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大公子》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修真 > > 神级大公子

神级大公子

编辑:夜雨吟风 2019-03-26 08:43:48

神级大公子

《神级大公子》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神级大公子 即可阅读全文

《神级大公子》小说简介

神级大公子是由夜雨吟风书写的一部玄幻,李想穿越到一名被众人认为是废物纨绔的家族大公子身上,而穿越的时候,这货已经被人打落山崖;你说穿就穿了吧,为什么一开始就让哥遇上那么蛋痛的事情?为了活下去并且活得精彩,李想毅然走上了一条强者之路。嗯,哥要开始装逼了,想碾压哥的人,请自觉把队排好,哥没有时间一一给你们进行思想教育!

精彩章节试读:

“卧槽!老板,能不能不要那么任Xing?!”李想看着黑白一片的屏幕图像,忍不住开口埋怨了一句。当然,这声音自然传不进屏幕里面,而打字谩骂,李想却还不至于为了一个游戏而降低自己的素质。

这是一款页游,李想玩了也有约莫三个多月。对于一名宅男来说,下班之后的消遣除了追追一些动漫之外,玩玩游戏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只是,但凡玩过游戏的朋友或许也都知道,现在的网游,特别是页游这种玩意,谁花的钱多谁就是大爷,不花钱的玩家,属Xing是拍火箭也追不上那些软妹币战士的。

李想也不是没有充值,每天10块的首充他倒是坚持住了,三个多月下来,除了每天首充的金**之外,再外带着卖卖装备材料以及,却也算是存了下不少**。虽然战力只能算是中上,但要说身上的**数量,李想那游戏角色却经常都会是最多的那一个,因为他压根就舍不得使用。

正直年末,游戏里各种活动络绎不绝层出不穷,不过除了充值活动有好东西奖励之外,别的游戏活动都是华而不实玩意。但就算只是这种玩意,在天朝里面,只要是免费的东东,那往往都会被抢个头破血流。

这不,李想那号又一次被软妹战士放倒。看着面前黑白颜色的屏幕,李想心中的纠结就可想而知了。

哼,等哥有了钱,哥也要成为软妹币战士!

啪的一声,李想手掌控制不住地在键盘上一拍,几块四四方方的玩意蹦起,正在火气上头的李想眼角抖了几抖,这键盘看怕要报废了啊!

哥太傻了,砸自己的键盘能顶个蛋用!李想连忙弯下身子,手忙脚乱地把散落一地的数字键给捡起来。

还好,还好,这再装上去应该还能用一阵子……李想暗暗呼出一口气,把身子直了起来。

啪的一声响起,李想的嘴角扯了一下。完了,我的优乐美!他心里正发出一声呻吟,便看见一股Ru白而浓郁的液体正顺着电脑桌往下滑落。

真的完了……李想下意识地抽过身边的毛巾就向液体抹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种滋滋的声音响了起来,紧接着,显示屏猛地一个闪烁,直接就没有了图像。

李想来不及弄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便感觉手上一麻,再接着一股昏眩的感觉便涌起。在失去意识前的那一刻,李想总算得出了一个答案……玛蛋,漏电了这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想猛地打了个寒颤。好冷!卧槽,今晚没有供暖么?哥这是万幸没被电死却反倒要被冻死了的节奏?

睁开眼睛,双手向两边一撑,李想便想撑起身子坐起。只是手上传来了一种极为粘稠而滑腻的触觉,这像是一手捏到了一坨果冻一样,端的是无比腻心。

什么玩意?额!李想心里正在吐槽但却直接愣在了原地。眼前是一片深邃而蔚蓝的天空,天空上白云朵朵彩霞片片分外美丽。然而一阵冷风吹过,让李想回过神来。

谁把哥从房间里弄出来了?!不对,这里怎么那么臭?!李想眼睛骨碌一转,下意识地向着自己身旁看了过去。

卧槽!什么东西!李想从地上蹦起,但却只感觉一阵阵寒意占据了他的整个躯体。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李想发现自己刚刚是躺在一窝泥泞的水潭里面,而这水潭周围隐约可以看见尙未干涸的泥水痕迹。从这些痕迹呈放射状向四周蔓延就可以知道,刚刚看怕是有什么东西掉进了这水潭里面,然后把里面为数不多的水全都轰飞了出去。

掉进水潭的东西?李想脸皮抖了几下,身上那湿漉漉的感觉在清楚地向他汇报,掉进水潭里的东西,除了他之外还能是谁?

