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到鬼王当老公》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 钓到鬼王当老公

钓到鬼王当老公

编辑:涧蔷 2019-04-12 20:10:49

钓到鬼王当老公

《钓到鬼王当老公》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钓到鬼王当老公 即可阅读全文

《钓到鬼王当老公》小说简介

钓到鬼王当老公是由涧蔷书写的一部耽美小说,接二连三的噩梦,让殷尧夜不能寐,直到发展为魂体出窍,一个有脾气却弱小的魂体要想在鬼域生存,抱又粗又壮的大腿是必须的。但谁能告诉他,传说中神秘莫测,三界皆忌惮的鬼王和眼前跟犬科动物撒娇的是一个人吗?殷尧咬牙切齿的看着某人,“给老子放开。”嵇泫墨面无表情,语气委屈道:“吾不放。”殷尧:#∮……有一天,殷尧在嵇泫墨面前消失了,嵇泫墨发了疯的寻找。“尧儿,你在哪儿?吾真的找到不你了。”“尧儿,你偷了吾的心,吾痛。”从不知眼泪为何物的嵇泫墨,一滴眼泪落在手背,却有如被灼烧一般。“原来这就是眼泪……”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第几次了?

殷尧半坐在大床上,薄被顺着端坐起身而滑落,此时身上睡衣有些凌乱,前额碎发上悬挂着几滴汗液,俊美的脸庞略显苍白,显然一副刚从噩梦中惊醒的模样。

一个月前,不知为何,总是做着同一个梦,四周阴暗无比,空中漂浮着的影子,各个脸色惨白,可怖至极,阴森恐怖如同身处地狱的画面,在他如今想来仍然有些心有余悸。

胡乱的抹了一把脸,随后便起身走进浴室,赤裸着身躯在冷水劈头盖脸之下,身子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大脑也随之清醒了许多,许久后,水才停止浇淋。

站在镜子面前,一张五官精致得不像话的白皙面容,因多日噩梦缠身,睡眠不足,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苍白无力,蔫蔫的。

他对着镜子龇牙咧嘴片刻,低声喃喃道:“要不要回国到寺庙去求张安神符?”

饶是他身体在康健,也禁不起这么久的折磨,他不得不认真考虑这事的可行性。

蓝天白云,微风徐徐,以及眼前巨大的私人泳池,怎么看都让人无比舒适,此时殷尧正姿态优雅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在遮阳伞下轻抿着,惬意无比,丝毫让人看不出多日休息不足的疲倦感,唯剩一副爽心悦目的画面。

当然这是别人眼中的风景,诸不知殷尧此时内心有多烦躁,一点就爆,如果此时有谁不怕死来招惹他,估计会很惨,然而恰巧就有不识趣的人。

“叮铃......”一道铃声响起。

殷尧紧皱眉头看了手机屏幕一眼,随后转开眼,任由手机响了许久,心想等它自己放弃响动。

然,手机响铃跟不要命似的,响了停,停了响,如此反复几次后。殷尧不耐烦的按下接听键。

只听手机那头一道焦急声响起:“殷律师,请问我这桩案子能否顺利胜诉?”

殷尧按下心中那把火,淡声道:“这案子我不接了。”

那边更是焦急了,如果连殷尧都不接这案子,还有谁能接得了。殷尧众所皆知,金牌铁嘴大律师,没有他打不赢的官司,但也都知道殷尧接案子全凭心情,性格古怪,行踪不定以及不凡出身,愣似无人敢得罪,请他“出山”,皆毕恭毕敬,小心伺候。

“殷律师,为什么呢,如果你不接,我可怎么办?”声音微颤带着哽咽。

这话听得殷尧更是火大,不过一个暴发户,猖狂玩死妙龄少女,还指望他能胜诉,不把他送进牢狱,该偷着乐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活该。

“爱怎么办怎么办去。”话落,直接撂下电话。

接了个糟心的电话,他心情愈发不佳,特别需要一个宣泄口。

就在他考虑着要如何发泄之时,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他看也不看来电,直接接了起来,语气阴冷道:“你再敢打一个试试,下次就是你和那个女的作伴的时候。”

殷三哥被这森冷的语气吓了一跳,颤颤巍巍道:“小......小七,你......你这是怎么了?”

殷尧一愣,随即转为漫不经心语调,道:“哦,三哥啊。”

熟知殷尧为人的殷家人,殷三哥感知到一丝不妙,更是小心翼翼的道:“小七,我应该没有得罪你吧?”

殷尧呵了一声,“怎么会。”

真不妙,撞枪口了,殷三哥苦笑,只希望他家小七能够手下留情。

殷三哥轻咳一声,卖惨道:“小七儿啊,三哥在米国呢,没个地儿住,能收留吗?”

“三哥,没记错的话,家里这几天给你安排相亲了?”殷尧戏谑道:“这档口,我可不敢收留你。”

听完,殷三哥一脸菜色,暗道,还有啥事儿是你这位小祖宗不敢干的,果然得罪谁都不能得罪殷小尧。

殷三哥还想着说啥,就被殷尧一句话给堵死了。

“三哥,我这边忙,没事儿我挂了。”话落,也不等殷三哥反应,直接撂下电话。

那边殷旭辉捂着心脏状似受伤样,苦哈哈低语道:“我家那粉嘟嘟的小七如何长成这般狠心的模样?”

