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亲后我被渣了》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 成亲后我被渣了

成亲后我被渣了

编辑:荼辞倏颜 2019-04-12 20:10:37

成亲后我被渣了

《成亲后我被渣了》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成亲后我被渣了 即可阅读全文

《成亲后我被渣了》小说简介

成亲后我被渣了是由荼辞倏颜书写的一部耽美小说,世家公子抛弃家养犬爱上小野狼的故事古风,踹渣,不虐,双洁,1V1嫂嫂绿了大哥?帮大哥踹掉她!贺泽牧野:小公子,我看你头上好像顶着一片青青草原。卫千辰:不可能!捉奸现场卫千辰:……踹了他?

精彩章节试读:

自打从来宝那里得知穆楚答应了他的邀约,将于午后在江鸿楼与他相见,卫千辰那如同被烈火炙烤的急切心情渐渐变为扭捏羞涩,忐忑不安。

“少爷,您且放宽心。整个卫府都把您当做眼珠子宝贝着,连老爷都被您磨得松了口,我看穆楚少爷对您也喜欢的紧,我们卫府怕是要不了多久就要办上大大的喜事了!”来宝兴奋地说,清脆的声音中带着纯然的喜悦。

“来宝,你不要胡说。穆兄对我的态度带着些似有若无的模糊,我实在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卫千辰垂下眼睛,浓密卷翘的睫毛在脸上映出失落的形状。

穆楚推门进来就看到坐在窗边的卫千辰。多日不见,这人似乎又清减了些,阳光洒在他身上,给他裹上暖色的光圈。他精致的面容更显得剔透玲珑,美好的宛如画卷。

此刻,他听到响动正抬头向门口望来。往日灵动惑人的双眸定格在穆楚身上,漆黑如墨谭般的瞳孔盛满了不安与期待。

“辰弟为何许久不曾露面,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还是......为兄哪里惹得辰弟不高兴了,所以才躲起来不愿意见我?”穆楚在卫千辰对面就坐,眼中带着担忧。

“不......并不是。穆兄你,很好。都是我的问题。”卫千辰发现,无论多少次被穆楚的眼睛注视,他的心都会不争气的乱作一团,搅得他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

想到父亲对他的训斥,他又鼓了鼓胸膛里为数不多的勇气说道:“穆兄,是我对不住你,不该对你生起爱慕之心。爹爹发现后责令我今后再也不能同你来往,可我......我做不到。爹爹实在没有办法,只得放我出来同你讲清楚。若穆兄对我只有兄弟之情,并无其他情爱之意,我也好趁早死了这条心。若是......若是穆兄也心悦于我,便要亲自到卫国公府提亲,征得我爹娘和兄长同意......”

话毕,卫千辰便忐忑的等待着穆楚的回应,不敢直视他却又不舍得转开目光,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穆楚面露讶异之色,他怎么也想不到会等来卫千辰这般赤裸的告白。虽然对于卫千辰倾心于他的事情他早已心知肚明,这双眼睛太清澈,藏不住太复杂的情绪。

穆楚从未想过娶男妻,但当他看着卫千辰对自己的倾慕之情一日日外露,对自己的依赖与日俱增,竟意外地不觉得讨厌。

毕竟卫千辰天真善良,干净纯然,与他在一起很轻松,更何况,他是大瑞威远将军的亲弟弟,更是大瑞护国公的亲儿子,自己只是一个四品官员的儿子,与他交好有益无弊。

穆楚正是怀着这样的念头与卫千辰交好,处处关心,时时体贴,隔绝别人对这单纯的世家公子的窥探,他甚至想过卫千辰这殷殷的目光会一直注视着他,哪怕他娶妻生子,两人各自成家,这份倾慕可以为他带来便利却永远也不会被宣之于口。

在大瑞,只有穷苦人家才会娶男妻,一来不需要昂贵的嫁妆,二来两个男丁更能撑起贫困的家庭,而那些达官显贵正妻都是女子,才不会娶男妻让自己成为举国上下的谈资,若是喜欢南风,至多悄悄收上几个男宠,甚至不能称上“娶”。

