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亡者沟通》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我与亡者沟通

我与亡者沟通

编辑:亡者沟通 2019-03-08 11:30:44

我与亡者沟通

《我与亡者沟通》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我与亡者沟通 即可阅读全文

《我与亡者沟通》小说简介

我与亡者沟通是由亡者沟通书写的一部灵异,陈龙无意间撕毁了二舅送予的护身符,解开了自身的封印,发现自己不仅仅能看到鬼,还能与鬼沟通。从此陈龙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你有什么遗愿未了,请讲。你有什么冤情未报,请说。你还有些遗产没人继承?来吧就我了!

精彩章节试读:

中南医学院,躺在解剖室休息椅的陈龙此刻万分苦恼,他这次又挂科了。

作为从马安村走出的唯一一个大学生,他觉得自己愧对父母。

“吱吱……”

忽然间解剖室的灯光闪了起来,将整个屋子都照的忽明忽暗,把他吓了一跳。

今天是他负责解剖室的值日,这个时间解刨室里已经没有了其他的学生,再加上解刨室内的标本,让解刨室看起来有些恐怖。

一闪一闪的灯光,让陈龙出了一身冷汗。

“不至于吧,自己一个大老爷们的,还能被自己吓死不成?”

陈龙暗骂一声,给自己壮了个胆。

……

平日里就听闻同学讲解刨室有多么多么的恐怖,他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直到今天由于挂科的事情比较烦躁,拖延了一会,只剩下了他一个人,才感受到这种恐怖的氛围。

“早知道这样,我就应该早点做完值日。”

陈龙在心中想到,随后拿起了手机,给自己的基友打去了电话。

“嘟……嘟……嘟……”

电话无人接通,陈龙郁闷的挂断,一时间不知道该打给谁。

翻到通讯录的中间,二舅俩字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陈龙的二舅,一直生活在农村,是除了父母以外唯一的亲戚,看着二舅俩字就拨通了过去,这次电话没想几声对方就接了起来。

“怎么了啊,阿龙。”电话里传来了二舅低沉而又朴实的声音。阿龙是陈龙的小名,家里人都会这么叫他。

“二舅啊,这么晚了还没有睡觉呢。”陈龙欣喜的说道。

“哦,还一直没有睡着,这不你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有什么事么?”

“没什么事,今天是我值日,就想到给你打个电话。”陈龙压低了声音说道。

“想我?你闲着没事能想我?”

“你现在在哪呢?”听完陈龙的话二舅笑着摇了摇头,陈龙是他看着长大的,什么性格他还是知道的。

“我啊,我现在在学校的解刨室了,这大学的解刨室跟老家的乱葬岗似的,都阴深深的。”陈龙吐槽了一句。

……

电话另一边的二舅听了以后,皱了皱眉头。

“不是跟你说过么,你小时候就有些体寒阴气重,没事少去那种地方。”

陈龙看着明暗不定的灯光,虽然心里有些发虚,但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青年,对鬼神论抱有着强烈的抵触。

听到二舅这么说话,他有些不服气的反驳道:“有你说的那么邪乎么,你可别吓唬我啊二舅,从小你就跟我说这些忌讳,我也没感觉到什么啊。”

其实就连陈龙自己,都没觉察出语气有些发虚。

“放屁,那是我在你身边。”二舅呵斥到。

接着他又说道:“我看你小子是翅膀硬了,哪天放假你回来一趟,我给你瞧瞧。”

“没有必要吧,我看我挺好的”

“我让你回你就回,哪来那么多废话,你体质不适合做法医当时就不让你学这个,你偏不听。”二舅忿忿的说到。

“再说吧。”陈龙撇了撇嘴,无所谓的道。

本来就有点害怕,没想到跟二舅打了电话以后,更害怕了。

……

“对了,我给你的护身符带没带在身上。”二舅忽然说道。

“带着呢,你一直也不让我拿下来,我也不好不听你的啊,怎么了?二舅。”陈龙疑惑的问道。

“还算你小子有心,把它拿出来放在手心,双手握在一起握紧,俩个大拇指竖直紧贴在一起,将俩个大拇指轻轻地贴到额头上,心里什么杂念都不要想静静地贴上十秒钟。”