有人把哥从家里弄出来,然后丢进这泥潭里面?李想瞬间淡定不能,这是吃果果的谋杀啊!这光天化日之下还有王法么?

不对?!刚刚怎么没有看见这周围都是山壁?!李想猛地张大了嘴巴,周围的景物根本就不可能是他家周围的景象。

下意识地向左手手腕处望去,李想这是要确定一下现在的时间以及日期,但也就是这么一看,他再次有了片刻的失神。

这是哥饱捏鼠标的幻影手和曾经传说中的麒麟臂?怎么能如此秀气?不对,这是什么见鬼的服饰?李想有点眼大,如果不是手中还依旧黏糊得让他想吐的话,他肯定要伸手往自己的脸上摸过去了。

也不对,哥没有这么苗条好吧?!这是什么鬼东西?李想好不容易把自己全身上下检查了一轮,这才发现脑里多了一些不明不白的记忆。

那些记忆一幕幕揭开,李想的面色也越来越发诡异。

良久,李想舒出一口浊气,目光变得炯炯。这是传说中的魂穿?哥的贞Cao还没有奉献出去就魂穿了?哥前天才花了几个月的积蓄给女神买了礼物,这还没有来得及送出去,你怎么可以把哥丢到这么陌生的世界里面?

好吧,你就算实在要让哥穿越,那也给个好一点的起步点好么?这荒山野岭的,你要哥体验野外生存么?这个,皇上,臣妾做不到啊……

花了好一会工夫,李想总算把脑里多出的记忆给消化了一遍,这具身体的主人,原来也是叫做李想,而且还是风灵城里城北李氏家族的大公子。

这身份听起来着实不错,大公子啊,那别的先可以不管,这手底下支唤的丫鬟,怕是应该有不少吧?

放弃一颗小树,就可以获得一片森林?这哥貌似也不亏对吧。

也不对啊!这家伙被人打落了山崖,这身份再不错也是白搭吧?嗯?这家伙不是带了两名家族供奉一起出来的么?供奉呢?本公子现在有难,速速出来救驾!

李想心里狂吼着,但目光很快就被不远处的一个凸起在地面上的物体所吸引住。

这是?李想瞪圆了眼睛,那分明就是一个人好吧!有人就好了,只要把对方叫醒的话,那哥不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快步走到那个背部朝天趴在地上的人身边,李想脸上欣喜也直接变成了失望。这人身下一片乌黑的血迹,侧露出来的一只眼睛里的瞳孔也早已经放大。这看怕早就死去,真能叫起来,那李想觉得自己绝壁回直接转身就跑的啊。

嗯?这不是陪同这大公子一起来着风灵山狩猎的两名供奉中的一名么?看来对方是赶尽杀绝,完全不让半点风声有透露出去的可能啊。

李想的眼睛眯起来,事情的经过他也算是了解。这身体的主人今天带着两名家族供奉出来狩猎,却是没有料到其中一名供奉会突然暴起发难。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之下,这个大公子被直接打下山崖,而另外那名供奉,也同样遭受到了对方的毒手。

嗯?既然自己能被打下悬崖这么久也没有人来救援,那么暗中保护这个大公子的护卫想来也被对方解决了罢。额!如此说来,对方就是志在必得,那么一会岂不是会有人下来查探?嗯?这供奉血迹已干,那些人要么就是已经下来查探过,要么就是马上要到了?!

想到这里,李想心里一紧,如果对方还没下来查探过,那么现在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啊!而自己现在这才刚刚魂穿的状态,怎么都不可能是那些家伙的对手吧?

哥得马上离开这里,嗯?敢问路在何方?

