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神棍要上天!》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 我家神棍要上天!

我家神棍要上天!

编辑:在跳舞的树 2019-04-12 20:10:55

我家神棍要上天!

《我家神棍要上天!》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我家神棍要上天! 即可阅读全文

《我家神棍要上天!》小说简介

我家神棍要上天!是由在跳舞的树书写的一部耽美小说,温长廊说:你管阳间事,我驱阴间鬼,所以,我们是天生一对!商燕洲眯眼,优雅勾唇:阳间为上,阴为下,所以,乖乖躺好,嗯?温长廊自从遇到了商燕洲之后,才明白了一个道理,笑里藏刀真汉子,端正儒雅假正经!贪恋美色的下场,就是温家阴阳铺到他这一代,彻底绝种了……经典语录:我是神手中的棍子,专打恶鬼!经典语录:过来,躺好!本文为民国灵异文!小甜饼,日常作死,打怪撩汉~~苏苏苏~欢迎各位小神迷入坑!

精彩章节试读:

民国初期,温家镇。

“驱鬼符箓!十银元一张,不灵不要钱啊!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啊!错过了还可以再来过!”

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一名穿着小马褂长衫,脚踩草编鞋,身上却披着一件像模像样的道袍的少年,一手拨弄着自己头顶冲天的发叉,一边扯破嗓子在呐喊。

此人正是温长廊,那云额之下,自然向上勾起的眉梢,仿佛浸了春色,荡漾波光,一双漆黑如浑玉的眸子,璀璨如星。

光一张脸,就引得那学堂里一众女学生为之颠迷,但是其为人却十分粗糙,职业抓鬼算命,也就是自西洋文化传进来之后,时下里流行的,神棍。

神棍便神棍了,在温长廊的认知里,他将神棍理解为:神手中的棍子,专打恶鬼。

“我看你就是那最应该驱的鬼!天天在这招摇撞骗!”

不远处的警长手上拿着电棍,人还没到,声音就已经传来了。

温长廊动作也是快,大布一卷,抱在身上就跑,恰逢赶集,闹市人多,一会就跑没影了,东窜西窜,就到了一条尚还保留着清朝建筑风格老街巷中。

巷子深,弯曲,一路过去,地上鹅卵石长起了青苔,绿油油的一片,旁边在摆着卖小糖人的小摊贩看到温长廊走过,熟撵地吆喝了一声

“温小子!招摇撞骗又被警长赶了嘞!”

温长廊痞痞地吹了个口哨,顺手拿了一串小糖人,就溜没影了,从那幽深的巷子里,传来一句极为好听的话

“手艺见长了!”

卖糖人的小摊贩狠狠地啐一声,一副认命的样子。

七拐八拐,温长廊一直走到巷子的最深处,一间破烂陈旧的木楼,就是温长廊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上面挂着阴阳铺三个大字的牌匾,只是年代有些久远,破烂掉漆还不算,关键是摇摇欲坠,只怕是寿命不长。

温长廊苦恼地望着阴阳铺门庭萧条,一副冷清的景象,心里顿时就更加苦恼了,这饭碗到了他这一代,活在基督上帝文化流行的年代,这生意,就更不好做了。

那些人啊!宁愿求上帝,也不愿意花点小钱来请他,唉,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看来,他得另辟出路了!

怎么说,他好歹是一个正经上过几年学堂的新时代文化分子,正正经经找份工作,应该是不难的吧……

晚上,温长廊用命数为挂阵,以自身精血为引,给自己硬算了一挂,想算一下自己的财运,财为金,金为五行之首,位正东。

结果耗损了大量的精血,才托来了这么一个小鬼,就给他指了一个方向!

卧槽!一个方向,能辨得出什么!而且还是阴西向位!

温长廊差点没捶爆那小鬼的狗头,亏得那小鬼跑得快,吸了他这么多精血,下次要让他逮着,非送他几张符箓不可!

要说这阴西方位,最近怨灵聚集,他都避之唯恐不及,怎么会是他的财运位呢,莫不成……他的财运,跟那些最近出现的怨灵有关?

