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演好哥哥的日常》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 扮演好哥哥的日常

扮演好哥哥的日常

编辑:杨不寻 2019-04-12 17:21:01

扮演好哥哥的日常

《扮演好哥哥的日常》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扮演好哥哥的日常 即可阅读全文

《扮演好哥哥的日常》小说简介

扮演好哥哥的日常是由杨不寻书写的一部耽美小说,【耽美】【1V1】【双洁】【轻松】逗比直男哥哥对女装大佬弟弟的无限宠爱。然而弟弟并没有看上去那么乖。在弟弟的诱兄小把戏面前完全没有抵抗力的哥哥只能缴械投降。宠弟爱弟,是一个哥哥的必备修养。~~~~~~~~~~~~~~~~~~~~~~~~读者群:853863992

精彩章节试读:

“爸。”唐瑜推开包房门进来,看见老唐身边坐着的笑容亲切的女人,又跟着叫了声:“彭阿姨。”

“欸!”彭阿姨赶紧站了起来,“小唐快来坐阿姨旁边。”

这次吃饭是为了明天老唐和彭阿姨领证的事,本来唐瑜想订个好点的饭店,可老唐电话里说彭阿姨坚持她来张罗。

结果不尽唐瑜的意,饭店不够档次,但是包房里倒装潢的比较温馨,看着也干净。

还能凑合。

唐瑜笑笑,走过老唐身边时顺手把他嘴里的烟抢下来按在烟灰缸里。

“哎,这小子。”老唐啧了一下,“天天把你爹管的大气都不敢出。”

彭阿姨拉着唐瑜的手让他坐下,很热情的拍着唐瑜的手背对老唐说:“有这么关心你健康的儿子,高兴都来不及,你还发牢骚,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唐瑜很不自在的被彭阿姨握着手,心里读了个秒。

一二三四五。

“抽烟对身体一点好处都没有,不过今天高兴,你儿子陪你喝两杯还是可以的。红酒吧,彭阿姨也喝两杯,偶尔喝点酒还是有好处的。”唐瑜借着说话把手从阿姨手里抽出来,正好包房敞开的门外面路过一个服务生。

“服务员!”唐瑜喊了一声。

这服务员往包房瞥了一眼,嚣张而不耐烦的眼神让唐瑜不太舒服。

“妈。”服务员进门往墙上一靠,从兜里摸了包烟出来取出一根叼在嘴上。

唐瑜心想我什么时候换性别提辈分了?那边彭阿姨却开了口。

“嗯,儿子啊,这位是你唐叔叔,这是唐叔叔的儿子,唐瑜。”彭阿姨再次站起来,用“请”的手势给服务员介绍。

“哦。”服务员视线扫过老唐,停在了唐瑜脸上,勾了勾左边的嘴角,“服务员来了啊,您有什么指示?”

“这孩子。”彭阿姨快速走到彭予身边推着他到老唐跟前,老唐已经从椅子里站了起来笑着说:“这就是彭予吗?”

“是啊彭予在这饭店工作,我不是跟你说过的嘛。”彭阿姨又拽了老唐一把,让俩人面对面站着。

“叫人啊!”彭阿姨拍了彭予后背一把。

唐瑜起身站在老唐身后,带着笑不动声色审视了彭予一遍。

形象倒是不错,跟彭阿姨不怎么像,估计长相随他爸。体型比较瘦长,白衬衣黑裤子外面挂着个墨绿色的套头围裙,腰上的系带松垮垮的都耷拉到胯上了。

在审视彭予的同时,唐瑜也感受到了彭予对他的审视。相比较之下,唐瑜自认为他的目光还算收敛客气而有礼貌的,彭予眼神更加直接,带有侵略性,挑衅,还有点不屑。

缺管少教。这四个字划过唐瑜脑海时,他看了一眼彭阿姨。彭阿姨捏着彭予的袖子,眼睛里的急切让唐瑜都有点不忍心看,可彭予却还是固执的盯着“哥哥”。

这位弟弟还真是擅长把场面搞到大家都很尴尬。

老唐看彭予不跟他打对眼有点慌神,他弯腰拿起手包从里面取出个很厚的红包,“这是叔的一点小意思,见面礼。彭予你拿着。”

唐瑜跟彭阿姨不是第一次见面,上个月初见的时候他也收了彭阿姨的见面红包。当时还推辞了几下,在彭阿姨再三坚持下,唐瑜才把红包揣进自己包里。

看彭予这一脸龙傲天的架势,唐瑜以为彭予可能会不收这个红包。

可彭予画风一变嘿嘿笑起来,接了红包不说,还伸长两条胳膊给了老唐一个拥抱,把下巴架在老唐肩上看着后面唐瑜的眼睛,说了个:“谢谢唐叔叔!”

