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笔纪》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怪谈笔纪

怪谈笔纪

编辑:彩陌路 2019-03-08 11:30:03

怪谈笔纪

《怪谈笔纪》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怪谈笔纪 即可阅读全文

《怪谈笔纪》小说简介

怪谈笔纪是由彩陌路书写的一部灵异,神秘的不死族,潜伏在灯红酒绿的都市;少年从那天的午后得知了一切

精彩章节试读:

牛村院落中,几个年轻人正在围绕着一座老破的房子讨论着什么。

“阿东不见了,那么,你们认为阿东现在会是在哪里?”黄俊道。

“很难讲,因为照现在的情形来看,很多事情没法判断”。文海道。

“我有一个感觉,很奇怪的感觉”舒遥道。

“什么感觉?”文海和黄俊同时问道,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时刻,几人竟然心照不宣。

舒遥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正确,刚才我们进阿东房间的时候,我总觉得里面不是空的”。

“不是空的?到底是什么意思?”黄俊问道。

“我”舒遥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

“有什么问题你就说吧”黄俊道。

“我感觉那房间里面有人”舒遥想了想,鼓起勇气道。

“什么?有人?你怎么会有这种感觉?”文海道。

“你是说,阿东还在那个房间里面?”黄俊道。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阿东,反正,反正我总觉得那房间里面有人”舒遥道。

“有什么确实的根据吗?”黄俊道。

“我也说不上来,只是一种感觉”舒遥道。

黄俊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文海。文海看黄俊望向自己这一边,无奈的道:“我也说不上来,现在的情形真是一团糟”。

“兴许的感觉是对的”黄俊想了想道。

“嗯?你有什么想法?”舒遥来了兴趣。

“就像村庄里面的那些人一样,从目前显示的证据来看,根本没有有人离开的痕迹”,黄俊道。

“所以?”舒遥道。

“所以,我觉得那些失踪的人还在原地”黄俊道。

“可是为什么,我们看不到他们呢?”文海道。

黄俊无奈的道:“这就是我们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我确定他们一定还在原地,可是没有办法找到他们”。

“那么,我们要不要再回去一趟?”舒遥不确定的道。

“这个倒不用,现在也没有什么头绪”黄俊道。

几人来到营地,却发现远远的军营里传来嘈杂的声音,见此情形,没来由的,黄俊心里沉了一下,于是道:“看来在我们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又有新情况了”。

文海顾不上答话,连忙跑上去,道:“小许,什么事情,乱哄哄的?”

这时小许从观察哨所下来,脸色显得异常苍白,想说点什么,但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显得非常疲惫。

“不要急,慢慢说”,文海自然也看到了小许的异样。

“文教授,影子,影子”小许气喘吁吁的道。

“影子?什么影子?说清楚”一听到影子两个字,文海登时紧张起来。

小许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说出来,最后无奈的道:“文教授,你自己看吧,在那个村庄里面,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

小许还没有说完,黄俊等人就跑上了观察哨所,上面的战士早已经炸开了锅。

“文教授,那,那是什么东西?”一个战士脸色苍白的问道。

文海拿着望远镜向着村庄方向看,过了一会儿,脸色大变,但却什么也没有说。

“文海,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黄俊道。

“你还是自己看吧,我看,这次要糟了”文海嚅嚅的道。

黄俊接过望远镜,看着远处的村庄,在视线内出现的小村庄一切平静,但黄俊终于发现了事情哪里不对了,此时正是烈日当空,小村庄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但奇怪的是,在两眼的阳光下,黄俊看到整个村庄却好像被乌云遮住了一样,可是仔细一看村庄的上空,却一丝云也见不到,正当黄俊奇怪的时候,他却发现村庄下面的乌云开始影动了,而且时而分散,时而聚在一起,终于,黄俊意识到,那是影子,是无数个影子,在太阳底下活动,可是,整个村庄一个人也没有,却有无数的人形的影子不停的来回移动,这种情形,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黄俊把望远镜拿给了舒遥,而自己,却陷入了沉思。舒遥的表现比文海更为激烈,好像不相信似的看了好久,终于道:“是真的吗?那是,那是什么”

