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宠:总裁的秘密情人》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 囚宠:总裁的秘密情人

囚宠:总裁的秘密情人

编辑:双木蓝 2019-04-09 06:00:33

囚宠:总裁的秘密情人

《囚宠:总裁的秘密情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囚宠:总裁的秘密情人 即可阅读全文

《囚宠:总裁的秘密情人》小说简介

囚宠:总裁的秘密情人是由双木蓝书写的一部浪漫青春,他年轻优秀,有一个经商的父亲,学业优秀,前途光明。却在青春年少时爱上了她,默默守护多年。她,普通平凡,在寂寞的城市来往。那年夏夜的缠绵,他们开始了一个荒唐的赌局,怎知倾尽爱意后,谁都不是赢家!

精彩章节试读:

初秋的夜色不比冬至落的爽快,倒像是行脚的蜗牛,叫人苦等。“树树秋声,山山寒色”,时令未到,吟来有强愁之嫌;想芙蓉千朵,兰蕙缘渠,又不免留驻过往,不肯移步今宵。Chun秋代序,这夹缝里的尴尬却不愿能省则省,幸而古人多是应“节”而生,许多故事便也草草带过。

明月千载,一番风雨一番凉。“三十年”前的月光,如今又淡薄了许多,和着微风、蛩鸣一律进不得窗。窗叶上的徘徊也并不安稳,流银的月色输与五彩恣肆的霓虹,在这个时段再平常没有。

明洁站在窗边,眼见着一番厮杀,那月色偏安一隅,毫无中州做主的气象,想来历史现前,欺负自己。瞧得气闷,索Xing大开天窗。水质的月色,时而缱绻温柔,时而剑气森冷,这一招引水疏航,不外穷途时候开了“**”,顿时声势大开,哗啦啦逼面而来,震颤得灯光一闪,黑影幢幢。

明洁看得舒心,凛凛然有转圜历史,错步古今的骄傲。曼目流观,见夜色已经洇开,宝蓝色的天,几点疏星,浮一弯粹银似的狼牙。“毕竟初生,气候未成”——想来这之前输与生冷强硬的霓虹,也是应该,少年得志,未必为幸——只是今夜的月色,必得错过了。流连了一眼,她转到门边,轻启了一道缝,往外窥探。

万里长城永不倒。还是那人、那城,纵横开阖,攻守循法,厮杀也是惨烈。因了夜色,新上了灯。树脂刻花的欧式吊灯,灯架像虬结的树根,烦絮交横,亚麻色、金箔嵌底,橘色玲珑的灯罩里透出一抹凄黄。明洁,望过去,注意到这凄黄只专注于其中一人——戴太太的脸上。以她站点,那脸便像是一幅色调不匀且雾湿了的油画,怵目惊心。

那戴太太已是这里的常客。昔时她探听到儿子安澜中意一位女生,本来早恋一向为师长杜绝,列为“三禁”,横加打击。安澜学途顺利,向为翘首,她与丈夫略加商议,都觉不可因小失大,误了前途,自此对儿子生活、心理倍加敏感。难的是高考将近,安澜学业紧张,早出晚归,丈夫生意如日中天,也是Cao劳异常,无心他顾,自己不愿叫人瞧的矮了,也担了一份家持,所以一家三口,竟少有聚头,再者,她担心弄巧成拙,添了儿子心理上的负累。几十年的处世经验明了了一点:只有家人是真爱你的!她想儿子懂事,自觉暂时无法报偿父母,只得以成绩见事,以明其心,看来自己Cao神劳累也都被看在眼里的。她不愿自己的猜疑也给看了去,影响母子感情。正踌躇不下,班主任忽来拜访。以安澜的成绩,清华也不无可能,此类学生本就多受关注。长远来说,发迹了也是师从某某,受了某某教化,这无疑是条好广告;说得近些,老师也指着这么些人多拿奖金。因此必得细细栽培,时时关照。

戴先生从商多年,为人老道,几个任课老师都受过恩惠,偏班主任一人无意拉拢。按他说这人爪子老长,师德倒没剩下多少,把学生作一批高价小白鼠培养,没有行市的便分配到后面,爱听不听,并不时挤兑,尤其长于逢迎,手眼通天,大批投诉书状都压得下来。戴先生当年也曾有意执教,只因双亲孱弱,其时教师待遇微薄,不足养家养病,才不得不下海,以赀家用。如今生活妥当,只对教师的执念依然不改。自己一辈子囫囵着过去了,只希望安澜有所建树。他也曾起过让安澜从教的念头,一来遂了心愿,二来增益门庭,却又怕自己事业无所承继,故而思虑再三,终不表态,只让安澜自选自路。

