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着魔剑在里诺大陆上闲游》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扛着魔剑在里诺大陆上闲游

扛着魔剑在里诺大陆上闲游

编辑:漠然旅者 2019-03-08 11:30:52

扛着魔剑在里诺大陆上闲游

《扛着魔剑在里诺大陆上闲游》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扛着魔剑在里诺大陆上闲游 即可阅读全文

《扛着魔剑在里诺大陆上闲游》小说简介

扛着魔剑在里诺大陆上闲游是由漠然旅者书写的一部灵异,一位梦想环游世界的雇佣兵,在某天意外得到一把魔剑后,踏上旅途……这趟冒险之旅中,他究竟会遇到怎样的奇幻经历呢?(书友群群号:832396751)

精彩章节试读:

站在一个三明治摊前,一位名为伊恩·索拉特的黑发男子陷入了沉思。

他托着下巴,满脸严肃,似乎在思考什么决定终生命运的大事。而小摊的老板早已一脸不耐烦,用防贼般的眼神死死盯着伊恩,似乎生怕他抓了三明治就跑路。

“我说,你到底买不买?!”

终于,老板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开口质问起来。

“都看了几分钟了,还没选好口味?还是说你根本就没钱?”

“这话说的,太瞧不起人了吧!”伊恩听他如此质疑,顿时觉得受到了轻视,很不开心的指了指自己:“你看仔细了,老哥我像没钱的人吗?”

“……”稍微打量了伊恩一下,老板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像!怎么看都像个穷酸佣兵。”

“我——”一下被戳到痛处,伊恩哑口无言,觉得心灵受到了高达一万点暴击伤害。

没错,他还真是个佣兵。

没钱的那种。

身上穿着套路边摊买的便宜衣服,腰间带着把祖传的破剑。

……还是断的。

上个任务里他不小心把这剑卡在石头缝里,用力一拔就断掉了。

这垃圾质量,亏老爹还一本正经的告诉他这是祖传的宝剑。完全就是块废铁好吗?怕是连地摊货都不如!

因为没有钱买新剑,伊恩还是只能带着它姑且装装样子,给别人造成一种“这家伙貌似有武器”的错觉。

毕竟只要不拔出来,谁知道剑鞘里是把断剑!

“所以你到底买不买?”敲了敲桌面,小贩皱起眉头:“小本生意,不赊账的。”

“当然买了!刚刚我只是在纠结买什么种类而已——选择困难症,懂吧?”咳嗽了一下,伊恩满脸肃然,掏出那个满是裂口的破布钱包,清点起里面深藏不露的资产。

这可不得了,钱包里足足躺着五枚光亮十足、炫彩夺目、象征着无与伦比的财富的帅气硬币!

合起来居然……

居然……

足足有五块钱!

太好了!我还有这么多钱!

那么最贵的三明治多少钱来着?

扫了一圈,伊恩陷入沉思。

三十五块钱。里面有鱼有肉有蛋,还有蟹黄和某种不知道叫啥的奶酪和酱料,看着就牛逼。

这是寻常人所高攀不起的奢适享受,想想就得了。

还差三十块吗……没关系!做人嘛,要求不能太高。刚开始先定个小目标就好。最便宜的三明治多少钱来着?

寒酸的蔬菜三明治:六块。看着就透露出一股贫穷的气息。

……

我有多少钱来着?

又确认了一下钱包里真的只有五块钱,伊恩陷入了比刚刚还要深刻的高端般沉思。

俗话说一块钱难倒英雄汉。

现在饱受社会毒打的伊恩可算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这是什么意思了。

“打个折呗?”指了指蔬菜三明治,伊恩尽量让表情显得充满自信起来,试图和老板达成共识:“你看,早就过了饭点了。五块卖我怎么样?”

当然,老板不悦的白了他一眼,并没有想和他达成共识的样子。

还丢下了这样一句很不客气的讥讽:“穷鬼,买不起滚啊!”

切……

很不爽的就此离开摊位,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没钱的伊恩已经开始在心底暗自盘算了——等自己有钱了要怎么回来打他脸呢?

对了!到时候老子不仅要买三明治给你看,还要买最贵的那个!

只要能接个硬活,我马上就会变得超级有钱。不过谁会雇佣一个只有把断剑的佣兵呢?