李想看着周围那完全陌生的环境,不由得一个头好几个大。这一片开阔之后,倒是有着一片郁郁葱葱树林,不过看着那些树木那种参天之势,李想心里却也是有点打鼓。

从记忆之中可以知道这个世界是一个修炼者以及魔兽横行的大陆,这么茂盛的森林,里面不用想也铁定有着无数妖魔鬼怪,他这一百三不到的斤两,进去之后怕是连骨头也剩不下来。

可是不进去的话,明显也只是坐以待毙而已。虽然说是逢林勿进,但进了好歹也会有那一线生机,不进那就是死路一条。

当然,或许那些人已经下来查探过了,只是在情况未知的前提之下,李想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当儿戏。

如果顺着山崖往外走,那应该就能找到出去的路,但是天知道那些对这家伙出手的人是不是也正在从那边往这里走,那还是要换个方向出去才安全。

李想拍了拍自己的双手,把手掌上沾上的泥浆给甩掉,而看着不远处那郁郁葱葱极为茂密的丛林,他的心也是连连打鼓。

这是一个修炼者的世界,所以野外自然不太安全。以这身体那不入流的学徒二星的实力,那压根就是菜鸟中的**,完全就是送菜。

不过风灵城只不过是下等城市,所以周围的生物却也不算高级,从记忆中可以知道,在这风灵山脉中,最顶级的异兽也不过是三阶而已。可是对于李想来说,这别说是三阶了,就算出现那些一阶的,他也得掉头就跑,而且还不知道能不能跑得掉。

不过留在原地也不合适,因为一会等来的很可能不是来救援他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李想就算知道林中危机重重,却也只能顶硬上了。

果然不管在什么世界,最危险的还是人心么?李想心里暗暗想着,小心翼翼地向深处走去。

这丛林虽然危险,但是据说魔兽在吃饱的时候,除了那些特别凶悍的族类之外,一般都不会主动进行攻击的,这也是李想的那一线生机。

树林里林荫斑驳,正午的阳光从树梢上渗下,于是地上便星星点点很是迷人。不过李想却没有欣赏的闲情逸致,毕竟这里虽然看似是丛林的外围,但却也已经是风灵山脉比较中心的位置,所以,在这里出没的异兽,基本上没有几个他能对付得了的。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从遥远的方向传来了一阵阵如雷鸣般的嘶嘶声响,这声音如铁石磨蹭,入耳更是让人感觉全身发麻。

什么玩意?!李想顿觉不寒而栗,有一种恐惧难以控制地从心底深处涌出,莫非前方高能?!

这是某种异兽的嘶鸣,看样子这家伙也不知道在发什么神经,这要不是在晋级,那就是在战斗!李想心念转动,脚步也开始准备往别的方向移动。

因为他心里明白,对方既然单单是如此遥远地传来的声音就已经让他欲魔欲死,那么要是近距离接触,那估计一个喷嚏就能把他弄死了啊。

虽然穿越者牛逼不解释,但是在这样情况不明之下,还巴巴跑去想弄点好处,那也实在太不知死活。

李想正转过身体要远离声音传出的方向,而这个时候一声清脆的娇叱猛地从远处飘了出来。

有女人?而且听声音就可以知道这应该是一位美女?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美女出现?李想心头一愣,但并没有停下自己远离的脚步。

他可不是看见美女就挪不动脚的货色,而且这只是听到声音而已,那就更不可能挪不动脚,连八字都没有一撇的女人,那好不好看漂不漂亮都和他没有一毛钱关系啊。

心里有着这样的想法,李想自然加快了离去的速度,只是没等他跑出多久,他便听见那女子突然发出一声惊叫,紧接着身后传来来了破风的声响,一股庞大而急促的气浪正在自远处向他的方位袭来。

这真是流年不利,想躲也躲不过!李想瞬间感觉头皮发麻猛地扭头一看,便看见远处的树木正在纷纷碎裂,貌似是有什么东西正在飞过来了。

卧槽!传说中的天外飞尸?这是要在哥面前大爆然后让哥一夜脱贫致富的节奏?李想心里一惊,但看着对方那种浩荡的声势他却也不敢还傻傻地站在原地。

一个自以为极为优美而爆分的翻滚,李想直接向着一旁闪避而开去。正当他以为闪避掉了的时候,猛地发现背后传来了清脆的破空声音。

玛蛋!你以为自己是跟踪弹么?李想反了个白眼,哪里还有机会闪避?

