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下个林丞相》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 天上掉下个林丞相

天上掉下个林丞相

编辑:十月辰尹 2019-04-12 20:10:32

天上掉下个林丞相

《天上掉下个林丞相》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天上掉下个林丞相 即可阅读全文

《天上掉下个林丞相》小说简介

天上掉下个林丞相是由十月辰尹书写的一部耽美小说,大殷朝的宣清丞相,林愿生,在经历了小青梅的死亡后,知道了一段情缘正向他奔来的路上。然后他就被雷劈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林愿生痴了。床上有个跟小青梅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是咋回事?可还没来得及消化这猝不及防的惊喜,就被这一世的阿笙是个男人的事实给雷焦了......本想着这就算了吧,看着阿笙娶妻生子和和美美的过了这一世也好。也算是了却他一桩心愿。但!这个世界的女人对阿笙投怀送抱也就忍了,那些一个接一个的臭男人也敢肖想他的阿笙?当他不存在呢!是可忍孰不可忍!在大殷毫无断袖先例的朝代,林丞相磨牙嚯嚯“就让他开辟这个先例好了!”

精彩章节试读:

京都,Z国的首都,世界上最壮观的建筑之一就屹立于此地。

夜凉如水正泛着冷秋的寒意,而此时京都体育会场举行着盛大的演唱会。

规格庞大的会场内,到处是闪动的荧光灯,随着愈发躁动的音乐挥舞成风,却整齐划一,如星河璀璨。

明明已是深秋,但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满脸如霞,溢着振奋的光芒,炒得空气都燥热三分!

只为舞台中心的安霄笙!

出道十一年的安霄笙如今已是二十四的年华,场下喊声震天的大都是妈妈粉老婆粉,两拨平分秋色,或夹杂着被女生挤来挤去的苦逼男生,整个会场座无虚席。

“安霄笙!安霄笙!”

“笙可爱啊!”

“笙神笙神笙神我们在这儿呢!”

“笙精病在此不服来干!笙啊~”

一曲闭,台上的人灿然一笑,一只虎牙羞涩地探出脑袋,白嫩嫩的,如同他的脸,化了一个秋日的冷意。

“谢谢。”安霄笙敛去了摇滚曲的冷魅笑容,浮上了一贯的暖绒绒的笑,有些憨傻,却掳获了一众女孩的芳心。

今年,是他正式步入歌坛的第三年,满了他自小的心愿,也不枉他一开始七年的演戏生涯。

那年正有起色的他一心想着转行为歌手,却被经纪人骂了个狗血喷头。

那一幕幕的场景仿佛就在昨天,他倔强的神色,经纪人无奈又凌厉的眼眸。

还好,他的付出总算有了回报,大经纪人也总算顺了他一回。

他也是很幸运了,才入行三年就有此殊荣在这里举办第一场演唱会。

正想着,脸上的笑容又扩大了几分,活生生地笑成了个傻子。

他生得肖母,轮廓温柔,又有两分像父亲,若绷着脸就是个十足禁欲的阳刚小哥了。

安霄笙的几千万粉的就是他那切换自如的妖孽脸,偏偏某人身在福中不知福,总是乐呵呵的一幅表情,暖是暖,就是傻了些。

也不怪叫他“笙可爱”了。

可不,一年前一曲封神的安霄笙漾着双勾人的桃花眼,身子随音律轻晃着,妖娆至极。

“啊啊啊啊啊啊笙可爱也太酥了啊啊啊啊!”一群群眼冒桃心的姑娘们简直要流下哈喇子。

“卧槽真真是要弯了!”

“滚!笙神也是你个宵小之辈能够亵渎的!”一青年被周围如狼似虎的女孩喷得懵了。

“麻麻爱你啊啊~”

妈妈粉们也不甘示弱,凭着粉了十多年的默契,秉着齐心协力力量大,喊出了颇有节奏感的口号。

“笙笙,笙笙,永远的笙神永远的小可爱~宝贝啊!”

“谢谢。”安霄笙扬起笑脸做了个比心拥抱姿势,又鞠躬再次道谢。

坐在近处的粉们眼尖地捕捉到他的耳尖殷红红的,十足的小可爱。

“天哪!我笙神也太容易害羞了!”

“谁说不是呢不然怎么叫了十多年的小可爱。”一旁的妈妈粉是个美腻的阿姨,颇有“吾家有儿”的骄傲滋味。

“非常感谢大家,接下来的一首歌是为你们而写,感谢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与喜爱,我永远是你们的笙可爱。”

安霄笙软绵绵的音色醉了所有人的心,偌大的会场鸦雀无声,直到平缓的伴奏音乐悠悠响起。

“这首《笙爱》赠与爱我的人。”

略略低哑且磁性满满的男音与舒缓澄净的音乐交织缠绵,恍若古典的一幅画,诉说着它的一切,从青涩到成熟,或哭或笑,像极了那时候的安霄笙。

妈妈粉们感触极深,待“宝贝儿子”唱到情深之处也不由得轻轻啜泣。

场下的笙粉们荡漾不已,摇头晃脑西施捧心的还不够,好几位小年轻若不是理智的妈妈粉们拉着,指不定要跑上去抱大腿了。

“笙神好帅!笙神怎么能这么帅要死了要疯了~”

“天,我的耳朵可能百年之后都能回响这首歌了!”