“又是这个?”陈龙抱怨道,他忽然有些后悔打这个电话了,简直是自讨无趣。

“是不是感觉上大学了离得远了,好久没看到你了,敢跟我顶嘴了。”二舅抬高了声音的说道。

陈龙在心中想到,尊老爱幼,不跟老年人一般见识。

“行了行了,我按你说的做。”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你个小兔崽子,赶紧趁早回来。”二舅话还没有说完,另一边已经挂断了。

有个人说话,陈龙也壮了几分胆子,没开始的时候那么害怕了,走到解刨室的门口去取扫把,准备做完值日赶紧离开这阴森的地方。

至于二舅的话语,早就被他扔在了脑袋后面。

……

二舅给他弄的护身符又丑又怪,有一次被同学撞见都说他老土,早就被他拆下来放在口袋里了,平时根本没戴过,只有回家的时候才戴在脖子上糊弄二舅。

走到教室门口,陈龙刚抓上扫把,忽然就在这时,解刨室内的灯竟然完全黑了下来。

“卧槽,什么情况。”

解刨室内一共有两个灯,还是并联的,就算是灭了也不应该一起灭才对。

陈龙骂了一声,下意识的想要推开解刨室的门出去。

“砰砰!”

一阵凉风吹来,黑暗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关上了一样,陈龙用力的推了推解刨室的门,却发现如同磐石一样,根本推不动。

“该死,真是活见鬼了,这门平日里锁都锁不这么严实!”

想去拿手机照个亮,才想起来刚刚打完电话,手机被他放在了休息椅上。

“不会是真见鬼了吧?”

想起了二舅刚刚的话语,陈龙有些后怕,急忙向着口袋里的护身符摸去。

虽然陈龙并不相信二舅讲述的那些民间传闻,但这一刻本能的想要寻找能带来安全感的东西,这可能就是人的本性。

在黑暗中,摸索着找到口袋里的护身符,按照二舅的话语,陈龙将护身符拿在手心,双手合十紧握,然后贴在了额头上。

……

“神仙保佑,老天爷保佑,我陈龙年纪轻轻,还不想英年早逝。”

二舅交给陈龙的话语陈龙早就忘的一干二净,这一刻他也是胡乱的嘟囔着。

“嘎嘎,没想到还有人会画这种护身符,不过这种临时抱佛脚,又有什么用呢?”

黑暗中,一个声音传进了陈龙的耳朵里,将陈龙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这个解刨室内只有他一个人,那么一个古怪的声音,又是从何而来?

陈龙环顾了一圈,四周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心中莫名的升起了一丝恐惧,但仍然故作正定的喊道:

“是谁在那?装神弄鬼。”说完把手里的符握的更紧了几分。

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回话,陈龙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一定是错觉,肯定是我最近太累了产生幻觉。”

可还没等陈龙的心情舒缓那个声音又从四面八方缓缓地向着他压了过来。

“奇怪,你竟然能听到我说话?”

“不管怎样,你也只是个普通人,等再吸些你们普通人人身上的阳气我就可以化形,就可以报仇了。”

四周突然响起了一片怪音,同时卷起一道诡异的劲风,向着我这边就席卷了过来。还没等反映过来就感觉身子突然一沉,头也是一阵眩晕。

陈龙暗道不好:“完了,没想到真碰到鬼了,还中招了。”

这一刻的陈龙虽然心中惊慌不已,但他也不可能坐以待毙,就像是溺水的人,怎么也要挣扎一下才行。

此时的他借着昏暗的月光看到了不远处的模型架子,快步的跑了过去抽出了用来固定的钢管。

在心中安慰自己:“不就是个鬼嘛,有本事你出来,看我不给你打的你奶奶也不认识你我算你厉害。”

“找死。”那声音嘶吼一声陈龙就感觉身子像是被什么东西穿透而过,巨大的力量产生,紧接着他的身体笔直的朝着后面倒飞了出去。

倒飞出去的陈龙不知撞上了多少的标本和模型,给他疼的龇牙咧嘴。

这一撞,陈龙发现自己的护身符不见了,连忙向四周看去,只见在一个假腿骨下面夹着一小片黄纸。

仔细一看,这不正是他的符么。

“完了这回是彻底没戏了,连符都坏了。”没等他做出任何动作,他就感觉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阵颤抖,眼睛也疼的闭了起来。

