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非凌不可》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 亲爱的,非凌不可

亲爱的,非凌不可

编辑:小钱袋 2019-04-12 17:21:03

亲爱的,非凌不可

《亲爱的,非凌不可》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亲爱的,非凌不可 即可阅读全文

《亲爱的,非凌不可》小说简介

亲爱的,非凌不可是由小钱袋书写的一部耽美小说,“顾景然,我喜欢的是女的不是你。”顾凌然再次警告。抢走了他的童年,抢走了他身边的一切,已经病弱连连你还想让我怎样?“那个阳光般呆萌的家伙是谁?”顾凌然轻言细语,无奈摊手道:“那是我朋友,不是你给我安排的学院同学吗?”“离他远一点,他很危险。”“……”“和你睡在一张床上的男人是谁?”顾景然打开房门愤怒不已。“不是你给我安排在床边的室友吗?”

精彩章节试读:

医院。

漫布着浓浓的药水味道。

顾凌然皱了皱眉头,这刺鼻的气味迫使他睁开了眼睑。

印入眼前的是白花花一片的屋子,门外偶有吵杂的声音,他忍不住贴耳倾听。

“医生,我的孩子怎么样了?他这昏迷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每一次看到他害怕的全身抽搐倒下的时候,我都好害怕。”

柔柔好听的女音,带着嘶哑的哭腔。

“病人没什么大碍,只是患有轻微的自闭症,再加上病人自我的选择性失忆,或许当接触到同样引起共鸣的事物才会出现的反应,你们应该多关心照顾一下自己的孩子。”医生埋怨道。

“可是……就没有其他办法让我的孩子从痛苦中走出来吗?”。

他的痛比伤害到她的身上还要来的更加痛苦。

“我们会适当给病人加大一些药剂,会有专业心理辅导师进行开导,重点还是需要病人家属应该多抽点时间陪陪孩子。”

“我……”苏佳颖眼神闪躲,充满了浓浓的负罪感,果不其然这么多年以来忽略了自己孩子的感受才会导致今天的结果。

“妈,好了,不要再去麻烦医生了”,顾景然双手轻拍在她的肩臂上,对这个继母他如同亲身母亲般对待:“妈,医生们也不容易,他们也还有其他病人要照看。”

才二十岁出头的顾景然个子早已比苏佳颖高出半个肩头,深蓝色的眼眸忧心的看着这个小小的母亲,这名医生也真是无辜,为了排解顾母的压力整整询问了一个多小时也不肯让别人走。

“……”

听着门外脚步声的靠近,顾凌然心跳如鼓雷,四周环顾,这也就二楼高的窗户,外面有棵树枝。

他撕下床单成条捆绑起来,在窗口边固牢,以他娇小的身形完全可以回到一楼地面。

顾凌然光着脚丫子,站在树枝上缓慢落下,眼看树枝地面毫无踩踏之物一辆电动车在他脚下停下,顾凌然薄薄的嘴角微勾,踩在那人的头盔上顺着布条一跃而下。

那人因重心不稳,连人带外卖电动车偏倒在地面。

“痛痛痛……”狸子沐吃痛出声,整个脖子像脱了臼单手支撑,气由心出:“没长眼睛?!你把我的外卖全部搞坏了,怎么负责?!”

狸子沐望向顾凌然,十六七岁的年纪,明明是男孩子,眼睛大大的如黑曜石闪耀,肌肤雪白挺立的五官美得如同洋娃娃。

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的人?

"自己再想什么呢?"狸子沐摇掉自己不可实际的想法,谩骂道:“我现在受伤了,这医药费总是要赔的,还有我的外卖,全部坏掉了,这些都是要赔的,小孩你的家人在哪里?”

顾凌然抬头看向二楼,两个熟悉的身影在窗边晃动,传来了重重充满磁性的男中音:“抓住他!”

“原来不止害我了,还害了其他人,你这小孩怎么这么没教养呢?”

狸子沐紧紧抓住顾凌然欲逃跑的手。

手腕上的力道,在黑暗无形之中,顾凌然似乎感觉到千千万万只这种骇人的手抓向自己,心里莫名的开始悸动和恐慌。

“放…放开我!”

顾凌然的声音微弱,声色充满了惧怕之意。

“你,怎么了?”

狸子沐无形之中被这样的表情吓到,无意识的询问出口,恰此呆愣间顾凌然一把挣脱开了狸子沐的手。

“我让你抓住他没听到吗?”

