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出墓》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蛇出墓

蛇出墓

编辑:十全图 2019-03-14 14:36:53

蛇出墓

《蛇出墓》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蛇出墓 即可阅读全文

《蛇出墓》小说简介

蛇出墓是由十全图书写的一部灵异,一只进不了轮回的鬼,改造了一条蛇,成为其守护蛇,与其相伴一千多年。一天,盗墓贼破坏了墓室,使鬼消亡——蛇出墓为鬼报仇。蛇星遇到了种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以为解开了谜团,但更大的谜团笼罩着他。灵异、推理,天地悬疑,解不开的谜团,是否真能寻找到真相?

精彩章节试读:

不是谁都有资格进入轮回。在这座奇怪的墓中,飘荡着这只奇怪的鬼就进不了轮回。

“1、2、3……998……嗯,时间到了。”这是一团蓝色的雾气在数数。

这是一个墓室。

墓顶是椭圆形,平整光滑,看起来就像是个锅盖扣在那里。顶端的最中央有个圆形的像是面镜子的东西,里面有五颗发亮的星星,由一条光线连成五角星,透过镜面,散发着蓝光。墓室很大,四周漆黑,中间垂落下来的蓝光,显得格外清晰,那么妖冶。

蓝光正下方,是一口悬浮着的冰棺,被蓝光映照的蓝粼粼的。冰棺比普通的棺材大了十倍,内部有雾气遮掩,看不清里面是何物?

蓝光穿透冰棺,下方是一把很大的座椅,大的像张双人床,材质是混合金的;座椅靠背,是一块直立的板块,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线路,不时有个红点在线路上闪耀一下。座椅把手上有很多的按钮,不知有什么作用?

座椅上盘着条一米多长的蛇,似是在熟睡。这蛇形似眼睛王蛇,可头上有个凸起的包。在蓝光下,这条蛇是青色的。

数数的雾气幻化成一个古代中年将军的模样,来到座椅旁,兴奋的喊道:“蛇星快醒醒,一甲子时间到了,你该出去了。”

蛇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道:“鬼星,你再让我睡会。”

这雾气是墓中的鬼,名叫鬼星;蛇是鬼的守护蛇,名叫蛇星。蛇星被鬼星一千多年前改造过——开启了灵智,异于常蛇。

“你都睡了十几年了。”鬼星有点不悦,“快给我起来!”

蛇星只好无奈的爬起,问道:“我现在就出去吗?”

“对!”鬼星道,“现在就出去。一定要找到精彩的故事。”

蛇星点了点头,爬向墓中的黑暗——那里有墓的出进口。

鬼星飘到座椅的把手旁,往上面的一个按钮点了一下,一道白光闪过——他知道蛇星出去了,去给他找精彩的故事。

……

鬼星坐在与他身体很不协调的座椅上,不时的看向漆黑的左边,焦急的喃喃道:“蛇星怎么还不会来?这都多少天了?他不会遇到麻烦了吧……”这时,他听到“嘶嘶”的声响。

鬼星欣喜,赶忙到把手上按了一下按钮——白光闪过,蛇星从黑暗中缓缓的爬了过来。

蛇星冲鬼星点了点头,爬到椅子上盘起,闭上眼睛,似是要睡觉。

鬼星看蛇星这盘态度,有点生气,问道:“你就不给我个解释?”

蛇星有点心虚,睁开眼睛,问道:“我给你解释什么”

“我们有约定,你只能出去七天,可你失信了。”

“我就是出去了七天。”

“七天是168个小时,可你晚了一小时。”

“这不能怪我。”蛇星道,“你是按照时间来算的一天,外面是按照日出来算的。”

鬼星想了想,道:“这算说的通。”

蛇星不敢去看鬼星的目光——他怕问起最主要的事情。

“你这次出去找到什么故事了?”鬼星兴奋的说道,“快给我讲讲。”

蛇星吐了吐蛇信子,心想,这是躲不过去了。他就怕蛇星问起这事,因为,他这次没有收获。

鬼星找了个舒适的姿势,要听蛇星讲故事了。他被困在这里已经有一千多年了,每一甲子才让蛇星出去一趟,给他打探消息和找故事。蛇星每次回来,都是他最高兴的时候:好的故事能让他回味一甲子的时间,一甲子不再寂寞。

“日本鬼子投降,华夏胜利。新千年已到,整个华夏国泰民安,蒸蒸日上。”蛇星道。

“太好了!我就知道华夏必胜!”鬼星很高兴,“那该死的日本鬼子,作为鬼,我都羞于他们为伍。”

“那个,那个——”蛇星想找个合适的说法,“那个‘鬼’和你这个鬼不一样。”

“我知道。”鬼星道,“我是真鬼。他那是假鬼,就像是骂人的。”可他突然又感觉不对劲,问道:“为什么这样侮辱鬼呢?”

