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鬼王》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茅山鬼王

茅山鬼王

编辑:紫梦幽龙 2019-03-08 11:31:13

茅山鬼王

《茅山鬼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茅山鬼王 即可阅读全文

《茅山鬼王》小说简介

茅山鬼王是由紫梦幽龙书写的一部灵异,【最火爆】手有罗盘判阴阳,一把法剑定乾坤。葛羽,三岁修道,少年大成,会抓鬼、会治病、会看相、会算命,会占卜,最重要的还是会摸骨……妹子,我看你骨骼惊奇,天赋异禀,过来让哥给你摸摸骨,指点迷津。身负洪荒,天赋异禀,玄学五术,样样精通。二十出山,斩妖邪,灭尸煞,斗恶鬼,杀魔头!喝最烈的酒,泡最美的妞,杀最凶的鬼,装最牛的逼。

精彩章节试读:

江城市,正午。

一个二十岁左右,上身白衬衫,下身牛仔裤,脚上却穿着一双黑布鞋的古怪少年,单肩背着个黑色包裹,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行走在市郊老巷子的艳阳下。

他似乎对天上的烈日以及室外超过三十五度的闷热天气毫不在意,一边走,一边还哼着首不知名的小曲。

偶尔有路人擦肩经过的,大多都会好奇地瞅他几眼,也有个别和同伴交头接耳,评论几句并笑上几声。

对于众人的指指点点,少年似乎恍若未觉,继续开心地走啊走啊走的。

当走过一条巷子的拐角,那少年忽然眼前一亮,朝路口西边的一间两层商铺径直走了过去。

那旧铺子正上方的牌子上刻了五个字——陈记棺材铺。

铺子门口摆了几个用假花假草做成的花圈。

“做得不错。”

少年啧啧赞赏了一句,随后走上阶梯,探头朝铺子里张望,屋子里堆满了各种花圈纸人等丧葬用品,琳琅满目。随后他看到一个跪在凳子上,趴在柜台前写作业的大约六七岁的小女孩,便朝她做了个鬼脸,问:“喂,你家大人在吗?”。

“在!”

小女孩被他的鬼脸逗得咯咯一笑,头上两根羊角辫直晃个不停,笑了好半天才扭头朝楼上大声喊:“姨,有客人来了!”

“来了来了!”

从二楼传下来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声音相当好听。

少年倚着铺门,乐呵呵地瞅着一个二十多岁,年轻貌美的少妇从二楼楼梯处小心地爬下来,“客人要买棺材还是花圈?我们可以快递包送。”

“抱歉,我只是路过这里,口渴了,想找您讨口水喝,不知道方不方便?”少年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哦,好的……小兄弟稍等。”

说完,那美妇转身朝一楼里屋进去,那少年却像是等不及了一般,嘴里道了声谢,人却寸步不离地跟了进去。

美妇走进厨房,拿保温茶壶倒了杯热茶,递给少年,嘴里提醒“注意烫。”

少年道了声谢,似乎是渴坏了,只是将茶叶吹了吹,便一口气喝干,交还美妇。

“你还要么?”美妇问。

少年点了点头,当美妇转身又倒时,突然说道:“姑娘你修行不易,为何要化作人形勉强呆在这阳气十足的闹市之中?”

少年话音刚落,那美妇美好的背影忽地一抖,手中茶杯掉落在地,摔了个粉碎。

一股妖气瞬间弥漫在整间厨房。

少年微笑注视着美妇原本白凝脂的颈脖处瞬间长出的白毛以及从手指处生出的利爪,也不惊慌,淡淡道:“还是不要动手了吧?你这狐妖还不到三百年妖力,这大中午的维持化形便已不易了,真要杀人惊动了世俗,多的是有心人来捉你。”

“你究竟是谁?你到底想怎样?”那美妇闻言急向前踏出一步,同时转身,恶狠狠地瞪着少年,露出了嘴里的獠牙。

“我啊?”少年一愣,这才想起了什么,也不去防备那美妇,自顾自地从背后的包裹里半天掏出一块十多厘米长的方形令牌,上面正面刻着一些形状奇怪的古文,边缘有九个小孔,其中七个孔内分别插着一柄古铜小剑。

“茅山七星剑?!”

那美妇看到令牌,顿时惊恐万分,很快恢复了人形,突然“噗通”一下跪在地上,颤声道:“大天师饶命,请恕小妖有眼无珠,没能认出大天师法驾!”

“呃……咳咳……你还是先回答一下我最初的问题吧!”