手机的家族群消息直响,不用看也知道,都在指责他临阵脱逃的事情,当然也不乏火上浇油,看戏的家伙。

“袖手旁观”,互相揭短向来是殷家小辈的特点,当然殷尧此人除外,盖因殷尧是老幺,且是殷家上下捧在手心里宝贝,宠还来不及,反之向来只有殷小尧欺负人的份儿。

殷家的基因不赖,小辈各个都是男的俊女的俏,而殷尧小时候长得粉雕玉琢的,非常之精致,并且乖巧得让人忍不住想要藏起来,从小都是家里争着抢着抱的宝贝。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的身体异于常人,是医学界口中的双性人。

殷家长辈并没有因为殷尧的身体而嫌弃他,反而宠爱有加,曾经也怕殷尧懂事了会自卑,而想在还小的时候就做手术,奈何因成熟完整的器官而没办法切除,因此殷家长辈达成一致共识,保护好殷尧,让他健康快乐的成长。

要说,为啥乖巧粉嘟的殷尧会长成如今这幅任性,毒舌的模样,盖因小时候的一场绑架所致,猥亵儿童的变态大叔,而殷尧软糯糯仙童般的长相,正中他的下怀。

找到殷尧绑架处时,至今见到那个场景的人都怒不可歇,恨不得把那个变态剁成肉泥,当时绑架的并不只有殷尧,还有几个稚嫩的孩童,几个孩童身体赤裸,布满伤痕,明显是性虐后遗留的,稚童各个都显得呆愣,怕是已经被关押虐待许久,而殷尧依旧穿得干干净净,显然是还没来得及被虐待就已经被找到了。

也许是亲眼看到性虐的过程,殷尧被找回去之后,如同失了魂的木偶一般,眼神呆滞,一句话也不说,急疯了殷家人,最后诊断结论是因精神受创而自我封闭,简而言之是自闭症。

之后几年,殷家人都努力找心理医生,加之殷家人的耐心陪伴和开导,终于有了见效,渐渐的殷尧也开了心扉,接纳外界,虽然性格还是有些孤僻。殷家人再心疼也没办法,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他下意识的自我保护机制。

“又到了夜晚,不知道今晚能否安然入眠。”殷尧喃喃道。

凌晨零时,此时此刻大部分人家都已进入深眠。米国一幢别墅内,一张大床上,只见殷尧也正值睡眠,可那额前大滴大滴的汗液以及那深锁的眉头都昭示着睡眠中人有多不安。

殷尧此时正站在一个阴森森的地方,不在向前几次那般模糊,四周依旧阴冷的可怕,眼前突现一张放大的苍白面孔,尤其那双吊白眼的眸子,吓得他差点没惊叫出声,出于条件反射,他直接一拳狠狠的照着那张脸打了过去。

尖叫出声的反而成了吓人的人。只见那人捂着鼻子,踉跄的连连倒退了几步,痛苦的呻吟出声。

平静下来的殷尧,反倒一副若无其事的拍了拍手。

看了看四周,大概是那人的尖叫声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只见几“人”,飘了过来。

是的,用飘的。

表面平静,其实内心早已波涛汹涌了,他真真切切的看见了。

早在刚刚打了那“人”一拳后,他就觉得有些奇怪了,力是相互的,拳头上传来的感觉让他无法忽视,甚至自己还不相信,幼稚的照着自己的大腿肉很掐了一下,很疼,眼泪都快出来了。

之前的梦压根就没有这些感觉,虽然是做了一晚的梦,但往往都是相对模糊的,除了那阴气令人不自觉背脊发凉之外,也没向此时这般真切,宛如灵魂出窍一般。

他又转而一想,也许天一亮,就会恢复正常了。

“兄台,你为何要打我呢?”那个被打了一拳的缓过来后,委屈道。

为何打你,你心里没点数吗?殷尧本想直接怼回去,但见那人一副古人装扮,估计也听不懂,善心一发。

转口道:“你不知道你那副模样,就这么毫无预兆的放大在人的眼前,是多么的可怖吗?”话落,又加了一句:“需要镜子吗?”

那人好像被噎了一下,顿了片刻,才道:“镜子是何物?”

殷尧不想再多费口舌,直接转身走人。

可刚迈出去的步子,顿了一下,又收回来了。

人生地不熟,还是这么个鬼地方,还是乖乖待在原地等天亮吧。

见殷尧不理人,那位古人再次凑到跟前,突然想到刚刚被打的那拳,赶紧又后退了几步,“兄台,你这是犯了什么罪啊?”

殷尧就着杵在原地,闭目养神。

听到了“犯罪”两字,突然来了兴致。

不答反问,“你呢?你又是犯了什么罪?”

那人见殷尧理会,眼睛一亮,随即想到什么,又暗淡了下去,声音夹杂悲切,“我把妻儿卖进了宜春院,让她日日接客,之后还灭了妻家一族,不久后便自杀了。”

杀人?自杀?

所以这里就是所谓的地狱,而这个丧心病狂的人出现在这儿,这得是第几层地狱来着?

见了鬼了,他好好的一个良民怎么就出现在这儿了?即使是梦,这梦预兆也不好啊!

那人还在絮絮叨叨道:“可我也不想啊,原以为我是幸福男人中的一员,谁曾想妻子外遇,连儿子都是野种,更可恨的是妻家竟是灭我族的仇人,你说我如何能不气,不恨......”说着说着,还哭哭唧唧起来。

殷尧一阵恶寒,一个大男人的,如此模样,他是最不屑这种人的。更何况,都成鬼了,还想那些作甚。

许久后,殷尧开口道:“这是哪层地狱来着?”

那人颤颤巍巍道:“是第九层油锅地狱。”

殷尧本想问,那你为啥还在这儿?

那人又道:“我刚下来,还在排队等着下油锅呢。”

殷尧噎了一下,暗道:还有这种神操作。

不知不觉,殷尧和那个男鬼聊了许久,久到他有种脚都酸了的错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边排队下油锅的长龙渐渐缩短了,而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在现实中醒来,此时,他不免有些焦虑,甚至产生一种荒谬的想法,他是不是醒不过来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