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捉鬼道长》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超级捉鬼道长

超级捉鬼道长

编辑:陈多疑 2019-03-08 11:31:19

超级捉鬼道长

《超级捉鬼道长》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超级捉鬼道长 即可阅读全文

《超级捉鬼道长》小说简介

超级捉鬼道长是由陈多疑书写的一部灵异,道家门徒周凤尘,会画符,会念咒,会轻功,会分身,走出大山闯都市。武林高手、玄学奇人、孤魂野鬼、狐仙蛇怪、僵尸妖祟不断!玄门奇术一出,统统拿下!书友群:553487327

精彩章节试读:

秦岭脚下有个叫“葛家集”的小镇子上,这些天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离奇事件——

剪刀匠葛老二死在了荒郊野外,死的方式很奇怪,光着屁股一丝不挂,上半身倒插在坚硬的黄土里,下半身耷在外面。

被人发现时拽着两条腿怎么拉也拉不上来,后来挖开泥土一看,他脸上还带着死前的笑,那笑容跟色鬼看到绝世美女一样,要多贱有多贱。

这事太奇怪了,说是被人害的吧,葛老二是个老好人,从来不和人结怨,说是自杀吧,他又没什么烦恼,实在没理由,而且这种自杀方式也太有难度了。

最关键的是他脸上那诡异的笑容是怎么回事?

大伙儿琢磨来琢磨去也想不明白,葛老二早年死了老婆,家里没人,就把他儿子从外地喊回来,办了丧事,装进大红棺材给下葬了。

事情过去了六七天后,村西头有个叫葛三怀的汉子半夜起床撒尿,忽然看见葛老二又活过来了,骑了头癞毛驴带着个漂亮女人从他家门前经过,还对他笑了一下,差点把他给吓死,第二天一早到处嚷嚷。

镇上老支书气的够呛,拉住葛三怀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骂,说他散布谣言,胡说八道,但葛三怀指天发誓,说他确实看见了,谁说谎谁特么是孙子!

老支书争不过他,就让人揪着他去看葛老二的坟,这一看怪了!坟上有个洞,里面棺材板被掀开了,葛老二的尸体没了。

这下不得了,闹的镇上人心惶惶,都说葛老二诈尸了,晚上就要来找大伙儿磨剪刀聊天了,越说越邪乎。

老支书带着人围着葛老二的坟头蹲了一圈,一连抽了半包烟,才郁闷说:“这玩意也太吓人了!好端端的尸体怎么没了?”

一个老头说:“这洞不像野狗扒出来的,老二该不是复活了,拐个女人私奔了吧?”

另一个老头争辩说:“胡扯!尸体停了五天才下葬,都发臭招苍蝇了,咱们不是都看见了,怎么复活?”

“这样说来,葛老二真的诈尸了?可是那女人又是怎么回事?”一个老太太哆嗦一下,问旁边眼睛红红的小伙,“你爹生前有相好的没?”

“我上哪知道去!”那小伙嗷唠一嗓子趴在坟头上,“爹啊!”

“别嚎了!”老支书喝道:“你爹都不知跑哪去了,嚎谁呢?”

小伙擦擦眼泪,乖乖的蹲到一旁抽闷烟去了。

这时一个老头感慨道:“要是周道行活着就好了,这事他肯定能弄明白。”

老支书咬咬牙:“找他儿子周凤尘问问看,这小子从小跟着他爹,说不准会些门道。”

老太太满脸尴尬,说:“不太好吧,尘娃子被咱们关了十多天了。”

老支书一瞪眼:“混账就要挨罚,管那么多干什么?”

……

一群人商量好,出了镇子,径直上了镇西的一座矮山,山上有座破庙,老支书凑到门前,透过门缝冲里喊:“尘娃子,干什么呢?”

连喊三声,里面才传来一阵铁链摩擦声,然后一个声音不耐烦的说:“死了!”

老支书一伙人面面相觑,打开房门,露出里面布满蜘蛛网的破房间,最里面供奉着一尊石头神像,神像下用四根铁链子拴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

小伙子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头,长的倒是眉清目秀,但是颠着腿,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显的很不正经。

老支书干笑说:“呦!还发脾气呢?”

小伙冷冷说:“废话!换你被锁在这破庙里十三天,一天只吃三碗面条试试?”

老支书老脸抽了抽,咳嗽一声问道:“尘娃子啊,我问你,你爹周道行生前教过你什么本领没有啊?”

