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了一条恶龙》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 救了一条恶龙

救了一条恶龙

编辑:小傲君 2019-04-12 17:20:47

救了一条恶龙

《救了一条恶龙》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救了一条恶龙 即可阅读全文

《救了一条恶龙》小说简介

救了一条恶龙是由小傲君书写的一部耽美小说,这世间可有让元清仙君记挂在心的人和事?无!真无,还是假无?真无!那我呢?你记不记挂?元清仙君还未回答,只见身侧人化作一条黑龙飞上云霄。南风玉,你若不记挂我,我便唤风雨淹了你的员峤山。PS:网站给做的封面实在太不符合我的文了,然后我情绪激动自己做了封面,自我感觉很满意

精彩章节试读:

南风玉是个神仙,仙龄不算大,但也不小,住于员峤山中,有一个自己精心装饰的小院子。

初登此山时,他瞧见那院子内的一小块地上,长满了白色的彼岸花,很是美丽,于是他便在花丛中幻化出一个亭子,叫做彼岸亭。

这个院子里面住着两个仙童,一个叫微秋,一个叫星冬,微秋内敛,星冬活泼。

那日天朗气清,南风玉坐在亭中喝茶。

前些日子,花神过来做客,与南风玉坐在这亭子里聊了很久,临走时送了他一棵茶树。

那棵茶树在她掌中浮起,恍若一处天地,淡蓝色灵气犹如缥缈的雾气罩包裹着,茶树翠绿盎然,有淡青色的灵云蕴绕,根系之下缺扎在她掌中一片浩瀚的星云之上。

花神道:“此茶树赠与你。”

茶香之气扑鼻而来,南风玉这性子是怎么都拒绝不了,忙收下,种于后山之上。

不过花神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句话,她说:“仙君可听说近日凡间有一妖孽横行,天上的神仙派下去不少,却没有一个能把那妖孽抓住,天帝可是头疼的要命。”

南风玉把那包茶树交给了微秋,令他下去将茶树种下。

“花神的茶树叶,小仙定会细细品尝。”

“你啊!总是这样,好像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你记在心上。”花神的眼中多了一丝无奈。

南风玉见她裙摆浮起,连忙道:“小仙恭送花神。”随后,花神便随着风飘远了。

南风玉走到院子的门边站着,望着山外云雾缭绕。

忽然间云层中一个黑影闪过,快的让人几乎捉不到轨迹,南风玉眯着眼睛,朝云层微微一笑,宛若微风拂过,吹散了浮动的云层。

“仙君。”星冬跑了过来。

南风玉没有回答,像是沉浸在了自己的小世界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仙君,仙石有反应。”

所谓仙石,乃是聚集仙气的石头,天地灵石凡妖魔者接近,都会让其纯粹的仙气,受到污染,影响整座山的灵气。

南风玉自然是不得不管。

仙石的纯白灵气中夹杂着一丝黑色的灵气,南风玉蹲在周围仔细的检查了一翻后,对星冬说道:“你去看看微秋的茶煮好了没,若是煮好了,就再让她做些点心过来。”

“仙君,你何时喜欢吃点心了?”

南风玉有些尴尬的咳了咳道:“本仙君只是想念凡间的味道了,你且去做。”

“是,仙君。”星冬走后,南风玉走到一处坐下,手掌一推,一股纯白的灵力注入仙石之中,那黑色的灵气逐渐开始消散。

南风玉抹了抹额头的汗珠,声音轻缓的说道:“小妖出来吧。”

这仙山的一草一木,南风玉再熟悉不过了,只要有一个陌生的生物出现,南风玉便会是第一个差觉到,所以这才支开星冬。

随后就看见一条浑身漆黑的小蛇慢慢的移动了过来,这蛇长得与普通的蛇不一样,毕竟南风玉还没见过头上长角的蛇。

“你倒是会找地方,知道我员峤山清净,躲到这来疗伤了。”