那些嫁了他人的男宠,不再有参加科举,入朝为官的机会。这样一来,他们不仅是断了仕途之路,而且一辈子无名无分还要遭人轻视。因此,但凡家境富足一些的人家,都不会将孩子送与别人做男宠。

这也正是穆楚讶异的原因,卫千辰虽不似他这般勤恳努力,跻身一甲,却也称得上天资聪颖,顺利考过殿试。

他原想着二人同窗多年,再加上卫千辰对他的这些心思,虽不知分配官职时能否有些优待,但日后为官定可以相互扶持。岂料,卫千辰竟对他情根深种,舍了这官职不要也要嫁给他,实在是聪明人犯了糊涂,糊涂至极。

心中念头万千,可穆楚却不曾表露。他一如往常那般对卫千辰温柔的笑着,只是笑容中带着忧虑:“辰弟如此倾慕于我,又如此率真坦诚令我心中感动。我亦觉得对辰弟的感情与他人都不同,可却从未想过这感情是否已逾越了兄弟之情,辰弟如今要把一生交付于我,我自是要慎之又慎,看清楚内心对辰弟的感情,方能给出答复。”

“穆兄,我......我晓得的。你从前同我说起过,渴望‘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感情’,如今我私下约你见面,就是想了解穆兄对我真实的感情。若你也心悦与我,愿意撇下那些世俗的眼光与我成亲,我便舍了这一世功名,一生陪在你身边,与你长相厮守。皇上那里,自有我父兄去阚璇。”

说着,卫千辰的眼神黯淡下来,声音也低落许多:“若当真是我一厢情愿,穆兄也不必瞒着我,一定要将你的想法原原本本的告诉我。若你愿意同我继续做兄弟,我便再不提及此事,我们仍似从前那般。若你心中厌恶了我,我也不会纠缠穆兄,自会离你远远儿的......再不去烦你。”卫千辰一番话说得情真意切。

穆楚心下叹息,他自然相信卫千辰的心意。只是如若此事不成,卫家那位国公爷不会看着自己宝贝的小儿子越陷越深,甚至于整个卫府上下都不会再容许他接近卫千辰,那他此前的所有努力都将付之一炬。可如若他答应了这门亲事,违背了他与依依的誓言,他的依依又该如何?

心下烦乱,穆楚顾不得与眼前人过多纠缠,道了句“十日为期,再来相告”便匆匆离去,只留下卫千辰牵肠挂肚地盼着,念着。

穆楚忧心忡忡,回府后顾不得与父亲母亲打声招呼便径自去了书房,考虑这件关乎自己终身的大事。卫千辰不曾兴师动众到府上商议此事既是顾全了两家的名声,也表明他待自己的诚心,他首先要的是自己的真心,不是以势压人,也抛却父母亲人的纷杂心思。

卫千辰为了能与穆楚长相厮守甘愿舍弃光明的仕途,甚至不惜背上骂名,遭人轻视,这些牺牲不可谓不巨大,可穆楚却不想领这个情。他自小便被穆氏家族予以厚望,身前有爹娘的谆谆教诲与殷殷期盼,身后有异母兄妹虎视眈眈,娶男妻之事仿佛天方夜谭。他的婚姻由不得自己,哪怕他早已倾心于雪依依。

是了,早在四年前他们在雪府相遇,两人便彼此吸引,渐生情愫。

雪依依并非如卫千辰这般容貌倾城,玲珑剔透,可她娇俏可人,干净清爽,更重要的是她与穆楚是何其相似,同样的身在沟渠难以挣脱,也同样向往皎皎明月,渴望荣耀与自由,这世上唯有她最懂他。

可这现实如此残酷,即使他们二人两情相悦,却也不能共结连理,只因为他是一个四品官员之子,而雪依依也只是雪氏宗族的旁系子弟,他们的婚姻注定只能作为自己或家族向上攀附的筹码。