这般想法,他便把教师当一份神圣纯洁的职业,望而不及。拜访才学之士必是礼数周全,倒不为增进修养,纯粹是为表敬意,也算是“残疾心理”作祟。那些人也都乐于结交这种谦谦有礼之人,多有引为上宾的。他这交际里不乏儒人墨客,两厢对比,便把这班主任的人格鄙视到脚底,轻易不与往来。他夫妇二人有工作为由,倒不至让人误会是刻意怠慢。

那班主任挑了戴先生公务最忙而戴太太偏巧在家的日子前来拜访。上班族的行程比钟表还精准规律,戴先生执掌企业,只能加勤加勉,遑论随意翘班!戴太太听他说巧了,还怕走了空呢,心里已经起了三分戒备,料想哪有如此简单,只怕自己夫妇的行程他都编排得出。言下却不敢失了和气,让进屋来,茶点伺候着。戴太太毕竟老练,他似乎也急于表功,三两句话就交了底。戴太太知道他是卖消息来的,但这消息不见眉目,不知他是克斤扣两,另有所图,还是真的不知详细。她不能轻易许以好处,只搪塞道:“此事关系重大,谢谢先生前来相告,我们这里感激,却不敢牵累先生,更不敢污了先生美名,但仍不情先生多多关照,这里定尽心意,以表寸心。”回去的路上,他两条腿兴奋的颤抖,心想能污了先生的除了铜臭还能是什么?本来此事只是饵料,消息也确是不见端倪,倒真没法牵累他遭人嫉恨,但她既然暗许,想来是以为自己掌握更多,诱他吐实。他急利攻心,不察现代人尤其擅长“精神消费”,“定尽心意,以表寸心”一语也可解作“心不盈寸,薄礼如此,已是极致。”

戴太太在家确是把他从脚底又看矮了三寸。依他的话,安澜确是Chun心萌动,只不知道对象是谁。戴太太既虚许了好处,想必他会尽力,有班主任天天监察,以为耳目,确是省了不少功夫,却又担心这厮学人说书唱戏,逢着高潮,“请听下回分解”,这样太过被动,于己大为不利,所以这边也加紧暗中盘查,只差请了私家侦探彻夜跟踪。

这消息不见眉目也是确有隐情。安澜为人精明,知道同学中也有老师安插的耳目——这种手段他爸百试不爽,“以民攻民”,一面暗探“民情”,一面施以爱斯基摩人训狗之法,一人富而天下贫,富人会理所当然的消失,合作关系自不会走漏了。他久受熏陶,自然知晓,故而行事不示喜怒,只一副书呆形象摆在桌上。兼之他颇得乃父偷税漏税之风,长于地下经营,往往城坚堡固,面上仍是夯土一片。

班主任纵是百般用心,一月下来,也是毫无所获。安澜成绩还是一如既往的出色,想抽他口风也没有由头。没有战果,自不能涎着脸去讨好处,气急之下,利火倒减了不少,哀叹着写道:“斯人夜光之璧,莹莹不染纤尘,逍遥浊世之外,睥睨天地之间,此Xing足矣!深海寻珠,因势乘便,然吾于驴背寻驴,何若愚顽至此!”俨然觉得至Xing在此,茫然求索,徒增笑耳,言下更有自伤自悔之意。他端详良久,突然发现投笔已久,笔锋倒不见钝化,又洋洋自得起来,抄之又抄,对自己不甚倾倒。

自此,他于安澜的“情事”倒是再不过问了。

戴太太这厢抽丝剥茧,不得要领,班主任那里又再无消息过来,她只道是被他看穿,故意延宕,好赚她上门。她这里愁极,竟反成“虱多不痒,债多不愁”之态,既无门路,索Xing活得潇洒,加之安澜学业不辍,她也放心,便不再审慎,只当此事空Xue来风。这么一想,她本人乐得自在,闲暇时便来这里打牌消遣,顺道把班主任又鄙视三分,鄙视到泥土里,发芽窒死,再不相关。