???

这是玩什么变脸的特技么?唐瑜看见彭予露出的虎牙怔了一下。

“不客气,乖孩子。”老唐拍着彭予的背,“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跟叔不用这么客气。”

结束了亲切而友好的拥抱,唐瑜已经恢复笑容,绕开老唐朝彭予伸出右手,“不好意思啊,不知道是你。我是唐瑜。”

“彭予。”这人先是看了看唐瑜的手,之后才伸手跟他快速握了一下马上分开,他抬起眼皮看唐瑜,样子又有点龙傲天的说:“我是不是该叫你一声哥?”

“应该比你大点儿吧,叫名字也行,咱们小辈之间不用太客气。”唐瑜不太清楚彭予的年纪,虽然看着不大,但既然工作了应该也小不到哪去。

“我下个月生日。”彭予又吸了口烟,“下个月满十九。”

“……十九?”唐瑜摁住自己心里想把他的烟抢下来的念头,清清嗓子,“那我确实比你大。”

“是啊看得出来。”彭予冲唐瑜伸出手,“改口红包呢?”

“小予!”彭阿姨本来都回到椅子里坐下了,听见彭予要红包又站了起来。

唐瑜和彭予一起看着彭阿姨,一起回了个:“啊?”

“这……我叫小予……小……啊,小唐的小名也是小瑜是吧?”彭阿姨好像有点忘了自己站起来是准备干什么了。

“嗯我妈会这么叫,误会了。”唐瑜对彭阿姨笑笑,转眼看彭予,“叫你呢。”

“干嘛?”彭予不耐烦的弯腰把烟蒂在烟缸里熄掉。

“你怎么能这么没礼貌,妈昨天怎么跟你说的?”彭阿姨反应过来之后流露出不悦。

“没事的阿姨。”唐瑜拿出手机打开二维码,“扫一下加个好友,我来得急没准备,给你发个微信红包吧。”

“小唐真的不用,小予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彭阿姨又要走过来。

彭予冲自己老妈一挥手,“什么开玩笑?我现在很认真。”

一句话把彭阿姨定在椅子旁边,进退两难。

“阿姨这应该的,是我没考虑周全。以后彭予就是我弟弟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唐瑜笑着低头在手机上持续按了一阵。

连发十个两百的红包过去,彭予嘿嘿一乐,伸手就要跟唐瑜拥抱。

唐瑜背对着两位长辈抬手在彭予凑过来的胸口戳了一指头阻止了这次亲密接触,又抬手在彭予头上揉了一把,“叫哥。”

“咳。”彭予咳了一下,“哥。”

“乖。”

拍一下彭予胳膊,唐瑜回到彭阿姨身边坐下后说:“彭予你去拿瓶红酒来,一起喝点儿。”

收了唐姓父子红包的彭予态度不再狂傲,笑嘻嘻溜达出包房时还给带上了门。

“哎。”彭阿姨叹了口气,“小予没规矩,小唐你别往心里去。这孩子以前跟他爸过,养了一身的恶习,现在已经改掉不少了,可还是……”

唐瑜笑着提起茶壶给彭阿姨添了茶水,“阿姨您别这么说,我觉得彭予是没把我和我爸当外人才这么放松,这是好事,对吧?”

“我看就是这么回事。”老唐附和着,“淑涵你别老瞎想,我看着小儿子就特别好,形象多棒,以后咱们跟亲戚朋友聚会,把俩儿子一起带上,哎哟不行了我一想到那个画面就觉得太有面子了!咱们怎么能有这么帅的俩儿子!”

彭阿姨被老唐夸张的样子逗的笑了一阵,很快又叹口气。

“阿姨。”唐瑜看着彭阿姨的眼睛,“不管您有什么担心的事,在我爸和我这你都可以放心。您跟我爸往后一起生活,不管有什么样的困难,遇到什么样的事,首先我们两个男人会扛着。彭予现在还小,再长大点会懂事的。”

彭阿姨闭了闭眼,再睁眼看唐瑜时眼里闪烁着感动,“小唐你真是太让阿姨踏实了。”

对阿姨笑过,唐瑜手机响了,他站起来跟老爸和阿姨打了招呼,接了电话走到饭店走廊尽头没人走动的窗口。

“你什么时候结束啊?”陆弢声音里夹杂着乱哄哄的声音,“我这再过一个小时差不多可以走了,我是去接你,还是PUB见?”