四年来,他们暗中往来,互相慰藉,彼此支撑,相约要抵挡住家族乃至这世界的重压,直至二人能够光明正大地站在世人面前。

为此,穆楚洁身自好,刻苦求学,却又努力维持与权贵子弟不攀附不交恶的关系。可他偏生遇见了卫千辰这样出身名门却又纯然天真,脸软心慈的世家子,这无疑是为他准备的最合适的踏脚石。只要他能得来卫千辰的一颗真心,从此高官厚禄无忧,自由之日可期。

许是心有恶念必遭报应,卫千辰这块被盯上的“踏脚石”如今竟成了他与雪依依之间的绊脚石。穆楚第一次怨愤起卫千辰的任性妄为,又禁不住妒忌他如此幸运,他怎可如此枉顾伦常,肆意妄为?他怎能这般被人包容忍耐,享受万千宠爱?他们......果然截然不同。

卫千辰这般诚心又这般贴心,将自己的一颗真心奉上,又将一切的主动权交予穆楚手上,穆楚反倒犹豫了。

若告知父母,面对这样的诱惑他们不知能否抵挡,大抵是一番踌躇犹豫后亲亲热热地将自己双手奉上。到那时,他与依依之间该如何?

他与依依虽未行云雨之事,却早已私定终身,只待他功成名就,云开月明,便上门提亲,从此二人长相厮守。依依才是他想与之白头偕老的知心人。难道要为了锦绣前程放弃雪依依,从此忘却她的温言软语,如花笑颜,也忘记她在自己失意时的体贴和陪伴么?

穆楚左右权衡,他舍不下雪依依,可他也舍不下这送至嘴边的饕餮盛宴。看来,这一夜注定辗转难眠。

翌日清晨,穆府静远阁。

“母亲安好。”穆楚低眉敛目作揖道。

“快过来,我的儿。”杨夫人笑道,待穆楚抬起头,见他眼下略有青黑色,又心疼道:“楚儿,读书虽然要紧,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眼下刚过了殿试,你正该好好休息才是。来,快到母亲身边来。”

“儿子知晓,日后定会多加注意。儿子今日前来是有事情需要母亲替我考量。”

“楚儿遇到了什么烦心事?”

“母亲,您可还记得我书院的同窗—卫千辰?”

杨夫人闻此言精神一震,语气稍显急促道:“可是那卫国公府的小公子?莫不是你们之间闹了什么小别扭?”

“母亲莫急,非是如此......卫小公子往日里读书耍玩与我形影不离,不久前却突然销声匿迹。我到府上拜访也只推说是外出游玩,不在府上。前日里,卫小公子私下约我见面却是提及我二人婚事,言说若我心悦于他便要亲自去府上提亲,从此不能再纳二室,皇上那里不必烦忧。”穆楚似是认命了般一股气将此事和盘托出。言毕,杨夫人不知似惊是喜,久久不能言语。

“我的儿,竟是这般的大事!”杨夫人静默过后猛然惊醒,站起身来踱着步:“娶男妻在当朝官员中是前所未有的呀!就是那些豪门大户恐怕也只能纳些男宠。可这卫国公家又实在不同于别家,就是自放榜后来提亲的各家也远不能及。楚儿,为娘免不了要问你一句,这卫小公子待你深情厚谊,竟言明可以嫁于你,那你待他又是何种情谊?。”

“母亲,辰弟是剔透之人,虽略有些骄纵恣意,却也善良温和,并不跋扈。我待他自然也比其他同窗亲厚许多,只是......并未及情爱。”

“那楚儿是想拒绝这门亲事?”

