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战记》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天行战记

天行战记

编辑:七十二编 2019-03-11 11:27:11

天行战记

《天行战记》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天行战记 即可阅读全文

《天行战记》小说简介

天行战记是由七十二编书写的一部玄幻,天道之行,力争上游。夏北站在英雄殿雕塑前,看着基座上的一行字。“我们的征途,永不止步!”

精彩章节试读:

3017年,六月,银河共和国天南星,瀚河大学。

“快……快去看,操场上打起来了。”

随着一阵唯恐天下不乱的叫声,桌椅移动声,以及凌乱的脚步声,学生们如同潮水般穿过通道,涌出教学楼,飞奔向事发的操场。

操场上已经是人山人海。不时爆发的惊呼声,叫喊声,让这个夏日的下午显得异常躁动。

“谁打起来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从四面八方飞奔而来的学生一边向人群中挤着,一边大声问着。也不管周围的人认识不认识。

而通常这种时候,先到的人总是有着一颗乐于分享的八卦之心,当下都是七嘴八舌。

“孙季柯带着人打夏北。”

“是啊,十几个人打夏北一个。”

听大家这么一说,哪怕是刚来的人都立刻明白了过来。

而当他们挤进人群看到中央空地上的景象时,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陷入一阵复杂难明的沉默之中。

只见人群中,一个平头青年站在一旁,另外十几个人正在围攻一个高高瘦瘦的青年。

平头青年就是孙季柯,瀚河大学无人不知的名人。

孙季柯今年二十二岁,大学四年级,瀚大天行战队的现任队长,公认的天才星斗士!