“来接我,我要先跟我爸喝点儿。”唐瑜说到这冷笑了一下,“还有我弟,一起喝点儿。”

“你弟?”陆弢愣了两秒,“哦,就你阿姨家儿子是吧,今天见着了?是比你小吧,上回你说这事我算着你阿姨的年纪就觉着她儿子应该比你小点儿。”

“小挺多的。”唐瑜啧了一下,“看着有点闹心。”

“哇真那么丑啊?”陆弢笑起来,“颜值低你确实不太能忍哈?”

“上学的年纪跑出来打工。”唐瑜又啧了一下,“反正看着不太省心。”

“你一个卖创意的。”陆弢继续笑,“操着卖航母的心。他省不省心你管他呢,只要不影响你爸和你,就让他折腾去呗。”

“也是啊。”唐瑜也笑了,“我爸不是去年年初刚动过手术么,他不能受气。我就希望他日子能过的太平一点,其他的其实都没所谓。”

“那不就得了,你弟跟你爸一起住么?”

“不知道啊,没问呢。最好别一起住吧,年纪也不算小了,自己出去租个房子也花不了几个钱。”

“听意思他要是没钱,你打算帮他付房租啊?”

“啊,我爸那个性格,难道我还让他天天惦记着怎么讨好新来的儿子吗?我作为亲儿子都没敢给我爸添麻烦呢,他凭什么啊?”

“欸你小点声。”陆弢说,“又不是我跟你抢爸爸。”

“操,你敢吗?”

“不敢,我胆儿小。哎你这个恋父情结还有药能治治吗?”

“你他妈才恋父。”唐瑜骂着,“不扯了,让我爸等时间长了不好。我给你发个定位,你别来太早,我得跟我爸吃完饭才能走。”

“行行,你说什么都行。”

挂了电话唐瑜给陆弢发了个定位信息,顺手点开了朋友圈。

最新一条居然是刚才加的彭予发的。

文字:哥哥,你好。

图片是唐瑜站在窗口打电话的身影,窗外夕阳金黄,唐瑜的身体轮廓被光晕的有点模糊,走廊地上拉出了长长的一个人影。

……

慢慢回过头,唐瑜看见了不远处斜靠在墙上抱着瓶红酒对着他笑的彭予。

不知道彭予听见多少,看他朋友圈发布时间,再看一下跟陆弢的通话时间,唐瑜觉着彭予应该是全听见了。

对长辈缺乏礼貌,还偷听别人打电话,果然是缺管少教。

回包房一小段路跟彭予并肩走着,唐瑜的余光里能看见彭予微微低着头微笑的样子,以及……

“换了身儿衣服?”唐瑜偏过头看着彭予。

彭予也微微侧头看他,“嗯。”

“下班儿了啊?”

“没有。”彭予说完笑出一排牙来,左侧独一虎牙很抢眼,“我刚跟老板说不干了。”

唐瑜停下脚,“怎么说不干就不干了?”

“哎,本来工资就少。”彭予又走出去两步才停下回头,“反正做服务员也没什么前途。”

“那也不能这么随心所欲吧?”唐瑜蹙了蹙眉,“你才十九,不去上学,可不是就只能先做这样的工作,等经验积累起来,自己开个店什么的。”

“啊。”彭予意义不明的应了一声,应完又笑了两声,“哎哟,你真是我哥。”

唐瑜清了下嗓子,好像确实管的有点多。

对长辈没礼貌,偷听人打电话,工作没有责任心。缺管少教啊,啧。

继续往前走到包房门口,彭予低声说:“放寒假了。”

“什么?”唐瑜没明白。

“我没不上学,虽然不是什么好学校吧。就是,放寒假了,我打个工辞个职什么的。不用把我想的那么不堪。”

“我没有……”唐瑜觉得今天嗓子动不动就不舒服可能是要感冒,他又清清嗓子,“我就是……”

“嗯你是我哥,关心我来着。”彭予帮他补充完了。

“啊。”唐瑜很违心的点了点头。

“你挺擅长操心的,刚认识就准备给我规划一下人生。”彭予看着他。

唐瑜跟他对着沉默了几秒,很不情愿的抬手在彭予肩上一拍,郑重其事的说:“你是我弟。”

“哈哈~哎哟。”彭予笑着打开包房门,把唐瑜轻轻推了进去。

陆弢是在一个半小时之后到的饭店。

唐瑜带着老唐、彭阿姨和彭予一起上了陆弢的车。

“叔叔阿姨好!”陆弢坐在驾驶位上回过头,轮到跟彭予问好时这厮非常机智的说:“弟弟好!”

