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任务》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 潜伏任务

潜伏任务

编辑:宁至 2019-04-12 20:10:45

潜伏任务

《潜伏任务》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潜伏任务 即可阅读全文

《潜伏任务》小说简介

潜伏任务是由宁至书写的一部耽美小说,在这偌大的城市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每个人都带着面具,穿梭在灯红酒绿的世界里左右逢源。执意寻找记忆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傅云沉,与成为弃子的单纯黑客纪年,毅然踏入敌人早已准备好的修罗场,寻找属于自己的归宿。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是一群亡命之徒最后的狂欢,亦是一场注定失败的赌局。一起携款潜逃案牵出震惊全国的特大走私案,一个神秘的盒子引出多方势力混战,丢失的记忆里到底掩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当厉家旧案重新被翻开,所有的真相渐渐浮出水面。这一切,究竟是命运,还是人为?傅云沉:我走过全世界大多数地方,见过万千风景,做过许多事,认识无数人,甚至死过几回,可心里,始终是空的。你不知道,有你在的地方,才是归宿。

精彩章节试读:

此时正值华灯初上,整座城市都被霓虹包围。

M国世纪大厦顶层,一个放着理疗床的毫不起眼的房间里,身穿白大褂戴着金丝眼镜的医生靠在转椅上,认真地看着手中的分析报告。

不多时,他抬头看向对面床上躺着盯着天花板发呆的男人,脸上带着痞气的笑,语气却很认真:“根据以往的评测结果,你可以进行第一阶段最后一次催眠治疗了。但是,”

医生话锋一转,“这次你的沉睡期可能比以往的都要长。”

“有多长?”

“少则一年半载多则四五年吧。”

男人沉默不语。

“情况好的话,这次催眠结束,你的病就可以完全治愈。”医生抬手扶了扶眼镜。

“我没病。”男人有点不耐烦。

医生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没接话。

“我等不了那么久。”男人抬起右手盖在眼睛上,有些无奈,“他们不会安生这么久。”

—————————此处是可爱的分割线———————

距离M国七个时区的云城,双子大厦23层,宏瑞集团贵宾会客室里,傅叶看了一眼对面几乎要瘫在椅子上的某人,又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眯着眼睛一脸坏笑的助理,忍不住扶额长叹。

这他妈是造的什么孽啊?!

事情还得回溯到两天前,他路过自家小区旁某条不知名的小巷子时,闲来无事围观了一场群殴时说起。

彼时傅叶刚吃完晚饭准备溜达回家,半路突发奇想拐去超市买零食,路过一个黑漆漆的巷子时,鬼使神差地往里头望了一眼。

这一望可不得了。

乌漆墨黑的巷子里,有一点火星明明灭灭,傅叶以为自己眼花了,也没怎么在意,兀自进了超市。

待他从超市出来,路过那条巷子时,忍不住又望了一眼,那点火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拳头打在人身上的闷响,夹杂着气急败坏的脏话。

作为一个好市民,傅叶默默地掏出手机打算报警。还没来得及拨出去,突然巷子里伸出一只手,把他给拽了进去,紧接着手机就被收走。

有温热的身躯附上来,下巴传来冰凉的触感,那人捂了他的嘴。傅叶眯了好一会儿眼睛才适应这黑暗,借着微弱的光,他看清了这个捂住他嘴的人。

个子比他矮一头,一脸冰冷,眼神锐利,捂着他嘴那只手上,有淡淡的血腥味儿。

像个小狼狗。

傅叶在心里叹了口气,有点懊恼,都说好奇害死猫,这话还真不假,早知道是这样他就不往里看了。

“你是谁?”语气也是冷冰冰的。

傅叶眼神往下移了移,示意他放开手。

“你要叫的话,就跟他们一个下场。”

周围叫疼的声音很细弱,在这夜色中有点突兀。

傅叶盯着他没动静。

那人松开了手,往后退了一步。

“我就是路过。”傅叶靠着墙,环视四周。

嗬,好家伙,地上倒一片啊!

“你刚才不是想报警?”

“我在看新闻。”傅叶面不改色地胡说八道。

“骗人。”

“..........”

空气里似乎传来一声嗤笑,紧接着便没了那人的身影。

傅叶捡起被扔在地上,屏幕碎到惨不忍睹的手机,神色晦暗不明。

那人锐利的眼神让他想起了记忆中某个扎着小辫子的大高个儿,但他却记不起来是谁。

真有意思。

夜晚的水云间非常静谧,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不知名的花香,时不时还有小虫的低鸣。

傅叶提着东西进了电梯按了19楼,刚走出电梯门,便看见自家门口前,有人靠着墙边抽烟。

还真是巧啊,傅叶嘴角抽了抽,刚才巷子里威胁自己的人,现在站在自家门口,若不是对方先到,他真怀疑是不是被跟踪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傅叶问。

“找人。”还是冷冰冰的口吻。

“........”

找人你也别靠在我家门前啊很容易误会的好吗?

傅叶默默越过他去开门。

“你是这家的主人?”

“是啊。”

“我找你。”

傅叶愣了一下,回过头看他。

“我叫纪年,”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江东叫我过来的。”

“.........”

