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灭万界》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吞灭万界

吞灭万界

编辑:分说 2019-04-01 19:36:28

吞灭万界

《吞灭万界》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吞灭万界 即可阅读全文

《吞灭万界》小说简介

吞灭万界是由分说书写的一部玄幻,他是脚踏大地,俯视诸天的人皇,他将人推向了与仙神对等的位置。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精彩章节试读:

整夜都在下雨,颗颗连成一线。说来奇怪,明明是夏天,风却阴冷,催人心魄;月更苦寒,夺人生息。仿佛是在哀叹,更像是在冷眼旁观。

叶修意识迷离,感觉自己穿行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没有尽头,没有终点。

突然,巨大的疼痛传来,将他拉回现实之中。

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刺鼻的腐臭味道便扑入口鼻之中,被压抑的哭声隐隐传入耳中。

叶修拼命睁大眼睛,想要看清四周的情况。

周围异常昏暗,视野模糊一片,不过他总算大致看清了周围的情况。

这是一间阴暗的封闭房间,看样子像个牢房。尽管地上铺着杂草,依旧感觉潮湿无比。躺在上面感觉身体都要发霉了。

周围或坐或躺这几个人影,这些人面容憔悴,不安于恐惧充斥着双眼。他们看上去有些眼熟,但又不知在哪里见过。

“难道我已经死了,正在地狱经受折磨?”叶修苦笑,低声喃喃道,“可悲可叹,我叶修身为人皇,拥有看穿一切的虚无之眼,居然没有看穿老古的阴谋,被他所害。呵呵……”

仙神之下皆蝼蚁,然而叶修凭借凡人身躯,不踏仙路,不成神佛,最终成为诸天仙神胆寒的人物。他已经登上了修行的巅峰,并且打破了仙神之下皆蝼蚁的传说,将凡人推向了与仙神对等的地位。

脚踏大地,俯视诸天仙神。这就是人皇的气概,这就是叶修的实力。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交友不慎,最终被好友老古算计,含恨而死。

老古本名古凌,是叶修最知心的好友,两人自幼一起修行,可以说事亲密无间。谁知道有朝一日老古会心生歹意,联合诸天数位皇者暗算自己。

虽然叶修修为参天,但面对数位皇者的追杀仍旧难以招架。最终在拼死三人后陨落。

叶修不怕失败,也不惧怕死亡,但挚友背叛让他久久不能释怀。他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老古要置自己于死地。

仰躺在地上,叶修感慨颇多,就在这时,一股庞大的记忆如同决堤洪流一般涌入他的脑海。

“呃……”无数的陌生记忆疯狂塞入大脑,仿佛身临其境一般,头仿佛要炸了。

“是记忆的复苏,我转世轮回了。”叶修双目圆睁,面色呆滞,“我的身体连同灵魂被老古与那帮混蛋打的粉碎,绝不可能重生,我究竟怎么活过来的?”

“难道是老天觉得我死的太冤枉,给了我重活一世的机会,好找那些小人报仇?”

这样的理由叶修都觉得可笑,前一世他活了两万年,从未见过老天怜悯过谁。他不相信自己会有这么好运,能得到老天的垂帘,他想到这样的理由不过是自我调侃罢了。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叶修索Xing暂时放弃。

平静下来的叶修开始打量四周的情况,坚实的铁栏杆牢门,昏暗的房间,盘子大小的窗户还被手指粗的铁棍封死。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来叶修现在是一个阶下之囚,而且说不定随时会没命。

没想到刚刚恢复记忆就遇到这么有趣的事情,叶修在心里打趣,开始开始快速浏览这一世的记忆,以便确认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

叶修这一世是个孤儿,后来拜神医鬼老为师学习医术,排行老五。前几日鬼老带领他们师兄弟八人前往凌霄上天,说是为凌霄上天掌门季九央的孙女治病。谁知他们半路中了山匪伏击,全部被活捉了。

被俘后叶修试着逃跑,没跑出几步就被再次捉了回来,结果被可想而知。他被山匪狠狠的修理的一顿,刚关进地牢就昏死过去。这一世他就这样差点儿如此窝囊的一命呜呼了。

福之祸所依,祸之福所系,没想到叶修因祸得福,深藏在灵魂深处的记忆因为这一世的磨难而被唤醒,恢复了原本的意识。但他想不明白,就算他灵魂强大无比,但这幅身体根本经不起折腾,他究竟是怎样恢复生机的。

如今深陷囵圄,这副身体又弱的不行,还是先想办法出去要紧。

“叶修师兄,你醒了!”正在叶修思考之际,一个略显瘦弱的青年出现在叶修身边,满是恐惧的脸上带着些许的惊喜叫道。此人名叫左寒,是师兄弟中最小的,排行老八。

声音惊动了其他人,人群中,又有几个人凑过来,年龄与叶修相仿,对叶修关切问道:“啊,小叶子醒了?”