狸子沐愣了两秒,看着眼前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人,墨金色的头发往后微扬,露出那张混血般的脸,深蓝色的眼眸暗晦,如波涛深不见底。

无缘无故被责骂,心里一团的火:“你谁啊?!他弄翻了我的车,外卖也坏掉了,我现在受了伤,是你来赔我精神损失费和医药费?”

顾景然不耐烦的拿出钱包,随意翻出就是一沓人民纸币:“这些够了吗?”

狸子沐莫名的看着眼前多出来的一沓钱,整整一万元,这是他要工作两个多月而且不吃不喝才挣得起的工资了。

钱很重要,不过,他那不屑鄙视的眼神却看得他莫名的窝火,有钱了不起吗?

等他有钱了,他会盖个大房子娶个美美媳妇,然后媳妇喜欢什么都买给她,才不会像这种践踏别人尊严的人。

刚刚推起的电动车,突然又被按压砸在他的脚背上,他吃痛的大怒道:“这次又是谁?”

只见眼前多了一名矮了大半个肩头的女人,她衣着华丽,仅一件白裙加身就美得如同精灵。

苏佳颖执起狸子沐的手:“年轻人,孩子们都不懂事你就不要往心里去,阿姨这里有钱,给你一些赔偿,你好好的去看看。”

说着顾母又拿出一张银行卡:“里面有三万元,秘密是六个零。”

狸子沐愣了愣,今天是什么日子?财运旺旺的。

顾凌然睁着大大的眼睛机警的看着母亲和顾景然。

双手被长长的袖子交叉缠绕在长椅上。

他咬了咬粉嫩的下嘴角,声音细微道:“妈,放开我,我没有生病,我想回学校。”

苏佳颖满是心疼的抱住自己的儿子,轻拍顾凌然的脊背:“乖了凌然,我们接受医生的治疗好不好?”

顾凌然是她和前夫的孩子,再认识顾家以后,顾家完全不介意凌然的存在而视如己出。

顾景然深沉的眼波转了转,发出富有磁性的中高音:“到我的学院来吧,这样我也方便照看凌然。”

苏佳颖似被点醒,这个却是个不错的办法。

顾凌然惊恐的全身颤抖,发出身体所有的声音:“不!我不去!我才念高中,他是大学!”

恐惧爬满了顾凌然整个大脑,他也不知道为何如此忌惮着自己的哥哥,仿佛哥哥是天生的王者,每看一眼都令他害怕。

“哥哥是董事长,再说过两年你也要毕业,毕业以后也要去哥哥的大学。”苏佳颖急急的解释。

他的哥哥是奇才,三岁识别所有大小文字及奥数体,七岁小学毕业了,十三四岁念完了大学所有课本,汇通九门语言,十五六岁的时候就接受了学院董事长的职位,父亲还有一半多以上的股权都让给了哥哥。

一家人如同都被哥哥蛊惑,哥哥无论说什么大家都是站在他的位置。

苏佳颖正欲开口顾景然笑了,眼波流转,深沉的如漩涡,即便一眼仿佛都会被危险的带进去,兴感的薄唇轻启:“你不愿离开是因为你的女朋友?”

顾凌然大惊失色,怒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他几乎要跳了起来,血液沸腾,直觉告诉他并不是什么好事。

从小到大的他没有喜欢的东西,因为即便出现哥哥下一秒就会令它消失,好不容易有了喜欢的人,哥哥做了什么?

顾景然面如止水,微皱的俊眉带着一丝不喜,下意识靠近顾凌然亲耳告诉他,谁知顾凌然竭尽全身的力气怒斥道:“你别过来,你要是再过来我今天就死在医院。”

讨厌被人触碰,尤其那人是哥哥。

顾景然一愣,深蓝色的眼眸了染上了一抹刺痛,磁性的语气带了哀伤:“你以为是我做的?”

顾景然在顾凌然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的信任感,甚至连家人的一分感情也没有。

"两兄弟的关系并不是这样的?"

苏佳颖内心深处有说不尽的痛楚。

小的时候,顾凌然很黏着哥哥顾景然的,现在什么都变了……

顾景然几分头疼的捏了捏神经:“你的女朋友怀孕了,那个男的是个富二代。”

一叠暗黄色的档案出现在顾凌然的长凳上。

顾凌然本就孱弱的身体颤了颤,嘴角被自己咬的雪白也不肯松开,随着他的动作长椅也开始来来回回晃悠。

“凌然?”

试探一声无果,顾景然知道他又开始犯病了,害怕的大声呼喊道:“医生!快来个医生!”

透过医院的玻璃门口,顾凌然早已注射了镇定剂安静的熟睡,顾景然站在门口良久,眸中流光辗转五味陈杂翻腾而起,最后重重的一拳打在了墙壁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