说起周道行这人,附近十里八乡没有不知道的,几十年前他跟着五个知青一起上山下乡来的葛家集,平日里沉默寡言,只知道死干活,看起来非常普通,后来那五个知青陆续返乡,唯独他留了下来,他好像突然之间变了个人,脱下短褂换上道袍,手拿白布番,上写:道家正宗,看风水阴阳宅、驱鬼除妖、算前程命运、吹喇叭。

从此知青周道行没了,镇子上多了个周道长,要问周道长的本事有多大,谁也不知道,只能说是高深莫测,什么闹撞客、走山妖、狐狸成精、野鸡蹲神龛、老人入坟抬不动、小孩啼哭不止……只要他一出手,没有解决不了的。

而他的一些行为,也特别让人不能理解,有房子不住,非要跑到镇外小米山上挖了个洞居住,每逢镇上有老人去世,还总抢着吹唢呐,那一手喇叭吹的真是神乎其神。

周道行终身未娶,十几年前从外面带了一对童男童女回来养,童男就是周凤尘了,这小子从小聪明乖巧,人见人爱,可是五年前周道行病死,第二年他姐姐周玲珑也离家出走后,没人管束,就开始混蛋了,敲寡妇门、挖绝户坟,连支书家那条养了二十多年的大狼狗也让他骟了因此郁郁而终。

反正缺德带冒烟的事,没有他不敢干的,关键滑不溜手,怎么抓都抓不住。

半个月前,他把镇上最漂亮的姑娘巧丽的花内衣偷出来给老母猪穿上了,气的人家姑娘差点寻了短见,老支书气的直骂娘,带着三十多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逮了一天才把他抓住,用四根大铁链栓在了这山神庙里。

这时周凤尘听了老支书的话,一翻白眼:“你问这个干什么?管你什么事?咸吃萝卜淡操心!”

老支书想发火,一想葛老二的事情说不准还要靠他,强忍怒气说:“大伯关你也是没办法,你办的那都不叫人事,不关你能上天去!”

“你们知道个屁!”周凤尘啐了一口,说:“平日里怕吓着你们,我没说,今天我也不瞒你们了,咱们这片地儿风水不好,阴气重,那张寡妇走夜路后面跟了脏东西,我去帮她赶走了,狗只有十五年寿命,那条大狼狗活了二十多年,通灵了,不给它骟了容易出事,还有那巧丽,脑子抽了,大半夜起床照镜子……算了,说了你们也不懂。”

大伙儿眼睛一亮,都来了精神,老支书急忙说:“你真有这种本事?平时没看出来啊!咱们镇子上出怪事了,我跟你说说……”

当下把葛老二的事情说了出来,完事一群人紧张兮兮的盯着周凤尘。

周凤尘收起了吊儿郎当,皱眉说:“葛老二诈尸了?”

一群人连忙说:“对对对!很可能就是诈尸!太吓人了!”

周凤尘想了想说:“这事我能解决,但是……前阵子听说你和兰老太太几个人为了钱,准备把城里的考古队招来挖小米山墓地?这事我不答应!”

老支书和兰老太太对视一眼,挖小米山那事钱都收了,哪能随意改变?说:“你凭什么不答应?那墓地挖了咱们能捞点钱,不挖留着有什么用?”

周凤尘怒了,“我家山洞在上面,那墓是我家祖坟行不行?谁挖别怪老子不客气!”

老支书气哼哼道:“你一家都是外来户,哪来的祖坟,我懒的和你多说,走!”

事情谈岔了道,一群人把葛老二的事情给忘了,急匆匆的出了门。

周凤尘急了,喊道:“先把我松开,葛老二那事邪性,指不定还会出事。”

老支书一群人头也不回的下了山。

……

当天晚上,天一黑下来,镇子上家家户户房门紧闭,后面还用桌椅板凳顶的结结实实,没有一个人敢随意外出。

一夜无话,可是第二天一大早怪事又发生了!

镇东头的葛茂盛失魂落魄的跑到老支书家,说昨晚他起夜找水喝,看见葛老二骑着毛驴带着个漂亮女人从他家门前经过,而葛三怀走在前面给他们牵毛驴绳。

“葛三怀给他们牵毛驴?”

老支书眼屎还没揉干净,一听这话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拍着大腿说:“赶紧去三怀家看看!”

一群人急匆匆的赶往葛三怀家,到了地头发现房门虚掩着,里面有股子血臭,老支书脸色变了,点点头,一个小伙子踢开门,里面立即飘出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大伙儿冲进去一看,脑袋瓜子就嗡了一下。

只见葛三怀穿着个大裤头躺在地上,身上密密麻麻的全是血窟窿眼,跟野兽咬了似的,肠子都露了出来。

而葛三怀的老婆和女儿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老支书年龄大了,受不了这场面,差点吓晕过去。

后面赶过来的兰老太太赶紧让人把镇上诊所的医生请来,看看还有没有救。

医生来了之后,说葛三怀死透了,随后抢救半天把葛三怀的老婆、闺女给弄醒了过来。

娘俩一看葛三怀的尸体,顿时嚎啕大哭,任由老支书怎么问,都一个劲的摇头,说昨晚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

最后葛三怀女儿说了句:肯定是葛老二诈尸来咬的我爹。

消息传出去后,镇上炸了锅,一时间人人自危,都怕被葛老二找上门来,有拖家带口去走亲戚的,还有讲究的烧纸钱磕头、拜菩萨的。

葛三怀的尸体被存放好后,老支书喊老人们开会,说这事太邪门了,昨天葛三怀还说看见了葛老二,没想到改天晚上就被葛老二咬死了,你们说该怎么办?

