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夫有囍》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 萌夫有囍

萌夫有囍

编辑:以浪为名 2019-04-12 17:21:04

萌夫有囍

《萌夫有囍》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萌夫有囍 即可阅读全文

《萌夫有囍》小说简介

萌夫有囍是由以浪为名书写的一部耽美小说,耽美兽人文,种田修真养娃,独宠你没商量。结局HE。萌出一脸血暖男二货VS身娇体软易推倒(伪)纯爷们一块香蕉皮引发穿越血案,宁淼猝不及防摔到三月星。靠,被那老神棍卖了?白翼:“宁,你是天神送给我的,最好的礼物。”宁淼:“有事说事,发情滚边凉快去!”白翼:“老公——”宁淼:“......”温馨,慢热萌文,甜宠向。日更,不定期加更。

精彩章节试读:

宁淼看到路边有个摆摊算命的墨镜男,鬼使神差上去攀谈两句。

墨镜男一脸严肃:“年轻人,走路注意脚下。”

宁淼丢出十块钱给墨镜男,顺便嘀咕三字:“神经病。”

晚上例行加班,深夜十二点回家。

就在自家楼下,宁淼踩到一块无良人士扔的香蕉皮,摔出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宁淼疼得眯起眼睛,好一会才缓过来。

等睁开眼睛,宁淼顿时斯巴达了。

“尼妹,摔个跤也能赶上穿越大军,这难道就是一块香蕉皮引发的惨案?”