“影子,是影子,那个采药人曾经见过的”文海苦笑道。

“可是,可是它们怎么会在哪里?他们是什么?”舒遥有无数次的冒险经历,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文海,之前有没有发现?”黄俊忽然道。

“没有,之前并没有发现这些东西,恰好就在阿东跟我们讲那个故事之后,恰好在阿东失踪之后,这些影子便出现了,而且看样子与三百年前采药人看见的一模一样,这中间,难道真的只是巧合?”文海道。

“当然不可能是巧合,我想这中间一定出现了什么问题,或者我们犯了一个错误”黄俊道。

“什么错误?”文海不解的道。

“我们不应该调查阿东的那件事,似乎,那触动了什么禁忌”黄俊沉思了一会,道。

“那,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文海现在也没有了主意,对于新出现的未知事物,就算他是一个著名的科学家,除了比别人表现出更多的好奇心之外,也没有任何办法。

“文教授,这种现象,用科学能解释吗?”黄俊道。

“当然不能,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奇特的一幕,按照光学原理,如果有影子,则必定有一个物质载体,影子只不过是一种光学现象,而不是一个有生命的东西,但现在影子居然可以独立存在,并且还四处活动,我简直无法想像”文海道。

这时小许也走了上来,心有余悸的道:“是啊,这太不可思议了”。

黄俊看了看小许,道:“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异常的?”

“就在今天早上,你们出击之后,太阳就升起了,我们像往常一样监控着村子,然后,然后他们就出现了,刚开始是一个,二个,接着,整个村庄都是”小许道。

“你们以前有没有发现过?”黄俊问道。

“没有,从来没有,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东西”小许道。

“那么,自从你们发现这些东西之后,他们的活动范围怎么样?”黄俊道,到现在,他不得不用“这些东西”来称呼它们,因为就连黄俊也不清楚这些影子到底是什么。

“目前来说,它们的活动范围只是局限在村庄范围之内,但据我们观察,似乎他们的活动圈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小许脸色严肃的道。

“如果,我是说如果,这些影子一旦和人接触,会发生什么呢?”文海道。

“我们不能冒这个险,虽然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情,还有,我们要阻止他们扩散,不然的话,事情恐怕会失控。”黄俊道。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文海道。

“做好疏散周边人群的准备吧,照这种趋势,恐怕随时会发生变化”黄俊道,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根本让人猜不到他在想些什么。

“对了,我们现在要马上赶到阿东家,我预感,那边有可能会发生变化”黄俊道。

“阿东家?会发生什么变化呢?”舒遥道。

“不好说,这样,文海,咱们先带些战士到阿东家,看看情况再说”黄俊道。

文海二话没说,挑了一些战士,随即向阿东家赶去,由于几个心里迫急,这次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但是等到黄俊等人赶到的时候,却发现阿东家的门家黑压压的围着一大群人,不知道在看些什么,黄俊心说坏了,于是道:“文海,先把人疏散,我们看看发生了什么”。

文海点点头,出来了几个战士,将人群疏散。这时黄俊远远的看到阿东的老婆神色慌张的站在屋外,想进又不敢进的样子。

“发生了什么事情?”黄俊问道。

妇人一看是黄俊他们,好像找到救星一样,神色激动起来,可是马上又变恐怕“影子,影子,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它们来了,原来是真的”。

“嗯?”黄俊心说果然没有料错,只是事情越来越难办了,当下黄俊叫来文海,吩咐几个战士将阿东家隔离开来,然后才道:“具体是怎么回事?跟我们说说”。

“你们走后,我不知道怎么办,但心里又不甘心,只好继续在屋里面找,我总觉得他还在屋子里,虽然我找不到他,但是他肯定没有走,一想到这里,我没有放弃。然后太阳升起来了,太阳光就透过小窗射进了那间房,当时我正在屋里面发呆,可是我忽然间我却感觉到哪里不对”。妇人一边哭泣一边道。

“哪里不对?”黄俊道。

“刚开始我也没有意识到,但后来我仔细看了一下,才发现原来,原来屋子里居然有两个影子”妇人道。

“会不会是你看错了?要知道,有时由于太阳光照射的角度不同,是有可能出现两个影子的”黄俊道。

“绝对不会,因为,因为后出现的那个影子明显比我的影子要长大,而且形状也大不一样,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那么,那么,我觉得那会是一个男人的影子”妇人道。