少年有些尴尬地双手背在身后,学着师傅曾经的样子:“你身上并无血怨之气,可见并未害过人,那为何要化作人形呆在这阳气十足的闹市之中?”

“禀大天师,这户人家的爷爷曾在三十年前救过小妖一命。去年恩人突然病死,只遗下这个自小父母双亡的六岁小女孩周芷无人照顾,因此小妖便化作人形,佯装她亲戚前来照顾,还请法师饶命!”

人乃万灵之长,妖魔们大多喜好通过食人来快速提升修为,因此隐于世间斩妖除魔者也不在少数。如果这个小小年纪便能驾驭茅山七星法剑的天师真要除她,她恐怕连十米远都逃不出去。

少年闻言无语,过了一会才叹了口气,道:“我没说要收你,只是刚才赶路,突然发现附近有妖气,这才赶过来瞧瞧。虽说你只是报恩,没做坏事,可也会有人想要捉你妖身炼你妖丹。所以……我建议你还是赶紧回归山林吧,别耽误了修行。”

美妇面露不忍,道:“可……芷儿无人照料,小妖不想送她去孤儿院。”

“你修为不够,这小妹妹长时间跟你呆在一起,沾染了妖气,早晚也要发病,如此不是长久之计。这样吧,我看她挺有灵性的,倒还适合修行,你带我信物送她上茅山吧!让我师父收她做弟子,将来前途无量。”少年提议道。

美妇面色一喜,旋即犹豫道:“茅山周边行走的得道法师众多……”

“你放心,我给你一张符,一封信,有符在,一个月内就算五钱法师当面撞到,保证也认不出你来!你带孩子尽快将人送到我师傅茅山派的玉晨观尘缘真人那里,然后留在茅山后山安静修行便是,准你一个月见她一次。”

美妇闻言大喜,一连给少年磕了三个头,“多谢大法师指路,小妖胡仙儿感激不尽……”这不由她不兴奋,茅山灵气十足,乃是修行圣地,令天下妖魔嫉妒万分。要不是茅山上天师众多,高手层出不穷,妖魔们早就前去盘踞了。如今她得了天师法旨,修行必将一日千里。

少年摆了摆手,转身走出厨房:“处理好这铺子就抓紧去吧!”

“可否告知恩人法号,仙儿感激不尽……”身后传来胡仙儿的声音。

“我的名字叫葛羽,芷儿今后要多帮师兄在老头子面前说几句好话哦!”那少年笑着凑到周芷面前小声说道。

说罢,在小女孩迷惑不解的目光中,飘然远去。

走出了老远,葛羽突然反应过来,回头看了眼那棺材铺,释然道:“这胡仙儿倒是聪明,将这铺子改建成棺材铺,用大量阴气来掩饰妖气,否则早被人给发现了。”

说着,又重新哼着小曲快步而行,奔上一辆去江城的长途汽车。

葛羽在前往江城市的一路上都很开心,这是他呆在茅山十八年来,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而且是不用跟在师傅身边伺候他老人家的自由行!

也不枉自己辛苦伺候了老头子十多年,如今总算是大发慈悲,说自己修为合格,可以正式踏足江湖见世面,顺便历练一番了。甚至还提签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好工作,具体做啥不知道,只是说手底下能管好几万人!

不是当官,就是开公司,至少也是管学校!

每每分析到这,葛羽心里就美滋滋的。

看来老头子平时吹毛求疵,各种讽刺,其实心里还是挺待见自己的嘛!等回头赚了大钱,回去给他老人家买点好酒好菜孝敬孝敬也是应该的。

而且,这不刚下山,小爷就给他送了个可以代替自己洗衣做饭伺候人的小丫头上去嘛!

葛羽乐呵呵地在车上颠簸了好几小时,等到天快擦黑的时候,终于到了目的地。

葛羽下车,花了半小时来到目的地江城大学,这是华夏春江三角洲最好的一所大学。

“终于到了!”

葛羽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径直朝着校园里面走去,不想刚走到门口,便被一个胖保安给拦了下来。

这个胖保安浑身上下膘肥体壮,勉强抠着一身保安服,由于肚子太大,扣子都快撑开了。他头上的大盖帽也是歪歪斜斜,手里拿着一根橡胶棍,就这样大大咧咧地横在了葛羽的面前。

“你是干啥子的?这个时间外人不准进去!”胖保安警惕地上下打量着葛羽:这小子看样儿倒没什么问题,可一副不伦不类的民工相……不会是想溜进学校偷东西的吧?等会如果他说自己是学生的话,我就让他把学生证拿出来!