傅叶想起来了,跟了自己一年多的助理江东,前一段时间说要辞职看世界,原本以为是开玩笑,他就说好啊只要找到合适的人替换他就随时可以去。

还真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大坑啊!

“先进来。”

纪年跟着傅叶进门。复式公寓,装修偏奢华风。纪年默默地在心底比了个耶,还好,不是华丽到亮瞎人眼的地步,不然他真的没地方哭了。

“坐。”傅叶把零食放在桌子上,给自己开了一罐啤酒,“吃什么自己挑。”

纪年往袋子里瞄了一眼,拎了罐啤酒出来。

“先说说,你跟江东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表哥。”纪年端正坐姿,一副乖乖男的样子,气势也软了下来,丝毫没有先前在巷子里的狠辣,“前几天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说让我接替他的工作,他想出去看世界。”

傅叶无言,想偷懒就偷懒呗,这种狗屁理由还好意思拿出来到处说。

见傅叶没什么反应,纪年接着说:“表哥说让我住你这里,尽快互相熟悉。”

噗——

傅叶一口酒差点喷出来。

这个江东,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我今天刚从M国飞回来,时差还没倒,表哥就叫我过来,他说他要带妹子回家,我在不方便。”纪年解释道。

“你没钱吗?为什么不住外面?”

“不安全。”纪年一本正经地回答。

碰上你才不安全吧!!傅叶默默吐槽。

........

给江东打过电话确认之后,傅叶同意纪年在他这里借住一周,直到纪年找到房子搬出去为止。

画面回到宏瑞贵宾会客室里,眯着眼睛一脸坏笑的江东抬手扶了扶眼镜,态度甚是诚恳:“boss,既然阿年已经到了,我的辞职报告是不是也该批了?”

傅叶突然觉得江东虽然平时嘴欠了点其实哪儿都好,于是开始最后的挽留:“你确定你这个表弟可以胜任这个岗位?”

“非常肯定无比确认。”江东不给他任何机会,“好歹人家也是常春藤名校出身的金融系毕业生,区区助理工作根本不在话下,另外他的厨艺也不错,身手也不错,会六国语言,计算机方面也有研究,当私人助理也是绰绰有余,而boss只需要给他发一份工资。”

言下之意是你赚翻了。

“.........”

他还能说什么?

然而一周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江东都跑得没影儿了,纪年还是住在傅叶那里。

两人似乎心照不宣,谁也没主动提起这件事。

我觉得我的身体里住着别人

他在我看不见的角落里

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不知道他是否想取代我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傅叶喝完最后一口酒,起身走出了“夜色”。

驱车走上高架桥,正好遇上晚高峰。触目远望,除了霓虹,便是这数不尽的高楼大厦。黑夜衬着灯光,透出几分迷离与寂寞。

他不喜欢这样的环境,却又十分习惯这样的环境。仿佛从出生起便是生活在这样让人绝望的水泥森林里,无法逃离。

他是两年前来到这个城市的,在此之前,他甚至不太记得住他是谁。

十点半,准时到家。

十一点半,准时睡觉。

次日早上六点,准时起床。

一成不变的生物钟,正如他一成不变的生活,十分无趣。

但自从他的生活里加入了纪年,好似在一片洁白的画布上作画,原本的呆板单调瞬间有了色彩;但碰上邵宇,便如同直接泼上七彩斑斓的颜料,一下子绚烂起来。

那天是个再寻常不过的下午,傅叶派了助理去签一份合同,没想到出了意外,不仅合同没签成,人也被公安局扣了下来。待他赶到公安局的时候,正看见他的小助理纪年被按在椅子上,声泪俱下地力证无辜,身后站了个一米九的大个子警察。

傅叶看到他那副样子,觉得有点丢人,奈何他前脚刚迈进审讯室的大门,就被眼尖的纪年逮了个正着。

“boss啊!!!”纪年抹了一把脸,迅速起身,就要往傅叶身上扑。

傅叶急忙往旁边一闪,纪年扑了个空,被大个子警官拎着后衣领给拽了回去,“老实点儿!”

“boss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我就是去签个合同真的没有妨碍公务啊嘤嘤嘤…..我没亲没故boss你就是我最亲最爱的人啊嘤嘤嘤….”纪年哭诉。

傅叶有点无语,堂堂宏瑞集团总裁身边的第一助理,在警察局里哭哭啼啼,说出去还真有点丢人。

“你能不能别嚎了。”傅叶找了个离他最远的墙角站着,“好好把事情说清楚,这是怎么了?”

纪年看到傅叶的举动,更伤心了,他劳心劳力鞍前马后,但亲亲老板一副嫌弃他的样子,站在了离他最远的地方嘤嘤嘤,还是不是他最亲爱的大boss了嘤嘤嘤…

“请问,你是他什么人?”陌生的男声传来。

傅叶转头,纪年对面的桌子前,坐着两个警察,是其中一个皮肤很白的人在问他。

傅叶回答:“他老板。”

“原来是傅先生。”那人示意旁边的人放下笔,“真是幸会啊。”

傅叶:“………”

幸会毛线啊不是你们把我叫来的吗?

