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世仙尊寻幸记》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 万世仙尊寻幸记

万世仙尊寻幸记

编辑:梨落岚裳 2019-04-12 20:10:31

万世仙尊寻幸记

《万世仙尊寻幸记》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万世仙尊寻幸记 即可阅读全文

《万世仙尊寻幸记》小说简介

万世仙尊寻幸记是由梨落岚裳书写的一部耽美小说,你这一辈子有没有为了什么人拼过命?(1v1,三生三世)从蝼蚁化身为天神,与时间共眠与苍穹同榻,光华流转,天族都知道第八十一重天有一位重华帝尊。在重华漫漫无尽头的孤独中,时光送给他一份礼物,让他甘入轮回,历经折磨,只为找寻一个故人,品尝一段回忆。他原是失败的实验品人类,后来他是神,他不懂得体会情感,直到后来有一只小妖精用了三辈子的性命教会他如何去宠爱一个人,如何去思念……

精彩章节试读:

青石板零星的铺缀在进城的宽阔道路上,天光刚微微见亮,夏日里的夜风还有些微凉,城门口早已经排满了要京城赶早集的农人,商旅还有游人。

一个黑瘦的小男孩在帮着爷爷挑着担子,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城卖陶俑了,但他还是有些怕生,缩在人群里低着头,以往父亲也会进城来,但是今天只有他和爷爷两个人。

在城门口盘查的士兵今天似乎特别认真称职,不仅检查每个人的担子,行李,包袱马车都要仔细搜查过后才让进城,不少卖菜的贩子都开始小声抱怨起来,这么耽搁下去,蔬菜都要蔫坏了,要卖不了好价钱了。

“爷爷,我昨天烧的那个小陶俑真的能够卖出去吗?会有人喜欢吗?”小男孩掀开担子一边的布盖子看了一眼自己捏的小陶人,这个陶人有厚厚浓密的头发,含笑的大眼睛,小小鼻子和嘴巴点缀在圆圆的脸蛋上,双手微抬,仿佛在作揖又仿佛在撒娇,小男孩是越看越满意的,但是心里还是害羞而且胆怯就回头问身后的老人。

“娃子莫要担心这些咯,你的手艺好着呢,将来啊要比你父亲有出息咯,昨天那一窑好着呢,肯定能卖出去的。”老人口音厚重,边说边拍着小男孩的肩膀。

盘查虽然严格,但一大清早上要进城的人并不是特别多,不多时的功夫,城门口就已经空了下来,士兵搬来两条拦路虎,想必皇城内里也是戒严了,只是平民百姓无从察觉而已。

朝阳初升的时候随着阳光射进人眼的是一匹疾驰的骏马,朝着城门飞奔而来。

“公函,千里加急!公函,千里加急!”随着喊声传来,城墙上站着的城卫立刻认出来人是驿使,立刻叫人挪开拦路虎,快马毫不停留疾驰而去,引起一路烟尘。

集市

早上开市是人最多最热闹的时候,街面上熙熙攘攘的,店铺刚开门都在热情招呼客人。

“姨娘,这个陶俑好漂亮,我想要,你买给我吧!”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站在爷孙俩的摊子前指着其中一个小陶人。

“好,姨娘答应你”小男孩牵着大人的衣裳,眼神纯净像小梅花鹿一样。“店家,这个怎么卖?”说话的妇人打扮华丽,老人一看便知是富贵人家。

“既然是小少爷喜欢的那就只卖三两纹银了吧,这是我家孙子昨夜亲手烧制的,想来也是缘分一场呐。”华丽妇人听到这话抿嘴笑了笑便歇下了砍价的心思,三两纹银刚拿出荷包,小孩子就已经抱着陶俑不撒手了。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小男孩心里高兴极了,他的第一个陶俑就卖了三两啊。

“您走好嘞。”老人接过银子拿出一两放在小男孩手上,“娃子啊,这是你的报酬咯,要记得这种感觉嘞,将来才能做出好的陶艺啊。”说完,老人又转头收拾担子里的其他陶器,大多数还是生活用具,偶尔有些小马,小狗的。

小男孩在一旁猛的点头,攥着银钱,双眼如星,熠熠生辉。

华丽妇人抱着孩子一路闲看,不多时就回了府门,那门口是大理石做的八层台阶,在两旁是朱漆的大圆柱,底座还描了金。一看便是高门大户,高耸的廊檐下是楠木的牌匾,上书“公治”,原来是权贵之家大胤朝太师的府邸。