唐瑜在副驾位置系着安全带笑了,“你弟弟么?”

“你弟不就是我弟,对吧叔叔阿姨?”陆弢自来熟的行云流水。

“是啊,你俩穿一条裤子长大,你干脆也管我叫爸爸算了。”老唐还挺喜欢跟陆弢逗的,“淑涵,这是唐瑜的发小,叫陆弢。”

“哎哟,你看,小陆你好。”彭阿姨赶紧打开自己的小皮包掏出个红包递过去,“这是阿姨一点见面礼,收着啊。”

“谢谢阿姨!我叔叔真是好福气,阿姨您真漂亮,要不是知道今天唐瑜跟您一起吃饭,我都想管您叫姐姐了。”陆弢伸手拿过红包,眼珠子一转,又把红包递给彭予,“弟弟,这你收着,哥的一点儿小意思。”

“欸?”彭淑涵愣了一下,“不用不用,小陆这阿姨给你的。”

“谢谢陆哥。”彭予把红包接下来塞进裤子口袋。

唐瑜在一边看着,觉得拿红包这种事,彭予跟彭淑涵大概从来就没有所谓的默契。

彭淑涵有点不好意思,陆弢倒是挺高兴,跟彭淑涵说:“阿姨,弟弟很英俊啊,比唐瑜帅多了。”

“哎哟这话说的,哪能跟小唐比,小唐多高啊。”彭淑涵说着话看了一眼唐瑜的脸色。

“彭予形象是不错,还是阿姨给遗传的基因好。”唐瑜笑着说完递给陆弢个眼色。

“那咱出发,先送叔叔阿姨回家。完后我再跟唐瑜一起有个应酬。”陆弢接收到唐瑜的意思立马发动汽车挂了档把车开出车库。

“又应酬?”老唐伸胳膊戳了唐瑜一下,“少喝点儿,刚已经喝了不少了。”

“哪就喝了不少了,满共一瓶红酒。”唐瑜说着看了眼陆弢,“你少喝吧,明天送我爸他们去民政局,然后再送去机场。”

“没问题~为叔叔阿姨服务是我的荣幸~”陆弢说。

“哎这怎么好意思呢。”彭淑涵免不了客气。

“没事儿,把他当自己儿子使唤就行,他高兴着呢。”唐瑜对彭淑涵笑笑。

“一瓶红酒都让你和彭予喝了,我和你阿姨都只喝了个杯底。”老唐在后排靠边位置上嘟囔着。

“说起来我还想夸彭予呢。”唐瑜看着后视镜,“酒量挺不错。”

彭予低头玩着手机回了句:“你喝的比较多,我也没喝几口。”

“哈哈!”陆弢很骚的超了个车,“唐瑜酒量其实一般,就是爱喝,拦不住。不过彭予看着不大,是不是还长身体呢?别喝太多啊,影响发育。”

彭予轻轻叹了口气没回话。

有陆弢这一路基本没冷场过,任何话题只要有接不下去的可能,陆弢总能掺和着继续说下去。

到了地方,老唐跟彭淑涵下了车,彭予坐着没动,彭淑涵只跟彭予交代早点休息后就跟老唐走了。

再次把车开上路,陆弢问彭予的地址,彭予报了个Hot Pistols。

“……”陆弢跟唐瑜对看了一眼,“出去浪还带弟弟一起?你爸跟阿姨不对你展开男女混合双打么?”

唐瑜啧了一下,“扯淡!”

然后他回过头盯着彭予,“我们晚上去那儿是有局,你去凑什么热闹?”

“你们也去?”彭予拿着手机抬头,眼睛里有点惊讶,“这么巧么?”

“难道不是你听见我跟陆弢打电话说要去,你才这么说的?”唐瑜声音有点冷,“你没跟阿姨一起搬我爸那儿住是吧,那你住什么地方,我们先送你回去。”

“你打电话自己说了什么记不住?”彭予有点无奈,“我当然不会跟你爸一起住,想什么呢?”

“咱们电话里没提Hot Pistols的名字。”陆弢也提醒着。

唐瑜没搭理陆弢继续盯着彭予看,“你去Hot Pistols干什么?你一个放假的学生,跑那种地方干什么去?”

