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影无常》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 承影无常

承影无常

编辑:柳时叁 2019-04-12 20:10:56

承影无常

《承影无常》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承影无常 即可阅读全文

《承影无常》小说简介

承影无常是由柳时叁书写的一部耽美小说,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峄皋山下雪中初遇,你是高高在上的上仙,我只是魂魄将散的孤独野鬼。赠我“承影”,赐我新生,却原来一切恩怨情仇,不过是你神位之下处心积虑的一场阴谋。如今我把这颗心连同你曾给我的一切,一并还你。望你此后神途坦荡,不负众生!

精彩章节试读:

江南吴郡县临烟镇有一范家,乃城内数一数二的富贵之家。家主从商,风流倜傥,坐拥良田千顷,娇妻美妾,无不羡艳。无奈人过中年膝下还无半子所出,生了七个全是不带把儿的,真真叫范老爷子急白了头发。

终于在他五十大寿那年,家中七姨太传来喜讯,生了一子。这可把范老爷给乐坏了。晚年得子,喜不自胜,满月酒时大摆七天七夜流水席,恨不得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范家终于有后了。

筵席第五天,一个方外术士路过范府,范老爷想着自个儿胸无半点墨水,于是献宝似的急急忙忙抱着小儿子出来请术士取名。那术士一看襁褓内白嫩小儿,捋着须摇摇头悠悠叹道:“此子一副短命相,虽有状元之才,寿元却不过十八,无救…无救也…”

范老爷一听当然不信,端看这术士骨瘦如柴,一身破破烂烂的旧衣衫,一看就是胡说八道。气的吹胡子瞪眼。连连呼唤家丁拿扫帚把那落魄术士扫出门,并且严令今后范家再也不准接待任何神棍。范老爷深谙有钱能使鬼推磨的道理,这世间没有什么银子解决不了的问题。自己这么有钱,饿了有燕窝鱼翅,病了有千年人参,又有家丁护卫无数,怎可能护不住自己的宝贝儿子?

至于取名,在熬干了肚子里可怜的墨汁以后,终于定下了,把“无救”改成“无咎”,寓意一生顺遂,无灾无难。

八少爷范无咎果如术士所言,从小展现过人才气,十岁熟读四书五经,十二岁便成了小秀才,十五岁已是当地出名的举人。范老爷出身低没上过私塾,一辈子最佩服有学问的人,自己得了这么一个争气的儿子,可谓扬眉吐气,睡着都能笑醒过来。觉得自己祖上真是积了大德了,早把术士的无稽之谈抛在九霄云外。

眨眼到了范无咎十八岁赴京赶考的日子,临行时范老爷谆谆嘱咐,派了八个护卫,抬了十箱行李护送儿子上京。无咎难得有机会摆脱难缠的爹,觉得自己长大成人,合该独自外出见识历练一番,不该倚靠长辈庇护,不顾阻挠硬是拒了父亲要求。范老爷哀叹儿子翅膀硬了拦不住,只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送其远行。

是夜,无星无月,初秋的天色如同泼了浓墨,一眼望去深不见底的漆黑,原本应该带着暖意的山风,此刻吹在人身上竟透着阵阵阴寒,偶尔有几声不知是什么鸟类的叫声传来,似野鬼啼哭,阴森无比。

无咎看看天色,加快脚步赶路,全然不曾分心注意周围环境。离家已有半月,从最初的兴致高昂,现在已经腰酸背痛疲累不堪。俗话说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早知赶路如此辛苦,就不该一意孤行。坐那马车轿撵多好,宁可去了京城让人说是不知人间疾苦的二世祖,也比在这更深露重的鬼地方走路强。也不知今晚是否还能找到客店投宿。八少爷内心略焦灼。从小过惯了衣食无忧的生活,缺乏外出经验。家里爹宠姨娘爱,又有七个姐姐处处照顾包容,即使出了门也有举人老爷官衔在身,无人不巴结无人不奉承,从不知何为艰难困苦。但一路行来,没有随从丫鬟在侧,事事亲身例行,确实感到力不从心不能适应。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范八少爷心里还在嘀咕着到了下个镇头该雇马车还是乘轿撵,混不知生死大难已近在眼前,自己舒舒服服的少爷日子,很快就过到头了。

