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在线之问题少女班》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修真在线之问题少女班

修真在线之问题少女班

编辑:落花非烟 2019-04-02 22:18:26

修真在线之问题少女班

《修真在线之问题少女班》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修真在线之问题少女班 即可阅读全文

《修真在线之问题少女班》小说简介

修真在线之问题少女班是由落花非烟书写的一部玄幻,他是全宇宙最纯洁最妖孽的老师,左手拿书右手拿刀,带着一群牛鬼蛇神在这现实被虚幻侵蚀的未世挣扎求存,杀到诸天为之颤抖。  他的学生是全宇宙最妖孽最诚实的学生。  “老师,五姑娘她累了吗”  “老师,我能屠掉这座城吗”  “老师,我能和你愉快地一起修炼吗。”  “老师,我要画个圈圈咒诅你。”  X老师“……”

精彩章节试读:

天空电台在天昭城上空悬浮着,电子音在天昭城上空响起:“现在时间,天元历第一百零九世纪二十八年六月三十号下午十七点整”

铃的一声响,校园的下课铃准时响起。青云中学的校区涌动起来了。

江龙是青云中学普通校区的古代武术理论兴趣课的老师,初来上任一个星期。

一千多年前网络刮起一阵网修修真风潮,冲击着世界每一个平头百胜的神经,修真者不再神秘。修真基础课自然也提上了中学的课程表中。于是每一所知名的中学都分成普通校区和高级校区两边校区,普通校区只有一门修真基础兴趣班,而高级校区将修真课设为主课。

古代武术理论兴趣课不过是普通校区修真基础兴趣班的搭头课程,这年头还有谁会去钻研那些威力不强大的古武套路呢?论起修真,哪个学生不是将飞天遁地天雷地火五行八卦挂在嘴边,古代武术是什么鬼?谁会还会去研究这个。

所以江龙的兴趣课只有一个人在听,而这个来听课的人不过是想借催眠术深度入睡,权当补一个觉,然后今晚回去修练到天亮,他为自己找到一堂催眠课而感到高兴。下课铃一响后就飞一般冲出课室。

江龙收拾好东西刚开教室就看见几个学生拱围着一个老师在自己身后嘲笑:“龙老师,那个就是你说的搭头课废物老师啊。听说他的武术理论将咱普通校区的副校长唬得一愣一愣得,说什么古代武术乃是修真的先天基础,这是什么鬼道理啊,副校长那老头也信这个邪。”

这个龙老师就是修真基础兴趣班的修真基础课老师,据说和高级校区的一些领导关系不错,背后有人,否则一个连真气境都不达到的修真菜鸟怎能被委任修真基础课的老师呢。

这位龙老师不屑地嘲笑道:“我的师父乃天启门一代高人龙泉真人。我受恩师启蒙,两年内突破肉胎极限,修练到人位三境中的吐纳调息境,修练出了九品内息。如果我能踏上人位第二境真气境,修练出一品真气,恩师将正式收我为入门弟子,并举荐我进青云中学高级校区任修真课导师。我这等天才都没听说什么狗屁古武术乃修真基础。想必他是因为有点武术基础,而又没有修真天赋才臆想出的古武术乃修真都根基的狗屁理论。”

天启门?那不过是修真网络上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络修真培训班而已。江龙并没有理会这些人,他走他的路。

那些学生还想继续将江龙踩在脚下来讨好这位龙老师,言论更不将江龙放在眼内。

这位龙老师自然高兴,欲将那个闯入他地盘的废物踩到抬不起头来。本来修真基础兴趣班就是他一人的天下,现在却多了一个鼓吹古武基础乃修真者根基的废物来和他抢饭碗,万一哪天那个废物副校长真的被他的古武论吹到得了失心疯将,而让这废物踩在自己头上呢?况且他听到一些小道消息,这个人不但来路不明,而且还是丹田被废掉了的修真者。

什么是修真者?踏进人位第二境真气境修出一品真气才算得上是修真者。一个丹田被废掉的修真者那就跟废物无疑了。正因为这样才令他更不爽,凭什么要请一个废物来和他抢饭碗。

龙老师得意洋洋地将这个秘密公开:“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吧,这个废物其实曾经就是一名修真者,只不过我听说,入职检测时检测到位这废物的丹田已被破掉了。副校长怎能请这种废物中的垃圾来教学生呢,我改天一定会向校董成员会禀报此事,请校董们擦亮眼睛,然后请这个废物滚蛋,以免误了学子们的修真前途。”

江龙停了下来,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回头说道:“宁教人打子,勿教人砸饭碗。我能找到一分工作实属不易,惹毛了我,就算你修练出了九品内息也照杀不误,杀一个九品内息的人并不需要真气,也不需要内息,空手白刃即可,相信我!”

这位龙老师突然打了一个寒颤,他总感觉那一瞬间有千万道冰芒刺进他的灵魂。这种感觉太诡异了。

他不知道,这就是修真者所说的杀意!而且还是凝成了幻觉的杀意。要达到何等境界才能将杀意控制到成为他人内心处的幻觉呢?答案是地位第二境元婴境!