宁淼的处境略显尴尬,就像动物园里让人围观的猴子,四周好几十号黑皮肤的小矮人睁着黑白特别分明的大眼睛瞪着自己。

宁淼分别用普通话,东北方言,重庆方言和半生不熟的广东话打招呼,最后甚至动用了数年不用的英语,结果还是数脸懵,语言不通,我草。

很快,一个头发上插着几根羽毛的老黑人上前,粗糙得跟树皮似的手在宁淼额上摸了摸。

老神棍又叽哩咕噜说了一大段,在场所有的小黑人突然手舞足蹈,跟中五百万一样欢呼起来。

就这样,宁淼来到被他私自命名为煤球村的原始小部落。

在煤球村生活了十天。

期间宁淼想出并尝试践行无数办法穿回去继续当上班族,比如打雷的时候站到树下,比如回到穿来的空地上挖坑,比如夜观星象。

结果异常残忍,宁淼发现天上有三个月亮,从此断绝回去的念头。

唉,既来之,则安之,反正自己幸福(孤儿)院出身,也没什么牵挂,就当免费星际旅行,一般人还没这待遇不是。

洒家这辈子,值了。

据宁淼观察,煤球村处在原始社会石器时代,住山洞,会保存火种,有一些简单的石器和骨器。

食物来源主要是打猎,也有些小黑人会采集果实和草籽。

小黑人身高普遍在一米五到一米六之间,很奇怪,煤球村五十三位村民,没有一名女性。

头上插着羽毛的老黑人相当于酋长,还兼职巫师和医生,整个煤球村的人对他唯命是从,有极高的权威。

宁淼在山洞壁刻下第十三道竖线,十三天了,小黑人们的语言实在太难学。

宁淼感觉脑细胞烧死好几百万个,才学会三个简单的词,水,火和吃。

太阳逐渐西沉,打猎的队伍回到山洞,今天运气不错,猎到两头牛和三条蛇,其中一头牛还没断气。

全村人排队上前放血,挨个扒着牛脖子喝几口。

第一次喝的时候宁淼当场吐得翻白眼,连着十几天下来,宁淼的胃适应了生血的腥膻,谁叫这是目前获取盐分的唯一办法。

左脸颊上有一道长长疤痕的小黑人拿起石刀分猎物,宁淼给他起名巴男,旁边用树叶包肉块的小黑人脑门上长了一撮黄毛,宁淼叫他阿黄。

阿黄将一块牛肉一块蛇肉包进树叶,蹦蹦跳跳跑向宁淼,把手中的食物递过去的时候,嘴里念念有词。

宁淼听不懂半个字,倒是笑眯眯接过食物,穿在木棍上到火堆旁烤。

这群小黑人大概把自己当成天神下凡了,每日里啥也不用干,坐等供奉,宁淼乐见其成。

宁淼一口口吃完食物,这里一天就开一顿饭,俗话说得好,饥不择食,有得吃就成,味道其次。

吃完东西宁淼到山洞中分配给自己的角落窝着。

这里有个相对来说干燥一些的小平台,铺着不知名的兽皮,权当是床。

宁淼紧紧身上的两块兽皮,夜间的气温约摸十二三度,凉凉。

宁淼是四月十号穿过来的,身上穿着衬衫西服,担心搞坏了,宁淼早换上煤球村人提供的兽皮装。

把衬衫西服领带内裤皮带钱包袜子手机用兽皮裹好,再拿草藤捆成一个小包袱,搁在小平台最里面。

皮鞋没办法,宁淼做不到赤脚走路,只希望能尽快找到替代品。

此外宁淼搓了条草绳,将钥匙串系在腰上用兽皮衣盖住当成随身武器,钥匙串里有把打开十公分长削水果的不锈钢小刀,聊胜于无。

原始社会的夜晚没有任何娱乐,有两个小黑人负责看守火堆,两个在山洞门口守卫。

其他的要么找一地呼呼大睡,要么就两两组合,三三组合,偶尔还能四四组合干些没羞没臊的事。

宁淼刚来被吵得菊花一紧根本睡不着,辣眼睛啊大兄弟。

没有女人的世界太可怕,但习惯才是可怕的事。

如今宁淼已能淡定的闭眼睡觉,心下十分感谢老酋长,亏得给自己封了个神,令众人敬畏,否则小菊花先生难保。

这种感谢持续至宁淼来到煤球村的第二十天。

早上醒来,宁淼惊奇的发现竟然无人外出打猎。

老酋长和小黑人们簇拥着宁淼走到山洞下面的小河边,阿黄和巴男用河水将宁淼从头到脚洗了一遍,然后为他换上最干净柔软的兽皮。

老酋长拿出一根白色的羽毛在宁淼头上戳来戳去,奈何板寸小平头怎么也别不稳。

老酋长露出一种可以称之为思考的表情,随后他用兽筋将羽毛绑起来,挂在宁淼的脖子上。

宁淼有种不好的预感,他从巴男手中夺回钥匙串,照旧系在腰上。

一个小黑人递给宁淼放在小平台的兽皮包袱,宁淼心下诧异,莫不是这群善良的小黑人终于发现自己不是神,决定赶走白吃白住的食客了?

大大的不妙啊,开玩笑,这破地方要是被撵出去,铁定死得渣渣都不剩。

宁淼想求个情,声情并茂演讲半天,老酋长不为所动,招呼几个小黑人将宁淼抬起就走。

宁淼忍不住挣扎,好歹一米七五的个子,从高度辗压一众小黑人,一时间竟让宁淼挣脱了。

老酋长叽哩咕噜冒出一长串话,看神情很不高兴,甚至还有点委屈,仿佛宁淼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恶事,随后又对着巴男叽哩咕噜一大段。

巴男立刻四肢着地,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呜呜声,前后不过半分钟,好端端一人变成一只头上长着尖角的怪物。

阿黄带着几个小黑人将宁淼扶到巴男变成的怪物背上,老酋长挥挥手,一群人沿河而下。

宁淼机械的抓住怪物脖子上长长的粗毛,走了半天脸上震惊的表情都缓不过来,脑子里刷满屏的卧槽。

“唉呀妈呀,妖怪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宁淼第一次见到兽人变身。

三月星兽人的种类很多,不同的族类还有许多分支,信奉的神祗也不尽相同。

斗天斗地斗野兽的环境中,战斗力决定兽人族类的排位。

煤球村的小黑人是角羚族,在兽人族类中排位极低,本以为今年雪月又要有族人饿死,然而天无绝人之路,捡到了宁淼。

高等兽族的人喜欢又白又嫩的雌性,宁淼简直就是羚神赐给族群的礼物。

老族巫当即决定用他来换取过冬的物资,食物、皮毛、陶器、草药和昂贵的盐。

沿河走了两天,途中遇到狼群、野猪群,两只老虎,一只黑豹,山猫等各种食肉猛兽共计十七次,难得无一族人丧生。

老族巫很庆幸有惊无险,更加认定是羚神在冥冥中佑护着族群,找到落脚点便着手操办了一次祭祀。

宁淼卖力啃咬着分到的野猪肉,看小黑人围着火堆跳大神,松了口气,煤球村没有抛弃他,有可能是在迁徙。

然而并没有。

第三天上午,角羚族一行到达目的地。

今年轮到翼虎部落举办赤月丛林东陆的交易集会。

宁淼荣获此次集会的最佳人气大奖,走到哪哪就是焦点,尤其是雄性,目光炽如热箭。

那时的宁淼还很单纯,觉得作为外星人,被吃瓜群众围观是很正常的事。

宁淼也看他们,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但无论外形如何清奇,这些土著妖怪普遍皮肤黝黑,不仔细点分辨不出五官的轮廓。