躺在摇曳得咯吱响的木床上,潮湿的气息充斥在鼻息中,温长廊翻来覆去,都睡不安稳。

一向敏锐的耳朵,听着外面呼啸而过的风声,以及围绕这座木楼叫嚣的冤魂。

温长廊一句操/蛋!就爬起来,打开木窗户,大骂了一句

“叫什么叫!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一瞬间,百鬼孤寂,空气中飘来几片红色的叶子,准确无误地落在了窗柩上。

拿起那叶子,温长廊感觉到了一股很强大的怨气,上面流动的血液,造就了这片叶子,染上了诡异的阴气。

叶子飘来的方向,竟然是阴西方位,又是阴西方位,难道,这个方位发生了什么事,让这些鬼魂全都往这个方向聚集。

刚才那一卦象也显示,他的财运在阴西方位,莫不是……

温长廊暗搓搓地想着,阴西方位有大买卖要做?!

他要发财了?!

如此想来,温长廊兴奋得一晚上睡不着,睁着眼睛就到了天亮。

天微微泛起鱼白,温长廊就换上繁琐的道袍,上三香,请祖宗,诚诚恳恳地祭拜了一番,又把木楼上上下下打扫了个遍,然后随便煮了碗面条,拿筷子撸了两口,就蹿去收拾东西,吃饭的家伙,必须得带上。

拖着一个快要散架的木箱,温长廊郑重地拿着那把经过了无数代人手的钥匙,将这座木楼给锁上了,不舍地拍了拍门口的两尊玄武石像

“乖乖的啊,替爷守着家,等爷赚大钱了就回来,给你们重塑金身!”

离开之前,温长廊又顺便去顺了一串小糖人,一边舔,一边拖着发出抗议声的破旧木箱走出老巷子。

沿着阴西方位,是一条大官道,温长廊很穷,温长廊没钱,所以坐不起牛拉车,更加坐不起那金贵的绿皮火车,于是,只能沿着道路两边的荒山,艰难地拖着木箱前进,一切都是为了钱!

一切都是为了钱!

沿着大路走了几天,从刚刚出来时的风流潇洒,到现在,灰头土脸,温长廊俨然成了一个苦逼的流浪汉。

在途径一个官道旁边的荒野坟场的时候,温长廊捻指一算,觉着这坟场不错,鬼魂清涤,适合睡觉。

于是布盖一卷,就躺下睡死过去了,半夜的时候,各色人物都飘出来,打量着这位阳气极重的生人,并且叽叽喳喳地。

“哎哎哎!你说,他要是知道自己被这么多鬼盯着,会怎么样?”

一只肚子被开了一个口子,里面肠子流了一地的鬼,凑得很近,盯着温长廊看。

“你傻啊你!”

此时,另外一只看上去死相没有这么凄惨的男鬼,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扯着他露在外面的肠子,骂

“没看他身上的阳气吗!你还凑合上去,小心人家把你给收了!”

那男鬼一听,吓得赶紧跳开,原来是个道士!

可是,钻进坟地的时候,他那露出外面的肠子滑溜着卷上一卷,一个黑黑的东西就被他卷进了坟地里,躲在棺材里,他拿出来一看,像是一个布包?打开一看,里面一个银元都没有,更别说银票了,只有一个小本,上面刻着几个大字:中华民国国民身分证,男鬼不由啐了一句

“穷道士!”

这条高速下来,就是最繁华昌盛的深京,在大官道的入口处,温长廊拿出罗盘,铜钱,定一乾坤挂,按照上面给出的方向,就是深京了!

当温长廊终于到了真正的深京时,才终于感受到深京的繁华,在这里,小汽车已经满大街跑了,而且人们穿着不再是古板的长褂和旗服,而是各种鲜艳款式的西洋裙和修长西装。

在大街上,也有许多新奇的玩意,他在温家镇,根本见都没见过,这西洋人的东西,就是花样多。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