“叶修身上的伤还痛不痛?”

“小叶子,你刚才连呼吸都没了,我们都以为你已经没救了,为此我们伤心很久呢!”

……

几人很是热情,叶修先是一愣,终于从记忆中确认了几人的身份。他们都是鬼老的弟子,算起来也算叶修的同门师兄弟。

“大家放心,我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叶修站起身来答了一声,同时看向左寒,问道:“小师弟,师傅呢?”昏迷了几天,叶修急需了解现在的情况。

“师傅被山匪打死了。”左寒涩声说,脸上的喜色瞬间退去,取而代之的恐惧与悲伤。

这一世若不是鬼老扶持,恐怕叶修还在人世混混噩噩的流浪,对于鬼老他从心底感激。然而谁也想不到鬼老会遭遇不测。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居然敢动我的至亲之人,可恶的山贼,我要你们付出最惨重的代价。

叶修的眼神无比的冰冷,紧绷着脸。

左寒没有发现叶修的异常,接着说:“我以为你再也活不成了,谁知道就在你身体变冷的时候九条白色的虫子飞了进来,往你身上吐了些米粒一般的光点,然后你的伤势就慢慢好转起来了。”

“什么样的白虫子?”叶修突然提高音量,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脸上弥漫着可怖的杀意。

左寒被吓了一跳,愣了愣神,一边比划一边接着说:“体长三尺,有我手腕这么粗。头像龙,却没有角,身体像蛇,但没有鳞。看上去非常漂亮,像是玉雕刻成的一样。”

幽虫,叶修震惊无比,幽虫是天地之间极为罕见的灵虫,对灵魂之力极为敏感,当年他亲自送给老古九条。叶修肯定,那九条幽虫正是他送给老古的那九条。

难怪我能复生,原来是老古利用九条幽虫寻找我的灵魂碎片。能够活过来应该是灵魂已经彻底恢复,残存在灵魂中的力量勉强治愈的伤势。

当初我的灵魂被打的像米粒一般碎,想要一粒粒找齐没有万年是万万不可能的。老古杀我又救我,他究竟是为了什么?

虽然不明白老古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但叶修确认,自己始终在老古的视线之中。当初老古实力与自己几乎不相上下,几万年过去了,自己回到了原点,点滴修为没有,而老古不知道强大到了何种程度。

被一个居心叵测,实力深不可测的人盯着,光是想想叶修就感觉发毛。不行,从这里出去后一定要尽快变强。

“小叶子不要关心那几条虫子了,山匪说了,他们正缺少几个郎中,我们可以加入他们,但要交投名状。”二师兄惶惶不安的说。

“投名状?”

极为刺耳的三字将叶修拉回了现实,他感觉心脏恍若被无形的大手攥住,骤然一紧,心中倏地升腾起一股冰冷的寒意。

一旦杀人,手上沾了良家的血可就无法回头了。虽然叶修不在乎杀几个人,但如此丧尽天良的事他还是做不出来的。

而且山贼绝不可能放他们出去杀人,所以交投名状的唯一方法就是他们师兄弟自相残杀。有什么比杀死自己的熟人负罪感更强呢?山贼的用心不可谓不毒辣。

“你们有人想做山贼吗?”叶修声音冰冷,扫视众人。他发现大多师兄弟目光闪烁,很不自然的偏过头去。

三师兄已经中年,样子很是老成,长叹了一声,很是无奈的说:“小叶子,山贼的厉害你是尝过的。大家都不想死,我们还有别的办法吗?”

“许多师兄弟上有父母,下有妻儿,他们若死了全家就失了依靠。”

另一个师兄弟走了过来,轻声劝解道:“小叶子,我知道师父死的冤枉。可是就算是要报仇,只有活着,才有报仇的机会不是?”