据传当初为了把他招来瀚大,学校高层费了不少劲。

最后据说是校长周仁博亲自出面,下了血本,说动了孙季柯的父亲——也就是著名大财团信德集团的总裁孙启德,这才从各大学的争夺中胜出。

而孙季柯也的确不负所望,在加入校队之后,短短三年时间,就带领瀚河大学一路打进了天南星校际联赛的前八强。

今年,学校更是放出话来要实现冲出天南星的历史突破。

因此,孙季柯人还没毕业,就已经陆续有十几个职业俱乐部来给他开条件谈合同了。其中甚至不乏【台风】这样的A级俱乐部。

这样的风云人物,在瀚大自然人气极高。

大家或许不认识某位副校长,但说起孙季柯却是无人不知。

至于那被围攻的青年,在场也有不少人认识。

他叫夏北,很平常低调的一个人,平日里一件干干净净的绵衬衫一条牛仔裤就是他的招牌打扮。

不过,因为夏北在学校图书馆打工做管理员,因此许多人都和这位专攻灵能生物战甲设计的硕士生有接触。

在大家眼里,夏北相貌英俊,有着一种带着书卷味道的帅气。

他性格平易近人,学识也丰富。对图书馆各种资料书籍更是熟悉得夸张,简直就是一台人形搜索光脑。许多资料他不但知道在哪里,而且还能为你推荐更适合解答你的问题的书。

夏北已经在瀚大呆了六年了。

这么长的时间,已经足以让他成为瀚大图书馆的传奇。

原本这两个人是八杆子也打不到一块儿的。

他们专业不同,年级不同,就连兴趣爱好也不一样,在时间和空间上完全没有交集的可能,更别提产生矛盾了。

可事情坏就坏在,前几天孙季柯向一个名叫薛倾的女生表白时……失败了。

薛倾很漂亮。

瀚大的漂亮女生很多,但薛倾却是尤其漂亮的。

她有一种让人着迷的小妩媚。

每当这个长发微卷,皮肤白净如瓷的女生,抱着书本走在校园林荫小路上的时候,四周总是会变得忽然就安静下来。

每一个看到薛倾的男生,都会是不约而同地展现出目光痴迷,偷偷咽唾沫的神情。

若是这时候不小心跟薛倾的目光对上,那更是要了命。性格稍微腼腆一点的,当场就能红了脸。

这么漂亮的女生,已经是女神级了。

大部分牲口,都只是远远地看着,自惭形秽。

而让人更绝望的是,薛倾还是一位天赋极高的天行星斗士。其灵性评测分高达七十七,暗界刺客玩得出神入化,是瀚大天行战队的绝对主力。

这样的女孩,就算是许多自诩风流潇洒家世不错的男生,也少了几分痴心妄想。

更何况,整个瀚大都知道,孙季柯喜欢薛倾很久了。他当初之所以选择来瀚大,追着薛倾就是最重要的原因。

没人敢也没人能和孙季柯抢女人。

可那天,在无数孙季柯叫来的助威者注视下,在精心摆下的鲜花边,薛倾却干脆地拒绝了他。

“对不起,我不喜欢你。”

那天的薛倾,看起来还是和平常一样温柔小意,弯弯的眼睛和微翘的嘴角,让她即便拒绝起人来也一点都不显得冰冷。

但她的态度很坚决,没给孙季柯留一点幻想。

“那你喜欢谁?”那天,孙季柯最后问道。

薛倾没有回答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微卷的头发随着轻快地脚步微微跳动。

而后,一个消息就传了出来。

有跟薛倾走得比较近的两个女生私下跟孙季柯说,薛倾喜欢夏北。

正因为如此,当大伙儿听说孙季柯带人打夏北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多问一句为什么。

除了争风吃醋因妒生恨之外,他们想不出别的理由。

不过,一些同时认识夏北和薛倾的人,都在暗暗替夏北叫冤。

因为夏北并没有追求过薛倾。

他和薛倾只是认识而已,没约会,没牵手,连暧昧都没有。

最最接近一点青春荷尔蒙气息的话题,也不过是有一天食堂午餐的时候,薛倾看着邻桌的夏北,一时发痴对同桌的女生们点评了一句。

“夏北的侧脸真好看。”

而夏北恰在那时扭头看了这边一眼。两人目光相碰。薛倾是心虚,用手挡住了脸。而夏北是不明所以。

气氛忽然就变得滑稽起来,几个女生咯咯直笑。

两人一时谜之尴尬。

这也就是所谓的薛倾喜欢夏北这一说法的由来。

然则,在飞扬的青春时代,就这么点小插曲,算得什么?

夏北既不是孙季柯的情敌,也没有偷偷挖他墙角,更没有在薛倾面前说过孙季柯什么坏话。

薛倾拒绝孙季柯,纯粹就是她自己的决定。

不管喜不喜欢夏北,她都不喜欢孙季柯,一点都不喜欢。

当然,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况且孙季柯霸道惯了,根本不会听这种解释的。

人群围观下,打斗在继续。

如果只是听人说夏北被人围攻的话,大伙儿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书呆子一定被打得很惨。甚至连还手都不敢,两三下就会被打倒在地。

可眼前的景象,却让大家感到无比的震撼。

夏北还站着。

这个干净的青年身上,已经满是尘土,额头还在留着血,可是,面对十几个人的围攻,他却没有半分怯懦。

他咬着牙,弓着身体,竭力缩小身体受到攻击的面积并保护自己的要害。

而他的手,则紧紧抓着一个对手的衣领。

当其他人的拳脚雨点般落在他的身上时,他只是一拳又一拳挥向自己抓住的那个人。

这是第四个。

在夏北的脚下,已经躺下了三个。全都是被他用这种悍烈的方式干倒的。

可他终究挨得更多。

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滴在T恤上。

在这个炎热的下午,在火辣辣的太阳下和尘土飞扬的操场上,这晕染开的刺目红色,让夏北的每一次反击都弥散着一丝惨烈而又倔强的气息。

夏北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

四周狂风暴雨一般的拳脚,打在身上,就像是砸在鼓面上的重锤,每一下都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似乎随时都会彻底散架。