她今天穿一件烟灰色翻领针织衫,胸口至小腹处斜斜的绣一朵莲花。外套随手搁在了沙发上——她一向随遇而安。她仍暗自着恼,满柜子明黄、苍绿、浅紫,叫明太太电话催逼,匆忙中竟胡乱套了烟灰,这种沉沦的色调,总让人顿生涉步中年的寂寞惶恐之感,虽然这该是十几年前担心的事了。

这都得怨明太太!这么想着,不禁睨了一眼坐在对面的明太太。这个丹凤眼、吊梢眉的女人,淡妆未褪,一袭米色套装,显是工作装束,可恶竟也穿得出风骚的身段。她本能的起了三分妒意,因阴恻恻的笑道:“最近秋铭气色可不大好,做医生的人,却不知爱惜自己的身子。”

明太太眼见她沉默了一晚,却突然拿话将她,心想这女人的心思真不见底的,撤销防事,和平谈判到了中途,指不定后方已被狂轰乱炸,桌面上却还听她撒娇似的腔子:“你猜你猜,我为什么炸你?”

她一时思索不透,戴太太又挂着关心的幌子,不好放她冷场,笑了一笑,说:“我倒不知有人替我惦记着。”言下仍不动声色的做牌给下手的石太太。

戴太太笑道:“都是姐妹,我说句掏心窝子的话。秋铭那副蜡相,显是在医院里熬干了精血,你也该炖锅鸡卵给他补补,免得叫人知道了,说你不贤惠,倒是我们这班牌友连累了你。”说着向身侧的梁太太递个眼色。

那梁太太便接道:“还是韭菜来得实惠!”她二人自觉搭配默契,同声大笑。梁太太本就富态毕现,坐在那里已是显得逼仄,这一仰一合间,牌桌便跟着一震一震,可怜长城雄踞千古,她却只一刻之功便摧败殆尽。

明太太听她们笑得放肆,为人宾客的本分早忘了干净,且二人言语明白,是奔着自家男人去的,心里不快。这男人搁在家里欺负可以,毕竟家事,况且床头的事,床尾许就和了,但放在外面却是要撑着场面,容不得半点亵渎的。

她这时暗恨遇人不淑,当初家长会上因安澜与明洁故识,双方家长得见,并引为好友。明太太专职保险,尔虞我诈早见得惯了,戴太太是同道不同行,可以把许多私话拿来说。这时懊悔没给自己加道保险,叫人捉了把柄,拿来说笑。

但她心里却也有数,只等她笑完了自己再回敬。

戴太太收了声,面上仍象征Xing的笑着,以标榜这“伟大的胜利”。她施粉浓厚,面目又因紧急集合拖带着丛丛细纹漩涡似的沉到了颊底,余下的脂粉便无处安排,索Xing延宕在面上,一副恋家模样,这模样并不讨好,旁人看来,只觉像黄梅雨季的墙壁,冥冥带雨,并不爽心。

明太太于是笑道:“说起来,前些日子我在菜场倒是碰见了你家公公,哎呦,可瘦的跟猴似的,跟人讲价怕也是拿命作赌本呢。”

戴太太脸上一僵,那层次感不甚分明了,却也便宜了明石两位,瞧上去略为宽慰。

戴太太心下寻思:老鬼自打胃子给切了,靠一段肠头顶着,却干不得粗,吃不得重的。先就量着他的体格,怕也是消不得福的,不给他买补品也是怕冲着他。但在我这吃住,量力也该做些小事,指派他去买菜,也没什么不对……

明太太瞧她面上香吐的气象,已是钦佩,又得自己说话戳着她的软肋,添了些得意,当下笑说:“该得早些看看才是,要不让秋铭给安排一下,自己人也关照些。”

戴太太听她主动示好,只怕还有后招——毕竟这女人她是熟悉了的,只得借坡下驴,先输她一道,徐图再举。于是说:“老头子也做的定期检查,怕劳烦你家秋铭,就去的二院,现下你既然开口,我就先谢过了。”又拉扯别的话题,指着把这不愉快遮掩过去。她这里言语中和蔼了七分,手下牌章也是横气尽消,暗暗示好。

明太太心里冷笑,却只能这样皮里阳秋揶揄她几句,幸而戴太太这人对长辈不甚恭敬是实,却最怕人背后指摘。明太太一面加紧了厌恶戴,一面也小心语言,以免落人口实。

她不接戴的牌,只抬眼看着周遭。米色地板,中式卷草纹墙纸,欧式仿真壁炉,仿古家具,手绘百合的棕灰色调在正中墙壁上缓缓晕开……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