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情敌爱上》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 被情敌爱上

被情敌爱上

编辑:北门九爷 2019-04-12 17:20:51

被情敌爱上

《被情敌爱上》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被情敌爱上 即可阅读全文

《被情敌爱上》小说简介

被情敌爱上是由北门九爷书写的一部耽美小说,高中的时候方晡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跟一个男人共度一生,至少高三之前是完全没有这种想法的。可偏偏后来阴差阳错,他不光跟一个男人在一起了,还沦陷了一颗心,产生要共度一生的想法。可惜后来阻碍太多,方晡不得不不告而别,再见也只能装作从未爱过的模样。“方晡,我考上了!你要去的学校我考上!以后我们又可以……”“我们分手吧!”“什……什么?”“我没有去那所学校,其实我一直都觉得我们不合适,别再继续荒唐下去了,我们……好聚好散。”“好聚好散?方晡,原来你这么狠心的。”男人看着自己手里已经被挂断的电话,久久不语。而他也不知道,电话对面的人,早已经抱着手机哭的撕心裂肺。

精彩章节试读:

初春的阳光看着很暖,但照在身上,却没有一丝暖意,齐项扬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站在别墅的天台上,任由冷风迎面吹来。

“喂?干什么?”

手机上显示着来电人的姓名,是齐项扬的父亲——齐镜海。

“这就是你跟爸爸说话的态度?”

“有事说事!”

手机里短暂的沉默,又传来若有若无的叹息。

“回家一趟。”

“为什么?”

“你以为是我要你回来?是你爷爷的命令。”

齐镜海面对儿子恶劣的态度,心里不由也感到很窝火。

“…我知道了,半个小时。”

对于当兵的爷爷,齐项扬从小就有些畏惧,在整个家里,他也只听他爷爷的话。

齐项扬将手机塞进兜里,回到卧房随便拿了件外套穿上,便出了门。

“开门!”

他是个很讲时间的人,半个小时后,齐项扬准时的到了门口,给齐镜海发了条短信,便靠在车门上抽烟。

“进来吧!你爷爷在楼上等你。”

齐镜海迎了出来,却躲避着齐项扬的目光,他的目光太过犀利,也同样的让他觉得心虚。

齐项扬径直越过自己的父亲,或者说再没有正眼瞧齐镜海。

“哥…”

“林晶,我什么时候多了个妹妹?”

很漂亮的女孩子,可是齐项扬一看到她,就觉得恶心,他躲过林晶要接外套的手,随手将外套丢在了沙发上。

“项扬…”

齐镜海的脸色有些难看,林晶胆怯的退了一步,身后是她的母亲林静秋,也是齐项扬名义上的后母,虽然齐项扬从来没有承认过,但法律上证实,这个女人是他父亲合法的妻子。

“嘁!”

齐项扬冷冷的看了林静秋一眼,就是这个女人,害死了他的母亲,随后又在他母亲死后不到半年,成为了齐家的女主人,还带着林晶这个私生女。

“爷爷。”

“进来吧!”

书房里传来苍老的声音,齐项扬推开门走了进去。

“您怎么突然回来了?”

齐项扬的语气很尊敬,也是对爷爷齐岙的崇敬。

“我也不想回来,你父亲已经让我彻底失望了,你讨厌这里,我也好不到哪去。”

齐岙的语气像是在感叹,又像是无奈。

“这次回来有两件事,一是告诉你,我要去英国养老。”

“是威廉尔先生的邀请?”

“是的,还可以尝到三十年前,他亲手酿制的葡萄酒。”

说到这个,齐岙有些兴奋,满是皱纹的脸上,也有了神采。

“那祝贺爷爷了,第二件事呢?”

“你要转学了,恒泽中学,本省的第一高校,一开学你就可以就读。”

“手续已经办好了?”

齐项扬轻微的皱着眉头,显然是不理解齐岙的做法。

“嗯,不愿意?那是离这帮人最远的地方,并且他不会去烦你。”

“没有,爷爷做主就好。”

齐项扬知道老爷子指的是谁,能离远点也好,对于齐镜海,他确实没有什么舍不得的。

“扶我下去吧!军区有专车在等!咳咳…”

“嗯,进门的时候有看到。”

齐项扬小心的扶着他,齐岙一路颤颤巍巍的走着,直到出了门,爷孙两也很有默契的,没有甩给齐镜海一个眼神。

“齐老!”

车上下来的人,齐项扬并不认识,齐岙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

“这是新来的小陈,小杨不久前退役了。”

“你好!”

齐项扬将齐岙的手交给小陈,朝他打了个招呼。

“你好!”

小陈把齐岙小心翼翼的扶上车,这才规规矩矩的朝齐项扬,行了个军礼。

看着军区的车渐渐远去,齐项扬的脸色,又继续变得冰冷,转身回去拿起了外套。

“项扬,今天不留在家里吗?”

林静秋的声音从他后面响声,齐项扬当做没听到一般,上了车扬长而去。

一条龙:“太子爷,你不是开玩笑吧?”