“其实我们也不想这样,但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脱身办法了。”

……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些师兄弟七嘴八舌,给自己找了许多理由,看似无奈,实则是自私自利的很。

他前世杀人无数,虽不能说那些人都死有余辜,但从没主动害过一个好人。现在从贼要交投名状杀人,杀的还是无辜的人,叶修实在是有点无法接受。

“医者救死扶伤,现在却要屠杀无辜,这样能心安吗?你们好好考虑一下吧!”叶修感叹道,他感觉与这些人成为师兄弟是极大的耻辱。

众人沉默,显然内心还在挣扎。但叶修明白,当期限来临时他们将不再动摇,彻底泯灭最后的良知。他不再理睬他们,准备抓紧时间修炼,好在与山贼搏杀之时多些保命的手段。

这一世叶修的体质非常普通,浑浊的杂质充斥着身体的每个角落,这与他早年的经历有关。这样的身体在所有修者眼里绝对都是不入流的,连给山门劈叉烧水的资格都没有。

至少不是绝脉之体,看来老天对我还是不错的。面对这样的结果叶修很是平静,心道:“如此体质按照前一世的修行方法是万万不行的,看来只能修炼《开天诀》了。”

想到《开天诀》老古便忍不住的苦笑。当初他与老古修为大成,两人与另一位好友花费近五千年的时间,终于开创一部特殊的功法,就是《开天诀》。

神州修炼共分脱胎、破镜、潜龙、明道、不惑、逍遥,先天七个境界。每个境界又分初期、中期和巅峰三个阶段。

每个境界都需要更高深的领悟才能晋级,但《开天诀》不同,它轻境界,重积累。甚至叶修曾预测,就算永远停留在脱胎之境,只要将《开天诀》修炼到大圆满也足以与全盛时期的他一战。

当然如果仅仅如此《开天诀》也称不上特殊,它真正特殊在它又两种修炼方法。

“诸天法旨,皆为吾物,纳之于身,或强己身,破万法;或开内世界,纳乾坤。”

一种是将身体修炼到无比强大的程度,一力降十会,名曰地炼;一种是开辟自身内世界,收纳乾坤,名曰天修。简简单单几十个字的总纲,将《开天诀》真正的特殊阐述的淋漓尽致。

当然,总纲叙述的看似简单,实际上修炼起来并不简单。《开天诀》注重常年的积累,但并不是毫无原则的堆砌,其中的细节非常的严格。

单说地炼,最开始需要通过吸纳元气强化全身Xue位,将Xue位神化,直至所有Xue位全部神化,形成全身满天星斗之像。

此时每个Xue位都是一个力量来源,对战之时可以直接运用临近Xue位的力量,省去了长时间的运功过程。

当然,这并非是终点,Xue位神化完成之后是经脉神化,使之如同九天悬河一般浩瀚。此时此刻,体内力量如同奔流的河水,泱泱不绝,进而反哺自身,实现全身的神化。叶修曾预测,地炼若能大成,随意一拳皆可破碎虚空。

天修的修炼方法与地炼截然相反,如果地炼是强化Xue位,那天修就是将Xue位虚化,使之成为一片混沌。

当全身Xue位全部虚化,体内一片混沌。混沌生天地,天地开而世界成。因此天修下一层次便是劈开混沌,开辟世界。

随着修为的不断提升,内世界也会不断的成长,所拥有的力量也更加强大。

不过《开天诀》只完成了一半儿,而且只停留在创作阶段,真正威力如何谁也说不准。

基础最为重要,谁也说不准什么样的功法才适合自己。所以凡是修者在修炼初期都会选择一部相对中庸的功法,直到彻底弄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为止。

如果开天诀不适合叶修修炼,或者根本不适合修炼,那么叶修的基础便毁了,即使前世身为人皇,此生也难以有太大的作为。

目前根本没有时间稳扎稳打的修炼,看来只能冒险一试了。

若要修行,必须先感知到元气的存在。一般修者少则十几天,多则数月才能感知到。而一些天纵之才只需数天便可以。

普天之下,恐怕再也没有人比叶修更加了解元气了。他平心静气,全身放松,半靠在潮湿的墙壁上,尝试感知元气的存在。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时间快速的流逝,半天很快过去了,叶修始终没有感知到元气的存在。

前一世我两个时辰便感知到了元气的存在,而现在花了半天时间也难以感知,这具身体果然不是一般的废。

叶修很是无奈,只希望山匪能多给他一些时间。

“叶修师兄,别睡觉了,开饭时间到了。”