那小蛇很是虚弱,缩在那一动不动。

南风玉瞧他那样,心生慈悲,将他藏于袖中,日日为他疗伤。

“仙君——”星冬的声音,几乎穿过整个员峤山。

南风玉端着茶杯的手微微颤抖,差点把水弄撒了,他放下杯子,就看见星冬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仙君贪狼星君来找。”

南风玉无奈的摸了摸额头,他就坐在正门,除了花神,总是迎不到神仙,好像他这院子,除了正门之外,处处都是门。

“告诉他,我在这。”南风玉另外倒了一杯茶。

刚倒完,便看见贪狼君走过来,一身深蓝色的长衫,长满了胡渣,不留长,也不刮掉,他说这叫男人味,只是这种男人味,南风玉觉得有点邋遢。

“元清仙君。”贪狼星君走过来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喝茶。”南风玉将茶水推向他。

贪狼星君倒是爽快一口气将杯子里的水喝个干净,南风玉敲着模样怕是也没品出什么味道,便说道:“这茶叶,是前些日子花神送来的茶树所结。”

听到这话,贪狼星君赶忙又倒了一杯,这回仔细的品了一口道:“好茶。”

南风玉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星君今日来此有何事?”

“还不是被凡间那只妖孽给闹的。”

“怎么还没抓到?”

“仙君也听说了,这妖孽厉害的狠,我与众仙家联手,好不容易将他打伤,还没来得及抓住,便叫他逃之夭夭,现在完全没了音讯。”贪狼星君说到此处,懊恼不已。

南风玉听后若有所思,随后将手放下,藏在身前:“那妖孽是什么来头,竟然如此厉害。”

“是龙族。”

“龙族?未曾听说,龙族出了妖孽啊!”

“此龙非彼龙,那条黑龙,乃是烛龙分支后代,其力量不亚于烛龙,若是这族不入魔道,也将会是神族的一股强大力量,先前天帝也派了人,请烛龙一族的人前来帮忙,只是烛龙一族不愿意出山,想来也是不想自相残杀。”

南风玉不语。

贪狼星君坐在亭中,与南风玉倒了不少苦水,临走时还将花神送与他的茶树叶摘了些回去,说是要学着好好品茶。

员峤山的天入了夜。

南风玉躺在床上,那条黑蛇从他的袖子里爬了出来,南风玉缓缓睁开眼睛问道:“你便是贪狼星君口中的黑龙吧。”

小黑蛇缓慢的朝他身上爬去。

南风玉道:“早知道你是那作恶多端的黑龙,我便不救你了。”

“你还是会救我。”突然一个娇媚的声音传来,在他耳边萦绕。

那条黑蛇缠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吹着气。

忽然黑色的烟雾将他笼罩,只见一妙龄女子穿着轻薄的衣服扑在他的身上,纤细的手指,不停的拨动着他的长发:“仙君生的好生俊俏,奴家着实喜欢的不得了。

“下去。”南风玉语气虽然温和,但是这种温和却透着一丝距离。

女子见他不为所动,便识趣的从他身上下来:“仙君着实有心性,竟然不为所动。”

“趁我不想收你之前,快点从我眼前离开。”南风玉语气依旧温和,他闭上眼睛,似乎要睡觉了。

“你不会。”女子走到一旁坐下,微微垂头,眼睛却在看着床上的南风玉。

“我是仙,你的是魔,何来不会之说。”

女子一笑,那声音也极其魅惑,她缓缓道:“你若是真想伤我,那会贪狼星君在时你就可以将我交于他,我伤势未愈,定然是打不过他的,我若被抓,你也少不了好处。“

她说着又起身走到南风玉的身边坐下,微微俯身,握着一缕头发,轻轻的在他脸上划过:“可你没有,元清仙君着实善良呢?奴家真的不忍伤害。”