可夏北不愿意这么倒下去。

一分钟也好,一秒钟也罢,只要能撑下去,他就绝不会用那种软弱的方式宣告这帮混蛋的胜利。

夏北很倔强。

这种倔强,被他的温和外表所隐藏着,却深入骨髓。

砰,夏北狠狠一拳打到了自己面前的对手,身体也随着对手的倒地而向前踉跄了一下。

就在这时,一声闷响,一个光头用一记重踹狠狠命中他的侧腰。

夏北斜着踉跄几步,用手撑着地才没有倒下。他捂着伤处。剧烈地疼痛和无尽的愤怒,让他的脸色苍白如纸。

“挺住,千万不能倒下去……”夏北心里警告着自己,几乎是在站稳脚跟的一瞬间,他就猛然向出脚的那人反扑过去。

围攻夏北的这帮人,都不是瀚大的学生。

他们是几个街区之外的体院的人,个个好勇斗狠,这光头刘波在其中尤为有名。

瀚大许多人都认识他,没人愿意和这样的一个人打架。他们曾好几次看见这家伙把人打得头破血流,出手狠辣无比。

可夏北还是扑了上去。

他的凶悍,甚至让刘波迟疑了一下,眼神显得有些慌乱。

刘波身经百战,却从来没见过打架这么不要命的——这家伙简直比混迹街头和地下世界的亡命之徒更可怕。

他退了一步,试图先躲开夏北的反扑。而他的同伴也纷纷围拢想要阻止夏北的脚步。

可是,阻挡不了。

在疯狂挣脱的夏北面前,阻拦者们就像被高速列车冲开的灌木丛。

一个抓住夏北衣服的家伙,被扯得一个趔趄,差点摔个狗啃泥。而旁边两个试图正面阻挡的,更是被撞得偏偏倒倒。

眨眼间,夏北就已经冲到了刘波的面前,一拳挥了过去。

砰!

刘波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在夏北一拳挥来的同时,他也一脚蹬了出去。

闷响声中,两人同时受创。然而,夏北的反应更快也更凶狠。几乎是在身形一顿的下一瞬,就再度扑了上去,如同一只狂暴的猛虎般把刘波扑倒在地。

这一刻,许多人的眼神都变了。

就连一直冷漠地注视这一切的孙季柯,脸色也变得有些不自然。

视野中,夏北疯狂地拳头落在刘波头上。

在刘波的同伙扑上来那一刻,他双手抓着刘波的脑袋,脸上竟是还带着一丝笑意:“……这么多人看我们打架,我俩表演个热闹的。”

话音一落,打发了凶性的夏北脖子微微后仰,下一秒,已然狠狠一个头锤撞在了刘波的鼻子上。

砰的一声巨响,许多人都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

刘波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捂着鲜血淋漓的鼻子在地上疯狂翻滚。

夏北将他甩开,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脑门上满是血。

尽管所有人都能看出他已经是强弩之末,可偏偏,心底的寒意,让刘波的同伙们停下了脚步。

人们屏住呼吸。仿佛时间都在这一刻凝固了一般。

夏北把目光投向孙季柯。

“你把我从图书馆叫出来,就是为了来这一出?”夏北抹着脸上的血,脚步移动了一下,稳定摇摇欲坠的身体,“为什么?因为薛倾?”

孙季柯皱了皱眉头。

从小到大,这种事情他做过无数次了。这个夏北,是第一个还能站着问他问题的人。

“原因很简单……”孙季柯半眯着眼睛,“我看你不顺眼。”

孙季柯的语气理所当然。

对普通人来说,这根本不是理由。可对他这样的人来说,这却是很正常的事情。

身为富家权贵子弟,孙季柯从小学到的东西,要现实得多。

他的家庭并不会教他成为一个残忍暴戾的人。但同样也不会阻止他欺负欺负几个小人物。如果连欺负人都不会,那未来还有什么出息?

因此,招惹到没招惹到都不重要,看不顺眼这个理由就够了。

夏北嘿了一声,点头道:“很没道理,也很嚣张的理由……”他继续擦着额头滴落的血,问道:“那么,你想过怎么收场吗?”

“收场?”孙季柯笑了起来。

如果说夏北反抗时的悍烈还让他刮目相看的话,那这个问题就有些傻气了。

“我需要收什么场?薛倾吗?你觉得我这样做是为了她?”

