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凌九重天》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雷凌九重天

雷凌九重天

编辑:我本小书生 2019-04-26 19:35:37

雷凌九重天

《雷凌九重天》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雷凌九重天 即可阅读全文

《雷凌九重天》小说简介

雷凌九重天是由我本小书生书写的一部仙侠,都市小职员,被女朋友甩,还被雷劈,这还有没有天理了?看主角如何逆境中开启精彩刺激的修真之旅,跟随主角追寻仙侠梦,随风直上九重天。

精彩章节试读:

“逸风,我们分手吧。”

从韩晓宁嘴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周逸风简直懵掉了,才短短一个礼拜不见,这样的结果让他措不及防。

“小宁你在和我开玩笑,是吗?”周逸风还是不敢相信听到的一切,只觉得这是开玩笑,“现在不是愚人节啊。”

“没有,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我真的想分开了。”

韩晓宁说道,眼神很坚定,却有一丝不易觉察的悲哀。

“五年的感情,就值‘分开’两个字吗?这到底是为什么?”

周逸风没有注意到那丝悲哀,心中只有不解和心痛。

听到这句话,韩晓宁眼中闪过一丝凄然和不舍,但马上变为坚定。

“五年,是啊。可是这五年你给了我什么?你现在有什么?”

“我们不是说好一起奋斗的吗?我们现在不是慢慢在改变吗?而且我现在。。。”

周逸风刚刚想把今天公司的决定告诉晓宁的时候,却被她打断了。

“逸风,我不想再这样过下去了,我累了,放了我吧,好吗?我现在找到了我想要的生活,我不想再这样每天辛苦劳累了。我走了,不要再来找我了。”

韩晓宁说完,走向路边停着的一辆宝马X6,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转过头来,韩晓宁泪流满面。

“走吧。”韩晓宁对着驾驶位置的那个人面无表情的低声道。

周逸风呆呆的看着车子慢慢发动驶离视线,脑子里一片空白。

韩晓宁走了,也带走了他的心。

周逸风和韩晓宁在大二相识,那个时候大家都觉得他们般配,男的剑眉星目,玉树临风,女的蛾眉桃腮,温柔美丽,校园里最让人羡慕的一对。毕业后一起来到南方打拼,为以后共筑爱巢而努力。

虽然周逸风勤奋努力,但这个社会有时候并不是所有的努力都有收获。两年来一直没有好的机遇腾飞,所以日子只能说不温不火。

今天听说公司准备开发新的业务,要成立新的业务部,周逸风被提名进入。这对于周逸风来说,是一个机会,所以下班后第一时间来到韩晓宁单位来接她下班。他要当面告诉她这个好消息,顺便一起过周末,没想到得到的是这样一个结果。

周逸风心里空荡荡的,漫无目的地在路上走着。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和小宁经常来的城外的一个池塘边,慢慢坐下来。看着眼前曾经留下欢乐的地方,现在看起来那么陌生,一切都显得离自己那么遥远。

周逸风两眼无神的望着水面,脑海里一直翻腾着过去的点点滴滴:第一次牵手时的紧张忐忑,第一次拥抱时的幸福和满足,第一次接吻的笨拙和无措,第一次。。。四年来太多太多的回忆如潮水般涌来,让他深深的陷入其中,却不知天色已经慢慢变暗,乌云密布。

就在周逸风沉浸在过去回忆里的时候,“咔嚓”一声炸雷,豆大的雨点不停落下。周逸风猛然惊醒,赶紧站起身来寻找躲雨的地方。

这池塘四周都比较空旷,只有一颗大树孤零零的立在岸边,周逸风快步跑过去躲在浓密的树冠下,衣服却已经湿透。雨水顺着发梢流下来,周逸风抹了抹脸,把上衣脱下,坐在树下的一块石头上。

虽然已经是夏天,但是由于下雨,且身上被雨淋湿了,再加上刮起了风,周逸风还是觉得有点冷。树叶虽然稠密,但是雨势太大,已经没有遮雨的效果了,雨水从树上落下来,凉凉的打在身上。周逸风抬头看了看,这雨一时间是停不下来了,心想,反正都湿了,跑回去算了。

