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编辑:一寒呵 2019-04-12 20:10:43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 即可阅读全文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小说简介

男后:金貂应让侬(暂停)是由一寒呵书写的一部耽美小说,苍天血殁,屠戮之后,他送给十二岁的孩子一柄剑。经年而后韩子高十六岁,浣手溪边,临渊之畔见他倒影,遥遥向着自己伸出手来,一句话定了他此生变数。那一年陈文帝只是权贵子侄,惊鸿之下,血腥修罗道,静静而立的少年洗去满手赤红,浅笑安然,眉心朱砂一点,剑碎莲华。他向着他伸出手去,“跟我走。”发髻散开,肩头一抹碧绿痕迹,陈茜拂落他满身泥草,却见少年骄傲独立,“你许我何?”“许你一世荣华。”他果真许他一世荣华,却未曾保他一世平顺。————————————【新的BG文连载中:】《兰音未竭,江山如晦》by玄默(一寒呵)http://novel.hongxiu.com/a/194022/第一次写的BG,古风,架空背景文,喜欢的可以去看

精彩章节试读:

天下纷争,南北逐鹿。

和风习习薄林。柔条布叶垂阴。鸣鸠拂羽相寻。仓庚喈喈弄音。该是方村落间平稳的夜,乱世飘摇,远离战火,会稽山上淡黄小花漫山遍野开得肆无忌惮。

入夜幽深的树林里,小小身影一个人抱着木剑坐在地上,忽地就听见山脚边马蹄声声打破了村子里原有的平静。十二岁的孩子猛然见得变了天光在林中不敢出去,略向外望便见得瞬息而起的火光。

果然如今这般时年,天下何曾有世外桃源可寻?

忽地想起家里不管不顾地跑回去,这才发现一路上俱是邻人尸首。

仓皇的溃逃军队几乎便是杀得入了魔,用方无辜百姓泄愤,他眼睁睁看着昔日曾经拉着自己带些嘲讽的妇人倒在街上,衣不遮体,竟让他掩了口去。

家在村尾的小院,树影微动,投下的影子斜长拉开像是方才尸首上的狰狞,他跑回去的时候,院子之外一众人马。为首那人不过也便是十八九岁的年纪,分明是俊逸薄唇眼光却是愤然。

孩子虽是还不懂得,却也明白这般年纪能控一方将士必也是不凡。

乱马践踏,院子里的草木零散成泥,还带了枯竭的血迹。

众人围着家里那方尺寸空地,爹搂着邻家的妹妹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周围之人就要落刀去的时候突然不知从哪里冲出来一个孩子。一时错愕,两侧之人俱是愣住,那孩子死死抱着亲眷手臂,忽地转身望着那马上为首之人,眼里却都是平静,他看着他开口,“你杀光了这里所有人也胜不了!”

一只木剑护在胸前,甚为好笑的模样,发髻拢在头上,却是遮不住地清净白皙。

那人原是颇带玩味地看着自己,却突然听得这话,有些带了气冲出口去,“你懂什么!”这种时候,不都该看到眼泪的么。那些哀戚不止的声音……那些不懂得昏君当道的庸人……那年轻将领骑于马上突然起了兴趣。“我败?你怎么知道我败?”

“罔顾百姓荼毒生灵,此必为败军所为!”

有些稚嫩地傲气,护着自己需要保住的人。

真是个漂亮的孩子,这般分明是手间颤抖,到底是心里怕的,眼底却是丝毫不让,稚气的骄傲。全不似那般哭哭啼啼没用的无知村人。

四下疲劳赶路数日的将士烦躁起来,“杀了都杀了!这一路回去也难保自家性命,管他什么无辜百姓,是那昏君的百姓便都杀了!”

为首之人却并不答话,他微微策马上前,看见那孩子眉间一点朱砂色,虽是人小却掩不住的容颜丽色,颈上清净,全不似这村野间的孩子,“是你爹?你妹妹?”他手执马鞭扬手一指,那孩子猛然坐起些挡住身后两人,那么纤长秀丽的指尖握着柄木剑,让人忍俊不禁,于是一瞬间就转了心念。

本是很干净的眼目,那孩子维持着此般仰首与自己对峙的模样,眼睛里竟是看见了月华色泽。

像那树林中疲惫的小兽一般,眼底的光却是极致。

他不由想起了自己这般年岁时候,恐怕早便是日日练功演习兵法。

“向北撤离!”

