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格朗日没有糖》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 拉格朗日没有糖

拉格朗日没有糖

编辑:花下酒 2019-04-12 20:10:30

拉格朗日没有糖

《拉格朗日没有糖》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拉格朗日没有糖 即可阅读全文

《拉格朗日没有糖》小说简介

拉格朗日没有糖是由花下酒书写的一部耽美小说,霸道专情护短学长X单纯聪慧萌萌哒学弟林郎格以745的高分考入Z大成为全校的风云人物,就读数学科学学院后又以出色的成绩证明其实力,被数学科学学院的人奉为当代拉格朗日。但是名满Z大的林郎格却是一个低血糖患者,时不时晕一下。对此秦骋道:“拉格朗日没有糖?没关系,我有!”小甜饼,欢迎品尝,请给好评哦~

精彩章节试读:

夏天的风扑面而来,装着满满的热情与火辣,整个Z大的新生报名广场人声鼎沸,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肆意挥洒着青春的魅力。

李靳拿了两瓶水靠在了经济学院新生报名处的后一排上推了推旁边脸上盖着帽子休息的秦骋,“今天太热了,那边生物学院都开始免费送水了,不过天热也好,你没看音乐学院前面那一刷白白的大长腿,嘿,我觉得哥哥今年有望脱单。”

秦骋接过水后声音有些疲惫道:“嗯,去年你刚来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李靳白了秦骋一眼,“知道秦学长貌美如花,来给哥哥汇报一下一上午加了多少个微信?”

秦骋懒得聊这个话题,摆了摆手,“看吧。”

李靳速度的瞄了眼,“我说哥们,你这没意思呀,这一上午我眼看着往你身边凑的小姑娘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了,怎么就没有相中的。”

秦骋不屑道:“我说你能不能表现的像一个根正苗红的共产主义接班人,上学期的思想道德修养和法律基础白学了?”

李靳想了想半天才反应过来秦骋说的哪门课,“真不愧是全系第一,我想了半天才知道你说的是思修课,想当年我也是临考试了才知道那课全称是什么。”

秦骋没心思接话,只呆呆的看着前面只增不减的报名新生,夏天,白衬衫,俊朗的面容,整个人像一张精致的JPG,已经有不少学妹开始疯狂偷拍了。

李靳发现后蹭镜头之余继续搭话,“你听说了吗,今年Z大来了个很牛的学生,高考考了745!那是什么概念你知道吗?很多人都想看看这位高考状元呢。”

秦骋被拉回现实,一瞬间入耳处又是人声鼎沸,忙了一上午有些累了便道:“这个概念我知道,但是你怕是就永远接触不到了。”说完便要起身离开。

周围偷拍的学妹一见那双大长腿立刻又疯狂了,开启了连拍模式,李靳就恨不得抱腿求上位了。

新的学期校园里哪里都是人,秦骋拎着水走到了长廊里,长廊处于学校的西南角,周围都是绿植,正午没有人到这里来,只有晚间的时候情侣们会到这个隐秘的小地方坐一坐,秦骋乐的自在,直接躺在了长廊里享受了片刻的宁静。

所谓片刻的宁静就是下一秒有两个人突然进入了长廊,秦骋坐起来看向那边,一个女生搀着一个男生坐了下来,嘱咐道:“你等我一会儿,我去买水,很快就回来。”那男生只点了点头。

秦骋看着那远去的婀娜的身姿不禁觉得李靳的脱单愿望又要破灭了,因为美女都有男朋友了。

秦骋又打量起那边坐着的男生,身材偏瘦,戴着副金属框的眼镜,棕色的头发看起来手感不错,秦骋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会脑补出最后一句,但是越发觉得李靳只能单身汪到死,因为美女找的男朋友都很帅。

秦骋想到一会儿人家小情侣两个要在这里打情骂俏,自己在这里着实煞风景,还是静悄悄的离开吧,刚要走出去,只听后面咚的一声,秦骋愣了一下转而看过去,那个男生竟然华丽丽的躺在了地上。本以为男生是不小心摔到了地上,在5秒钟过去后,秦骋跑到那个男生面前看了一眼,果然是晕过去了。

“同学,同学。”男生毫无反应,秦骋立刻背上男生往校医院跑去。

夏天,白昼,一个男生背着另一个男生横跨了整个校园,不明所以的人还以为他们因到了新学校而喜悦还拍了下来发了朋友圈,配文,“青春就是好。”