就在周逸风计算着池塘到最近的一个公交站点的时候,一道刺眼的闪电伴随着“咔嚓”一声巨响,落在他身后距离池塘不到100米的地方。

周逸风顿时觉得有气浪铺面冲过,赶紧抓起衣服,冲出树下,向城区的方向全力奔跑。他这时候才想起,这个南方小城是有名的雷区,夏天下雨的时候雷电特别多。他可是知道,在这样空旷的地方,一棵大树是多么的危险。

天上依旧乌云密布,云缝之间不停闪烁着雷弧。奔跑着的周逸风突然间有了心悸的感觉,这感觉来的很突然,而且很剧烈,好像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盯上了似的。

周逸风头皮发麻,不要命的快速冲刺,无暇再顾忌其他,这种心慌的感觉让他觉得极度危险。四周显得很安静,只有雨水哗哗和脚快速踏击地面的声音。这一刻时间仿佛很漫长,距离这条小道的出口好像特别远。

周逸风不知疲倦的奔跑,只想尽快进入人群中,那样才能消除这种心慌的感觉。却不知,在他头顶上的乌云竟然开始翻滚,隐约间有一颗雷电组成的球体在里面翻腾。

突然雷球拉出一道电弧,直刺而下。周逸风毛骨悚然,瞬间爆发,猛地前冲。一道刺目的电光闪过,“咔嚓”一声震天巨响,在他脚下炸开。周逸风狠狠的摔了出去,没有了意识。

只是在失去意识之前,仿佛听到一个惊讶声音,却听不懂是什么意思,接着就失去了知觉。

雨还在下,不过好像因为那次震天响的巨雷驱散了雨云,雨势慢慢的小了下来,只有满地的雨水,还有面朝下人事不知的周逸风。可以看到,周逸风身上在冒热气,且鞋子及衣服都有烧焦的痕迹,随着雨水的落下,一切沉寂了下来。

当雨停下来,有人过来看到周逸风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过后了。很快就有人报了警,紧接着警察及救护车迅速赶到,在周逸风被送往医院之后,警察勘查了现场,没有找到任何作案的痕迹,定性为雷击事件。

这件事很快在这个南方小城传开。只是这些后事,周逸风是不知道了,他现在正躺在医院的病房里,昏迷。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逸风慢慢恢复了意识,他只记得在池塘边奔跑,恐慌的情绪,还有刺目的闪电,巨大的声响。但现在的他好像是在梦中,只是这个梦太压抑。

他现在处在一片黑暗之中,没有任何光,而且他感觉不到身体的重量,好像是在漂浮着前进。无边的黑暗,加上自己诡异的行走方式,让他恐慌,他想喊,却发现喊不出来。

“你,醒了?”

突然一个陌生且有点生硬的声音出现在脑海里。

“你是谁?”

周逸风惊恐的张嘴问道。因为这个声音好像不是他通过耳朵听到,而是直接出现在脑海里。但他发现依然无法发出声音,只是脑海里重复说话的内容及动作指令。

“不要,知道,我是,谁。醒了,就回到,身体吧。”

听到这里,周逸风突然觉得有一股力量拉住自己,不停向下坠落,慢慢的好像找到了自己的身体,就像那种梦中高空坠落的感觉,一下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痛,好痛。

“啊!”

这是周逸风回到身体的第一个感觉,撕裂般的疼痛让他轻声喊了出来。

这一声惊醒了床边的人,周逸扬猛地站起来,搓搓脸,揉揉眼睛,向病床上看去。这时候,周逸风已经慢慢费力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刚好看到周逸扬那个动作。

慢慢的挤出一丝干涩的笑容。

“逸扬,你来了?”

声音嘶哑,几不可闻。

“哥,你醒啦,哥,哥。。。”

周逸扬哽咽着,紧紧抓着哥哥的手,眼泪滴落下来。

“你都多大了,还哭啊?我这不是醒了吗,没事了。对了逸扬,现在是几号了?”