太子爷:“不是,我爷爷手续都办好了。”

大袁方:“那咱得弄个欢送会!”

天天见:“必须得有!”

一条龙:“太子爷,你同意不?”

太子爷:“没问题,我请客!”

老三:“太子爷要请客!!”

五重高楼:“号外号外!太子爷请客!”

……

……

太子爷:“龙胜酒吧,七点到场!”

一条龙:“赞!不见不散!”

……

……

齐项扬看着一条条的回复,难得的牵起一抹笑,退出了QQ,倒在床上闭目养神。

“项扬!”

“凌祺,是你啊!”

揉了揉依旧有些疲惫的双眼,齐项扬还是认出了手机里的声音。

“你真的要来恒泽了?”

“嗯,你也知道消息了?”

凌祺是跟他一起长大的兄弟,现在就在恒泽,要是硬在恒泽找出一个吸引齐项扬的地方,大概就是凌祺在那吧!

“我爸告诉我的,你忘了?他可是恒泽最大的股东,既然你要来了,那我们很快就可以,一起大杀四方了!”

“顺便也让我看看,你小子有没有长进。”

齐项扬毫不客气给对方泼了一盆冷水,不管是什么,凌祺面对齐项扬,似乎都只有输的份。

不想多说废话,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齐项扬说了一句‘有时间再聊’,便挂了。

龙胜酒吧

里面的人玩的热火朝天,有两个混混一样的人蹲在门口,一看到齐项扬,立马就迎了上去。

“太子爷!”

“龙辉他们呢?”

“就在里面。”

说话的是之前在群里的‘老三’,另一个就是‘五重高楼’,大家都叫他老五,两人是这一带,出了名的混混。

“太子爷!”

‘一条龙’龙辉,还有那个‘大袁方’袁方,‘天天见’何豹,几个人异口同声,脸上一个大大的笑容。

“嘁,臭小子!”

桌上已经有了好几个空酒瓶,齐项扬坐了下来,让人上了瓶八二年的拉菲,来了欢送会的人,每个都往死了的喝,度过了一个疯狂的夜晚。

“该死的!”

齐项扬狠狠的甩了甩头,天知道他是喝了多少酒,都一整天了,头还是那么疼。

强撑着爬起来,去浴室冲掉满身酒气,却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居然发烧了。”

体温计上显示是三十九度,齐项扬无奈的去找药。

“……没有啊。”

经过一阵翻箱倒柜后,齐项扬并没有找到他需要的药,只好从特质的名片夹里,拿出一张名片来。

“康医生吗?我是齐项扬,麻烦你帮我开一点退烧药……嗯,要送过来……对,没办法出门……”

没多久,别墅响声门铃声,齐项扬强忍着不适,打开了门,一个穿着一般的女孩子,看上去很清新。

“你好,请问你是齐项扬先生吗?我叫乐悠,来送药的!”

“请进…”

话音未落,齐项扬已经晕倒了,乐悠手足无措的接住他,费力的将他移到沙发上。

“齐先生?你还好吗?看来烧的有点严重了。”

乐悠轻轻的拍了拍齐项扬的脸,见他没反应,从怀里拿出随身携带的体温计,小心的放进了他的嘴里。

细心的照顾,让齐项扬慢慢的有些好转,并且醒了过来,乐悠让他用了次药。

“谢谢你。”

“不客气,既然你醒了,那我也该回去了。”

乐悠扬起一抹甜甜的笑,拿起旁边的包,齐项扬朝她点点头。

“呵呵,看着还挺好,可惜,一路货色。”

第二天他便恢复了精神,昨天的什么乐悠也忘到了脑后,为了防止复发,齐项扬又吃了一顿药。三十九度就晕倒,他还是感觉自己弱爆了。

时间不紧不慢的过着,齐镜海也没有来打扰他,在开学前十天的时候,他收到了齐岙发过来的邮件,齐岙已经出发去了英国,邮件里叫他早点去恒泽报到,也有很多关心的话语。

总体来说,恒泽的环境还算不错,随处可见修剪整齐的绿化带,各类不同的树木在人行道两旁排列着,齐项扬漫无目的的走着,双手随意的插在口袋里,嘴里叼着烟,从他身边走过的男生都不由自主的绕开,仿佛他是什么洪水猛兽。

只隔了一条绿化带的另一条过道上,很多小女生偷偷的观察他,时不时的偷笑两声,齐项扬视而不见的走着,嘴里的烟抽的差不多了,就随手扔在地上,用脚踩了踩。

“哎,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

齐项扬帮忙扶住了女生差点掉下去的课本,虽然心里不高兴被人撞到,但他还是礼貌的回答了女生的话。

“咦,是你啊!没想到在这里能看到你!”

乐悠一抬头就看到那张熟悉的脸,顿时高兴的笑了。

“我们认识?”