场下叽叽喳喳的小小的爱慕声滚了一拨又一拨。

可以说,安霄笙是彻底站稳脚跟了。

后台的路大经纪人一把年纪了也是满脸的泪水,皱巴巴的脸蛋滑稽得很。

他是激动的又是欣慰的,心里不断呼啸着,不愧是自己捧了十多年的宝贝儿子,就是这么有出息!

眼瞅着最后一曲《笙爱》要到头,猛然间一阵地动山摇,惊恐的声响一浪高过一浪。

路大经纪人仰头张嘴懵逼了!

场下秩序乱了,笙粉们有的逃命有的冲出重围万分想趁乱靠近安霄笙“亵渎”一把。

互相扯着闹着偏就没让一人得逞。

原是“嘭”一声巨响,一个长条样的率先将会场的顶部砸了个大洞,灰石簌簌地往下落。

安霄笙卡了两个音调在嗓子中,吓了半晌还是懵的便反应慢了些许。

等他仰头一望,眸子里的那疾速下坠的物件已离他半尺之遥。

安霄笙下意识一躲却还是慢了一步,那东西的一端好巧不巧地正中他小半边的脑袋瓜子。

晕过去的前一秒,安霄笙的眼底才有了些焦距,遂懵懵哒地回想,砸他的,是把剑?

“啊!笙神被砸晕了!”

有关注者嚎叫。

“什么什么!?”

“速去救驾!大军何在?救驾啊救驾!”

路大经纪人哭了,是悲伤地哭了,他颤抖着手指,细长尖锐的声音一出,如千军万马:“那群小猢狲子!不许碰咱家的笙笙!”

“跑啊!又掉东西了!”

再是惊天动地一声,更大的一块石头横在了晕得不省人事的安霄笙前边,挡住了各个闪光灯的杂乱。

“啊啊啊!”

“救人啊!”

“混蛋!离我笙远点!”

“保护粉丝安全!远离障碍物!”

京都的体育会场,终是,乱了!躁了!

“不能拍!”

“快快快救人要紧!”

“小宝贝哦......”

兵荒马乱中,警察保安出动了,医护人员也是过五关斩六将冲到了安霄笙身边抬起就跑......

不过一瞬之间,今晚安霄笙演唱会突降巨石砸晕多人成了往后几月稳居第一的热搜。

至于安霄笙,浑浑噩噩的被带到了医院,脑门肿了老大......

“丞相!丞相!事情不妙!帆帝今日突然下令要掘了永清贵妃娘娘的墓!”林愿生身边的隐卫陆抚急冲冲地闪进书房。

永清贵妃,乃前朝勤政帝的宠妃,也是眼前人的生母。

林愿生执笔挥画的手一顿,猛地抬头,怔然道:“什么?殷帆掘了我母亲的墓......”

陆抚面色隐忍,僵硬地点了点头,又不得不小声焦灼地提醒着:“主子您得冷静,您现在是帆帝的臣子,是丞相!”

上乘的紫毫笔在林愿生手中成了滩粉末,他眸色阴沉,紧绷着脸,像是蛰伏已久的毒蛇,狠辣至极。

“出了何事?”林愿生眸子低敛,掩下的是滔天的怒意,他嘴角勾起一丝笑,状似漫不经心,却让对面的陆抚冷汗直流。

他知晓,主子的逆鳞已经被动了。

可偏生的又不能发作,天子脚下处处都有着幽冷的眼睛,哪怕是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府也不例外。

陆抚小心翼翼道:“具体不知,只是属下总觉得不太妙,公子您已入朝六年,颇得帆帝信任,又未曾做出什么事,怎么会一夕间让陛下有如此变动。那永清贵妃可是先帝亲自拟旨定下的封号,不可侵犯,陛下又怎会大逆不道做出这样的事,属下也是刚得到消息。由于事关重大便先来禀报,且已派人去探查了。”

“退回来!”林愿生眸色一变,满目凌厉杀气。

“是。”陆抚挑眉不解,却只得应下。

林愿生呼吸急促,面色几经起伏才渐渐平复。

他收拾着作废的画纸,面目已是平静。

“武伯,进来吧。”林愿生将一抹浅笑挂在了嘴边,少了眉眼间的那片阴郁,到是像个俊逸的少年。

新立的元帆年也不过三十年之久,而他入朝不过六年就站稳了丞相一职的脚跟,凭得自是过人的心智,如今也不过二十二的年岁。

“公子有何事?”佝偻着身子的武致是林府的管家,亦是待林愿生最衷心的人。

“武伯,你听见了不是吗?”林愿生苦涩一笑。

“公子是慌了?”武致一直恭敬地垂着头,声音浑厚低沉。

“慌?我谋了十四年,似乎已经败在了一个人手里呢。”林愿生忽地想起一张脸。

是单纯明媚的一张脸,是笑起来总有两个小梨涡的脸。

是他师父的女儿,亦是他负了的人。

“公子,当初就不该对林小姐那样。”武致长叹一声,“女儿家的心思最是不好猜,也是善变,林小姐寒了十四年的心,也望公子不怨才是。”

“不该那样?林愿生茫然,“是对她虚情假意的好还是那时露出本来面目的狠厉?我不知道的,不知道的,许是我太过自信了啊......”