砰的一声,李想只觉得自己和一列货车迎面对撞了一下,身体里面,更是响起了几声清脆的断裂响声。

这算不算是交通意外?哥在地球上买的保险在这里能有效么?那么多地方你不撞,哥都刻意闪开了你还能撞到哥的身上?法官在哪里?我要告这家伙故意谋杀!

在撞断了57棵大树,碾碎了360根小草以及磕飞了10086粒泥土沙石之后,李想的身体终于在第58棵大树的帮助下停了下来。这个时候,李想只感觉眼前漫天星火,只是怀里却有种很柔软的舒服感觉。

嗯?!什么情况?李想甚至闻到了一阵阵的清香,他的手无意识地捏了捏怀中的物件,便听见一声清脆的从怀里传了出来。

女人?!这是传说中的投怀送抱么?但这投的力度也太前无古人了吧?李想向怀中的人影望去,眼睛便不由自主地瞪得圆滚。

一头流水般的乌黑秀发下面,一张秀气得如出水芙蓉般的俏面在发丝下若隐若现,而那紧紧闭锁的小嘴以及深蹙的柳叶般的眉毛,让李想差点控制不住地流下口水。

这是女神啊!刚刚就是她把哥给撞了?嗯,这是昏迷了的节奏么?莫非这就是睡美人在等待把她吻醒的王子的节奏?

那哥吻了啊?她醒了不会打哥吧?哥好纠结的说……

李想心里思绪万千,他曾几何时可以如此地接近一名如此迷人的女孩?这一瞬间,他有点无法淡定,只是乘人之危却也不是男人该做的事情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女子眉头抖了几下,她幽幽地睁开眼睛,如水波般的秋光自她眸里闪出,李想还来不及说话,女子便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温热而带着一丝腥味的液体顺着李想的脸颊滑落,两人都极为惊讶地凝视着对方。女孩很惊讶地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却是被一名陌生的男子给抱在了怀里,她下意识地一掌向李想推去,这么多年来哪里有异Xing接触过她的身体?

李想也是醉了,他心里在狂呼,他居然被反颜色(******这叫他情何以堪啊!啊不好!李想还来不及反应,便感觉自己胸前被什么推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再次倒飞出去。

哦耶,又坐飞机了!你敢不敢换个温馨点的地图和哥一起飞?这就是传说中的好心没好报么?哦,也不对,哥刚刚并没有打算把她接着的,所以算不上是好心,但她应该不知道哥其实一开始的打算是闪避吧?

原本李想就被当成肉垫替对方减少了不少的冲撞伤害,这时再被对方那么一拍,哪里还能坚持得住?看着女子惊骇中带着一点歉意的眼神,李想反了反白眼再次昏迷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想猛地睁开了眼睛,但却发现四周的光线有点昏暗,而四周的泥土壁垒,让他暗自猜测自己怕是在什么山洞之内。

缓缓挣扎着扶直自己的身体,李想顿觉浑身如散了架似的,这全身上下,就没有一处不痛。嗯?那丫头把我丢在这里,那她人呢?

正当李想纳闷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边上不远处飘了过来:“你总算醒了,真的很对不起,我不是有心的,我那时刚醒过来可能有点误会……”

你误会个什么哦……李想顿觉头痛,不过对方的声音虽然极为动听,但却隐隐透着一丝虚弱。莫非这丫头的伤势很重?李想顾不上自己身上的痛意缓缓扭过了身体。

借着微弱的光线,李想总算看清楚了对方此时的情况。女子盘膝坐在一方布锦之上,面色虽然看不清楚,但却也依稀感觉惨白。

“你没事吧?”李想站了起来,但又不由自主扯了扯嘴角,身上的痛意,让他明白自己的状态怕是不比对方好上多少。

女子摇头露出一抹苦笑,她带着一丝歉意又带着一丝疑惑:“虽然不知道你这样的实力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中部位置,但还是先感谢你给我挡住了那么多的冲击。”