为此,必须想办法先弄把武器来……最好是我擅长的长剑,但斧头等等也都能用用。要么搞把新的,要么去铁匠铺花钱把断剑修复一下。

我这破剑,修复价格怕是比重新买把新的都贵。不过要买剑,我这五块钱又肯定连个零头都不够。

一把成色最平凡的长剑,大约要多少钱?

边在喧哗熙攘的街道上踱步,伊恩边陷入了困惑。

因为刚出道没多久,自己活到二十岁以来根本就没买过武器——小刀这类不算。

还是直接找店家问问好了……伊恩想着想着,差点走神撞到一辆正等待载客的马车。而就在他慌忙停步准备拐过有几名醉汉聚众斗殴的街角时,猛然一抬头,正巧发现身边就有家武器店。

那随风摇曳的破木招牌看起来和店门一样脏兮兮的,还一副要散架的样子。真令人担心会不会哪天风大了点直接把它卷飞出一公里去。

轻轻推门而入的瞬间,伊恩的视野便被四处摆设的各式兵器护甲填满,给了他不小的震撼。

刀、剑、斧、匕首、尖头锤、头盔、各种部位的锁甲与板甲……

它们一眼看上去都很朴实无华,或许还有些粗糙。不过,能看得出足够结实耐用、有质量保证。任谁都能看出,这一店铺的实用装备全都是平民负担得起的便宜款式,正适合伊恩这种没什么经济实力的小佣兵。

太好了!

伊恩欣然来到一柄柄长剑面前,开始仔细端详它们的工艺。

算不得什么精心锻造的兵刃,甚至剑锋都有些发钝。可是这点小事磨一磨就能解决了。

最重要的,还是剑身的坚固性。

它们工艺是粗糙了点,没有打磨得多仔细。但看上去,都远比老爹给的那把破剑结实多了。基础的锻造牢固性还是十分让人满意的,属于性价比很高、能用得住的那种武器。

绝不像什么插在石头缝里一拔就断掉的坑爹玩意儿!

那么,要花多少钱才能买到呢?

武器架前并没有标明价码,因此伊恩扭头望向柜台,发现那胖乎乎的老板正对着镜子仔细修剪他那一脸似乎是相当宝贝的大胡子,就跟完全没注意到有客人光顾一般。

这导致佣兵不得不清了清嗓子来引起店家注意,才接着问起长剑的价格。

虽然剑柄、配重球等等都有不同款式差距,但它们都一个价码,全部一枚银币。

也就是一千枚铜币了——伊恩突然想起自己还真的看人拎着一大袋子铜币去抵一枚银币的马鞍钱。

老板数钱差点疯掉:那里面可有从一元到一百元价值不等的铜币,不仅要数清数目,还得看清面额才行。

想想都头大。

好吧,一枚银币……

对于买一把结实的长剑来说,一千铜币的价格还是十分公道的。

伊恩很确定自己家里还有点铜币,但全加起来恐怕也不够四分之一的价钱。

讲讲价吧?

因此,佣兵稍微整理了一下语言,才开口询问能不能分期付款。可马上遭到了老板的摇头拒绝。

他说东西可以给你打个九折,分期付款是绝对不可能的。谁要是给收入不稳定、不知道哪天就会跑路甚至死在什么地方的佣兵分期付费,那这钱是很可能收不上来的,怕亏本。

九折……那也要九百铜币啊?

犹豫起来,伊恩盘算了一下能不能找谁借点钱。但觉得那些不知道称不称得上是朋友的朋友们手头也不宽裕,自己不是很好开口。不如先拿着断剑去接点可能用不上武器的活儿,有了佣金再来。

然而,在准备抱着遗憾扭头离开、盘算着上哪吃点便宜饭菜来慰劳下从早上到下午一点都空空如也的肚子之时,伊恩突然发现眼角余光里扫过了什么异样的光芒。当即惊愕的停步,险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可在真的望向那方向时,光芒却消失了。

那儿除了从窗外照射进来的太阳光外,明明什么发光物都没有。

揉了揉眼睛,伊恩将其归咎为是自己太久没吃东西、饿的眼晕了,因此摇了摇头,接着朝店门外走去。但就在此刻,他再一次察觉到刚刚的方向有光芒传来——而且这次格外清晰,是幽蓝色的冷光。

这次没错了!绝对不是幻觉!

我再怎么饿也不至于把太阳光看成蓝色吧?

意识到光芒肯定是真实存在的,佣兵再次停下脚步,饱含疑虑的缓缓回头。

可目光还没等凝聚于光源,它便瞬间消失殆尽,再度让伊恩看了个空。

到底怎么回事?!