江龙确实是元婴被打散,道基被毁,境界跌出了人位三境,成为一个不能再修真的凡人。

修真者有天地人三位境。人位境有内息九品、真气九品、元气九品。而地位境则有金丹九阶、元婴九阶、元神九阶。而天位境则是一个传说。

当这龙老师回过神来时,身边那几个学生突然捂住了鼻,惊叫道:“老师你大小都失..禁了。”

龙老师内心一声咆哮:妖术,这是妖术,你让我当众丢脸,你死定了,不管你这个废物是如何混进来的,我都有办法让你滚蛋,然后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江龙已经离开了学校,他才没兴趣理会这种懂一点儿吐气纳息皮毛就当自己是修真者的白痴。

他花了无数心血才从古人的智慧中研究出修真之道必须由外至内,先修外形再修内形,最后借假修真具象衍化大道。

外形即自然之形,又称象形,可以通过古武来修练外形。身体修外形契合天道,修内形时才能达到水到渠成的功效。以外形悟内形,内修真气具象幻化,内外兼修内外相并相济,这才是修真。但天下间又能有多少人能悟到这个真理呢?连当下的大能们都不承认武古术的地位。

用江龙的话来说,这叫以武入道。

他一个境界被废掉的废人说的话当然没几个人相信。

江龙回到了他所租住的地方。这里原来是一片废弃的旧公寓,他打听过这里的主人已经几十年没回来过了,才动手重新修整了一番。

公寓后面是一个残旧的蓝球场,已经被他整理成用来炼功的修练道场。道场上正有几个女生在扎马步挥击冲拳,一声声呼喝引动人的血液共鸣。

这几个女生原是附近一带隔三叉五就惹出各种问题的问题少女,其中一个还是另一间中学的学生,据说这位同学在修真网络上报读了一个网络修真培训班,怎料到修练的是邪法,将同班的男生迷得神魂巅倒,这个学校的男生还因为争风喝醋而酿出了好几次群殴血案,直到那次她需要真正采补一个血气强盛的童子之身时盯上了初来天昭城的江龙。江龙不但救了她,还指导她踏上正确的修真之路。

认真一看,这几个妹子屁屁下的地面都倒竖着一根尖木,这还是她们的老师一刀刀削出来的。他说修真之途男女平等,他仁慈一分,往后她们的根基就稀松一往,走不到更远。

除了地下倒插一根又长又尖又粗的尖木,腰间还绑着四个五公斤重的沙袋。

她们只能在心里骂一声:老师,你狠!

她们的心里有一匹草泥玛呼啸而过时。

江龙很随意地换了一套便装穿着拖鞋来到道场上,一个长发齐腰的女生出列了,喝道:“立正,稍息。”

这些女生才如释重负。她们都是吃饱没事做就上修真网络读读修真培训班学学修真,练出了一点内息就为祸一片小区的问题少女,偏偏在玩点刺激事的时候碰上了这丧门神,早知道这里是这丧门神的地盘就不来这里捣乱了。然后又不知怎么着,被这丧门神的一通古武修真基础论洗了脑,现在半推半就地跑到这里来任他Cao练,还鬼使神差地叫他一声老师。

江龙摆了摆手,这个长发女生回列队了。她就是不小心在修真网络上修练了阴阳合欢邪功的女生,姓杨名雪喻。

仔细一看她的长发都编织成了一条条细小的辨子,她也穿得很随意。就是因为她穿得太随意,所以让人更受不了。她身上的这件汗背衫是随手抄起江龙的来穿,练功裤也是江龙的。

江龙的汗背峰已经被她给撑着快要炸开了。因为她高出江龙一个半脑袋的缘故,裤头已经拉到肚脐下一寸,都快被当成***来穿了。

江龙眉头一挑,说道:“杨雪喻,你又在折腾老师的衣服。我警告你,我就剩下这一套收藏品了。若是被你折腾废了,可要受惩罚的。”

杨雪喻乐呵呵地笑道:“老师,谁让你的练功袍这么酷,不穿在身上练功岂不是浪费了。”

江龙望了一眼汗背衫上的白虎刺秀点了点头,声音懒散地说道:“嗯,的确很酷。”

这套练功袍勾起了他的一些回忆,想起那些年和兄弟们在炼狱道场上接受死亡式修练的日子,嘴角不禁勾起一点微笑,喃喃道:“只有在生死间磨砺才能在修真之道上走得更远啊。”

众女生打了个哆嗦,老师一笑神鬼泣。

江龙转入正题,有了几分严肃,说道:“你们也扎了一段时间马步,练了一段时间冲拳,现在就开始教你们练形的第一套古武武术套路,名为太祖长拳。此套拳法是修练拳掌脚腿腰的协调运用,若是身体的协调不好,往后练形就会练到不论不类,根基不稳就别给我提修真这两个字了。”

说到这里,江龙就看着杨雪喻说道:“你是这里天赋和记Xing最好的废物,接下来你就要用心记下老师的每一拳每一微小的动作变化,然后教师妹们。若是错一个动作,你知道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这些女生们都很好奇师姐会受到怎么样的惨无人道惩罚,师姐好像受过一次惨无人道的惩罚,那一天她一整天都不敢坐下来。加上这师姐的气质太妖冶了,回答得无比暧昧,似是而非的,让人雾里看花了,所以看着老师的眼光都有点怪异。

江龙知道是这妖精在背后捣的鬼。他要拯救这个问题少女的决心更盛了。

江龙缓慢地打着太祖长拳,一边诠释每一拳的奥义。然后又重新打一遍。当他的拳脚与意念合一时,每一拳都有一个拳道意志,让人感受到拳意,当他最后一拳轰落一个沙包时,沙包被一拳打穿了。

练完第三次后,江龙就将现场交还给杨雪喻,然后自己当甩手掌拒回房去了,他还有他的事要做。

走的时候,江龙每人瞄了一眼,说道:“明天是周未,放你们两天假,自己回家好好炼,星期一下午我回来的时候检查成绩,打错一个动作都要接受残无人道的惩罚,都给我作好心里和生理的准备,我不会因为你们是女生而跟你们客气。想退出的现在可以离开。”

因为好奇那个传说中的惨无人道惩罚,竟没有一个有离开的念头。但又害怕那个惩罚,心里都腻味地骂道:老师,你狠!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