且看此地瘴气重重难辨方向,无咎不知自己已经迷路,依然无知无觉朝前走着,间或停下拿出水囊喝水解渴。

刚把水囊放进包袱,忽闻远处传来一阵水流声,可是之前天色未黑透时所见,附近一带尽是山脉杂草并无溪水,又何来流水声?好奇之下无咎透过微弱的夜色四下寻找,终于走至山道旁一颗参天古树旁,发现声音确是从这棵树的后头发出来的。于是他拨开半人高的杂草走了过去探个究竟。

只见那大树下躺着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具死尸,因为此人衣衫不整,似被野兽所啃,身首分离,脑袋不知所踪,只剩身体以奇异的姿势仰躺于草丛间,脖子里还在“噗噗”往外淌血不止,想来方才听到的声音正是从他脖子里发出来的。空气中更是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无咎少时也曾去过吴郡菜市口观看行刑,倒也不十分惧怕死人,只是在夜色朦胧之下遇见此情此景,惊吓还是在所难免。愣了好长时间才回过神来。小时候三姐讲过,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可不就应了现下这幅光景?还是早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无咎如是想。

谁知才一转身就被撞了一个趔趄。不知什么时候,身后出现了一个似人非人的怪物,头大如斗,上身赤裸,红发獠牙,身躯足足比常人庞大了五倍,表情狰狞凶恶,活像恶鬼转世。咧开的嘴角还挂着人血,正用铜铃一样的眼睛瞪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范无咎暗道倒霉,从不知世上竟有如此丑陋的怪物,也算涨了见识。只不知还有没有命见到明日的太阳。

那怪物显然心情不错,并不急着动手,竟开口说起了人话:“想不到还有自动上门的,令本座少费一番功夫,就让你死的痛快些吧!”

范无咎惊于此怪物竟通人言,忙掩住内心惊慌,肃然问道:

“你是何人?如今世道升平,为何要来残害无辜?”

“吾乃阴天子座下阴帅虚度鬼王,黄口小儿,能做本座的食物是尔等毕生修来之福气!”鬼王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范无咎气结,心想岂有此理,常听人言恶鬼爱编瞎话,能把吃人说的如此大义凌然好似那是造福苍生的大善事的,也只有这位丑鬼王了。一边与他周旋拖延,一边思忖逃脱之法,内心百转千回,片刻便有了主意。抬起头笑道:

“原来是鬼王大人,在下乃江南富贾范家独子,此次赴京赶考,家父寄望甚重,万不可有何闪失。这里略备一点薄礼,不如送于鬼王大人,希望大人不嫌弃。”说罢取下身上包袱。

鬼王平日在地府也是小弟无数,见惯了阿谀奉承这一套,满意此人实抬举,不疑有它,等候孝敬。

范无咎出门在外,随身包袱哪有什么礼物可送,除了书册和换洗衣物,就只有几张银票并一些散碎银子。另外还有一枚古玉,说起这块玉,其实是范家三姐临行所赠。

传闻三姐范如玉幼时先天不足,体弱多病,遇到一位下凡仙人,赐与她一枚保命古玉才得以平安至今。此玉上刻有“无常”二字,灵气十足,有驱邪避鬼之功效。顾在无咎第一次出门远行的时候范如玉把玉赠给他,希望保他一路平安。

此时这枚玉就躺在包裹的银子堆里。范无咎上前几步,毕恭毕敬地捧着包裹献上。

鬼王单手接过,包袱自动解开,露出里面碎银,隐隐透出寒光。

“不过区区凡俗之物,本座岂会……咦?这是何物…”欲拿起玉佩之时,只见那古玉瞬间爆发一股蓝光冲天而起,穿透鬼王手背直把他疼的“啊啊”一阵怪叫。仙人之物,哪容阴邪沾染分毫,古玉霎时光芒万丈,每一缕光都似带着刀剑凌厉之气令他无所遁形,鬼王冷不防被刺伤手臂,恼怒地欲把那个罪魁祸首撕成碎片,可这玉佩横在中间,一时气得跳脚。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正是脱身的最好时机,范无咎丢下怒火冲天的鬼王和包裹拔腿而跑。足足跑了一个时辰,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再也跑不动了,方见前头一颗大树,过去靠坐在了树旁歇脚。

时至卯时,天色微亮,视野逐渐清晰,无咎坐在树下略感异样,举目四望。大惊。这里不就是方才撞见鬼王的地方吗?那无头尸体还静静躺在草丛间,原来跑了一夜都在原地!范无咎一脸如丧考批。