一种奇怪的感觉出现,仿佛有种特别的力量从他的身体力涌现而出。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发现原本漆黑一片的解刨室仿佛明亮了一些。

而在解刨室的半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穿着一身红色破烂不堪的裙子,头发四处散乱飘摆的女人。

俩个深深地眼窝,快有乒乓球大小了,各自都有一行血泪在眼睛里流了下来。

整张脸也是扭曲着,她的牙齿参差不齐可有非常的长,要多瘆人就有多瘆人。

…………

陈龙啊的一声退出去好远,指着女鬼道:“你…。”

女鬼更加的惊奇不已:“你能看到我?”

看了陈龙好半天又说到:“这怎么可能?身怀阳气的阳间之人,是绝对不可能看到阴间往生之人的。”

陈龙也是一阵莫名其妙,仿佛随着那张护身符被破坏,他的精神力比以前强盛了许多,看这个世界都仿佛清晰了几分。

“不管了,你这小子的身上有古怪,我还是先吸了你再说,反正等你醒来以后只不过是大病一场,什么都不会记得。”

女人自言自语的说道,随即目光再次落在了陈龙的身上。

不过这一次的陈龙却镇定了许多。

俗话说的好,只有未知的东西才是最可怕的,鬼神论也是一样,看不清摸不着的才会让人产生畏惧的感觉。

但现在,陈龙看的一清二楚,甚至对方就如同鬼屋里的临时演员一样,这又有什么好害怕的?

鼓起勇气,陈龙拿着钢管照着面前的女鬼就挥了过去,只见钢管带着破空之声就从女鬼的身体中穿了过去,就像打在空气上一样。把陈龙自己带了一个大跟头,好悬没趴那。

“嘎嘎嘎……你能看到我又怎样,你根本就碰不到我,看我不吸干了你。”说着冲着陈龙就扑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陈龙明白,还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就连电视剧里都演过,鬼魂是没有实体的,想单纯的用钢管去击败对方,似乎有些不可能。

忽然间陈龙灵光一闪,脑海中想起了村子里的传闻,说人的食指血和舌尖血可以破除邪祟之物,而且自己还能看到对方,掌控了公平战斗的权利。

当下陈龙不再犹豫,直接咬破食指,就把血涂到了钢管之上。冲着飞过来的女鬼再次轮了过去,口中还说着:“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也不管这话有没有用,反正电视里就这么演的,这一刻陈龙全当给自己壮胆了。

只听“嘭”的一声,钢管结结实实的命中了对方,女鬼照着飞来的方向倒飞了出去,嘴里还发出了啊的惨叫。

趁你病要你命,陈龙二话不说又跟了上去一顿猛轮,打的女鬼在地上直呻吟。

…………

陈龙一边打,一边觉得这鬼也没什么了不起,在他的手里仿佛就是个弱女子一样。

“道长饶命,饶命啊。”就在这时,被他打的奄奄一息的女鬼发出了哀求的声音。

“饶命?我饶了你让你再去祸害别人?”这时的陈龙怎么可能停手?

不过女鬼的抗击打能力也超出了陈龙的想象,无论陈龙怎么击打,对方似乎都没有魂飞魄散的意思。

但陈龙又不敢停下来,他怕一停下来这女鬼就再次纠缠上他。

又狠狠的挥动了几次钢管,一阵疼痛传来,陈龙才发现刚才用力过猛,手指竟然被他咬出了不小的口子。

再加上连续的用力,伤口里又流出了鲜血。

献血顺着钢管滴落在女鬼的身上,变故突生。

“噗嗤”的声音传来,女鬼的身上就仿佛被点燃了一般,鲜血滴落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被灼烧出来的大窟窿。

看到这里,陈龙也明白过来,想要除掉这女鬼,恐怕还得再出点血。

将钢管压在女鬼的身上,陈龙蹲了下来,用沾满了血迹的食指印在了女鬼的脑门上,正准备给女鬼图出来个大花脸,忽然间白雾升腾。

女鬼竟然就这般消散在了空气之中,而陈龙只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回来了一样。

刚刚的疲惫感与虚弱感全都消失不见。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