一些大约两米来高的野人拦下煤球村的小黑人,他们叽哩咕噜谈了足足半个时辰。

宁淼自顾自走开逛集市,大多数交易摊位都是肉干,毛皮,草药,骨器和一些不知名的用具。

宁淼想找些认知范围内有用的东西,可惜逛了两圈也没什么发现,只好又回到小黑人群里。

经过讨价还价,角羚族最终收获颇丰。

翼虎部落用五百斤肉干、一百张皮毛、一百斤草籽和一口陶锅、一袋盐石换取了宁淼,老族巫很满意,带着族人满载而归。

宁淼看小黑人要走了,赶紧跟上,老族巫转过身对他张口就来一大段外星语,巴男与阿黄目光中也含了几分不舍。

一个之前跟老族巫交谈的高野人抓住宁淼的胳膊,力气很大,宁淼吃痛,可惜挣不开,只好服软求高野人松手。

高野人指指宁淼,又指指小黑人用草藤捆起来的物资,一番比划,宁淼突然明白过来。

——靠,被那老神棍卖了。不过自己好像还挺值钱,呃,好吧,这不是重点。

宁淼的伺主换成高野人,这群人打猎能力明显更强,一天吃早晚两顿。

宁淼照旧有人管吃管喝管住,也没有被关起来,只是每次外出都会有两个高野人跟着。

宁淼恶趣味的想:要是给身后两人配上墨镜,妥妥的社会我宁哥,出门保镖多。

集会到第三天,远远飞来一队巨鸟,翼展足足超过十米。

高野人群中走出一人,面带喜色迎着巨鸟奔过去。

那些巨鸟落地一滚变成了另一群高野人,宁淼敢肯定这些货色都是成精的妖怪,不过品种不同。

自家这群高野人两颊有狭长的白纹,走出去的那个应该是首领,颊上有三条白纹,宁淼姑且叫他三白先生。

巨鸟变成的高野人额头间有红纹,领头的红纹野人手里拎着个奇怪的陶瓶,三白先生跟红纹男击了拳,然后又是一阵宁淼听不懂的叽哩咕噜。

不多时,三白先生叫人捧上一个陶罐。

宁淼瞥了眼,陶罐里的东西呈黄白色,灵光一闪,该不会是盐石?

宁淼不敢肯定,总之三白君用一罐这玩意换取了红纹男手中的陶瓶。

第四天集会结束,白纹野人们将交易点的平台收拾干净,燃起篝火。

晚餐比起前两天好很多,除了惯常的烤肉,还有一块咸肉干,一团黑糊糊的草籽。

宁淼把食物全部解决掉,坐在一旁看白纹野人祭祀,心想:昨天三白先生用来交换的黄白物,果然就是盐石。

说曹操,曹操到,不知何时三白先生来到宁淼身边,摊开的手心里有个形状怪异的果子。

宁淼听不懂三白先生说的话,但对于吃的来者不拒,伸手拿过果子想也不想几口吃掉,味道酸甜酸甜的很不错。

三白先生像个小孩子一样笑了。

火光之下,宁淼仔仔细细打量三白先生,发现这只妖怪长得很帅,尤其笑起来的时候,阳光俊朗,可爱可萌,放到地球绝对属于靠脸吃饭的顶级流量小生系列。

宁淼本来陪着笑,突然感觉下腹一紧,两腿间升起莫名的燥热感,有点发软。

快站不住,三白先生很自然地扶住宁淼,随后将其打横抱起往山洞深处走去。

宁淼感觉自己可能发烧了,头昏昏沉沉的,被三白先生放到兽皮上喂些水,身体里热得难受。

宁淼发现只要挨着三白先生会舒服很多,下意识就凑过去。

三白先生用手轻轻抚摸宁淼的额头和脸颊,随后低下头,吻住了宁淼的唇。

宁淼意识还算清醒,奈何连咬紧牙关的力气也没有,三白先生轻易就顶开了宁淼的齿关,将舌头伸进去搅动舔吻。

兽人情欲的开关一旦启动,基本很难控制,白翼怕伤到怀里白嫩的小雌性,再三强抑欲念,但即便如此,第二日清晨,宁淼的全身上下还是跟被卡车碾过似的酸痛难忍。

白翼难得的没有外出打猎,呆在山洞里照顾醒来后就一直在床上哼哼唧唧呻吟的小雌性,还请隔壁的叔叔煮好肉汤,亲自拿陶碗盛了,小心翼翼一口口用木勺给小雌性喂食。

宁淼没有怪罪三白先生,虽然这会子遭罪,但昨晚自己也有爽到。

宁淼是男人,没觉得吃亏,何况事后有三白先生的温柔照顾,算扯平吧。

陶碗里剩了半碗肉汤,小雌性就不肯喝了,白翼很担心小雌性吃得太少身体会变差,用大提琴一样醇厚的音色诱劝:“我的小雌性,再喝几口好吗?”

宁淼闻言睁大双眼,不顾身后辣痛坐得直直的,“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再喝一口,一口?”白翼将木勺凑到小雌性嘴边,又劝了一次。

“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宁淼难以置信,“奇怪,为什么你说的我也能听懂?”

白翼腼腆一笑,露出白牙,“昨天晚上,我们交合了,所以,你能听懂,也可以说兽人的通用语。”

宁淼无语,合着来一发就能解决语言问题,这个异世界,玄幻得真够奇葩。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