说到这里,女子苍白的脸上多了一抹血色,但却没有继续往下说下去。不过这个时候,李想也在女子身边找了个位置坐下,这近距离之下,他可以明显地闻到对方身体上散发出来的淡淡香气。

一时间,李想有点痴迷,受伤的女子显得有点柔弱,而柔弱的女子通常会让男Xing的荷尔蒙爆表。

李想虽然也饱受老师们的教育,但实际上还是一个初哥,在此时此景,这样的位置,他难以控制地生出一股要替对方遮风挡雨的念头。

当然,李想也是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对方在重伤之余也能随手把他放飞,以他目前的实力,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这个时候,李想也才发现洞内的光源原来是洞壁上镶嵌着的几个弹珠大小的夜光珠,这想来是这女子的布置。而借着这几颗珠子的朦胧光线,李想却也是可以把对方看得清楚。

女子显然已经把披落的长发给盘了起来,但却还有几缕的云丝贴在脸颊两边,那挺直的鼻子,那繁星般的眼睛,再衬托着那朦朦胧胧的光线,却又是另一种风味。

“你?”女子面有愠色,但却没有真的生气。因为她也发现,李想看自己的眼神和以往自己身边的那些男子明显有着区别。没有那种让她厌恶的欲望,也没有那种狠不得把她整个香掉的疯狂。

这种像是在欣赏着一种名贵珍奇的清晰目光,反倒让她有点慌乱,再想起对方救下自己之后还被自己一巴掌拍晕这事,她有点不敢和李想对视。

女子的声音让李想猛地清醒,两人素昧平生自己这样的行径却是过于孟浪。这初次见面虽然要留下深刻的记忆,但可千万别是那种负面的印象。

想到此处,李想微微一笑,这种时候,自然要把话题给扯开才对。

“我在林中听到异兽的咆哮,后来便看见了你。不过我有点疑惑,你这么一个小女子怎么这么大胆?要知道这里已经是风灵山脉深处,里面的异兽可没有外围那么安份。”李想淡淡地笑着说到,既然女子误会自己救下了她,那么他自然不可能去说破。再说这一身的伤势也是因为对方而负,所以说是自己救了她却也不算过份。

女子白了李想一眼,显然不大同意他的说法:“我再大胆也好歹是个二阶斗者,相比之下,你这个斗徒才是真的大胆吧?”

女子饶有兴致地看着李想,如果说她那二阶九星的实力进入山脉深处是有点托大的话,那么李想这个不入流的学徒二星敢在这里出现就简直是不知死活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李想心里讪讪一笑,他要出现在这里又不是他愿意的事情,但美女当前,他自然不可能露出一点端倪。

俗话说得好,要想获得美人心,那就要懂得合理地装逼。为什么要说是合理装逼?因为那些不合理的装逼众最后都被别人弄成撒币了,他可不想变成那种货色。

搜索了一下记忆,李想也找到了自己出现在这里的理由。他为什么会带着两名供奉出现在山脉深处的位置?那也正是因为那边被收买的供奉偷偷地告诉了他一个消息。

据说山脉中有一条二阶九星的赤麟碧眼大蛇会在这几天里晋级三阶,而异兽晋级的过程之中会极度虚弱,而这大公子一听见有这种好事,自然忍不住直接带人进来狩猎了啊。

嗯?莫非这女子也是为了这事?回忆着前面听见的那异兽的鸣叫,这感觉却也像极了是蛇类的嘶鸣。理清了记忆,李想也就开始思考自己这逼该怎么去装。

在装逼之前,首先要明确自己这是为了什么而装逼,而且装了之后,自己想要获得什么样的期望。只有明确了目的和需求,这逼才装得合理。不然的话,那就是无脑装逼,最后也就只能成为****一流。

那么,自己该怎么装呢?李想心念快速地转动着,一个个方案正在他的脑海里推演起来。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