“我?我送信的!给你们校长送信。”葛羽也不生气,乐呵呵地从背包里掏出一封信来。

“郁馥贤侄亲启?”那胖保安一看信封顿时乐了,讥笑道:“你个瓜娃子听好了!我家校长姓王,叫王季香,可不是叫啥子郁馥!而且他老人家今年都六十八了,还贤侄?你娃当你爷爷我没读过书哈?这都啥子年代了,还拿这种老古董信封招摇撞骗……笑死你爷爷了……”

“……”葛羽被对方抢白得哑巴了。

很快,从校门口的保安室里又走出来几个保安,全都凑了过来。

当胖保安跟他们说了一下情况之后,其余几个人也跟着哄笑了起来。

葛羽长吁口气,心道没法子,小爷只能发大招了!

想罢,嘴里冷哼一声,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一元大钞,举着冷笑道:“谁借我打个电话,三分钟,这一块钱就归他!”

众保安一愣,随即纷纷哈哈大笑,其中一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道:“朋友,你不会是专业搞笑的吧?”

“你才专业搞笑!你全家都专业搞笑!”葛羽没好气回击道。

说完,咬牙忍痛从裤兜里换出一张十元的来,“十块钱,一分钟!”

那几个保安忍住笑,相互对视一眼,其中一个瘦高个子摸出手机递给葛羽:“怕了你了,得,手机借你打个电话吧,打完没事快走。”

葛羽谢了声,才刚接过手机,那旁边的胖保安已一把把那张十元钱给抓了过去,嘴里笑道:“干啥子不收?天弄么热,等会买几块冰棍大伙凉快一下也是要得!”

葛羽冷哼一声,也不和他一般见识,便拨了一串号码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葛羽对着电话小声道:“我是尘缘真人的徒弟,我到校门口了。”就将电话给挂掉,还给那瘦保安。

那几个保安竖着耳朵听了一下,也没听清楚葛羽说什么。

“电话打完了撒?是不是没人接?赶紧走远点,不要让我们动手。”胖保安不耐烦的说道。

葛羽瘪瘪嘴,悻悻地走到校门口的一边。

没过十分钟,众保安见他还不走,继续交头接耳地说着笑话,其中胖保安还跑去小卖部买了几块冰棍回来大家一起吃。可没过几分钟,其中一人忽然惊道:“你们看,那个不是王校长么?”

众人回头看去,只见穿着短袖的老头正小跑着朝校门口过来,由于天气太热,一边跑还一边擦着脑门上的汗,好像有什么非常要紧的事情一般。

那老头一溜小跑到校门,几个保安一看校长来了,赶紧站到一旁,规规矩矩的齐喊王校长好。

“人呢?刚才是不是有个年轻人在这里打电话?”王校长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焦急的问道。

“呃……”众保安傻了。

“这边!这边!”葛羽远远蹲在墙角阴影里,乐呵呵地朝王校长招手道。

“您就是尘缘真人的徒弟?”王校长一看,脸上顿时一喜,几步跑过去伸出双手握紧葛羽的手,使劲摇晃起来。

依旧傻站在校门口的几个保安一看校长对眼前这个少年如此热情,顿时变了脸色,一个个噤若寒蝉。

葛羽简单跟王校长说了几句,后者便热情的拉着他去校长办公室详谈。

当走到那胖保安身边的时候,葛羽停下脚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胖保安打了个寒颤,很尴尬地从钱包里摸出一张一百的,笑了笑,就赶紧再抽了几张,凑到一起塞到葛羽的手里。

“李贵,刚才怎么回事?”王校长反应过来,眉头一皱,表情严肃地问道。

“我……我……”叫李贵的胖保安哭丧着脸,嘴里结结巴巴想要解释却又不敢解释清楚。

“没什么,还要多谢他刚才借我电话,虽然收了我十块钱。”葛羽笑着解释道。也没必要因为一点小事把人往死里逼吧,如果说出实情,搞不好他工作就没了。

“你小子,真是钻到钱眼里去了!下不为例!”王校长没好气地斥责一句,这事也就过了。

葛羽跟着王校长一边走,一边在校园之中四处扫量,来来往往的有好多美女,青春靓丽,看的眼睛直发亮,心中暗爽,老头子莫非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副校长又或年级主任什么的职务?那以后可要多教导教导这些小妹妹们了,嘿嘿嘿……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