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封魔》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九天封魔

九天封魔

编辑:风流大少 2019-03-31 11:26:12

九天封魔

《九天封魔》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九天封魔 即可阅读全文

《九天封魔》小说简介

九天封魔是由风流大少书写的一部玄幻,这是一个平凡的世界,如所有的世界一般都奉行着弱肉强食的王道。一个平凡的少年星辰,涅槃重生,机遇获得了上古天龙真血,他的体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却也引来了强者的窥视。魔族破封,天魔破天而来。九劫降世,九王九神兵。一腔热血男儿情,一曲战歌九荡。我们是不屈的战士,我们是不死的战魂,九天魔纵横,吾便从此封魔与万世。立不朽。挽狂澜。感谢创世书评区提供论坛书评支持!九王群号:124016522,期待你的到来。昔日的疯子们!

精彩章节试读:

九天大陆,极为广阔,仿佛无边无际,没有人知道它的尽头在那里。大陆就好比一个大型的江湖,有江湖的地方便会有纷争。

一处偏僻的小村庄,这里与世隔绝,民风淳朴。村庄里的人从来没有离开过大山,靠自给自足。过着悠闲安逸的生活。这里遍地花草,鸟语动听。

“星辰,你这个臭小子,还不给我死回来,吃饭都要叫!”一个中年壮汉朝着一个山头大声的喊道。嘴里虽然在骂骂咧咧,不过脸上却是没有半点的怒意。

山头之上,一个身材单薄的少年双手抱着后脑勺,嘴里叼着根青草,悠闲的一步一步朝山下走去。

少年叫星辰,身体有些偏瘦,剑眉星目,一头密集的黑发有些凌乱的散落两肩,脸上还有着一丝未褪去的稚嫩。他的步履不快。穿着一件补满补丁的衣衫,虽然看上去破旧,但也干净。给少年平添了一份属于山野村民的淳朴。

星辰回到了村子,那个刚才叫喊的中年汉子此时在入口处东张西望,当看到了星辰,飞快的跑了过来,一把揪起他那白皙的耳朵,嘴里骂骂咧咧道:“你个小兔崽子,每次都要叫你回家吃饭,都被你娘惯坏了。快给我滚回家!”

“哎呦喂……我说爹,您轻点啊,我的耳朵要掉了……我是小兔崽子那您老是什么啊?”星辰双手捂着耳朵,嘴巴不断的吸气。

“额……你个臭小子敢戏耍你爹了,不错啊,长本事了。看我回家怎么修理你!”星辰他爹,一路拎着星辰的耳朵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这里所有的房子都是由木头简单的建造的,没有任何的美观Xing可言,但是却实在,这毕竟是住人的,不是让人看的。

屋子的门打开,走出来一个妇女,这妇女面色红润,皮肤白皙,一头长发盘在头顶,身上穿了一件朴素的粗布麻衣。虽然中年了,不过样貌到也不错,年轻时候一定是一个美人。在这种与世隔绝的村庄也属很不错的长相了。大多是粗枝大叶,皮肤粗糙。

星辰看到那个*****如同看到救命稻草一般,一下挣脱他爹的手,飞身跑到美妇身前,一脸委屈,一双带有灵动的双眼更是泛起了水雾。

“娘……爹他欺负我!他骂我是小兔崽子。”

星辰说得甚是委屈,他娘心疼的将星辰拉到身后,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身前的大汉,没好气道:“你行啊你,骂小星小兔崽子,那你是什么?我是什么?孩子小不懂事你不会好好说啊。嘴巴长着是干嘛的啊?就知道动粗。你看小星都被你吓成什么样子了。”

大汉被骂懵了,嘴巴张开支支吾吾想要说什么,那美妇直接伸手拎起了他的大耳,一脸怒容继续说道:“你什么你,还不给我进去吃饭。再有下次看老娘不打断你的毛腿!”

星辰在他娘身后向着他爹做了一个鬼脸,看到自己的老爹吃瘪他心里那个乐啊。兴冲冲地的跑进了屋子。他爹狠狠的瞪了一眼星辰跟着他老婆一起进了屋子。今天面子算是丢尽了。

山村人吃饭没有讲究,很简单,有肉吃肉,没肉吃菜。其实有些时候简单未必就不是好事,更能体现一种融洽感。

山村东边有一个山头,这里盘踞着一窝山贼,他们无恶不作,经常下山挑周围几个村子下手,收取所谓的保护费。

“二当家,西边那个村子今年没有上缴贡品。”一个小喽啰恭敬的对着一个独眼大汉说道。

那独眼大汉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他双眉一皱,骂道:“你他么跟了我这么多年还用我教你怎么做么?还不给我去收,收不回来我拿你喂狗!”