“哥。”彭予锁了手机揣口袋里,挺无力似的说:“我去打工。”

“打什么工?那地方乱不乱,你去打工?”唐瑜蹙起眉。

“唐瑜,过了啊。彭予成年了吧,你想想咱们成年之后什么不干?他又不是去玩儿,打工是正当理由。”陆弢伸手拍拍唐瑜的胳膊。

“正什么当?”唐瑜拍掉陆弢的手,指着彭予,“咱们家不差你打工那点儿钱,老实回家待着。没事干就多学习多读书,你敢出去鬼混,小心我……”

“小心什么?”彭予坐直了,头往前脑门距离唐瑜手指尖不到一厘米距离,“你还想打断我的腿吗?”

唐瑜狠话没能放出来,陆弢一个人独角戏一样圆场也难以力挽狂澜。

车停在Hot Pistols门口,泊车的人接了陆弢的钥匙把车开走,彭予没说什么低着头先往里走。

“不像话。”唐瑜对着彭予的背影音量不低。

陆弢等彭予进到里面才过来用肩膀顶了一下唐瑜,“才一天,你这哥哥架子就端起来了,让人小孩儿怎么想?”

“我管他怎么想!反正进了我们家的门,就不能胡闹!”唐瑜气的又狠狠剜了陆弢一眼。

“我觉得吧,咱们今天晚上就是浪来的,虽然是为了庆祝公司注册流程告结,可真没跟什么正经人约。一会儿要是让彭予看见咱们闹腾,怕是要颠覆你正经人的形象。”

“操?”唐瑜愣了,“换地方?”

“也行,我通知一下……”陆弢拿出手机。

可彭予还在里面,万一他有个什么事,明天老爸他们还要出去蜜月旅行岂不是会受影响?

唐瑜按住陆弢的手,“算了不换,就这儿。”

Hot Pistols是个喜欢搞主题之夜的酒吧,变着花样搞各种舞台表演吸引顾客。唐瑜和陆弢都是这里的常客,但唐瑜记忆里在这酒吧从来没见过彭予。

城市并不很大,彭阿姨的长相唐瑜还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可彭予实在是面生,就像是从外地突然来到这个城市的人,就连彭予说话的口音都跟唐瑜他们不太一样。

陆弢订的位置是离舞台最近的一圈环形软沙发位,有两个朋友已经到了,看见陆弢跟唐瑜来都站起来招呼着。

唐瑜大概跟几个哥们儿撞个拳拍个肩笑着说两句后就开始四下张望。

彭予人呢?来打什么工?服务员?还是冷餐吧的后厨?难道去门口做泊车小弟?

这酒吧他妈为什么这么大?光线为什么这么暗?找个人都他妈很不方便!

“欸唐瑜,你弟多大啊?”陆弢坐在沙发里踢一下唐瑜的脚。

“你打听这个干吗?”唐瑜坐下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问问啊,我算算他能不能再窜窜个头比你高出一截。”

“十九,还长?”唐瑜推一把陆弢,“里头去点儿,我快掉地上了。”

“十九吗?那还是有机会的,我不是长到二十三四才固定身高么。”

“不是。”唐瑜眯眼看着陆弢,“你对我弟有什么企图?要不你先跟我说说,我尽量给你留个全尸?”

“你看。”陆弢跟另一边的顾凯说,“控制欲,保护欲,各种欲。现在信了没?”

顾凯端酒跟陆弢碰碰,“以前真没看出来啊,才刚认的弟弟,这么上心。这是要往好哥哥的人设上靠拢么?”

“谁知道他。”陆弢干了一杯,“有个弟弟整个人都不正常了。”

“要是个妹妹我还能理解。”对面儿沙发里的刘政说。

“对啊。我们小学的时候,唐瑜满地打滚想要个妹妹,被他爸狠揍了一顿才消停。欸?”陆弢又转过头看着唐瑜,“要不让你爸跟你阿姨努努力,说不定还真能有个妹妹。”

唐瑜对陆弢比了个中指,“滚。”

几个人哈哈乐了一会儿,舞台一圈灯光亮起,三个女服务生一人抱了个发光字的牌子绕着舞台展示。

唐瑜离得近本来就能看得清牌子上的字,可陆弢非要盯着字念一遍。

“舞娘神圣,不可侵犯。请理性观赏,谢谢。这什么鬼?以前也没见过这架势。”陆弢说。

“噱头吧,你看见上面三根钢管没?”刘政说。

“啊,钢管舞娘?”陆弢嗤笑着说,“神圣个屁啊。”

“看看颜值和身材,要是不行,我一会儿准备好掀桌子,你们都配合一下。”顾凯抖了两下二郎腿。

“你敢掀桌子,不怕方寅把你碎尸万段?”唐瑜拿杯子跟顾凯碰一下,“他开这个店,你是他铁子,天天没事干就来砸场。玩儿的就是心跳?”