“男人的影子?你是说你在那个屋子里看到了一个男人的影子?”黄俊追问道。

“没错,就是这样”妇人道。

黄俊道:“不要心急,这样,你先带我进去,我看看是什么情况”。

“可是,这,我不敢”妇人道。

“没有事情,你只需要带我进去,然后告诉我你在哪里看到影子,你就可以出来了,其他的交给我”黄俊淡淡的道。

“好吧”妇人想了会,还是答应道。

黄俊点点头,跟着妇人后面进了房间,显然,妇人动作显得有点笨拙,可以看得出来内心紧张不已。房屋内与黄俊先前来时并不大的不同,只是里面的东西稍显凌乱,可以看的出来妇人跑出来比较匆忙,妇人来到之前阿东失踪的房间,用手指了指里面道:“它,就在里面”。

“你看清楚了?”黄俊道。

“我只是在里面看到过,现在它在哪里,我,我不知道”妇人点头道。

黄俊点点头,道:“好吧,你出去吧,我看看”。

妇人点点头,转身就跑出去了,好像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着他一样。黄俊看到这里,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仔细打量起眼前的情况来。外面的阳光正盛,透过门,黄俊可以看的出阿东的房间里依然有一片的阳光射了进来,而且,由于房间里面的东西被搬空了的缘故,那片阳光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显得更为显眼。黄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但还是决定走了进去。在黄俊走进房间的时候,却发现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冷了许多,那种感觉就好像冬天从屋外掉到冰窑一样。奇怪的是周围的阳光却丝毫不见减少,反而显得更为强烈。

黄俊摇了摇头,努力的驱除心中的杂念,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与此同时,黄俊也开了天眼,通过天眼,黄俊找不到阴气,也就是说不可能会出现阴灵。这个发现让黄俊的心中稍安,但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的那丝不安却并不未消失,反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强烈。黄俊觉得自己好像被盯上了,但对方好像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纯粹的感觉在某一个角落有一双眼睛注视着自己。刚开始黄俊以为那会是自己的幻觉,但随即黄俊就否定了这种想法,经过多次的身死冒险,再加上黄俊本身身为守护者,有着超人一等的直觉,这种直觉曾经在无数次危险关头救进他的命,所以黄俊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如果不是这样,那么黄俊在无数个危险关头,就早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于是黄俊觉得自己一定遗漏了什么,可是到底自己遗漏了什么呢?黄俊一时却找不到丝毫头绪。渐渐的,黄俊感觉到悲伤,绝望,刚开始,只是一丝丝,可是越来越强烈,越来越让黄俊不能自已。黄俊猛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这种悲伤绝望的情绪绝对不会是自己的,先不说此刻没有任何的理由出现这样的情绪,单就凭黄俊对自己情绪那绝对的掌控力也不可能会做出这样失态的事情,可是这样的事情却真实发生了,那么,解释只有一个,这个屋子里,有一种东西,正在影响着自己的情绪,这种推测更加证实了他心中的想法。

“你在哪里?”黄俊忽然高声喊道。可是却没有人回答他,如果有人见到黄俊此刻的样子,一定以为他疯掉了,但黄俊知道,他没有疯,相反,他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他知道,如果自己能够解开这个谜团,也许一切的一切,都能够结束。但偏偏,黄俊不知道问题在哪里。这种无数次触摸到问题所在,却无数次找不到头绪的经历,让黄俊感觉非常憋屈。

“为什么,为什么,你这样悲伤呢?”黄俊道。好像自言自语,黄俊转过身来,看到自己的影子在身后拉长了,午后的阳光并不能让黄俊感觉到惬意,相反,更让黄俊感觉到焦虑。忽然,黄俊的眼神中闪过精过,他看到在自己影子的旁边,还有一个淡淡的影子,如果不是特别注意的话,黄俊可能都不会发现,黄俊试试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于是,他的影子也跟着挪动,不出黄俊所料,那个淡淡的影子也试图跟着移动,但黄俊一眼就可以看的出来,那绝对不是自己的影子,因为它的移动轨迹与速度虽然极力想模仿自己的影子,但在有心的留意之下,还是一眼就可以看的出破绽。