林郎格晕倒时只隐隐约约听到有人跑了过来叫他同学,后一秒便什么都不知道了,等再醒来睁眼就是白白的墙顶,恍惚了一下还觉得头有点疼,闭上眼缓了一会儿再入眼的便是一张不认识的面孔,三十几岁,看起来挺儒雅的。

“嘿,同学你醒了。秦骋过来看看,这位同学醒了。”男人招呼道。

紧接着又走过来一个男生,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阳光俊朗,想来就是把他送过来的人吧,林郎格撑着坐了起来,只觉得一身的虚汗。

男人首先说道:“我是Z大的校医,刚才同学你晕倒了,中暑再加上血糖有些低,是秦骋同学把你送过来的,幸亏送过来的及时,不然长时间不管的话会休克的。”

男人说完又递给林郎格一杯糖水道:“喝点这个会舒服些。”

林郎格点了点头开口时声音还有些嘶哑:“谢谢老师。”

校医离开后,林郎格又看向秦骋,“谢谢你。”

林郎格的面色还有些苍白,双手抱着水杯看起来说不出的乖巧,看向秦骋的眼神里除了感激还有些愧疚。

秦骋觉得这个男生很好看,仿佛眼神中有樱花的感觉,愣了愣方笑道:“不客气。”

林郎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喝了点水突然开始四下找着什么,秦骋立刻递了过去,正是林郎格的手机,“刚才有人打过电话来,我就告诉她你在校医室。”

秦骋想起刚才那个女孩急切的声音笑了笑,原来现在的女生都喜欢这一款的了,那李靳更没希望找到女朋友了。

林郎格接过手机才放心道:“谢谢你。”

秦骋伸出三个手指,然后有缓缓的落下了两个只留一个,林郎格直直的看着,有些不知所措。

秦骋看着林郎格有些呆呆的样子不由得笑道:“这句谢谢要说几遍?我的上限是三遍,等你说完第三遍我一次性回应你不客气。”

林郎格才知道秦骋的意思,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帮了我这么多,我自然是要说谢谢的。”

旁边的校医插话道:“同学你是哪个系的,叫什么,大几了?我给你开诊疗的单子。”

林郎格回应道:“数学科学学院,林郎格,奥,我是大一的,新生。”

秦骋看着林郎格心道原来是新生,看起来就很嫩。遂而对着林郎格笑道:“秦骋,经济管理学院,大二。小学弟,加个微信吧。”

秦骋主动把自己的二维码亮了出来,林郎格扫了一下才觉得这进展有点超乎寻常,于是思虑了半天道:“到时候我请学长吃饭。”

秦骋笑起来眼睛便弯的像月亮一般,“那感情好呀。”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片刻后门外闪进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孩子,直接道:“老师您好,我来找林郎格。”

“莹莹。”林郎格语气中颇有些急切,像是终于找到了依靠一般。

“你怎么样没事吧?”沈莹立刻冲到林郎格床边。

秦骋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却又鬼使神差的往床边凑了凑。

沈莹见了秦骋后反应过来,“你是刚才接电话的人?是你把林郎格送来的?真是谢谢你了。”

秦骋忙摆手道:“没关系。”随即给林郎格摆了一个手势,三根手指伸出后又一个个落下。

林郎格想到刚才的事情不由得笑了笑,眼睛里仿佛有小星星一样忽闪忽闪的勾的人心痒痒。

沈莹并未在意两人的小动作而是认真的听医生的嘱咐:“中暑加低血糖,得补充水分和糖分,这种情况还挺危险的,一定要重视。”

沈莹仔细的听着又说道:“他就是经常低血糖,平时都会照顾他的糖分摄入量的,今天可能是因为天气太热了再加上事情多了些就又中暑了,谢谢老师,谢谢这位同学,以后我们会注意的。”

沈莹一番话讲的滴水不漏,落落大方,但是落入秦骋耳中便有些变了滋味,一个很漂亮又非常明事理的美女,李靳脱单大业怕是要奋斗到下辈子了,但是为什么自己也会跟着酸呢?秦骋觉得“我们”那个字眼很是刺激人,像是一下子将单身汪和小情侣的界限划分开来,强行加上了一条门槛,秦骋仔细的想了一下,觉得自己分析的非常有理。

不一会儿沈莹将事情的来龙去了解后也一致表示要请秦骋吃饭,秦骋见两人一样的脑回路不由得苦笑了下,决定赶紧抽身离开,不在吃狗粮了,不然他怕自己把持不住沦落到李靳那种“歇斯底里”的状态。