“儿子也不知,我对他并无情爱之意,却也不想失去这样一个挚友,”穆楚踌躇道:“若我拒绝了这门亲事,我与他之间的同窗之谊怕是要一刀两断。若我答应了他,日后与他同从前那般相处倒也自在,只是......免不了要受人一番议论,且日后不能再娶二室,儿女也要从兄长姐妹处过继。这个中干系搅得儿子夜不能寐,还望母亲替儿子考量。”

“好......好......此事利害干系颇大,容我好好考虑考虑,再同你父亲商议。”杨夫人沉吟道。

“劳烦母亲了,那儿子先行告退。”穆楚再次作揖。

“去吧。”

待穆楚走后,花瑶便进来通报:“夫人,二房的小夫人前来问安了。”

“平日里不见她来问安,今日刮的哪门子风,竟这般殷勤,”杨夫人抬了抬眸说:“请她进来。”

小夫人刘氏是穆仓唯一的妾室,她年轻貌美,模样清丽,却出身农家,并无强硬的后台照应,人虽有些小聪明,也难成气候。

这小夫人是杨夫人与穆仓成亲后亲自为穆仓抬进门的妾室,一则博个贤良淑德,为穆家开枝散叶的美名,二来也将穆仓管的服服帖帖,保证她这大夫人的地位,又许诺只纳刘氏这一方妾室,从此这穆府便是他们一家和和美美,安稳度日。

杨夫人娘家乃是与穆家门当户对、望衡对望的清流世家,穆杨两家彼此依靠、互相扶持,才有今日这蒸蒸日上的安稳日子。

杨夫人又有些手腕,拢的夫君对他又敬又慕,这小夫人纵使生下一对儿女,也越不过她去。

她有心做出个贤良大度的样子,平日里关起门来过日子,夫君每月去那妾室房里留宿几次也从不过问,彼此相安无事,日子过得倒也顺遂。

刘小夫人进门便笑盈盈地作揖:“给大夫人问安。”

“妹妹不必拘礼,快请坐。”杨夫人也笑着邀她同坐。

“平日里妹妹总忙着管束院中那两只皮猴子,对姐姐多有怠慢,但妹妹心里无时无刻不记挂着姐姐,还望姐姐莫要怪罪。”

刘小夫人示意春华将礼盒呈上,又道:“这老参是舍弟在山中偶然发现的,虽不是什么稀罕药材,好在年份足够,妹妹便给姐姐送了来。”

“妹妹说的是哪里话,我们一家人,何须在意那些虚礼,有你一份心意就足够了。这老参我万万留不得,妹妹留着给父母家人将养身体才是正理。”

“姐姐莫要推辞,妹妹家里原是农家人,身体康健,吃不得这金贵的东西。自我嫁入穆府,父母兄弟也受姐姐和夫君多番照应,姐姐和夫君把身体养好才是我们大家的福分啊!”刘小夫人言辞恳切道。

“如此,姐姐便收下你这份心意了。”杨夫人语毕,花瑶上前接下了匣子。

“姐姐,楚哥儿从小天资聪颖,又勤奋努力,是我家衡儿远远比不上的。如今楚哥儿中了榜眼,真真是天大的喜事。妹妹虽不常出门,却也知晓这些天上门求亲的人络绎不绝,姐姐可有拿定主意?”刘小夫人问道。

“楚儿成亲这般的大事,哪里是我一个人可以做主的。自然要夫君勘验过,楚儿自己也同意的。”

“姐姐说的是,”刘小夫人斟酌了下,道:“我省亲那日在途中偶遇贺夫人,她说起先前曾遣媒人上门提亲未得回信,整日记挂着呢。赶巧让妹妹替她探问一番,我看她倒是十分情真意切。”

“近日我和夫君思虑最多的就是楚儿的婚事了,劳动穆府上下都跟着操心。待夫君今日下朝回来,我定与细细商讨,劳烦妹妹挂心了。”

待得送走刘小夫人,杨夫人又禁不住叹气:那卫国公府的亲事决断不了,又如何做其他的打算?

且不说穆府如何为穆楚的婚事筹谋,这边厢卫千辰一改往日贪睡的习惯,早早地随着父亲和兄长进了宫,只待皇上下了朝便要凑过去撒欢卖乖。

虽然卫千辰尚未得到穆楚的回应,却也要早做打算,先向皇上报备了,务必求得皇上的准许方才放心。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