正当叶修再次尝试时左寒突然拿着一个缺口破碗对他说,破碗里散发着一股刺鼻的馊味,显然已经很久没有刷洗了。

这时叶修才注意到牢房门口多了一只木桶,木桶盛了一半的剩菜剩饭。咬了几口的馒头、几乎没有一丝肉丝的鸡腿、鸡蛋皮、碎菜叶子……

这样的饭连猪食都不如,但牢房里的师兄弟都捧着这样一只破碗,蜂拥了上去。

“他们就给我们吃这个?”叶修皱眉,问。

左寒见叶修并不着急起来,直勾勾的盯着木桶,唯恐少看一眼就会被抢光。他一边向木桶跑去,一边说:“这已经不错了,之前给我们的都是几天前剩下的,又馊又酸。”

这样的饭不要说吃,单单是看一眼叶修都想吐。不过生死关头,只有吃饱喝足才有力气,而且他确实饿了。他走过去,见一个被咬了几口的馒头还算干净,就伸手拿了起来。

当叶修正准备狠狠的咬一口时,突然,一只壮硕的打手猛然伸了过来,把叶修手里的馒头抢了过去。

由于叶修大病初愈,在突如其来的变故面前根本来不及反应,踉踉跄跄向后退了几步,“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抢夺叶修馒头的是一个身高足有八尺的汉子,叶修记起这人是鬼老的大徒弟,也就是他的大师兄,名叫苏胜。

苏胜抢过馒头后狠狠的咬了一口,铜铃一般的眼睛中散发着凶戾的目光,恶狠狠的对叶修说:“小叶子,师门的规矩不要忘了。”

在师门时叶修没少挨这个大师兄的欺负,但凡有点儿好东西都要敬献给他,这就是苏胜所说的规矩。

“大师兄不要生气,五师兄刚刚大病初愈,多吃点儿东西才能快些恢复。”左寒见状急忙上来打圆场,低声下气的说。

“快点儿恢复?”苏胜冷笑,满脸的嘲讽,很是不屑的说,“进了这里我们就已经不再是师兄弟了,而是对手。让他养的白白胖胖的,左寒,你究竟是何居心?”

现实已经很明显,想要活命这群深陷囵圄的师兄弟迟早要有一场厮杀,所以谁都希望自己的对手越虚弱越好。

叶修之前受伤很重,如果他恢复了,自然就多了一个竞争对手。

苏胜说完看了一眼左寒碗里的几片碎肉,不由分说的抢过来塞进了嘴里,恶狠狠的说:“吃这么好难道想与我争吗?”

左寒脸涨的通红,愤怒异常,但苏胜人高马大,他也只能忍了下去。把叶修搀了起来,躲到了一个角落里。

但左寒的妥协没有获得暂时的平安,苏胜不依不饶,怒道:“左寒,你不说话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欺人太甚,叶修本想念在师兄弟一场的份上把他们一起救出去,但此时看来不过是自作多情。他双目如刀,盯着苏胜,用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说:“苏胜,你不要欺人太人。”

“哈哈……”苏胜闻声大笑起来,脸上骤然现出嗜血的狞笑,粗声道,“很好,很好,叶修,你个病痨鬼想替人出头是吧!有种的话就站起来,我倒要看看你小子的骨头有多硬!”

苏胜暗暗扯叶修的衣服,想把他拦下来。但叶修冷笑着拿过苏胜手里的碗磕碎在墙上,捡起一块比较锋利的碎片握在手里,冷冷的说:“我骨头不算硬,但拼死在你身上扎几个窟窿还是办的到的。只是不知重伤后的你还有没有资格递投名状?”

“你……”苏胜恼羞成怒,脸上青筋暴露,但最终还是没有动手。他狠狠的瞪了叶修一眼,沉声道,“今天就饶你一条狗命,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跪下来求我。”

苏胜离开,左寒意味深长的对叶修说:“叶修师兄,你不该与他发生冲突。”

前一世叶修不止一次陷入绝境,次次都比现在危险百万倍,所以小小一个苏胜他根本没看在眼里。他拍着左寒的肩膀,说:“恶人都只是一群纸老虎,你越怕他越猖狂,其实他内心比你还要怕死。”

左寒不再言语,只是连连摇头。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