正焦虑间,阴魂不散的笑声传来:“呵呵呵…妄想跟本座作对,本座定要让你尝尝魂飞魄散的滋味!”霎时一阵阴风传来,没等见到人在何处,身上就感到针扎一般的疼痛,好似千虫万蚁在噬咬骨髓,立时疼得他躺在地上蜷缩起来微微发抖,良久,冷汗顺着额头不要命地往下流,范无咎连说话的力气都使不出来了。汗水模糊的眼睛朦胧中看到鬼王立在一旁,笑的凶残阴狠:

“怎么样,割魂咒的滋味不好受吧?这就是敢暗算本座的下场。”

牙齿咬破了嘴唇,汗水湿透了凌乱的青衫,平时的风度翩翩不复存在,痛的刺目欲裂,恨不得自己快点昏了死了,只不要再清醒地尝受这割魂之苦,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范无咎感受到自己的眼耳口鼻有血流出,随之身体的血也从浑身上下的毛孔丝丝渗出,染红了青衣,身躯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腐败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鬼王已不知所踪。范无咎身上疼痛渐轻,各种感官触觉竟然也渐渐消失不见,他想,这就是魂飞魄散的滋味吗?

回想这一生匆匆十八载,空有满腹诗书一腔抱负,尚未来得及上京博取功名衣锦荣归,尚未领略“会当凌绝顶”的风光,尚未还报父母恩情...

若有来世…

呵,魂飞魄散,又何来来世?

天地原本分六界:神界、仙界、人界、妖界、魔界、冥界。上古时代天下大乱,苍生患难,神界倾其全力,在熬尽了最后一滴神血之后,终将妖魔镇压,驱于蛮荒之地。自此六界安定,世间最后一位神黯然陨落,神界覆灭,名存实亡。

而仙界作为五界之首,担负造福苍生的重任,其中又以实力为尊,分为灵仙、散仙、地仙、上仙、大罗金仙。

灵仙乃妖身修炼得道,常做天宫侍奉之职;散仙既是不编于天宫之仙;地仙与上仙则据一宫主位,管理东南西北一方土地安宁。而大罗金仙,放眼天下只有两位。

一位是二十八重天上七海云罗宫主,陌云仙子。而另一位,则是居住三十三重天外凌霄宫,四海八荒第一人:轩凌。

说起这轩凌尊主,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话说九百多年前,魔界出了一位有史以来法力最高的魔尊噬魂王,性格残忍嗜杀,好食魂魄吸人法力。一时搅的六界不安,腥风血雨,更令仙界折损上仙无数。

恰遇轩凌尊者渡劫归来,一招承影天诛将其诛杀,从此仙界至尊的名讳传遍六界,实至名归。但从来只听其名不见其人。有见过的人说,轩凌尊者容貌与法力皆是天下无双,白衣胜雪,俊美非常,见者无不为其颠倒。其中由以陌云仙子为首。

二十八重天上七海云罗宫。

“陌云上仙,你这里可真是个福地,怪道人人拼了命的修炼飞升,二十八重天就是不一样啊,光是吸口气就够我南海众人多长几十年寿命了”一年轻男子坐在殿内手举茶盏,轻轻闻了一口眯眼满脸享受:“就连仙露也是世间罕见。”

“少废话,司命,我招你前来所为何事,你心知肚明,时日无多,别给我绕弯子!”云陌仙子侧身而立,双手背于身后。一袭紫纱广袖罗裙,秀眉微凛,红唇紧抿。

司命无奈笑道“上仙,我早说过了,私露天机是犯仙规的,再说我也没那个能耐卜测大罗金仙的仙运啊。”

沉默了半个时辰以后,云陌终于叹了一口气道:

“罢了,罢了…横竖即便知晓天数,我等又能如何呢,不过徒增担忧而已…”

临走,司命回头道:

“作为补偿,我尚有一言要奉于上仙:前尘后怨皆是幻,是非迷妄尽成空……”说完含笑踏云离去。

陌云听完一愣,转身望向云罗宫外永远没有夜晚的虚空苦笑一声,身形久久未动,。

在那里,有一个自己追寻了一千三百二十四年的人,从踏入仙界看见他的第一眼开始,便已注定此生任何人都再也无法入眼。

尽成空……是啊,尽成空!若不是成空,又怎会到如今都不能入那人一眼?