大声命令,四下余人呸了一声收了刀去随之而出,马蹄轻扬,染血泥土肆虐而起,尘嚣之中孩子长长出了口气,刚要回身望望爹如何,却又听得那将领向着这方喊话。

真的是很秀丽的眉眼,却是男孩子的装束,摇摇隔着院墙,他在马上望他小小身影,“我日后定会得胜!”

那孩子沉默无言,只是死死地护住爹。

咣当一件事物隔空掷了过来,孩子一惊不由向后一闪,却借着月光看清地上是柄长剑,“此物送与你!”

诧异之下默然抬首,却只见四野死寂,那队人马早无踪影。



经年而后。

侯景之乱,天下动荡。

梁武帝萧衍信奉佛教,广建寺庙佛塔甚至出家同泰寺,挟群臣用巨款为他赎身。迷恋于宗教的武帝不事朝政,皇室招降纳叛成风。

侯景投靠南朝举兵反叛。他率军攻入京城建康,将皇宫围住。第二年,攻破皇城,困死萧衍,自己居丞相,执掌朝政进而自封为帝。

失尽人心,最后陈霸先率部推翻,其逃亡于外,传言已被乱军所杀。

几番野心相搏,遍野白骨,千里荒烟。



“长不了的…...”遥遥嘈杂男子之音,叹着这世道,一抬首就见路旁枯树枝上吊死的尸首,看样子还没过几日。这便是野心的代价,而站在这烽烟顶上的又有几人?血肉之躯以命想换的还是他们这些士卒。

倒行逆施残酷施暴,这侯景的皇位哪里坐得长久?长江之畔,入夜死寂,暗暗一小队人马匆匆而来,为首一人士卒装扮,却是连日奔劳已见了疲累,寻块大石坐下,向着同伴挥手,“这方尚安,乱军不至追至此处,先行歇歇,寻方渡船想法子去建康。”

“建康也难保就不遭动乱……”年纪小些的兵卒遥遥看着那尸首发丝漫在夜风里,冷不丁打了个寒战,那吊死的或许是个受了辱的妇人,一双带血的眼直勾勾地僵直失了光影,“我……”那小卒往旁些挪挪,“我还是不要对着那方了……”到底是站了起来面对江水,月光之下,暗涌波涛,耳畔翻涌不尽,却是不见舟船,也罢,如此时候,哪还有渔家敢入夜仍旧留于江畔,除非是想象那尸首一般,当真是不要命了。

十几个人围着队长侯安都,“不曾见得有船,这方江边也久待不得,天亮我们仍是需要寻个落脚处。”

“不,天亮前一定想法子过得江去,建康纵使不定也总比这方太平些。”

没有办法,确是实情,若是不投靠一方兵力尚足的良主,他们这些散兵简直便是以卵击石,不要说回乡,定是要死在这方路上。

“先歇一时。”队长招呼一声,“一会儿顺着江岸去找找有没有船家。”

这话一说余人都觉得简直便是不可能之事,无话可说也没有其他法子了,只得都安静下来。

极远之处,赤红色的天空看得人胆战心惊。心里分明是带了恐惧的,却又因这连日的奔劳累到极致,几人听着耳畔翻涌江水之声,竟是相互依靠着不觉睡了过去。



渐渐清晨。南北限天堑。倚楼谁弄新声,重城正掩。

满面尘烟,人影纷杂,人人梦中都是血红离散,屠马也杂以人肉,疾疫而死者大半。乱刀之下亲眼所见妇孺惨死,不堪受辱吊死树上又岂止是这方一人?纵使何方血性男儿也是受不得的。

这场噩梦什么时候才能完?什么时候才有尽头……满腔满肺都是泥土尘腥,天下大乱,分崩离析已经到了极致。

忽地撞击之音,一声闷响。

这一声无异于劈空而来惊醒了所有人,瞬间刀剑出鞘浑身向后劈去,却见一身浅浅布衣,原本该是白色,却已经是染了烟尘,这人背对于己方正缠着那方绳子让一方小舟靠岸,丝毫不见戾气也不像意欲伤人。

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