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爱豆倒追是什么体验》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 被爱豆倒追是什么体验

被爱豆倒追是什么体验

编辑:月下红笺 2019-04-12 20:10:54

被爱豆倒追是什么体验

《被爱豆倒追是什么体验》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被爱豆倒追是什么体验 即可阅读全文

《被爱豆倒追是什么体验》小说简介

被爱豆倒追是什么体验是由月下红笺书写的一部耽美小说,白泽曾是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七年却毫无建树的老油条兼小透明,可却经历了同行排挤、公司雪藏、外界传闻其被油腻大叔包养等恶性事件……终于,他不堪心理重负,在一个阴雨天选择了在家烧炭自杀。可再醒来,他居然重生回到了七年前??最重要的是,为什么他曾经的爱豆对他处处关照,给他铺路,帮他解围,好像暗恋他?既然老天给我这个机会——且看我如何驰骋娱乐圈、打脸他人、登顶影帝,笑看风云!小剧场:主持人:两位都是很优秀的演员,趁此机会,给想嫁给你们的姑娘说句话吧!白泽(犹豫挠头):呃……成予(一把夺过话筒,笑):你们不用想了,他有我了。观众:嗷嗷嗷我搞的cp是真的!!!

精彩章节试读:

白泽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这辈子唯一一次能被全网推送通报的日子,竟然是在他自杀的那天。

2018年3月16日,一则“夏日娱乐传媒艺人白泽疑因抑郁症在家中烧炭自杀”的新闻被各媒体转发传播,他作为一个在演艺圈摸爬滚打七年却始终查无此人的小透明,难得登上了新闻头条——却仍然不是娱乐板块,而是法治新闻。

微博下,评论里的吃瓜路人众说纷坛,对死后的白泽评头论足。

“白泽是谁啊?”

“好像是夏日传媒的艺人?曾经被传过是gay的那个。”

“娱乐圈赚钱那么多,还不好好活着,真是想不开。”

“不是传闻他被金主包养了?是金主给的生活费不够了所以自杀了吗?”

“这点心理承受能力混什么娱乐圈?这么不爱惜生命,死了也好!“

“你们是人说的话吗?死者为大,能不能尊重死者?”

然而,这些外界的纷扰传闻,白泽再也没有机会听到了。

他曾经二十岁就签约夏日传媒,怀揣梦想,斗志满满,誓要在娱乐圈争取出自己的一席之地。那时的他风华正茂,是所有人看好的青年艺人,可之后接二连三的打击……公司资源被抢、同行看不起、被爆出性取向不正常、甚至传闻他和某娱乐圈大佬有染……这一系列的操作终于使他防爆成功,让他在前仆后继一届又一届新生代中,慢慢丢失了自己的姓名。

娱乐圈水深,他却从未想过,水深的地方是能淹死人的。

白泽的死除了登上法治头条,鼓励他人关爱抑郁症、珍惜生命外,就像一颗石头投入了湖中,除了激起表面丝丝涟漪,再没了后续。他仿佛在娱乐圈中没有一个朋友,居然连象征性蹭一下热度悼念他的明星都没有。

唯有看上去与他生平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嘉宜传媒当红演员时予发了一条微博,写了一句‘愿天堂开满你爱的花。’

剩下的,便淹没在了‘啊啊啊时予发微博了!’‘时予好善良啊!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让我们这些爱你的人放心!’的评论里。

三日后,白泽的尸骨被经纪人李晴安排火化,生前分明有一米八三大个子的白泽,死后却被拘在一方小小的骨灰瓷瓶里,埋葬在了京都后山的园陵之中。

那一日,天空中堆满了阴沉沉的乌云,天边下起淅沥小雨,滴答滴答地敲打在青石墓碑上,溅起小小的水花。

一名男子撑着黑伞,裹了一身黑漆漆的风衣,整个人肃穆异常,孤独却又优雅。他的脸上无悲无喜,唯有一双充满的漆黑眼眸不知何时竟被浸润,他站在墓碑前注视了许久,最后才像想起什么似的,把怀中抱了良久的风信子花束递到了墓碑之前,仔细摆好。

李晴很会挑选照片,石碑上,那个男孩的笑容一如他初见时那般清朗甜美,仿佛世上什么事都难不倒他。

男子轻微叹了口气,手不自觉地抬起,想去触摸一下照片上的笑容,可刚一触碰,却仿佛触电一般,慌忙抽了回去。

一阵风吹过,将男子的思念吹散在了风里。

“我会永远想你。”

“咚咚咚!”