周逸风看着逸扬,脸上微笑着。

逸扬是他弟弟,亲弟弟,比他小三岁,从小家里父母在忙农活的时候,都是周逸风带着逸扬,所以哥俩的关系特别好。

周逸风就这样看着逸扬,在世为人的感觉,真好啊。

不对,周逸风突然发现,逸扬竟然穿着棉衣,那就是说,现在是冬天的了!

“哥,现在已经是腊月初二了,你昏迷了半年多了。爸妈说,你一定会在过年前醒来的,因为每年你都会和我们一起过年的,对不对?”

周逸扬说着说着,眼里又泛起了泪花。

“好了,好了,不要再难过了,现在不是赶在年前醒了嘛。对了,我现在是在哪儿?还有,爸妈呢?”

周逸风连忙宽慰自己的弟弟。

“你现在XZ二院,出事后一个月转回来的。爸妈去吃饭了,一会就回来。他们回来一定会高兴哭的。”

正说着,病房的门开了,周逸风费力的扭头过去,看到爸妈推门进来,三双眼睛对视的那一瞬间,周逸风看到爸妈眼中的惊喜、不敢相信、还有幸福的泪花。

两位年过半百的老人三步跨床前,拉着周逸风的手,眼泪再也止不住,顺着脸颊肆意奔流。

“小风,你终于醒了,终于回来了。真好,真好。。。”

“爸妈,辛苦你们了,儿子让你们受累了!”

周逸风看着父母憔悴的脸,两鬓斑白的头发,哽咽声声。

“不哭,我和你爸不苦,只要你能醒来,能回来,都不苦。”

周妈妈一边微笑一边流泪。周爸爸在旁边只是紧紧抓住儿子的手,点着头,静静的看着儿子,只是眼中有浑浊的泪花。

“逸扬,怎么没有去叫医生?”

“啊,我忘了,看到哥醒了,还能和我说话,我忘记了。”

一边说,周逸扬一边抬腿跑向门口,打开门就大声喊医生。

很快医生就赶了过来,毕竟昏迷了半年多的人突然醒了,还是需要好好检查的,看看有没有什么后遗症,是需要谨慎对待的。

医生检查的时候,周逸扬和父母在门口等待,脸上带着开心和放松。半年多的等待,终于迎来了曙光。

一个小时以后,医生出来了,一家三口赶快围上去,询问检查结果。

“简直不敢相信,病人恢复的很好!好像一场小病似的,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了,除了长期卧床的身体僵硬和虚弱。再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恭喜你们!”

“谢谢你,谢谢医生!”

一家人谢过医生,这才彻底放下心来,走进病房。

三天后,在医生最后一次复查后,确认了身体没有大碍,周逸风出院了。

周逸扬开车带上行李,一家人告别了医生,回到村子的时候,还在村口,就看到伯父伯母,叔叔婶婶,还有从外地赶回来的堂兄弟姐妹们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周逸风在逸扬的搀扶下,慢慢下车,看着一张张熟悉的脸,又是一阵微笑加泪水。在大家的陪护下,慢慢走回家。

当天晚上,周家处处都是欢声笑语,周妈妈和伯母婶婶们做了几桌菜,一大家人开开心心的大吃一顿。当然,可怜的周逸风只能吃点清淡的东西,看着家中熟悉温暖的一切,心中充满了温馨。

晚上,周逸风一个人躺在自己的床上,久久无法入睡,这一次半年的昏迷,一切全部打乱了,要重新规划生活了。

“小子,现在你的事情基本弄完了,我们该谈谈我的事情了吧。”

一个声音突兀的又在脑海里出现。

这下和在醒来前那个时候不同,这次是周逸风真真切切感受到了,绝对不是幻觉,声音是一个人的,只是不像以前那么生硬了。

“你是谁?你在哪儿?”

周逸风一阵害怕。

“我在你的身体里。”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在脑海里。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