兰老太太说,葛老二诈尸也不往别地跑,专门祸害咱镇上的人,这也太吓人了!咱们找个法师来作作法事吧。

一个老头说:“这一时半会的去哪找法师去?等法师找来,镇上不知会死多少人!”

老支书愁眉苦脸,说:“要不……还是找尘娃子试试看吧,昨天他挺自信的,这次无论他说什么,咱们都先答应着。”

于是一伙人再次来到镇西的破庙里,把事情说了出来。

周凤尘气的破口大骂:“你们这群草菅人命的混蛋,昨晚把我放出去,就不会出这事。”

老支书叹气说:“尘娃子,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说多了都没用,你要是能办,赶紧给办了。”

说着就要人给周凤尘解开铁链子,周凤尘却拖着铁链子直往后躲,“先说好,小米山墓地的事情怎么处理?”

老支书怒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亲爹又没死在里面,怎么还往这上面说!成成成,不挖!谁来也不让他挖!”

“这还差不多!”周凤尘满意了,任由人把身上的铁链解开。

随着一行人到了老支书家里,周凤尘让老支书把事情原原本本的重新讲一遍。

老支书从怎么发现的葛老二尸体一直到葛三怀死的有多惨,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

周凤尘听的直皱眉头,想了想说:“去看看葛老二死的地方。”

一群人出了镇子,到了发现葛老二尸体的山包,周凤尘盯着地上那个被挖的乱七八糟的洞看了会,点点头。

接着去了葛老二的坟头,看着坟上的窟窿和里面空空的棺材又点点头。

最后到了停放葛三怀尸体的房间,看着葛三怀惨不忍睹的尸体,再次点点头。

回到老支书家里,一群人多少有点振奋,老支书看着咕咚咕咚灌茶水的周凤尘,问:“尘娃子,这事儿你心里有谱了吧?”

周凤尘放下茶杯,揉揉鼻子,也不回老支书的话,却问一旁葛老二的儿子:“大刚,你爹生前有没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大刚摇摇头:“没有吧,我爹那人心挺宽的,我什么时候结婚,他都不管。”

“那他有没有什么糟心事?”周凤尘接着问。

大刚苦着脸说:“我爹没有糟心事,我有,家里存折上的十万块钱只剩下点零头了,那是我们爷俩存了好几年,留着给我娶媳妇用的,不知被我爹花哪里去了,太不应该了。”

周凤尘想了一会,打了个响指,“妥了!”晃悠悠的出了门。

屋里的一群人都懵了,妥了?怎么就妥了?赶紧追上去看看。

周凤尘来到镇东葛茂盛家里,拎着个马扎坐在葛茂盛对面,一个劲的盯着他看。

葛茂盛一家正在吃饭,被镇上的“混世魔王”周凤尘这么一看,都觉得浑身不自在。

葛茂盛放下饭碗,结结巴巴说:“尘、尘娃,你、你老盯着我干什么?家里有什么能玩的你拿去,实在不行……你把饭桌掀了过过瘾?”

周凤尘冷着脸,一句话不说,连跟过来的老支书一伙人都觉得尴尬了。

葛茂盛吃不消了,苦着脸道:“哎呦!周凤尘大爷,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你昨晚看见葛老二他们了?你媳妇、孩子没看见,是吗?”周凤尘问。

葛茂盛脸色煞白的点点头。

周凤尘阴森森的说:“为什么别人看不见,就你和葛三怀看见了?有事不要瞒我,否则后果很严重!”

葛茂盛嗷唠一嗓子跪在地上:“尘娃诶!你爹是法师高人,你肯定也很厉害,救救我吧!我不想死啊!”

老支书一伙人又懵了,葛茂盛这是闹的哪一出?

周凤尘笑了,问:“你是不是骗了葛老二的钱?”

葛茂盛看了眼葛老二的儿子,支支吾吾:“嗯……”

周凤尘点点头:“说说看。”

葛茂盛嚎啕大哭,说道:“上个月初七晚上,葛三怀、我还有葛四水找葛老二打牌,合起伙来抽老千,把他家的钱骗完了!尘娃你救救我吧,葛老二今晚肯定要来咬我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