南风玉睁开眼睛,正好对上她那双得意的眸子,女子看着他的眼睛,显然愣了一下,随后有些慌乱的别开视线。

“我喜欢洁身自好的女人。”南风玉突坐起身子,吓得女子身子后倾,南风玉一把将她搂住,随后莞尔一笑道:“你装的一点也不像女人,你既扮作风尘,又怎会怕我突然靠近。”

女人表情有些怪异,随后便释怀一笑:“果然逃不过仙君法眼,本座法力还未恢复,变化之术果然……”她无奈一笑。

南风玉松开她,坐在床上,一只手落在立起的膝盖上撑着头,饶有兴趣的看着女子。

那起身女子起身一转,刚才那个极其美艳的女子,瞬间化作男子,模样俊俏,眉眼间带着一丝古灵精怪,仿佛他眼睛一转,就能想出坏点子。

男子一笑,朝南风玉拱了拱手道:“仙君,本……我的名字叫做庭泽,日后还多仰仗仙君照拂。”

“照拂谈不上,仙君我既然救了你,自然也不忍再害你性命,你今日起便下山吧,回到人间不要再做恶,我便让他们捉不到你。”

庭泽瞧着他,先是沉默不做声,南风玉正觉着他奇怪时,他突然冲过去抱着南风玉的腿,可怜兮兮的说道:“仙君这是要抛弃奴家了吗?奴家着实不舍,不想离开仙君。”

南风玉脸明显的抽了抽,一向温和的他,却语气大变,怒道:“走开。”

最终庭泽还是没有离开员峤山。

只是他身上有魔气,若有仙家经过定然会察觉,先前他受伤身体虚弱,魔气也没有那么强烈,但是他现在身体愈发的康健,那魔气也越来越重。

微秋捧着一盆花瓣,来到后山的红墙下站着,仰着头望着房顶上躺着的玄衣男子嘴里喊着一片银杏树叶,优哉游哉。

南风玉一向爱美景,所以员峤山上的一切都被他用法力维持着最美的样子,而那红房子的周围被南风玉种满了银杏树,金黄的叶子长久不败,在山间绽放。

微风拂过,金色的叶子落在玄衣男子的脸上,他将叶子拿掉,声音慵懒的说道:“何事?”

“公子,仙君命微秋侍奉公子沐浴。”微秋恭谦的站在红墙之下。

玄衣男子从房顶上坐起来,忽然扬起阵风,吹响了檐下的风铃,红色的丝带随着风飘荡。

“你家仙君真烦人。”微秋不喜不怒,垂着眸恭顺的说道:“公子,我家仙君说了,您身上有魔气,需一日三次用他的准备的花瓣洗澡祛除魔气。”

“就他的花瓣好使,一日三次,我皮都要洗掉了。”

庭泽站起身,立在檐角。

风依旧未停,扬起他的黑发衣角,俊俏的脸上满是不快。

“公子,我家仙君还说了,若是公子不愿意沐浴,就请离开员峤山,若是被别的仙家发现他山中有妖魔,脸上挂不住。”

庭泽听后,只好终身一跃落在地面:“洗,我洗。”

前山的亭子里,南风玉正蹲在白色彼岸花的花海中……除草。

星冬立在一旁委屈巴巴的道:“仙君,那个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你竟然让他留在员峤山中,还……还叫微秋服侍。”

南风玉手里握着一把草,起身丢在外面的篮子里,搓了搓脏兮兮的手道:“你去将他赶走,你若是能将他赶走,我便不挽留他。”

听到南风玉这么说,星冬愣了一下,随后道:“仙君莫不是在诓星冬?”

南风玉微微一笑:“你若是能将他赶走,本仙君便便赏你三百年灵力。”

星冬听后大喜,跑到南风玉面前伸手小指头道:“仙君,拉钩,不准反悔。”

仙君看了看自己脏兮兮的手,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和他拉钩钩。

星冬欢喜的跑开了。

南风玉刚转身,蹲在准备继续采草,就感觉身后传来一股湿漉漉的暖意,他头也不回的说道:“你若是帮我锄草就留下,若是不锄草就走远些。”

果不其然,那股暖意瞬间消散。

庭泽坐在亭子内,喝着南风玉刚刚喝剩下的茶水道:“你好歹也是个仙君,锄草还要亲自动手,这样与山下那些凡人相比有何区别。”

南风玉轻笑:“那你说我该如何锄草?”