一阵猛烈的砸门声成功地使白泽从睡梦中惊醒,他脑子昏昏沉沉的,轻微一抬眼皮,却被窗帘后那耀眼的阳光刺得睁不开眼睛。

“等等!”他随即意识到哪里不对,瞬间从床上弹起,整个人惊魂未定,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又使劲扭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终于在疼的就差哭爹喊娘的时候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他明明已经死了!难道现代医学科技这么发达,连人不喘气了以后也能从死亡线上救回来?

再打量了一番身旁的环境,豪华单间,双人大床,液晶电视机,这怎么看也不是病床房的配置。

“快开门!你还试不试镜了?”又是噼里啪啦一顿乱砸门,显然门外的人已经等了许久,开始有点不耐烦了。

这声音,不用想也知道是经纪人李晴。

白泽不敢耽误,忙连滚带爬地下床,一开门,正对上的门外女人的凶悍目光,李青拿着手中的通告单狠狠地打在白泽脑袋上,怒不可遏道:“这都几点了还不起?你是要死在床上吗?”

白泽没敢答话,李晴号称夏日传媒专属母老虎,手下艺人众多,人缘又广,平时也是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给白泽十个胆子也不敢说李晴一句不是。

他忙接过通告单赔笑:“晴姐我错了,你别往心里去。”

再一看通告单,白泽险些晕了过去。

2011年,这他妈不是七年前吗?

难道时光竟然真的会倒流?

还是说……他重生了?

通告单上赫然写着今日上午十点,他要到盛夏广场A区写字楼试镜《时光中的你》电视剧男二号许沉。

白泽对这部电视剧印象十分深刻,因为他本来是去试镜男二,结果却半路上被人低价截胡,导演心里愧疚,就给了他一个小小的酱油角色——男一的司机。

而男一,正是这几年风生水起颇有大红大紫之势的演员时予。

虽然说一重生面临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工作这样一个设定让人非常想打人,但白泽还是欣然接受了这一事实。

他热爱演戏。

他也曾做过一炮而红的美梦,可每次都时运不济,到手的稍微好点的资源全变成煮熟的鸭子飞了。也真是因为事业心太重,但遭受的打击又太多,他才会不堪重负,自己在心里难为自己,最终患上了抑郁症,结束自己的生命。

而很显然,他这一世的精神状态还是十分健康的。

既然老天让他重生,他就要抓住这次机会,把上辈子没完成的心愿全都在这辈子一一补回来!

征战娱乐圈,舍我其谁!

“你想什么呢?”李晴忍无可忍,她正滔滔不绝地嘱咐相关事宜,一抬头看见白泽这小子居然又不知道神思飘到哪去了,全然一副已经当上高富帅、迎娶白富美、走上了人生巅峰的架势,不由再次狠狠拍了一下他的脑袋。

白泽忙回过神来:“我马上收拾完!”

……

盛夏广场位于市中心,本就是人口密集的地儿,今天却被堆得满满当当,人山人海,格外密集,各种车辆堆积在一起,警察保安都在维持秩序,企图让这些人放弃离开。

“今儿是什么好日子?”白泽的车好不容易找了个停车的地方,他一脸懵逼的从车上下来,思索着该如何从这些人里挤过去。

李晴跟着张望了一眼,也觉得有些头疼:“还能什么日子,都是来看时予的呗。你什么时候才能争争气,也让大家来集体参观你?”

白泽努努嘴,没再答话,心里却暗自腹诽这时予来试个镜也要通报媒体,真不怕他的粉丝们产生什么安全问题。

当然,作为小透明有小透明的好处,白泽连口罩都不用带,就在一旁的艳羡目光中被工作人员领进了大厦内。

白泽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九点五十,刚刚好。

试镜地点在五楼,电梯一开,白泽瞬间被眼前黑压压一片的人惊得身躯一震,楼下堆着的是粉丝,而这里堆着的显然是些记者。

来试镜的人很多,白泽能叫上名的就有不少,还有一些是后来才有了名气、如今也是小透明的。

同行相见,分外眼红。但娱乐圈里的人却不同,这些人天生便带了一副假惺惺的皮囊,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能露出完美无缺的笑容,而身在这个圈子里,交情是必不可少的。

所以即使白泽的姓名在娱乐圈中查无此人,也有主动上前结交的人。

一个面容甜美的小姑娘排在他的前面,正等待试镜,见他过来,笑着打招呼:“hello~”

白泽尴尬地摆摆手,要知道这个小姑娘正是日后靠着营销捆绑一路爆成小花的陈颜,而且传闻中,陈颜还曾追过时予,可惜以失败告终。没想到眼高于顶的陈颜竟然还有如此平易近人的时候,倒让白泽有些意外。

陈颜倒是没察觉到他心中所想,凑过来套近乎:“你是来试镜男二的吗?我看刚刚已经有好多人进去了,但结果好像都不太理想。”

白泽挠挠头:“为什么?不是听说王导很提拔新人的吗?”