“是这样的傅先生,今天在左岸豪庭,我们在抓捕逃犯的过程中,邻桌这位纪先生表现实在很‘出色’,所以请他回来喝个茶,不过现在事情基本上已经弄清楚了。”白皮肤的警察不紧不慢地说。

“那我可以走了吗?”纪年眼泪汪汪,一副急切的样子。

“在笔录上签字,交完罚款之后就可以走了。阿花,你带傅先生去吧。”

傅叶默然,丢了个凉凉的眼神给纪年,跟着阿花去交罚款。

交完罚款不到十分钟,纪年垂着脑袋出来了,看见傅叶也没那么激动了,扁着嘴叫了一声老板。

“走吧,路上说。”傅叶转身先走,纪年连忙跟上去。

一路上,坐在副驾驶上的纪年没了刚出来那会儿的沮丧,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还真是个乌龙,纪年跟对方签约的地方,正巧是刑警大队蹲点的地方,更巧的是,他们的包间挨着嫌疑人的包间。

抓捕的动静刚落,双方关于合同最后的细节也谈妥了,正准备签字的时候,包间的门突然被破开。

为首的是全副武装的特警,很快,包间的人便被控制起来带回警局。

原来跟他们签约的对象,几个月前帮隔壁包间的嫌疑人洗过一笔黑钱。

“这个月的绩效扣一半。”傅叶发号施令。

“别啊老板!!我就那么一点工资还要养家糊口娶媳妇呢!!”纪年哭诉。

“滚蛋,你吃我的住我的,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傅叶没好气地戳穿他。

纪年不说话,摆出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

傅叶无语扶额,他好想念当初那个冷冰冰的生人勿近的纪年啊。

晚上,纪年兴冲冲地拉了傅叶去吃烤串。开车到附近停了车,还未到摊位,远远地便看见人头攒动。

“这家生意很火啊。”傅叶感叹。

“那可不,”纪年骄傲地挺了下胸脯,“别看地方不好找,烤串是真好吃。”

“那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

“秘密。”纪年故作神秘。

老远就闻到了令人流口水的香味儿,看上去是个很普通的大排档,客人一桌一桌,吃着聊着,热火朝天,看上去胖乎乎又有点油腻的老板在路边忙着烤串,刷料,翻转,动作迅速,丝毫不拖泥带水。

二人在人群中穿梭,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位坐下,老板娘立马拿了菜单过来,声音洪亮又热切:“两位吃点啥?”

“孜然羊肉,黑椒牛肉,五花肉,掌中宝,各来二十串,两条秋刀鱼,两串超大号鸡翅,再来两瓶青岛纯生。”纪年一口气报完菜单。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傅叶,颇为洋洋得意。

“你还真是.....熟练呢。”傅叶一脸无奈,顺手解下领带,仔细卷成卷放进口袋。

“这叫接地气。”纪年用手支着脑袋看傅叶卷领带,“像你这样高高在上的总裁,是不是从来没有这样吃过烤串?”

印象中倒真没有像这样大大咧咧地坐在路边撸串,不知道自己失忆之前是个什么样。

傅叶懒得理他。

不多时,服务生送上来第一波串。纪年迫不及待地拿起一串羊肉咬了一块儿,另一只手拿起早就开好的啤酒猛灌一口,发出满足的喟叹:“果然撸串喝酒是最爽的,啊....一天的疲倦都没了!”

傅叶没他那么夸张,捡了一串五花肉吃。外焦里嫩,料很足,确实好吃,嚼在嘴里,口齿生香,吃完只觉意犹未尽。

刚拿起第二串,正要塞进嘴里,耳边嘈杂的声音里,突然传来清晰的男声。

“傅先生和纪先生?真巧啊。”

两人回头,是之前见过的白皮肤警察和大个子警察。

“我叫邵宇,这位是花卿余。”邵宇自顾自拉开椅子在纪年对面坐下,同时示意大个子的警察坐下,“没位子了,跟你们拼个桌,不介意吧?”

傅叶不着痕迹地打量着两人,均是便服,看上去跟周围的人没什么两样,倒是自己,一身西服,跟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邵警官和花警官,真巧啊,今天又来抓犯人?”纪年全然忘了自己之前在警局的丢脸样,一副热络的样子。

“哪有那么多犯人给我抓啊?”邵宇笑着打哈哈,“这不,阿花才调来没多久,带他熟悉环境呢。”

纪年没接话,傅叶忙着吃串,一时间气氛有点尴尬。

“老板!牛肉五花掌中宝,一样二十串,再来两瓶啤酒。”邵宇扬声道。

“好嘞!”

一张方桌,四个人各占一边。老板动作很快,没一会儿邵宇这边的串儿也上桌了。

“邵警官真的只是来吃个串儿?”纪年吃得满嘴油,还不忘问话。

“叫我邵宇就行。”邵宇抓起串儿大口吃,“工作之余偷个懒,你们可别举报我啊。”

“.........”都说共同的秘密是信任的基础,人家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他们还能说什么呢。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