孙季柯嘴角一勾。

“你恐怕搞错了。我现在对她没什么兴趣。况且,这也轮不到你来关心。”

“不是她……”夏北摇了摇头。

“那是什么?学校?”孙季柯的笑容愈发讥讽,“那就更不是问题了……你看,我可没动手。我也不认识他们。这件事从头到尾跟我都没有什么关系。”

四周人群一片哗然,都暗骂孙季柯无耻。

然而,大家也不得不承认,如果孙季柯要这么做的话,还真没人能拿他怎么样。以他的背景,学校别说睁一眼闭一眼,甚至两只眼睛都闭上也不是不可能。

倒是夏北神情平静,摸了摸鼻子:“把无耻当个性么?呵,看来你都盘算好了。”

孙季柯笑眯眯地一摊手。

“不过,”夏北也笑,“我问的收场,不是这些。”

“哦?不是这个?”孙季柯倒有些好奇了,问道,“哪是什么?”

“是我啊!”夏北的表情平静而又认真,“我很记仇的。我不喜欢惹事,但别人惹上了我,我一定会报复回来。”

“你?”孙季柯一愣,旋即哈哈大笑,就像听到了什么笑话。而他身后的一帮同伴也爆发出一阵哄笑声。

在瀚大,孙季柯的朋友有很多,可谓前呼后拥,人多势众。

“我得承认,你提出了一个我从来没考虑过的新问题,”孙季柯环顾四周,戏谑地道,“你看,新得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你才好。”

同伴又是一阵大笑。

“能告诉我你准备怎么报复吗?”孙季柯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夏北,摊开手,戏谑地问道,“例如现在……看,我就站在这里呢,你准备怎么做……”

他微微探着头,侧着脸:“你咬我?”

一边说,一边还冲旁边的同伴挤挤眼。

而就在同伴发笑的时候,却听夏北道:“你这算是个什么类型的邀请?”

夏北的脸上,浮现一丝惊异,旋即转化为恶心,摇头道:“抱歉,我不吃屎。”

一阵清风拂过,四周人群静悄悄的。

噗哧,一个女生当先忍不住笑出声来。

孙季柯身形颀长,长相也英俊帅气。身上的衣服显然是名家定制,裁剪合体,不张扬,却恰好到处地衬托得他风度翩翩。

而站在他对面的夏北,却只是带帽的长袖体恤加牛仔裤,且浑身都是泥土鲜血。

真正是云泥之别。

原本大家还为夏北感到羞辱而难堪。

虽然这里是大学,但终究也是有阶级存在的。夏北几乎没有和孙季柯抗衡的资本,那他的所谓报复,并不能为他挽回什么颜面。

人家比你有钱,比你有权势,比你有地位,比你人多,甚至比你有天赋。

你蹦着跳着,用尽力气伸长了手臂,所能摸到的天花板,也不过是人家脚下的地板而已。

甚至连地板都不是!

在这样的情况下,孙季柯需要在意你所谓的报复,或考虑在你面前收什么场吗?

打你就打你了,难道就像他说的那样,你还能咬他一口?!

然而,夏北的回答,却让这沉默寂静的气氛产生了一丝让人猝不及防地紊乱。

而随着那女生噗哧一声,人群就如同被什么东西给炸开了一般,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这家伙太损了!”

“神人啊这是!”

“我去,这画面感简直了,快看孙季柯,快看……”

大家笑得前仰后合,有鼓掌的,有顿足的,有吹唿哨的。

女生把头埋在同伴肩膀后面,笑得花枝乱颤,甚至有人顿在地上,一边揉肚子一边摆手不让女伴拉自己,场面一片混乱。

实在是眼前这画面太滑稽了。

原本是孙季柯在羞辱夏北。

可他微微前倾的上身,那挂着笑意的微侧脸庞,还有那句“你咬我”的挑衅,却在夏北的认真回答中变得那么滑稽可笑。

这一刻的他身躯僵直,神情僵硬,那还有半分潇洒。更恰有一阵风吹起他的头发。

真正便是风中凌乱的画面感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