舞台处一圈亮光暗了下去,三道聚光灯照亮了三根钢管。舞台边缘的凹槽里开始定向朝钢管处喷雾。

“操又喷这个!”唐瑜赶紧跳起来到对面顾凯旁边坐下,“这味儿,受不了。”

“有味儿么?”顾凯嗅了嗅,“没有吧。没有这个雾激光打不出效果。对了,我带了个口罩要不你挡一下?”

“拿来!”唐瑜伸手。

“我本来准备防个雾霾什么的,算了送你。”顾凯把装在袋子里的黑色口罩递过去。

唐瑜赶紧拆开戴起来,舒服的叹了口气,嘴上却挤兑,“防雾霾你不买3M的,这种凹造型用的黑口罩能防个屁。”

“那我现在趁热给你放个屁你试试能不能防住?”顾凯说着就要撅屁股。

“滚开!”唐瑜抬脚在顾凯屁股上踹出个鞋底印。

“嘿出来了!背光卧槽,方寅真可以。就这效果,我站上去也是仙女下凡!”陆弢激动的指着舞台。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到了舞台上。

追光灯和从舞娘背后照来的光,打的三个步姿曼妙的舞娘身材格外惹眼。领头的舞娘踩着恨天高,唐瑜乐着说:“那女的腿长大概等于刘政的身高。”

“卧槽?”刘政蹦了起来转了一圈,“我一米七八好么?”

“坐下操别挡着!”离舞台远点的观众怒吼起来。

刘政赶紧坐下,再看一眼烟雾里领舞的女人,“操这腿是真的长破天际啊!”

“胸小了点儿。”唐瑜掀起口罩露出嘴抿了口酒。

“人家瘦啊,你见过几个姑娘又瘦胸又大的?”顾凯说完把手指头插嘴里吹了个响亮的口哨。

整个场子里口哨声,起哄声这就乱了。

“等等!穿什么衣服啊!脱啊!”陆弢对着舞台喝倒彩。

就见雾气里舞娘身后各上来一个人送了半透的纱衣,舞娘们划出兰花指,把穿纱衣的动作演绎的比脱衣服还带劲。

一直都没有播放的音乐声突然响起了前奏。

唐瑜一愣,“琵琶行?”

“操国风啊!这个厉害了嘿!国风钢管舞!”陆弢嗨的沙发都快兜不住他的屁股了,恨不能冲上台去共舞一样。

又是突然之间,舞台正上方的风扇转了起来。

烟雾迅速被吹散。

三个舞娘这才被人们看清真容。不,也不能说是真容,为首的舞娘戴着黑色蕾丝的面纱,后面两个舞娘则是妆容完全盖过了长相。

她们都是里面穿弹力蕾丝的紧身吊带和热裤外面罩着古风的纱制长衣,区别只有颜色。领舞的舞娘黑色调,后面两个都是白色。

当三人一起摆出个含蓄婉约两手手腕在身侧交错的兰花手造型时,正好到了副歌的部分。

【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

舞娘的纱衣衣袂纷飞,长发随风飞扬,腰肢随着乐曲如水蛇一般扭动,四肢舒展、弯曲、手掌柔弱无骨的翻转,指尖勾挑之间尽显女性的柔美妖娆。

其中为首的舞娘胳膊腿都长的摄魂夺魄,举手投足之间让人根本转不开视线。

【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戏曲与通俗结合的唱腔是正当红的一首歌,副歌唱了两遍,场子里的很多人都跟着嚎唱着。

“啦啦更坐弹一曲,啦啦啦啦琵琶行!琵琶行!!”顾凯在唐瑜身边五音大概只找到一个音那么吼着,“啦啦啦啦啦良久立!却坐啦啦啦弦转急!”

“你他妈!”唐瑜拍了顾凯脑袋一巴掌,笑的快喷了,“啦啦个屁啊!”

“操!!!”顾凯突然像是被人踩着尾巴了转头拉唐瑜,“快快!人舞娘找你互动呢!快上去!这他妈好事怎么掉你头上了日啊!我想去啊!”

唐瑜往台上一看,后面的白衣舞娘还在扭着,黑调领舞的舞娘却已经站在了台边,朝唐瑜伸出了右手。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