是如此高空坠落,依旧让他身受重伤。

“咳……”

终于,在一天一夜之后,陈岚苏醒了,醒来的第一感觉就是疼,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如同断裂了一般,疼的撕心裂肺。

剧烈的疼痛,让他顿时清醒,茫然的看了一下四周,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一时间,他脸上出现了惊恐的神色。

“师傅……”

仰天嘶吼,他宛若疯了一般,向着来的方向奔跑,直到数个时辰之后,他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这才踉跄的倒在了地上。

无可奈何,他现在不过只是最低微的修炼者,甚至化元二阶,连修炼者都称不上。

只不过比普通人身强力壮一点而已!

如此身受重伤,带着心中的悲痛,他根本就无法走太远的路。

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他才终于冷静了一些。

“对,师傅让我回家看一下,难道说……”

陈岚不敢往下想去,忍着疼痛,想要站起来,当下就有一口鲜血喷射出来。

随后,一阵眩晕的感觉充斥了他的脑海,直到数个时辰之后,这才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当他环视四周的时候,却发现周围并没有什么山石树木,有的只是一望无际的枯草,没有人家,但是他却记得,在他降落的地方,一座无名碑的孤坟显得孤零零的。

“不行,我必须要回家!”

陈岚咬了咬牙,最后从口袋里面取出一些瓶瓶罐罐,然后挑出来一个蓝色的瓶子,倒出了几粒腥红的丹药,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就吞了下去。

几粒丹药吃下去之后,他的脸色出现了一丝不自然的殷红,随后转为白色,一盏茶的时间之后,他的脸色,才恢复原来的模样。

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可以行走自如了。

只见他从另外一个口袋之中取出一个纸鹤,口中念念有词,一个手指更是在上面不停的刻画。

转眼间的时间,那个纸鹤浑身散发出一道道刺目的光华,竟然奇迹般的变化了起来,直到能够承纳一人的时候,这才停了下来。

“看来,师傅教我的法阵还是真的奇妙,等我回去看看之后,不管你是谁,我都会将你揪出来,抽魂炼魄!”

陈岚看着身前的纸鹤,脸色有点狰狞,复仇的种子,在他的心中慢慢的发芽。

其实,他跟着那个先生已经有五年之久了,当时在他十岁的时候,就被父母送到了这里。

那个时候,他的父母本是要将他送到玄宗的,但是在路上,被一个自称为青云子老道士给拦截了。

而且这个青云子还拿出了玄宗的门主令牌,说他是根骨奇佳,想要收为入室弟子。

没有见过世面的陈氏夫妇,顿时就相信了这个青云子的话,就这样,陈岚被这个先生给带到了这里。

这一来就是五年的时间,如今的他,已经十五岁了,期间,这个青云子教会了他很多东西,逼着他研读很多书籍,甚至就连一些修炼者的功法神通,都让他死记硬背。

这五年的时间,他虽然辛苦,但是青云子从来都不舍得打骂他一句,这让他对自己的这个师傅非常的尊敬。

虽然有时候确实有一点调皮,但这只不过都是孩子心性而已。

然而最后这一天,却让他知道了什么叫做生死离别。

“师傅,等着!这个仇,我必将以千万倍的代价讨回来!”

坐在纸鹤上面,陈岚目光逐渐的深邃起来,有着一种嗜血的疯狂,年少的稚嫩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桀骜不驯!

“走!”

一声轻叱,纸鹤腾空而去,虽然不高,但是离地也有数丈之高,只不过他却没有发现,在他离去的同时,那个沾上他鲜血的无名碑竟然在慢慢缩小,变得晶莹剔透了起来……

一天一夜的时间之后,他终于回到了家族,入目的竟然是一片狼藉,昔日偌大的家族,在这一刻,竟然成为废墟。

周围更是被军队给包围了起来,有数十个修士在这里穿插来去,似乎是在这些废墟之上寻找着什么。

如果是以前的陈岚,他绝对会奋不顾身的扑进去,问个究竟。

现在,经历了和青云子的生离死别之后,他心性沉稳了很多,虽然他的拳头不由自主的握紧,就连指甲深入手心,导致有鲜血溢出,他都没有发觉。

纵使如此,他控制了自己,站在外面冷冷的注视着一切,他知道,这一切不是巧合,而是有人故意针对他们家族。

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不知道,他现在知道的是,必须要提升自己的修为,然后去寻找凶手,为他的师傅和家族讨回公道!

“你们听说了吗,前天,一支箭羽横空而来,直接碾碎了陈氏家族!”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有人低语,顿时让陈岚心中热血激荡。

又是一支羽箭!

“可不是嘛,平日间,陈氏并没有得罪什么人啊,他们是生意人,并且做事的风格,也都是以和为贵,并没有听说和人有过节啊。”

另外一个人也在开口,然后摇头叹息。

“哎,在咱们这个地方,陈氏还经常施舍,恩惠乡里,这可是出了名的百善家族啊……”

也有人不甘,却只能无奈,因为这些大多数只不过是凡人而已,虽然他们对于修士并不陌生,但是想要与之抗衡,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苦了他的孩儿了,还在外面寻求修炼路,却不知道自己的家里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听到这里,陈岚哽咽了,一夕之间,他失去了所有,自己的师傅,自己的父母和家族,就这样化为灰烬。

年少如他,一直还在他师傅面前撒娇的孩子,却突然之间遭此横祸,这种打击,让他心中宛若撕裂了一般。

他很想仰天怒吼,很想要仰天长啸来释放心中的痛苦。

但是他知道,不能这样,因为敌人在暗处,如果他现在出来,就等于是暴露了自己,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抵抗。

委屈,悲痛的泪水,只能够在他的心中流淌。

对方的态度非常明显,是要他们家破人亡,而且还是经过精密的探查,做好了十足的准备。

如若不然,不会在他们家族破灭的同时,他的所在地,也经受了如此残酷的袭击,就连玄宗都无法阻拦。

由此可以想象,这一次对方是想要绝杀,可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怎么听说,那个陈家的公子在幼年的时候,曾经有一个算命的瞎子说他身上有天命所在,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才导致如此惨案发生?”

此刻,人群之中,有人一语惊动所有人,瞬间想到了十年前的事情。

而陈岚自己也是脸色微微一变,身怀天命,那可是天命之子啊,如果能够复苏天命,他将会成为修炼界的奇迹。

可是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他自己根本就没有察觉,而且就连他最亲近的人都没有告诉他?

“刘哥,你也说了,那不过只是算命的说的,当不得真的,虽然我不能修炼,但是也知道,天命之人,十岁必夭折,根本就活不过十岁,因为这不是龙古时期了。”

另外一个中年人开口,有点不相信,看来,修士的一些东西,在这里并不算是秘密,就连这些凡人都能够知道这么多。

“或许,五年前,他们陈家的少爷真的就死了呢,要不然这些年,为什么没有见到他回来过一次?”

一众人七嘴八舌的开口,陈岚站在人群之中,虽然才十五岁,但是他的身高,也并不是太低,之前脸上的稚嫩褪去,现在看起来,就如同一个二十多岁的孩子一般。

因此,如果没有仔细的去看他,根本就没有人能够认出他来。

只不过,此刻的陈岚,脸色阴沉无比,听着这么多人在议论,他心中有着一股悲愤的怒火,想要发泄,却根本没有地方能够让他释放出来。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