“你知道男一已经定下来了吗?”陈颜突然转了个话题,白泽茫然地点点头:“知道啊,时予呗。”

“嗯。”陈颜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可他现在不单单是男一,还是评委。”

“啥?!”白泽宛如当头一棒,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曾经的时予甚至在试镜当天都没有出现在现场,可今天的他怎么还来当上了评委?

但他很快就从诧异中转过弯来,不过这样也好,人生就是要充满变数才好玩。

试镜的人开开心心地进去,垂头丧气地出来。想必也是发挥得不好。这对白泽来说既是一个好消息,又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角色还没轻易定下来,坏消息是有时予在,把关很严。

终于,在试镜这场接力赛中,接力棒传到了白泽手里。

“不要紧张,加油!”陈颜在一旁给他加油鼓劲。白泽深吸一口气,心里强行暗示自己不紧张,而后推开了试镜室的大门。

房间内飘荡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花香气,淡淡的,有些熟悉,又让人舒服。

白泽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评委席上,十分亮眼的大明星时予。

时予本就生得俊朗非凡,一双刀修过的爽朗剑眉,深眼窝,桃花目,坚挺的鼻梁和纤薄的嘴唇,简直是每个女孩心中的白马王子形象。他性子温文尔雅,对谁都是保持笑意,在整个娱乐圈中备受好评,同时更是以一己之力诠释了什么叫做偶像派与演技派兼得。

听到声音,时予微微抬起头,一双好看的眸子正跟白泽茫然的目光对上,顿时怔了。

时予的目光千百种变化,有震惊,有诧异,有激动,有想念,三百六十种思绪在他眼中轮番上映,样样俱全,白泽暗自感叹,要不是早就听闻时予一双桃花眼摄人心魄,看谁都跟含情脉脉似的,他还以为时予是不是暗恋他。

“导演,可以开始了吗?”避开时予的炽热目光,白泽小心询问坐在时予身旁的王导,而王导神色复杂,又把目光投向时予,“予老弟,可以开始了吗?”

白泽:……。

白泽仿佛五雷轰顶,感觉头上天雷滚滚,这种操作他只在一种情况下听说过,难道时予竟然成了这部片子的投资人?

时予这才从刚才的懵怔中回过神来,他轻微‘嗯’了一声,低下头,只留下一双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导演听了话,刚要示意白泽开始表演,却又被时予打断。

时予:“等等,不用试了。”

白泽暗道自己难道时运不济到这个份上,还没有来得及表现就被除名在外,刚要请求:“请给我一次……”

“机会”两字还没说出来,时予抬起头,异常笃定,他定定地看着他,漆黑眼眸中是不容置疑的确定,他嘴角轻扬,露出一个舒心又欣慰的笑容,仿佛等来了一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不用试了,就你了。”

白泽像个电线杆似的傻站在了原地。

居然……就这么草率的定下了?

难道这这一世要咸鱼翻身了吗?

一旁的导演显然有些急,还想再挣扎挣扎:“予老弟,不是我不满意你的决定,只是咱们是不是应该再多看看?或者让这位小演员表演一下,咱们看看他的实力……”

“不必了。”时予站起身,视线却未离开过白泽,“王导不是一向喜欢照顾新人吗?我看人一向准,我相信这位演员会出色地完成他的表演任务。”

导演显然寄人篱下,拿人手短,没有发言权,在一旁默默表演沉默是金了。估计心里恨死了白泽。

时予从评委席上走下来,他一八五的身高风度翩翩,一身夜空蓝西装极其合体,衬出纤细腰身,上面缀着点点繁星,更是一副出尘的气质。

他走到白泽身前站定,露出招牌式笑容,一双桃花眼眯起来,同时伸出了右手:“你好,我叫时予。”

白泽狗脸懵逼,怀疑时予简直吃错药,在他的印象中的时予可不是如此霸道总裁味的男人。

但他还是很给面子的覆上了男人的手,微微颤动着上下晃悠了两下,那冰冷而又修长的手指却十分有劲,白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好,我叫白泽。”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