“用你的法力,整个员峤山不都是你的嘛,这山间的万物生长湮灭不在你的一念之间。”

庭泽说着趴在桌上睁着那双幽蓝的眼睛,盯着南风玉的侧脸,几缕碎发垂下虚实间,显得更加的飘渺。

“若是不锄草养花,我在这员峤山内,恐怕就只能喝喝茶看看云了。”

南风玉手里又抓了一把杂草,丢在了一旁的竹篮里。

庭泽看着他有些出神,良久才回道:“做神仙有什么好的,无聊至极,不如你与我下山,我带你去人间走走,那里好玩极了。”

听到去人间,南风玉手顿了一下,随后道:“我先前也是凡人,自然明白人间是如何。”

“凡人成仙,那可是极少数,你天缘着实不浅。”

庭泽见他擦了擦汗,便起身从怀里掏出一方帕子递给南风玉,南风玉本想接,但是奈何自己的手太脏了,又将手放下。

庭泽见状,嘴角微扬,亲自给他擦汗:“能叫我亲自为他擦汗的人,天地间可只你一人。”

“多谢。”南风玉转头看着他,视线正好落在他的帕子上,那帕子上面秀了一对鸳鸯,南风玉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你是有心仪之人了吗?”

庭泽摇头:“没啊,怎么了?”

“这帕子上秀的是鸳鸯,若不是定情,又怎会秀这种东西?”

听到南风玉这么说,庭泽脸色变了变:“我还以为是两只鸭子,我才收下的,既是这样那这东西我不要了,送你了。”

说着他粗鲁的将帕子塞进南风玉的胸前,还很仔细的拍了拍他的衣裳,防止帕子露出来。

南风玉暂时也没有手去拿帕子,只好暂且让这个帕子放在身上。

庭泽从花田出来时,见星冬不知从哪跳了出来,手里拿着弹弓,咻咻两个石子飞向庭泽。

虽说庭泽受伤了,可好歹也是活了上万年的黑龙,这个小童子这么简单的石子都躲不过,实在说不下去。

他轻而易举的躲开了石子,却不想在他身后的南风玉刚好站了起来,那两个石子不偏不倚的打中了南风玉的后脑勺,痛的他差点摔倒。

“仙君。”星冬也下了一跳,惶恐的看着他。

庭泽无辜的眨巴这眼睛,看向南风玉,南风玉转过头,一直以来他的表情都是温和淡泊的,这次脸上的情绪有了些变化,似乎是生气,眉头微皱看向星冬:“星冬!”

“不是我,仙君,是他。”说着星冬连忙将弹弓扔向庭泽。

好巧不巧的,庭泽没反应过来,把弹弓接住了。

南风玉视线转向庭泽,庭泽赶忙把弹弓扔掉,举起手:“我没有拿。”

星冬见状,委屈的瘪了瘪嘴,没有把庭泽赶走,还打了元清仙君,不说三百年灵力了,不挨罚就不错了,他越想越委屈,转过身边跑边捂着脸大哭:“微秋——”

那哀嚎声惊散了员峤山顶的飞禽。

庭泽弯下身子捡起地上的弹弓,把玩着说道:“我的手下,可没人敢这么对我。”

“他还是个孩子。”南风玉将手洗干净后,坐在了亭子里。

庭泽将弹弓放在桌上:“这东西应该是凡间的吧。”南风玉看了一眼有些年岁的弹弓道:“恩,我从凡间带上来的,许久没碰过了,竟叫星冬给翻了出来。”

庭泽打量着弹弓:“这东西不错。”说着弹弓进了自己的手里,随后又进了自己的袖中,最后整个从南风玉的眼前消失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