“夫人,您可回来了,老爷在书房等您,宫里先前来人了。”管家急忙赶来,神色很是慌张。

“无妨,我先带表少爷去更衣,你去告诉老爷。”华丽妇人并不犹豫,直接绕过回廊径直去了后院。

管家又急忙转身朝来的路跑了回去。

“什么?陛下不好了!”华丽妇人本是站着,听到对方的消息一下子如去支柱跌坐在椅榻上。

“夫人莫怕,人已经清醒了,只是如今朝中无人主持大局,而且齐王早已经从盘炀城出发了。”公治冶子一把扶住自家夫人,让她稳定心神。

“狼子野心的东西,想必就是他做的!千里加急文书最快也要五天才能回京都,五天前,不,更早之前他就知道陛下会不好,他,他,……”妇人连说几次,最终却是沉默了。

“夫人,这齐王回来了,朝中便也算有了主持,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啊。”公治冶子倒是看的很开。

“夫君,我大胤到我父皇手里已经算完了,若是再让齐王登基,这天下便无安宁之日了,我这个弟弟虽然是天下第一的将才但也必定是天下第一残暴不仁的昏君,夫君,这样的人你愿眼睁睁看着他称王吗?”华丽妇人握住自家夫君的双手,眼框微红。

“凝珠,我又何尝不知?可如今皇室凋零,你也已不是皇室中人,文幸如此年幼,难堪大任啊。”公治冶子也在一旁坐了下来。

“若是长兄还活着,若是太子他还在……”华丽妇人终是无力再说下去,伏在丈夫肩头泣不成声,公治冶子也是长长的叹息。

太师府后院

“表少爷,您看这样打扮如何?您觉得好看吗?”小丫鬟给陶人套上绸衣,里外三层,本就精致的陶俑更加生动可爱了,倒是心灵手巧的姑娘。

“好看,好看,和我一样好看。”小孩双手举着陶俑在院子里跑来跳去,奴仆们候在一旁看顾着。听得这话都一一回应,这个陶俑捏的真好。

正玩闹间丫鬟送了午膳过来,“表少爷该用膳了,”饭食一一摆在桌上,丫鬟候在一旁。

“再取一副碗筷来,”小孩坐在桌前却并不动筷,而是吩咐丫鬟给陶俑一副碗筷。

丫鬟虽然惊异倒也明白是表少爷喜欢这个新玩具,没有多言便去取了碗筷来,却不知道这一副空碗筷成了这个表少爷吃饭必备,陶俑也是一天十二个时辰绝不离身带着,睡觉还要多加一个枕头,初时看起来怪异,时间久了倒也没什么不妥的地方,也没有怪异的事发生,府上的人都知道这位娇贵的表少爷有一个特别喜欢的人偶陶俑。

京都的城墙经过历代帝王的加固后已经雄壮巍峨如山,环绕帝都四周如同金汤之固,可是在远方汹涌而来的黑色铁骑面前却透出一股单薄无力之感。

”王爷,您真要一个人进去吗?”队伍前一匹强壮高大的黑色战马背上驮着如一个神将一般的男人。他的部下也个个强壮如牛,这是大胤最令其他三国闻风丧胆的齐王黑甲军。

“此乃我大胤都城,本王自己的家,你们在此扎营便可,随风,随云跟着。”男人说完,一勒马缰战马前蹄飞扬,疾驰而出。两位黑衣黑甲侍从紧随其后,朝着都城内皇城疾驰而去。

大胤皇宫乾坤宫

“陛下,齐王殿下已经回宫了,现在正在宫门口求见,您见还是不见呀?”老太监托着手,侍立在床侧,一旁的偏殿,太医们正在煎药。

床榻上躺着的是大胤的最后一位皇帝乾帝宇文乾。

“齐王,我儿,我儿……”老皇帝年纪也不过花甲,头发并无多少花白,却面色颓败,犹如干尸,话未说完便又没了声音。

老太监也不慌张,只在一旁侧着耳朵静静等待,果然,不一会儿老皇帝又开口了,“叫他去奉先贤的通天台跪着,这个,这个不肖,不肖……”老皇帝歪着头,话没有说完就看见大殿门口走进来一个丰神俊朗,气宇轩昂的男子,一时间便语塞了。