“你可能是忘了,我是乐悠,就是之前帮你送药去家里的那个人。”

乐悠的脸色飘过一丝尴尬,但她很快又重新扬起笑容,高兴的跟他解释。

“哦。”

齐项扬对乐悠说的全没有印象,也懒得去想,他觉得记没记住都没有关系,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乐悠听到他的回答,还以为齐项扬已经想了起来。

“那你感冒全好了吧?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会在这里?”

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齐项扬只觉得这个女生有点烦,他们很熟吗?问这么多干嘛?他在哪里还需要告诉别人?但他也不好平白无故的说难听的话,勉强的点了一下头。

“我还有事,如果你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就先走了。”

说完,齐项扬就率先离开了,乐悠尴尬的在原地站了一会,随后便朝目的地的方向走去。

走了没多远,乐悠就被几个突然窜出来的小女生吓了一跳。

“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是你们呐!吓死我了!交代什么啊?”

原来那几个小女生,都是平时跟乐悠玩的很好的女孩子,刚刚她跟齐项扬说话的那一幕,正巧被他她们看了个正着,这一会就抱着玩闹的心思来逗乐悠了。

“啧啧,还能有什么呀!就刚刚那个男生,听说叫什么齐项扬的,你们好像认识呀?老实交代,是不是有奸情?”

几个小女生坏坏的笑着,然后挡住乐悠的路不让她过去。乐悠被她们闹红了脸,只好解释道:

“也没什么啦!就是之前给他往家里送过药,哎呀,你们别闹了!我还要把这个课堂作业给雷老师送过去呢!”

“哟哟哟,还害羞了。果然有奸情啊!”

乐悠把这件事说的含糊不清,几个小女生都以为,他们不但认识,而且关系也很好,乐悠推开她们走开了,几个小女生笑了一会,就手拉手去了小商店。

待人都走远了之后,从不远处的一棵大树背后,走出一个皮肤白净,******,看起来很文静的男生来,他的手紧抠着树干上的树皮。

“那个人是谁啊?乐悠好像…喜欢他吧!”

男生叫方晡,跟乐悠是同乡,可以说是青梅竹马,长时间的相处,让方晡慢慢喜欢上了这个女孩,但是乐悠却只是把他当做一个很好的哥哥,有些怯懦的方晡,因为这个缘故,便也不敢跟乐悠表明心意,只能在背后偷偷的嫉妒那些被乐悠产生好感的男生。

一番挣扎,方晡决定鼓起勇气,去查一下,刚刚能让乐悠这么高兴的和他说话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齐项扬在原来的地方是太子爷,到了这里自然也差不到哪去,不到一天,他就知道有两个人在打听他,至于为什么是两个人,除了把他当做情敌的方晡,自然另一个就是想知道为什么齐项扬会出现在这里的乐悠了。

“有意思,不知道他为什么打听我?”

齐项扬手上拿着一份学生资料,名字那一栏写的正是方晡,双腿随意的搭在茶几上,眼睛的余光扫过照片上看起来很腼腆的男孩。

“对啊!谁知道他怎么会打听你,你要不要自己去问问?”

凌祺半开玩笑的说道,他知道齐项扬是不会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去花心思的。

“这个办法不错。”

“对啊……你还真打算去啊?”

“为什么不?”

齐项扬轻笑着看了一眼对方,凌祺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离开房间,门啪的一声关上,一旁“学生会会议室”的招牌被震的一抖。

不得不说方晡隐藏的太好了,在这个学校里,压根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方晡居然喜欢乐悠,果有人知道大概只会嘲笑他吧!一个男孩子长的那么娘气,根本让女生感觉不到安全感,而且,学校里很多比他小的女孩,还常常把他当弟弟来照顾,每次他都被弄的面红耳赤。

“小晡?喂!小晡,姐姐叫你呢!”

“啊?”

方晡看着突然出现的女生,表情有些茫然,女生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让他忍不住缩了一下脖子。

“我都叫你好几声了,怎么才反应过来?”

“……走神了”

“走着路也走神,就不怕掉下水道?”

“……”

方晡看了一下四周,心想这学校里哪里有没盖盖子的下水道?女孩性格很活跃,说起话来没完没了的,就算方晡只是简单的说两句,她也可以很高兴的说下去。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走神呢!”

女孩突然一把抓住方晡的手,方晡被她的举动又吓了一跳,有些无奈的把她的手挪开,这一惊一乍性子还真是……

“没什么啦!只是不知不觉就走神了。”

“好咯!我看你是不愿意告诉我吧?算了,也不勉强你啦!这样吧!你得补偿我,请我吃东西吧!”

“……其实,你主要的目的,是想让我请你吃东西吧!”

“真聪明!”

女孩拍了拍他的脸,装作遗憾的脸也变得眉开眼笑,提溜着方晡一路到了商店,狠狠的敲诈了方晡一笔。走的时候还被她在脸上掐了一下,疼的方晡龇牙咧嘴的。

“真是的,明明小屁孩一个……”

“你是方晡吧?”

“是啊!你们是……”

“带走!”

“哎!你们…唔……”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