那小喽啰连连点头,大气不敢喘,一溜烟跑没人影。

星辰村子里的村民一如既往的生活着,快过年了,天气渐渐转凉了,要准备入冬的食物了,村子中一些强壮的成年男人们组成一支打猎队伍,在村子周边的山上打猎,为村子补充食物。女人们则是在家耕种织布。安详的生活确实被一群突入而来的山贼给打断了。

山贼人很多了,来了五六十人,所有人手中都握着一把泛着寒光的大刀。星辰的村子便是他们此行的目的。五六十人手持武器将村子包围了起来,来者不善。

“村长不好了,虎头山的山贼打来了,他们包围了我们的村子。”一个急促的喊声在村子里响起,村子里的人顿时乱了,如同炸开锅的蚂蚁。

“将老弱病妇安置到地洞中,不要让他们出来,你们随我出去。”村长吩咐了一声,带着七八个留守的男人走向入口,远远的便是看到了一群凶神恶煞手拿利刃的山贼。星辰就躲在远处,他瘦小的身体因为愤怒绷的紧紧的,拳头握的很紧。

为首一个山贼骑着一匹高头大马,他居高临下,用手中的大刀指向村长,嚣张道:“臭老头,今年的例钱你们没有按时上缴,违背了我们定的规矩,给你们一次机会,要么交双份,要么我荡平你村子。”

村长脸色变的异常的难看,心中气愤难填,但不敢表露,唯有恭声道:“大人,今年收成差,我们真的没有那么多贡品上缴啊,您就行行好,给我们点时间,我一定补上。”

“给你们时间补上?我去你的。你当我们是什么?看来你们是活的太安逸了。兄弟们给我动手,男的杀了,女的带走。”

为首山贼一声令下,周围的山贼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冲了上去。

“混蛋,我跟你们拼了。”村长身后的几个男子都怒了,在面对生死前他们的血Xing被激发了,他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生活了这么多年的村子被毁于一旦。

村长叹了一口气,双手前伸,泛起淡淡的白光,凝聚在他的手上,他身周的空气也是轻微的波动起来。

为首山贼看到这一幕,先是一惊,旋即大笑道:“老家伙,看不出来啊,居然还练过,不过你觉得这有用么?”他话音一落,驾驭坐下马冲了上去。而后缰绳一拉,想要用马蹄将村长踏死。

“白风掌。”村长老迈的身躯竟然比之那些青壮年还要矫捷,身形一闪,躲过了马蹄的致命一击,散发白光的手掌在马身上轻轻的一拍,后者一声凄厉的嘶吼,上蹿下跳差点将那上面的山贼震飞。

“老匹夫,我要杀了你!”为首山贼彻底的被激怒,他从马背上一跃而下,手中钢刀带起一股凌厉的劲风,向着村子的脖子砍去。速度很快。

村长没有显露出一丝的惊慌,脚掌向着身后退了一步,双手合十将钢刀合在了双手中央。

“不要逼人太甚。”村长声音很冷,落在山贼的耳中如同寒冰一般,隐隐还有些刺痛。

“当。”一声金属折断的声音,山贼手中的钢刀被村长以肉掌震断,断刃一挥,插在了那个山贼的脚掌边上。

这一幕震慑了所有的山贼,没有人敢再上前,都犹豫了起来,别看他们一脸的凶相,挥着大刀,其实他们也怕死。

“好,很好。老匹夫,算你狠,你给我等着。这事不会这么容易就完的。你就等着我们虎头帮的报复吧!”

为首山贼跳上马背,一脸怒相,从来没有如此吃瘪过,今日却是在一个老头子手中吃瘪。他放下了一句狠话带着众人撤了开去。

看到山贼们撤远了,村长手捂着胸口,咳出了一口鲜血,脸色苍白了起来。

“村长……”众人齐齐变色,要扶村长。村长手一摆道:“我没事,只是受了点内伤,无碍。赶紧将猎队召唤回来,我有要事要宣布。

山贼的围攻,让村中所有的人都生出了不安感,以前的生活还是太过安逸了,以前都是有村长挡在最前面,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村长是多么的不容易。

在外打猎的所有男人全部被召回了村子。气氛很凝重。山贼随时都有可能再度杀回来,再回来就不是几个喽啰那般简单了。

村长在村庄中间的祭台将所有人都召集在了一起。他站在祭台之上,手中拄着一根木棍。环顾四周,将所有人的表情都收在了眼底。

“今日发生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吧,这一次我们彻底的得罪了虎头山的山贼,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都只是普通的山野村民,不可能挡住他们的。但是我们也不能这样坐以待毙。星罗,你带着猎队将村里的孩子都带走吧,他们是我们的希望。其余想留下的留下吧,不想留下的自己离去吧。”

村长说完话,整个人好似苍老了十岁一般,如风中残烛一般。星辰站在下面双眼红了,眼泪顺着眼眶落了下来。这里有着太多的感情,他不想走。不光星辰,很多成年人都落下了泪,已经好久没有感觉到泪的味道了。今日被一群山贼搞的有家不能归,要远走他乡。这是他们不愿意的。哪怕是死也不愿意。村庄就如他们的父母一般神圣,哪怕这里简单的很,可依旧是他们的家,他们赖以生存的地方。