(李靳:“请尊重单身汪”)

等秦骋回到招生处的时候人还是熙熙攘攘的,李靳正坐在桌前仔细的指导一位学妹怎么填写信息,怎么领住宿单,怎么缴费,就差领着学妹去女生宿舍了,刚要起身实践便被秦骋压了下来,随手拿过女生的住宿单看了眼道:“7号宿舍楼是吧,右拐直走500米就是,很近的,剩下的宿管阿姨会和你说的,不懂的问那里的本系学姐。”

新生看着秦骋呆呆的愣了半天才不好意思的拿着宿舍单匆匆离去,离开前脸颊红彤彤的。

“我说秦骋你太不够意思了,你要做单身贵族能不能放哥一条生路,哥对妹子的期盼已经多虔诚了,哥不求多,一个就好!你能不能给点力,不要每次都来拆台。”李靳“控诉”着秦骋的暴政。

秦骋看着李靳一脸不屑加迷茫,“何来拆台一说。”

李靳扶额,“大哥,你那脸往我们旁边一站就已经阻碍了我们追求幸福的道路,简直就是无法跨越的鸿沟,比马里亚纳海沟还深。”

周围的经管学院的老学长们赞同的点了点头,每个人脸上都散发着对秦骋无声的控诉,同时充斥着对恋爱的渴望。

秦骋立刻打着呵呵把李靳拉到了后面,避开了幽幽之眼。

李靳是个坐不住的,没一会儿就又开始八卦上了,“你知道吗,我刚才去打听了一圈那状元的消息,学校里好多人都挺期待的呢,我觉得那肯定是个戴眼镜的,估计那眼镜片都得有三四个瓶底厚,好多人都等着一睹真容呢,我觉得吧,学霸长成你这样的整个学校有一个就够了,要是多来几个我激情的大学生活怕是只能寂寞寂寞就好了。我都盯了一天了就准备真人一出现就立刻发个朋友圈,考试的时候转一转,绝对的锦鲤效应呀!学霸技能点到爆!”

秦骋习惯性的白了李靳一眼:“我觉得你对你自己的认知不怎么准确,就算是没有别人,你怕是也只能寂寞寂寞就好了。”

李靳早就对秦骋的补刀习以为常了,“那学霸名字还挺好听,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个女生,结果看了报名表竟然是个男生,叫,叫林郎格,对,林郎格。”

秦骋……………………

学霸是林郎格?那个他刚背到校医院的小男生?那个俊秀好看的小学弟?神经质的三四个瓶底厚的眼镜,人家那近视镜可好看了!

秦骋转而想到怎么办他好像都背过那条锦鲤了,连锦鲤的微信都有了,他看着旁边还在紧盯数科院动静的李靳,不知道是不是该告诉他这个真相,片刻后秦骋笑了笑还是决定善良的提醒一句:“李靳你应该是脱单没望了,不,换个你能接受的说法,你绝望吧,洗洗睡吧。”

李靳坚定道:“我是不会被击败的,等学霸一出现我就发朋友圈求桃花求转运,效果绝对好!”

秦骋…..……...……….

这才一会儿林郎格又从学业锦鲤变成万能锦鲤了。

前面的同学突然议论起来还回头看了看秦骋,打量了好一会儿,秦骋都快被他们盯的起鸡皮疙瘩了,他们才把手机拿过来问道:“秦骋这是你吧。”

秦骋疑惑的接过了手机看了照片,一个男生背着另一个男生飞奔在校园里,夏风抚起衣摆和头发,在绿树的衬托下格外有青春气息,而且这一张照片林郎格的脸恰好没有照到,大家自然以为是两个男生在玩闹,再加上配文“青春就是好”,简直就是实锤,一时间众人哗然。

李靳辨认了一下然后一脸不可思议外加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口气道:“经我骨灰级眼力识别,此照片百分百是秦骋,现场采访一下秦骋同学,你的青春哪里好了?没想到没对小学妹下手竟然去骚扰小学弟了。”说完顺手搭上了秦骋的肩膀。

秦骋反手推开李靳那张大脸打开嘲讽开关笑道:“我的青春没有你就好了,好歹也做了一年的室友了,就算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同学情了,我劝你去看看脑子。”随即便拿着已经登记完的表格远离这片是非之地,看着照片中的两个人,秦骋笑了笑将照片保存到了相册,他现在是万能锦鲤的救命恩人呢。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