蛇星连忙解释:“这就是个称呼,称呼而已,和畜生一样的称呼。

蛇星不能不着急,要让一只鬼纠结起问题来,那会一直纠结下去。搞不明白还非要拉着他这条蛇来问,而且一直就问一句:“为什么呢?”……问个上百年,蛇也崩溃了。如:

鬼星曾经纠结过一个问题:男人和女人为什么不同?这个问题问条蛇,你让他怎么回答?最后给的答案是:多俩个,少一根。多一根,少俩个。鬼星才勉强算接受了。

“你继续说。”鬼星催促道。

蛇星硬着头皮,小心的说道:“就这些。”

“嗯。”鬼星下意识的点点头,可突然反应过来,眼睛瞪大,似是不敢相信,问道:“你说什么?”

蛇星心跳加快,他早就意识到了,这次是不好交代。可他也没办法,就只找到了这些。他吐了吐蛇信子,小声的说道:“就这些。因为时间太短,我不能走远。”

“该死,真是该死!”鬼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指着蛇星愤怒的说道:“有个镇子离我们这里不远,你上次回来就打探到很多的信息,很多的故事!”

蛇星刚想反驳,可鬼星不给他机会,“你肯定是在偷懒,肯定是!”

一听“偷懒”,蛇星不愿意了:他辛辛苦苦的打听信息,可回来还受如此羞辱。他把盘好的身体展开,昂起蛇头,盯着鬼星,道:“那是一甲子前的事情了。现在那个镇子早荒废了,连个人影都没有!”他着实感到憋屈:一甲子出去一趟,外面早已物是人非。可鬼星还在想着一甲子前的事情。

“借口,借口!”鬼星伤心的喊道。他就靠着蛇星一甲子时间出去一趟带回来的信息度日,可这次带回来如此的少。他失望,伤心难过,蛇星怎么就不理解呢?

蛇星憋屈坏了,不断的吐着蛇信子,吼道:“那我现在就出去找!这次你不要管我出去多长时间?!”说完,眨眼就消失在座椅上。

鬼星愣愣的看着空空的座椅,半炷香时间才回过神来。他也意识到,这次估计又错怪蛇星了。不过他也不在意,嘴角上扬,自言道:“呵呵,我不放你出去,你能出的去吗?”

鬼星坐在座椅上,气定神闲的等着蛇星。他知道,这蛇就在这黑暗的某个角落里看着他,就越发的自如。

一天时间,蛇星没出现。

鬼星心中想到:“他这次是想让我认错,做梦!”

俩天时间,蛇星没出现。

鬼星心中想到:“他还让我去找他,做梦!”

……

四天时间,蛇星没出现。鬼星坐不住了,因为,这次蛇星生气的时间太长了,以往最多就一俩天时间,可这次都过了96个小时了。

“蛇星怎么还不来道歉?”鬼星自言道,“还是我去找他吧。毕竟我是只高尚的鬼,宽宏大量的鬼,有节操的鬼。”他这么一说,安心的化为一团雾气,飘荡去黑暗寻找鬼星。

“蛇星,你出来吧。”

蛇星没有回话。

“那好吧。这次是我的错,你出来吧。”鬼星道,“这可是我第一次认错。”

依旧没有蛇星的声音。

“呵呵,你不会和玩‘躲猫猫’吧?”鬼星道,“鬼在黑暗中,犹如人在白昼。你也真是够笨的。”

蛇星依旧没有一点声音。

鬼星寻找了蛇星一天,把所以的区域都找过了,可就是不见蛇星的踪影。他这才意识到,蛇星是真的出去了。

“该死!他什么时候?可以自己出去的。”

鬼星一直认为,没有他开启墓室的门,蛇星是出不去的。可首次证明:他错了。

“蛇蛇,你回来,你回来啊!”鬼星哭喊道,“我真的不生气了,以后也不骂你了!只要你回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鬼星终于不喊了。他明白,蛇星是真的出走了。不知什么时候归来?

就在鬼星苦苦的等待一个月时间后,有一车队,通过玉门关,进入“马迷途”的道上,离他的墓地已不足十里之地。

这里荒凉,地形复杂:沼泽遍地、沟壑纵横、杂草丛生……甚少有人来此。远远的望去,在沙尘飞扬中,只有这只车队。

这车队,简单了点:一辆新的桑塔纳2000和三辆有点老旧的250摩托车。摩托车上各有俩人,是车队的马仔,紧跟着前面的桑塔纳。

桑塔纳里有四个人。开车的是个胖子,梳着大背头,嘴里叼着根烟,大家称呼他为:黄鼠狼。他问道:“什么时候到啊?”带着南方口音,也不知在问车里的哪一位?