一千多年了,在他受伤的时候我曾寸步不离的陪了他十年;在他肩负守护苍生的时候我日夜无止苦苦修炼…终于和他一样成为大罗金仙…这一切,都只为了能有与他并肩的一席之地。这世间,还有比我更爱他的人吗?

可是…他却从未把我放在心上……呵……那又怎么样呢?这六界,除了我陌云一人,还有谁能和轩凌尊上站在一起俯瞰众生?只有我!

三天后,陌云仙子安奈不住,还是亲往三十三重天找寻轩凌,但扑了个空,轩凌早已离开。侍从清儿告知尊主下了凡界,陌云只得落寞而回……

人间不如天上,四季的交替从不迟疑,转眼大地就被皑皑白雪覆盖,寒风刺骨,万木凋零。

峄皋山下方圆十里皆是荒无人烟的山脉,远远望去茫茫一片银色连接天地,任谁都想不到这里一但回暖,便是瘴气处处,有来无回之地。

在一片银白的寒风之中,立着一个人,此人身形挺拔,四肢修长,五官俊美,嘴唇略薄。及地乌黑长发披散在脑后,只用一根木簪随意固定些许。面无表情,凌风而立,单薄的白衣和雪色融为一体,好似丝毫不把这凛冽如刀的寒风放在眼里。分明无一丝装饰,可任谁看到他都会觉得这样的人绝不该出现才凡间才对,他生来就该是凌驾于众生之上的谪仙。

他便是轩凌。

此刻他手里拿着一块玉,低头思考自己丢失已久的玉佩为何会出现在此处。想了一会儿,索性不去理它,把玉佩收回。方才就已发觉这附近似有似无的气息,往前走了几步也见不到任何活物。轩凌沉思片刻,捏了个决,单手平举于前。不久,掌中出现渐渐现出一团蓝色荧光,明明灭灭,以微弱的幅度上下跳动闪烁。

轩凌恍然,心想原是一只即将散去的孤魂。随即把光团往前一抛,荧光渐渐散开,又聚拢,在空中形成了一个身穿青衣的青年轮廓。

轩凌看着眼前的残魂,看不出表情的脸上若有所思。

范无咎感觉身处一片混沌沼泽之中渐渐随着意识下沉着,在即将下沉到底的时候突然有人拉了自己一把,逐渐意识回归到脑海。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渐渐睁开了眼,遂看到了眼前有个容貌好似谪仙一样的人正开口说话。

“你叫什么。”

范无咎听见,脸上一片茫然之色。魂魄残缺,记忆也变得破碎,他居然怎么都想不起来。

“你可识得这块玉佩”轩凌举起无常玉。

“我的…”空中的魂魄下意识地举起了手指着他手里的玉。

“你的?”轩凌顿了片刻,“好,我把玉还你,如今你魂魄即将消失,我另予你一物,此物可保你魂魄不失。”左手凌空一招,掌中出现一把银色短剑。

“此物名:承影。”

随着他话语刚落,玉佩和短剑无风自动,飘到无咎眼前。无咎浑浑噩噩中明白他对自己有大恩,缓缓伸出双手。甫一握住,便觉自身身体变得如有实质,三魂七魄瞬时归位。前尘往事尽回脑海。慢慢理清了思路,抬起头准备感谢,谁知眼前早已空无一人,只剩一片茫茫雪色。

范无咎看着手中的玉,把在临烟镇的短短十八年无忧无虑的日子,和一路走至峄皋山下遇见虚度鬼王接着差点魂飞魄散的遭遇都细细想了一遍,最后思绪停留在那张风华绝代的脸上。这个人给了自己一次生命,虽然是以另一种方式活着,但肉体已毁,想来即使是仙人也别无他法了。只可惜还未问这仙人名号,他日不知是否还能有机会见上一面报答今日恩德。起码得告诉他自己叫什么。

变成了真正的鬼,家已是无法回了,不说人鬼殊途,想自己遇难之时尚且时值中秋,如今已至冬季,还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年的冬季,范家想必早已得知自己不在人世的消息。要是此时回去诈尸,老爹即使当初没伤心死也该让自己活活吓死了。

范无咎不知何去何从,漫无目的走着,把玉佩扣于腰带之上,左手握着承影剑,离开了峄皋山。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