我发誓,刚刚有看到蓝光!

难道我精神出问题了?不可能啊!

有些傻眼,伊恩瞪着那片区域,尝试找出可能是什么东西刚刚在发光。

然而,那里只有一把把长剑而已。什么特殊物件都不存在。

那就邪了门了……

莫非是某把剑被施了魔法,所以才发光?

可这么粗糙的工艺,会有人在这上附魔吗……未免太浪费了吧!此外,就这种一银币一把的破剑,就算附了魔也发挥不出多大效果的。

此时,伊恩瞥了老板一眼,发现他并没有在意自己的样子,便决定凑近些观看。而就在他再次来到武器架之时,突然发现上面陈列的商品已经有哪里不太对劲了。

……

不,这岂止是不太对劲。

是相当诡异才对——那上面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剑?

原本,架子上并列排布着六把无鞘长剑。现在在仍有空位的武器架尽头,多出了一把同样无鞘的武器。

而它的材质观感,完全和那六把粗制武器不同,放在一起违和感巨大。这把剑的剑身似乎是以某种蓝钢打造,上方若隐若现着仿佛是某种魔法徽记般的花纹。十字护手和配重球也都是精致金属所制,完全区别于其他几把武器的粗劣木制品。

尽管它已经没有再次发出蓝色闪光,但从它的蓝色剑身来看,光芒毫无疑问就来自于它了。

现在的问题就是……

这把剑哪来的?

这种武器店里会出现那一看上去就知道很高级的货色,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非要打比喻的话,就像……乞丐里面混进了一个国王!

而且刚刚它绝对没在货架上……否则伊恩是绝不可能看漏的。这东西太显眼了,没看到哪把剑也不会没发现它。

好吧,虽然觉得有点神奇……但真相只有一个!

绝对是老板刚刚才放上去的对吧?只不过动作轻了点,我没听见脚步声罢了!

因此,伊恩立即招呼那胖乎乎的店主,开始验证自己的猜想:“喂,老板!这把剑你刚放上去的?”

“啊?你说什么?”老板的语气充满不解,似乎完全没有理解状况:“哪把剑?”

“装什么傻,当然是这把了!这这这!看清楚没?”皱眉指了指那把蓝色长剑,佣兵觉得老板在把自己当二傻子:“刚刚还发了好几次光!故意等我要走了才偷偷放上去干吗?耍我吗?”

“谁装傻?你指的地方哪有剑?”老板“噌”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好像也有些不悦了:“我说,那几把剑你不是刚问过价格?买不起也没必要这样闹事吧!”

“不是——这把剑你看不到?”一下子像被噎住一般,伊恩瞪大双眼,看了看那把剑,又看了看老板:“就这儿啊!蓝色的……”

“我看是空气剑还差不多!神经病啊你?”老板完全不想听他说完,不耐烦的予以打断:“闹够了吧?快走吧!”

“等等!”发现老板已经不悦的走过来准备送客了,伊恩连忙伸手做了个“等等”的姿势,咬了咬牙,决定最后确认一番:“我真没跟你开玩笑。你数数,这架子上一共几把剑?”

“六把。”叹了口长气,店主看伊恩的表情已经真的跟看智障一样了。

“额……你、你过来一下。”已经瞠目结舌,伊恩又揉了揉眼睛,从头到尾仔细数了一遍,还是确定一共有七把剑、自己眼睛没有坏掉:“碰一下这把剑,你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啊,手往上点!会划到的!”

提醒无可奈何的店主把伸过来的手掌往上抬一抬、避开剑刃后,佣兵眼看着那只手穿透了剑柄,一时间有些怀疑人生。

不会吧?他真的碰不到那把剑!

莫非这确实只是我的幻觉?

可这幻象也未免太真实了吧!

难以置信,伊恩开始有些害怕了。

他觉得这样下去自己可能离疯掉不远了——总在后街游荡的某个疯疯癫癫的老头子,就总是拦住行人,硬是要他们相信他确实看到了什么根本不存在的东西。

也许真的有吧……可谁信呢?

到底是他疯了,还是那东西真的常人看不到?

伊恩头一次发现自己居然开始认真考虑要相信那个疯老头子了。

带着一丝惶恐的也朝剑柄伸出手去,伊恩的心脏开始狂跳不止。

然而指尖传来的,却是冰冷的金属触感,且完全被剑柄的实体所阻挡,丝毫无法像空气一样穿透。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