坐在副驾上的是个络腮胡子,穿着破旧的军服,一直把玩着手中的匕首,冷冷的看了眼胖子,大家叫他:鳄鱼。胖子不屑的眯了下眼睛,叼着烟的嘴,微微上扬。

坐在后排的俩人:一个是上了点年纪精瘦的老头:鬼狐。另一个是个戴着很厚眼睛,有着书生气的年轻人:夜猫子。

“鬼狐”就是这次的发起人,按“道”上规矩,大家不留真名,各自取个代号。干完这票,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上个星期日,这个戴眼镜的年轻人来到“鬼狐”的古玩店,鉴定一张羊皮卷。“鬼狐”一看,可把他惊到了,这可是一张藏宝图,真的藏宝图。他当时就想杀人夺宝,可深思以后,放弃了这个打算,改成一起寻找。于是,他再三思考之后,经过排查,召集了这些不相熟的人。之所以找不相熟的人,是因为假如犯事后:可推卸,可跑路。还有就是“寻宝”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人手也不宜过多,就这么几个人。

来的俩位都带来了各自的装备和人手,可这年轻人空空如也,连吃喝都是用他们的。他本以为这年轻人涉世未深,不懂江湖险恶,可现在回想起来,他发现他看不清这年轻人。他是如此的自如。

“鬼狐”听到胖子的话后,转头看向旁边的年轻人。年轻人点了点头,从口袋掏出那张陈旧的羊皮卷,扶了扶眼睛,看了片刻,道:“停车,我要下车去看看。”他的口音是汉中的。

胖子停下车,后面的摩托车也跟着停下。

大家都下了车。那几个马仔很自觉的散开,观察周围。

“黄鼠狼”把嘴里的烟弹飞,道:“‘夜猫子’你可不要把大家带到沟里去。”虽是笑着说,可是有着威胁之意。

“鳄鱼”冰冷的眼光也看向年轻人,年轻人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而是观察着地形。

“咳。”“鬼狐”咳嗽了一下,淡淡的说道:“来时我是怎么给你们说的?”来寻宝他就提前给这些人打了招呼,“有宝一起发财,没宝也无抱怨。”因为寻宝这种事,即便有着真的藏宝图,也是存在很多变数的。不像是盗墓,可以“寻龙点金”有风水迹象。他现在心里有点恼怒,他知道这些人不是善茬,可现在还没影的事,就开始发难,这真的是愚蠢!

“黄鼠狼”听见“鬼狐”的话,“呵呵。”他冷笑了下,道:“这可是‘马迷途’,地形复杂着呢,到了晚上连老马都难以识途。”他这是在提醒众人,现在就快到晚上了。

“鳄鱼”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太阳正在西斜。

“鬼狐”感到好笑,道:“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会迷路?”他相信他们都有所准备。

这时,那年轻人收起地图,道:“前面有道沟壑,我们拐进去,今晚就在那里过夜,明天徒步寻找。”

“黄鼠狼”把眼睛睁大,感到不可思议,道:“还真把我们带到山沟里去啊。”

虽然他这样说,但大家都没在抱怨,纷纷上车,开向前去……大家心里明白,估计快要到了,很是激动。

就在这群人,来到指定的地点,开始过夜的同时,一条碧绿色的眼睛蛇爬在“玉门关”的古城墙上。

蛇星遥望墓地的方向:茫茫戈壁,残阳如血。天地恢宏,比不上心中的牵挂。他是想鬼星了,这一个月内,他找了好多信息,也找了很多故事。他肯定,通过他加工的故事,可以使鬼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再孤独。

可就这样回去,他又感觉自己很没蛇面子,可不回去,他又想念的紧,可回去,鬼星又得抱怨,这可是他第一次没经过鬼星的同意,自己出来的。这“抱怨”他可以想象得到,估计要有个上百年的时间。想想,他这蛇就有种崩溃、吐血的感觉。

“不管了,找面子也要见得到人才行,见不到人怎么找?嗯?应该是见得到鬼。”蛇星喃喃道,“他要抱怨,要惩罚,怎么都行。我就以沉默对峙。”其实他还是有信心的,因为这次他可找到很多精彩的故事,他相信鬼星,肯定会很动心。

于是,这蛇爬下城墙,慢悠悠的向墓地行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