“儿臣参见父皇。”齐王不等宣召直接闯进大殿本应该是不敬,可是殿中一干太监宫女,就连太医都熟视无睹般问候着来人,然后继续做自己的事情,伪装自己是一团空气。

“拓,拓儿,是你,是你回来了?”老皇帝老眼昏花,望着来人神情激动的模样仿佛回光返照。

“错了,父皇,大哥已经被你五马分尸了,我是不肖子孙宇文昊啊,我是齐王,不是太子。”齐王站起身走到床榻近旁,面容沉浚让人看不出神色,更不能猜出他之所想。

“齐王?啊,啊,是你,你这个……咳,咳……”老皇帝像是被近在眼前的人吓到,又像是想起什么不好的回忆,捂着胸口咳喘个不停。

一旁的老太监突然单膝跪地说道,“参见主上,老奴不负所望,成功完成任务。”

宇文昊扶起老太监说道,“做得很好,元老,我与你也有三年未见了,京都之事全仰仗你了。”听到这话,一旁躺着的老皇帝更加气不打一处来了。

“能为主上分忧乃是老奴的荣幸!”说完这句话名叫元老的老太监便退出内室,去到外间。

这时宇文昊坐在老皇帝床侧沉吟片刻后说道,“父皇,您还是早些时日下诏吧,您如今已是强弩之末,乾帝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儿臣只给你三日时间考虑,三日后本王就要摄政。”语毕看了一眼老皇帝的神色便等着对方平复好气息。

老皇帝一直斜视着齐王,即使他已经病如膏肓,作为王者的威仪却不准许他低头示弱。片刻后老皇帝说道,“朕一生无甚丰功伟绩流传,却因为拓儿成了昏君,朕最后悔为何当初五马分尸的不是你!”

宇文昊似乎对老皇帝的凶狠话语没什么感觉,他微微撇了撇嘴然后说道,“废话这么多年来讲的已经够多,如今那个皇位除了我没有人能坐了吧,你一生提防甚至不惜杀死太子,结果却落得如此下场?宇文一族剩下的人谁还能撑起大胤朝呢?还是早些下诏。”说完不管老皇帝反应起身离开。

身后的老皇帝勉强撑起身体吼道,“不肖,孽子,孽子……”即使是咒骂,乾帝也是声音嘶哑。

宇文昊对着一干人等说道“你们都好好照顾着皇上,若是出了什么差池,全部凌迟处死!”宇文拓说完就出了寝殿,而老皇帝已经被一众人围了起来。

宫外太师府

“姨娘,姨娘,姨娘你在哪里啊?”拿着陶俑的小男孩在府上跑来跑去,身后一众仆从小心翼翼的跟着在身后。

“表少爷,您慢着点,夫人今早就已经出门了。”老管家从账房跑了出来。

“姨娘怎么自己一个人出门去玩了,算了,我一个人玩,陶人,陶人我们去看鲤鱼好不好?”说完又朝后院跑去,哪怕陶俑根本不会说话。

“公主,此番若是不成,我等便杀身成仁。”一群黑衣死士跪在青石铺就的地面上,场面颇有些壮观。

“不成功便成仁,陛下的安危全在此举,出发!”一身黑衣的女子果断发令,隐藏在暗夜阴影之中的脸庞赫然便是前大公主,太师夫人宇文凝珠。

深夜皇宫

“动手”一阵烟起老皇帝寝宫外面出现大批黑衣人,原本空无一人的乾坤宫立刻涌现出大批黑甲军士,领头的黑衣人眼神一冷,心道果然如此,大胤只有齐王的军队黑衣黑甲。

双方很快厮杀在一起,黑衣人明显不是对手,慢慢开始撤退,黑甲军则是紧追不舍,这时另一批黑衣人从各宫殿屋顶冒头悄无声息进了大殿。

夜晚宁静,月光下萤火飞舞,京都城的一切都在沉睡。看似祥和安宁的土地,却只是风雨前的平静的假象罢了。

在天光微曦之时,城墙上的守卫长长的打了个哈欠,正准备下城楼交接任务,突然感觉远方的黑夜气势汹汹如猛兽袭来,定睛一看,乃是齐王驻扎城外的大军,正列队朝都城而来,这阵势,容不得士兵多想立刻敲响了防钟。突然一只利箭擦着他的脸颊插在了柱子上,士兵惊吓不已,只得死命敲钟,后来倒是没有箭矢飞来,仿佛刚才那一箭是为了让他更好地敲钟一样。

大胤历末年,乱世元年

大胤朝九皇子齐王宇文昊为找出刺杀乾帝意图谋反的刺客,领兵入朝,满朝文武,侯门贵族皆被押往通天台审问。审问自然是没有结果的,保皇派断不会承认老皇帝还活着的事实,齐王一派倒也是春风得意,只等侍奉新皇。

所有人都明白齐王显然已经掌握优势,接下来就是如何名正言顺登基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