“星罗,没有听到么?难道你想让我们全部葬送在山贼的屠刀之下么,他们能够做出什么来难道你不知道么?”看着底下一个个双眼微红的大老爷们,说实话,村长的心很酸涩。但是没有办法。

“村长,我们一起走吧。”星罗跳到了祭台之上。

“不了,我已经老了,也没多少时日好活了,就留下来吧。星罗,带他们……走吧!”村长的声音似哀求。很是悲凉。

整个村子上空愁云密布,如一曲悲鸣之殇。

星罗还是带着年青一辈离开了这个生他们养他们的家园。星辰死死的抱住了村长,说什么也不愿意走。

“阿公,求求你不要让我走,我要留下来!”

村长慈祥的抚摸着星辰的头发,声音柔和道:“孩子,阿公也不愿意啊。听阿公的话,等你以后长大了学到了本事再回来,阿公会一直看着你的。去吧。”

星罗无奈的将星辰拉扯入自己的怀中。转身离去,在他转身的刹那,一滴泪水滑落在了地上………

这里本来有一条山路,如今却是看不到了。布满了山花野草。

一个少年静静的走在野草之上。一袭白色的长衣,漆黑如墨一般的双瞳遥望着天际,似要看穿这天际的另一头。剑眉却深锁,不知其意。

“阿公,我回来看你了。”

星辰呢喃自语着,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山路的尽头。在一个废墟前他停下了脚步。这里焦黑一片,且静的可怕!

星辰脸色突然变的狰狞起来,紧紧的握着拳,一股从其身体内散发而出的煞气若实质一般升腾而起。的脑海中回想起了那触目惊心的画面。自己的村庄被一把大火烧了,村长和留守的老人们死在了虎头帮的屠刀之下。一个宁静的村庄就这样说没就没了。自己等人被追杀,死里逃生,可是活下来的却只有孤零零的一个自己,其他人都死了。都被追上来的山贼残忍的杀害了。

一个扎着羊角辫一脸稚嫩的少女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那是自己的表妹,那一刻她的小脸是那么的惊慌无助,眼泪是那么的不要钱的流淌下来。可是……可是那帮畜生连如此柔弱的小孩也不放过。

星辰跪倒在了地上,双拳狠狠的砸击地面,鲜血顺着他的手掌染红的花草。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

“年轻人,放下心中的怨气。这样的心绪不适合你如今的年纪!”

一只大手若鬼魅一般轻轻的落在了星辰的肩膀上,星辰脸色一变,身形本能的退开了几米。

星辰方始看清那人的面目,那是一个有着一头火红色短发的中年男子,身材魁梧挺拔,若标枪一般挺立,如刀削一般的脸颊透着一股刚毅,双眸如深潭一般深邃。

星辰打量对方的同时那中年男子也在打量着他。

“年轻人,这里是你的家吧,而如今却成了废墟,死气沉沉,你的煞气也是因为这个吧!想不想报仇?”

中年男子的声音不大,落在星辰的耳中却如同晨钟一般不断回旋。

“这不关你的事!”星辰双眼恢复了清明,不在发红,冷冷的与对方眼神相撞在一起。

中年男子呵呵笑道:“呵呵……没事,我只是随口问问,我看你的筋骨不错,可惜没有练过。等于白费,我能给予你去报仇的实力。前提是你得拜我为师!”

“我凭什么相信你?”

星辰话锋一转,转身离去,没再去看那中年人。

“呵呵……到是个有趣的小家伙。既然被我看中了又岂有让你走脱之理!还是跟我走吧。”

中年男子话音最后三字仿若有魔力一般,星辰整个人突然间一颤,身体如同灌铅了一般,任凭他如何使力都不能移动分毫,好似中了魔法一般。冷汗不断从额头落下,这是他生平第一次遇到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

“不用害怕,也不用紧张,我若想对你下手十个你也只是挥挥手的事,先带你去个地方,到了那里你自然便是能明白了。”中年男子随意的朝着星辰挥了下手掌,一道灰色的旋风凭空出现,将其两人包裹住。

星辰还来不及多想,只感觉脑海一阵刺痛,便是什么也不知道了。

旋风消失,伴随着那个中年男子和星辰也一并消失不见,仿若没有来过一般。

远在几千里一处深渊深处,一道黑光降临,赫然便是那个中年男子和星辰。

“好了,我们到地方了。以后这里便是你我的家,不需要什么理由,我收徒从不需要理由,这里是残酷的,所以你能不能活下来还是未知数,自求多福吧!自己去找地方休息,明天过来我这里!”

中年男子丢下星辰便是扬长而去。留下到现在还没有缓过劲来的星辰!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