“公子有何打算?”武致似不愿多听,张口打断了他。

“等,等殷帆过来。”林愿生薄凉凤眸里的愁绪绕了又绕,他音色冷寂,“父皇的儿子总不会太过愚蠢。”

殷帆,先帝嫡长子,殷国名正言顺的继位者。

而殷帆也是在继位初始,屠了武家满门,弑弟逐王的狠辣新帝。

他是他的仇人,不共戴天的仇人,只怕先帝的死都有他的一份。

那个时候的林愿生,还不是林愿生,而是先帝第七子,殷青。还有一个兄长,是先帝的庶长子,只是早早地死在后宫争斗中,而他是亲眼目睹了全过程。

可那时候他什么都不能做,因为二皇子殷帆已经登基,接下来死的就是幼子的他了。

四岁的殷青在背负了所有的仇恨之后,只能跟着唯一活着的家仆武致去逃命。

无需别人的灌输仇恨,他自己早已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他拜了武家祖先曾经的至交林焚木为师,与他的独女林妙笙为青梅竹马,被赐了新名,林愿生。

曾几何时的林愿生与阳光般的林妙笙为伴,也想放下那些恨做个平常人。可午夜梦回,那些血腥无时无刻不在笼罩着他,让他无处可逃。

他得复仇,不然殷青这辈子都不会去死。

林愿生是开始了谋筹,但更是舍弃了妙笙。

他想他是活该,毕竟自己舍弃的,是身边唯一的阳光,尽管曾经有多美好,那情也终究会冰冷......

妙笙,你为何这么做呢?

林愿生踏出书房,面上已然是一片肃杀。

既然露了馅,到也不防求个生路,他本就不想要这皇位要这天下,只是想要了殷帆的命。

如今看来殷帆的那条命自己是要不成了,只能另取萧太后的命了。

先帝正妻,萧嫱妤,素来是个毒辣之辈,视永清贵妃为头敌,更是下令将永清贵妃凌迟赐死的人!

林愿生忘不了那一地的血,染得遍地的叶如同炼狱。

“宫里,也是时候办个丧事了。”他垂首敛眸,纤长的睫羽投下的阴影略微颤动。

院子中无声答应,却拂过了小阵的风,树影轻颤,掠着的是凛冽的寒。

萧太后,偷养着的小宠,总该翻身一回了。

“公子,陛下已亲临。”耳畔是武致愈发粗砺的音色。

林愿生笑,理了理青色的衣衫,看向武致:“武伯,我不做无用功,既已败露,便无需再陪我送死了。替我带着他们走吧,这是我最后的心愿。”

“好。”武致没有犹豫,只将一把佩剑递给他,便转身离去,步伐蹒跚却坚定,“都随我走吧,公子最后的心愿不能不从。”

无数黑色的残影或紧或慢地跟在了武致的身后,他们都是林愿生培养的隐卫,只服从命令,无多余情感。

林愿生看着手中的长剑,沉默半晌。

他心中奇异,却有了几番思量。

这是已故师父的剑,未曾想到会在武致手中。

可,何意?

走进密室的武致只是哑声喃喃:“林老说过,公子过了这一劫,不会死,不会死的......”

“皇上驾到......”

明黄色的龙袍由远及近,林愿生垂首叩拜。

“爱卿快起。”帆帝不过三十多的年纪,虽说相貌平庸了些气度却英武不凡。

“谢陛下。”林愿生抬头直视着帆帝,余光可见周围明晃晃的箭羽。

少说这御林军也来了近千人,皇兄也真是看得起他。

“不知陛下今日怎突然出宫,宫外多有未知危险,陛下龙体金贵闪失不得。”林愿生很是诚恳。

帆帝精神一震,瞧了瞧自己带来的几千护卫,莫名笑着。

“小七何必,若不是笙妃告知于朕,还不知堂堂皇子竟在朕的眼皮子底下混到丞相之位。”帆帝笑意深了。

“所以陛下准备杀了我?”林愿生神色如常。

“当然不仅于此!”那刚踏进院门的女子,顿了顿,随即冷笑开口,“林丞相还得说出自己的党羽且一一斩断!”

林愿生笑意微敛,道了声:“见过娘娘。”

来人,是以他义妹身份入了宫的林妙笙。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