于是黄俊迅速的转过了身,看着那条淡淡的影子,道:“你不用再掩饰了,我发现你了”。黄俊的话音未落,果然,那条淡淡的影子就停止移动,在停止的同时,影子忽然越来越长,越来越浓,直到依稀显出一个人形的模样,当最后的变化到来之时,黄俊基本可以肯定,这个影子就是妇人口中所说,因为从影子的体形来看,应该是个男人的,但如今,它只剩下影子,除此之下,什么也没有。那条影子站定,却没有动。

“你能听的到我说话吗?”黄俊道。

那条影子动了一动,然后,缓缓的向黄俊靠近,黄俊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奇妙的事情,但就在那条影子向自己靠近之时,心中却响起了强烈的预警,好像有什么极其危险的事情将要发生在自己的头上,想到这里,黄俊急忙闪开,避开了影子的方向,果然,在与影子拉开了距离之后,黄俊心中那危险感瞬间消除,如果不是刚才的记忆还就在眼前,他会以为那只是一个梦。但黄俊可以确信,影子是活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它会变成这样,也不知道为什么影子没有说话,但影子确实能够听到他在说话,也能够根据他说的话做出反应,换一个角度说,这个影子是活的!想到这里,黄俊没来由的心中就感觉到头皮发麻,一个活的影子,它到底是什么?想干什么?

黄俊没有再说话,他怕自己的话语再刺激到影子,而那条影子也没有其他行动,只是静静的站在,一个人,一个影子,就这样站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影子缓缓的移动起来,只是此时移动的方向不再是黄俊这边,而靠近墙边移动,黄俊依然没有动,他不知道如果自己被影子靠近会发生什么事情,也不知道眼前的影子想干什么,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影子慢慢的拉长,向后移动,本来一切都很正常,当然,一条活着的影子这样独自移动本身就是荒唐不经的事情,但现在这样的事情既然发生了,黄俊也并不觉得有任何不妥,并且已经慢慢习惯,在黄俊的心中,他不再把影子看做是影子,而是把它看成一个生命,另一种生命,虽然这生命他无法理解,他很显然,他能够听的懂自己的话,有着自己的判断,也有着独立的意识。然后正在此时,眼前发生的一切还是让黄俊不由自主的张大了嘴巴,并且发出一声极度的恐怖声音,这种声音自从黄俊作为守护者以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但今天,黄俊发出了这样的声音,接着黄俊就人事不醒的昏了过去。

在梦中,黄俊看到许许多多的影子,它们聚集在一起,好像有许多话要跟自己说,但最后什么也没有说,或者说黄俊什么也没有听懂,不知道过了多久,黄俊悠悠的醒了过来,就看见了舒遥,还有舒遥旁边的文海。

“发生了什么?我在哪里?”黄俊问道。

“你现在军营,至于发生了什么,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舒遥脸上满上担心和责备。

“对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黄俊道。

“哦,晚上,嗯,现在八点了”文海抬手看了看表。

“我,我难道昏迷了?”黄俊不敢相信的道。

“是的,真不知道你碰上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天呀,当时真是吓死我们了,你竟然能发出那样恐怖的叫声”文海心有余悸的说道。

“是你们把我抬过来的?现场情况怎么样?”黄俊道。

“在你走后我们就把现场给封锁了,对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会变成这个样子?”舒遥道。听到这里,文海也看着黄俊,显然,他也感觉到非常好奇。

“你们进了那间房?”黄俊道。

“是的,我们进去了”文海道。

“那么,你们看到了什么呢?”黄俊道。

“什么也没有看到,我们进去的时候就发现你一个人昏倒在里面,其他的什么也没有看到”舒遥道。

“你们,你们没有看到什么?”黄俊忽然古怪的问道。

“我们?我们当然什么也没有看到,这一点已经说过了呀”文海不解的道。

“等等,你是说的是?”舒遥忽然意识到问题所在。

“到底有什么问题?”文海道。

“你还不明白吗?黄俊问的不是我们看到什么,而是我们没有看到什么,你还没有反应过来?”舒遥道。

“对,我想问的就是你们有没有发现现场是不是少了什么东西?”黄俊古怪的道。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